首页 文集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忆今

忘不了的乡村 by 余悸未了(言之酌)

  驶过无际的乡村,辗转不同的城市,终,小A到达了他新的住所——父母家。   不知为何,小A和父母之间总存在着一层隔阂,就像一层细纱一般,始终隔开着他和父母。   因为乡村里没有中学,县里中学离家太远,爷爷奶奶不方便照顾的缘故,父母极不情愿地将小A带在身旁,这是早在小A六年级读完前就决定好的事。   只不过,到了新家没多久,小A便开始想家了。在遥远的那边,有一片片金黄的麦浪,有熟悉打闹的朋友,有自己的亲人,还有自己最爱的老师。   现在,他觉得自己只像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一般,受着他人的摆布,必须接受他人给自己的安排。其实,他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家有归属感,他很想念从前的日子,思念从前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旁边同桌小明呼呼大睡自己却认认真真的听讲,思念从前无论多晚回家爷爷奶奶总在门前等候关心自己一天生活的日子。   老师说过:把值得留恋的日子记录下来,那将会汇成你美好的回忆;而我,也会在那些回忆里,同你在一起了。   想起老师和他共处的画面,小A再一次的落泪了,哭的很伤心:“老师,我不想与你分开。”   明明是最在意,却甘愿离开乡村,行为表现得那么随意。   “嗯,我一定要像老师说的一样,好好学习,好好写作,把那些值得留恋的日子变成笔墨永远记录下来,珍藏在我的心里。” 小A抹去泪水,坚强地对自己说。   小A所就读的学校,是当地一所重点初中,当初他的父母就是为了在这所学校旁边买一所房子,多年都难得与小A相见,刚把小A扔到这所中学之前,父母只对他冷冰冰地叮嘱了几句:“这所学校是我们废了很大的劲才让你进的,你要好好学习,不然真对不起我们所花的冤枉钱。”   小A只是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回答了声:“嗯。”其实,他的心不知飘得多远,也许现在还和同桌小明在一起吧!   看着小A心不在焉的样子,母亲十分气恼,怒斥道:“小A,你听到了吧。”   这一怒,立刻使小A回了神,看着怒气冲冲的母亲,小A不明所以地连忙点了点头,回答道:“明白了。”   进了学校以后,这气氛越发地压得小A喘不过气来,这里的学生大多都非富即贵,没有多少人愿意跟乡里乡气的小A做朋友,甚至连个谈心说话的知心朋友都没有;因为小A的成绩并不拔萃,老师也没有给予过多地关注,于是小A也觉得老师对自己十分冷淡。保持着这种现状,就造成了小A不愿与他人接触的性格。无论是什么集体团活动,他总是把自己缩在角落,不打扰别人,也不让别人打扰自己对“家”的思念,对“老师”的思念。于是,他就让身上那层与世隔离的冰越结越厚。   小A认为父母只关心自己的钱有没有白花,每每自己成绩下降,父母都会给小A以颜色,越是如此,小A就越发地想家,想自己那亲切的老师。最终,小A实在忍不住思念,哭出声来。然而,却没人注意,没人在乎。父母只在乎他们的钱,父母只在乎小A的分数,父母只在乎小A将来是否出人头地,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感受。小A越发地想逃走,回到那乡村,回到那小小却温馨的家,回到爷爷奶奶身旁,小A想回去。但,小A不能逃走,小A逃走不了,不说他还很小,记不得回去的路,况且城市发达,警车一辆接一辆;他,无路可逃。并且,他也不想让他的父母为难,毕竟,是生他的人。于是,只有用冰冷隐藏自己,耐心地写着老师交待的日记,以最后一丝希望坚信老师就在自己身旁。   然而,这一丝希望也该被磨灭了吧。真正使小A绝望的,是一次作文鉴赏课。老师当堂朗读小A的作文。小A本不出众,却被老师朗读了作文。小A本感觉很奇怪,因为以前只有写得很好的作文才会被老师朗读,成为班上经典。然而这次老师为何会读我的作文,难道我上次的作文真写得不错?小A天真地想着。   上次作文文题为《我的回忆录》,小A便写得是那乡间生活的情景,其实文笔还不错。只不过这时读完了小A的作文,语文老师柳眉皱起,怒道:“想象很美好,但是,却一点都不切实际,看来你现在成绩下降,很大程度都是因为你喜欢胡思乱想。什么麦浪,什么我最难忘的老师,一点都没有魂,一看就是编的。”   “没错,就是编的。”班上几个活宝看事不嫌事大,闹道。   这时,小A无地自容,自己千辛万苦付出心血的作文竟被他人说成是编的,还侮辱了自己最尊敬的老师,小A万分气愤。   “好了,安静。”老师肃清教室,说道:“小A,这篇作文你重写,明天下午交。”   小A看了看严肃的老师,内心越发气愤,以致之后的几堂课,小A依旧没还魂,还想着如此之事。   放学回家,望着失魂落魄的小A,父亲只是稍微瞥了一眼,没有说话;母亲倒冷眼望着小A,道:“长本事了,连作文都编,你真给我们父母长脸!”   小A自然不怀疑父母为何会听到如此风声,因为学校有班级群的缘故,铁定是老师私自找他的父母谈了下他最近的状况。一想到他父母在电话里近乎阿谀奉承的语气,他就更觉得可耻。   世上倒无一清白人在了。小A想着,鼓起勇气对父母说:“爸妈,我不想上学了。”   父母眼中的冰冷变为惊讶,问小A道:“小A,你是生病了吗?”   “不是,”小A摇了摇头,“只是不想去上学了。”   听到这时,母亲怒了,手上的鸡毛掸子早成了碎屑,她狠狠地拍了小A一巴掌,父亲却拉住她道:“你冷静点。”   母亲望着小A,道:“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多不容易才让你到这所重点初中读书,这可是花费了我们多少年不能团聚的心血才换成的,也许是别人父母这一辈子都得不到的。现在,你竟然跟我说,你不读了,你这不是存心想要气死我吗?!”   小A不吱声,心里想着的,依旧是那个小乡村,那里,他能自由自在地翱翔。   第二天,不知是不是天意,小A果真没上成学,原因是小A病了。   不知为何平日里一向关的很紧的窗子被打开了,不知为何小A床上的被子落在了地上,不知为何昨夜明明无大风,小A却感冒了。   如果是平时,轻型感冒还好,吃几粒药缓解病情,小A就可以去上学了。然而,近日却不同,发烧高达40℃的小A竟然还没醒来。   清晨,父母用手机联系小A的班主任请假,母亲也向公司请假为了照顾儿子。其实,母亲是外冷内热的性格,长长多年见不到小A,一直对小A心里有愧,于是就希望小A好好地,将来出人头地。再加上小A是从乡村来的,底子比城里的孩子弱,为了他更好地适应这种环境,才会对他分外的严格,所以才会在听到小A说不想去上学时分外的愤怒。   待到家庭医生来过之后,喂小A吃了药,打了点滴,小A还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乡村……老师……家……”   原来是想家了,也对,自己早该猜到的,难怪小A最近很异常。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母亲想着,并将小A挣掉的被子给他重新盖上,并在他脸颊上留下了一个香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