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集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话《 监狱 》

《比目鱼的世界》 by 油炸橘子

在尧林的带领下,二人穿过虚拟的乐园投影,这座外面看起来废弃的游乐城里面是一个个由集装箱和低矮的房屋所围绕而成的小城。 目光所至,简陋、破落、拥堵,但也繁忙、壮观充斥着鲜活的烟火气。 “看起来跟我们的城市不相上下啊。”幼安打趣道,此时身边飞过一具无人机对她上下扫描,并在她的手臂上照射出一串编号。 “1860” “这是什么?” “这是你的人格编号,也可以说你是倾覆病毒的第1860例感染者。”罗杰的声音从无人机中传出。 “给你安排的房间我下载在你手机的地图中了,我就在乐园中间的研究室,一会记得来找我,被感染倾覆病毒后,有些人会出现一些人格错乱的倾向,容易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我们准备了疫苗,这也算反抗民的福利吧嘻嘻...哦对了如果你想晚上我们也能一起去喝一杯。” “我也想,只是...” 话音未落,就见有人不知因为什么打了起来,旁边开始聚集起围观的人。 “我猜又是前两天进来那位,天天吵着要找他的妹妹,而我们这根本没有他说的那个小姑娘..”尧林摇头叹息。 “也好,这样热闹,外面的世界是很和平....这不过跟这里比总显得冷冰冰的。” 尧林分开围观的人群,一人扇了一巴掌,并抓住了两个人的衣领。 “他妈的再打就把你们扔出去送给中央医院去研究,那边新来的小姑娘就是中央医院的医生,你可以问问她你们的结局。” “真的?她是中央医院的人?”其中金头发的青年显得有些激动。 “大叔你先放开我,我有事想问她。” “好,但是一会要去罗杰那里去交掉你今天的罚款...” 尧林的头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随即对着无人机说道。 “罗杰,我可能是烟抽多了,感觉身体有点问题,你一会帮我检查一下。” 尧林低头思索了一会扭过头低声对她说。 “可以将你偷来的血清送大哥两管么,我觉得它有很珍贵的研究价值。” 幼安还在犹豫,但尧林在说话的时候已经从她身后的背包中抽出了两管。 “谢谢啦。”尧林一边贱笑一边带着无人机消失在人群中,而那个金发青年凑了上来。 “你是中央医院的人是吗?” 幼安打量着眼前的青年。 “医生好,那个,我想向你打听个人,应该是在上个月末,你有没有在你们的医院里遇到过一个戴着粉色蝴蝶结的的女孩?” 幼安摇头“中央医院太大了,况且光是研究部就有六个分部,想遇到一个小女孩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怎么会?她是一个很特殊的病例,类似0号病例的症状,不止有人格倾向而且身体的皮肤也出现了一些崩坏...医院再大也应该听得到这种特殊的消息...那是我的妹妹,我已经求007号很多次去救她了,可是他总以乐园的人手不够为理由,我真的好想她....” 幼安仔细听着,她忽然没来由的感觉到一丝别扭,她微微抬头,盯着青年的脸。 “青年...自杀....咦?你们是不是新闻中那个在广场跳河自杀的青年?” “是的,我抢了银行,我想找些门路把我妹妹从中央医院救出来.....被组织发现伪装成自杀跳河...” “你妹妹什么特征?” “白色裙子,喜欢戴粉色的蝴蝶结,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你回头看一眼。” “嗯?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幼安在那一瞬间感觉到脊背发凉,因为当围观的人群散去,她发现符合青年口中特征的女孩正站在他的背后茫然地走着。 她开始回想这一路发生的的事。 ‘为什么他们要给我编号,还要告诉这么多我想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一个反叛组织可以有这么多钱去黑市买尸体,去制造感染者的假死? 为什么他们对倾覆病毒如此了解.....为什么几乎所有的感染者都在这里了?’ 她看着自己两只手仍旧紧紧的靠在一起,她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去,没几步便碰到了一个无形的墙壁。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 这里不是什么乐园,而是一座感染者的监狱。 原本想要反抗的人,以为自己正在反抗的人,却把自己的同类一个接一个的亲手推进了深渊。 而青年看不到自己的妹妹,妹妹在人群中看不到自己的哥哥,她看不到手腕间的镣铐,也许是因为他们被组织所‘营救’的时候就已经通过植入一些让他们相信的简单意念,从而达到屏蔽的效果。 她和那个青年都没有来多久,如果是在这里生活够久的人呢? 像是尧林和罗杰一样,是不是真正的把自己当成了拥有人格的反叛成员了呢.... "叮铃铃"手机响了,她接通了电话。 “美女不要和那个疯子待太久,感染病毒后也不全都是正常人,越过系统的红线后精神失常胡言乱语的事也总有...” “嗯嗯,罗杰我手腕感觉有点疼,你那边有止痛药什么的吗?” “唉...尧林你也太粗心了,稍等一下....嗯....你现在动一动手腕,感觉怎么样?” “好多啦,谢谢你,晚点我们去喝一杯。” “哦呼....我喜欢你的直接...” 手铐自动卸掉,幼安挂断电话,拉开了背包,看着面前满脸疑惑的青年问道: “你叫什么?” “庄洪周,我的妹妹叫庄梦蝶。” 没等她继续发问,青年疲惫的坐在地上,自顾自地说道: “梦蝶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我们父母去世的早,她怕我压力大,自己辍学去店里打黑工。” “那里什么人都有,他们怕自己违反律法就指示孩子们去偷窃,去乞讨.....” “梦蝶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受了不好的影响才染上了病毒....” 青年紧紧抓住幼安的袖子。 “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希望有人能告诉我怎么办....” “真的了,求求你....” 幼安眼神闪烁,她缓缓吸气,又是一声叹息。 “对不起了,洪周。” 她猛抓住青年的手臂,将背包中准备好的血清打入了他的体内。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