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集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漂亮的他】作者:旒烟公子

渐强交响诗 by 整理人 汧屿

6.17日11.14 暴雨 一如既往地忙碌 自从接到多人失踪的案子,警局里整天就忙得不可开交,凌晨亮着的白炽灯和捧着桶面走来走去的人影在我脑海里晃动,加上刚刚发生的糟糕事,让我一时脑袋迟钝反应不及。 "警察叔叔,你怎么了?"一道稚嫩清脆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 我定了定神,重新审视坐在我眼前的小犯人,对,是小犯人,17岁还未成年,正是朝阳般的年纪。但是这个孩子…… 该怎么说呢?这个孩子长得不错,有一双黝黑发亮的眼睛,白里透红的脸蛋,天生殷红的唇色,而且笑起来有很明显的酒窝,并且他在学校是属于成绩拔尖的好学生,在同学和老师的眼里也是个脾气好,比较内向,乐于助人,礼貌聪明的好孩子,起初我们担心夸奖成绩优异的学生是校方的一贯风格,于是就访问了孩子的家,结果孩子的父母都不在家,家里除了孩子只有一个保姆,我们就只能去打扰孩子家周边的邻居,发现邻居的说法与学校的说法如出一辙,都是"脾气好,内向,乐于助人,礼貌聪明等这些漂亮话。 他们的说法是这孩子是很讨人喜欢的好孩子,但他们嘴里讨人喜欢的好孩子,却拷着手铐吊儿郎当地坐在我面前。 当我听到他们对这孩子的描述时,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小孩脾气好?如果脾气好他就不会隔几天就站在顶楼上抓着头发对我们发疯乱叫了,更别说内向了,他的话多到我听得耳朵都成茧了。礼貌聪明吗?聪明倒是聪明,尽跟我们耍滑头,我们与他周旋了两个星期他都没有消停,可礼貌却不见得,一见到我就直勾勾盯着我不放,嘴里喜欢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到警局眼睛还到处偷瞄,被拷起来的手也不安分,寻到机会就朝我的身上乱蹭,至于乐于助人,他要是消停一会我就能跪下来对他感恩戴德了。 "说,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这样的事情?被逮了这么多次怎么还不长记性?" "警察叔叔,你好严肃啊!明明长得那么可爱干嘛板着脸呢。"看,他就喜欢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还对着我没心没肺的笑。 "不许说胡话!给我如实回答。" "哎呀,我不是说了很多次嘛,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能看见我,知道我,并且记住我这个人,一切为了出名嘛,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是的,这个原因他说了很多次,几乎每次踏上顶楼他都要对我们说一次,这个孩子,有自杀行为,两个星期,一半的时间都在顶楼上混着过日子。 而且这丫的自杀地点随时更换! 我们怀疑他精神不正常,因为前后性格反差太大,老师同学邻居口里的那个好孩子仿佛是另一个虚构出来的他,在我们的眼里,他明明是张扬大胆得过了头,并且性格乖僻暴躁,做事狂妄 。但我们只是怀疑,要想了解事实真相还得进一步勘察,但他的家人却在这一天联系我们,不允许我们再进行下去了,所以我们只能将他安置在警局,等他的家人来领他。 "我觉得你已经做到出名了,警局里哪个人不认识你?老实待着吧,等会你父母来接你。"我看审不出结果来就不再继续下去了,希望他父母来了之后能让他收敛点。 "哈哈,警察叔叔你真可爱,等我真正出名了,你可要永远记得我。"他笑了起来,完全在胡说八道,让人头疼。 这小孩也许真的是到了叛逆期吧!我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 "小A,过来把这地方查一下!" "哎,这就来。" "这个地方,有xx的踪迹,你调一下地方监控。" "好!" …… 人口失踪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不再管他,投入到了工作当中。期间我余光瞟到他,他立马就发现了,眯起眼睛对着我笑,还朝我吐舌头,看起来还真像是个天真烂漫的好孩子,如果没做那种事情的话。 大概到了下午4点,他的父亲来了,他的父亲是一个穿着讲究,面容温和的人,说话也很客气,透过他的父亲我仿佛看到了老师同学邻居眼中小犯人好孩子的样子。 他的父亲是个商人,因为之前两个星期去外地出差了,所以没顾得上对小犯人的管教,他父亲为了表示歉意,对我们连连鞠躬说了好几句对不起,而小犯人自从父亲来了之后就安静很多,坐在那低着头耸拉着肩膀,不再盯着我看,双手不再不安分的乱蹭,没再说什么奇怪的话,也不再笑了。 最后小犯人被他的父亲领上车回家了。我们看着小犯人安安分分地上车后都松了口气,然后继续忙碌了起来。 "真是奇怪,难道真的是家人不在家,小孩就放飞自我了,这爸爸一来完全变好了"身边的搭档随口说道。 "是啊,希望这小孩能变好。"我忙着手头的事情心不在焉的回一句。心里也慢慢地放下这个小犯人了。 7.1日 大风 毒日头 今天,我们又出警了! 警局因为上个月的人口失踪案弄得人人都疲惫得不行,这人口失踪结案我们刚缓过劲来今天中午就接到了一所中学的报警电话,说有一个小孩在教室殴打完女生后又爬上学校顶楼,我听到顶楼两个字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而我的预感往往很准,让我们午饭顾不上吃并且在这晒毒日头的小孩不是别人,正是上个月被领回家的小犯人。 这个小犯人又开始让人头疼的"成名之路"了!还是一如既往地爬顶楼,对着下面的人大喊大叫,就差没拿个话筒来场秀了。 我们立马联系了他的父亲,但他的父亲出差一时赶不回来。 果然是家长不在家又开始放飞自我了。 但这回小犯人却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老师反应小犯人这几个星期比较反常,上课睡觉作业不写,而且还逃课,这是小犯人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行为,并且他的脾气变得暴躁,动不动就和同学发生争吵,今天还在教室殴打一个女生,实在是行径恶劣。 这下小犯人的另一面彻彻底底的暴露出来了。 那个被打的女生叫林晓琪,她的牙被小犯人打掉一个,两边脸颊红彤彤肿得像樱桃,小腿也被小犯人踢得青紫,那女生一直哭,嘴痛得说不出话来,我们也问不出来什么信息,同班的一些学生围在女生身边拿着纸巾安慰她。 "哈哈哈……啊欧…………"小犯人欢快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从顶楼传来,他似乎很开心,是啊!又搞得我们兵荒马乱,怎么能不开心,在这炎热令人感到烦躁的时间点。他现在应该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在下面忙碌,看着我们在准备救生垫,在向老师学生们询问情况,然后默默地在心里骂我们是蠢蛋,当然他开心到一定程度可能有胆量骂出来。 我们搞不懂小犯人这次发疯的脑回路,只能一个个的上顶楼劝解,但小犯人很兴奋,不仅不听劝,还对着上去劝说的同事没心没肺的笑着,无功而返的同事说他一边笑着一边吃着手里的一盒巧克力。谁知道他怎么想的,爬顶楼还带着巧克力,是怕自己呆太久会饿吗! 夏天大中午的太阳最是毒辣,我们各个都被晒得汗流满面,偶尔的微风扫过我的脸颊,也只带来一丝热浪,我抬头看向在顶楼发疯的小犯人,看见他还是坐在顶楼,好像一直吃着手里的巧克力,太阳的光线直射向他,照得他整个身影像是渡了金,闪闪发亮,要是来个翅膀就能飞向天堂的那种,但天堂可能拒收这样的熊孩子。 "那个……警察哥哥……我可能知道xx打晓琪的原因……"有个男孩子贴近我的耳边对我小声地说道。 "是什么原因?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呃……那个……我……"男孩子长相清秀,身材有些瘦小,额头上冒着汗,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紧张的,脸红到了脖子根。神情犹豫。 "不要怕,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呃……"小男孩有些怯弱,吞了一大口口水,才接着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班的晓琪是班花,有很多那个……男生……喜欢她,呃……我也……喜欢……但是……但是……"好像是说到了难以启齿的部分,男孩吞吞吐吐的。 "继续说,说重点。"我有些不耐。 "啊!重点……重点就是……我……喜欢的是晓琪,但……那个人……他……他喜欢我,前天对我表白来着,我觉得恶心就拒绝了,然后今天他就打了晓琪,因为他知道我喜欢的是晓琪,我……我跟他说的,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对他说晓琪就不会被打了,那个……警察哥哥……我说完了" "什么?你说xx喜欢你?这……"我的大脑此时像是被吸氧机吸走了脑浆,完全无法正常运转。 "是真的,警察哥哥你别不信,其实我也没想到,平时他人挺好的,学习又好,虽然和我们玩得不开,但对我们从来没生气过,但是……这几天……他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跟什么人都能吵起来,脾气大又不爱听课,这……这不是爱情的力量还能是什么?唯有爱情能让人变得疯狂,变得不正常,变得不爱学习,我……"男孩噼里哗啦地又说了一堆,我像是被人打了一拳又清醒过来了。 "好了……我大概知道了,你不用说了,回去吧!"我摆手打断了男孩越说越不靠谱的话。头疼,这年头的高中生怎么都这么早熟?而且三观略微有点问题。 我再次抬头看向小犯人,心里想着男孩刚才的话,不免有些恍惚,这小犯人的问题可比想象中还要不好解决啊! "没事,这小子就是失恋而已,我上去和他谈,你们准备好垫子接住他。"虽然我嘴上说着没事,但其实我慌得腿都在发软。 "好,这魔头交给你了,加油!" 唉!大家伙别加油了,加点力量吧! 我一步一步地踏上楼梯,心脏好像在打鼓,扑通扑通的有节奏得跳着。每走过一个楼层就越慌,好像在顶楼的不是17岁的小犯人,而是一只充满变数的黑狐。他会装作凶狠的样子用那双黝黑的眼睛直直盯着我,然后咧嘴露出利齿浑身充满粉红泡泡笑着迎接我的到来。 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让他进入正常的人生轨道。 我可以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吗? 终于,我在胡思乱想下,不知不觉得就到了顶楼,看到了在上面被太阳照得闪闪发亮的小犯人。我看到他的后脖颈被阳光侵袭得发红,耳际挂着晶莹剔透的黄豆大的汗珠,他看见我来了,什么话都没说,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对我微微一笑,然后又转回去吃上了手里的巧克力。 这孩子真是…… "嘎吱、嘎吱"这家伙吃得还挺香! "喂!你要跟我们耗到什么时候?男子汉大丈夫不就是失恋嘛,不就是被人嫌弃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子当年也被嫌弃过,谈了一年的马子嫌弃我脚臭甩了我,到现在我都没女朋友,我这还不是过得好好的,而且……你现在喜欢的人,也许以后就不喜欢了,你会遇到更好的,反正任何事情都没有生命重要啊!你别拿自己开玩笑了,想出名咱们用别的方法出名好不好?" 我说的口干舌燥,说的话题尽量做到和他感同身受,希望小犯人能迷途知返,但是小犯人也只是转头对我笑了笑,哎,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如果不是在这顶楼对着我笑而是在家里对着父母笑,那就更完美了。 "呀!你们警察可真笨,一个个的都是蠢蛋,大蠢蛋……"小犯人也许是被我说的烦了,终于出声了,当然他也如我所料的骂起来了。 突然,小犯人撑手站了起来,他扔了已经吃空的巧克力盒,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然后转过身看向我,这时我才发现,小犯人哭了,他一面流泪一面弯起嘴角笑着,看着我,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顿时不知所措起来,我还从来没安慰过失恋的小孩,看着他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警察叔叔,咳咳……你们真的好笨,好笨哦!"小犯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也许是哭得狠了,咳嗽了起来,眼泪鼻涕直流。 "是,是,我们笨,别闹了,大家都在担心你,你看你的老师和同学,都没走呢!你说你这样你父母不得伤心死啊!以后做什么事多想想家人。来,跟我回去"我看他转过身了就尝试着走近他,嘴里不停地劝着,并且只要他能放弃跳楼的念头说我们是什么都行。 "哈哈……"但是小犯人并没有如愿的听话,他听见我的话反而退后一步,眼泪还在流着但他却哈哈大声笑着。他往顶楼边缘更近了。 "喂,你别冲动,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想想你父母"我不敢再靠近他,深怕他一个兴奋就跳了下去,我只能祈祷垫子能接住他,但这么高跳下去即使摔在垫子上,我怕他也会受伤。 "警察叔叔.,你看我漂亮吗?"这孩子又开始说些让人不知所云的话了,男孩子哪有用漂亮来形容自己的。但现在这情况我还是得迁就他。 "漂亮!你最漂亮!长得漂亮咱们不愁没人要,跟警察叔叔回去,好不好。" "这样啊!我的爸爸也说我很漂亮"咦?哪有爸爸说儿子漂亮的? "既然我这么漂亮,那警察叔叔一定一定要永远记得我啊!不许忘记我,我可是要出名的。"小犯人又接着说了这句话,我隐约觉得不对劲,因为只有即将不存在的人才会希望别人永远记住他。这小犯人不会真的不想活了吧! 果不其然,小犯人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跳了下去,我跑过去只拉到他的一根头发丝。 我急忙从顶楼往下看,看到小犯人被摔在垫子上,立马松了一口气,可又觉得苦不堪言,该拿这小子怎么办?天天寻死觅活的,警局也不能抓他回去关一辈子,真让人头疼。 我愁眉苦脸地下楼,感觉警察生涯一片灰暗。 "滴嘟滴嘟滴嘟……"我下来时小犯人已经被同事们架上了救护车,搭档看我有些垂头丧气,没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 这是我们惯用的精神交流,还好,我还有这个同甘共苦的伙伴。 随后我们联系了那个被打的班花的父母,又将她带回警局做笔录,那个暗恋班花的男生也跟着去了,我们回到警局时已经是2点10分了。 事情终于解决了,我们泡着桶面开始处理一些杂事,女学生的情绪开始见好,但她不明白xx为什么殴打她,她说自己平时和他没有什么交流,更谈不上结仇,说着说着又委屈得哭了起来,男生无措地坐在班花旁边,脸红得像煮熟的大虾。 我懒得再听复述一遍的事情,就自己坐在椅子上吸着泡面,我想着小犯人临跳楼前说的话 ‘’’爸爸觉得他漂亮?小犯人这些反常的行为,会不会跟他的父母也有关系呢?‘’ 哎,一会下班去看一下小犯人,再去了解了解情况。 "滴铃铃……"这时警局的座机响了起来,离座机近的同事接了一下。 "什么?上车时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上车?难道是小犯人?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捧着桶面走向同事。 "小A,xx,他死了。" "什……什么……"桶面从我的手中脱落,汤汁洒了一地,我的大脑好像再次经历了吸氧机的洗劫,完全空白。 7.2日 暴雨 掩盖的事总有一天会被揭开,但是揭开的人总会付出代价。 小犯人死了,是注射在巧克力里的乙二醇夺走了他朝阳般的生命。 原来他爬上顶楼是为了离黑暗远一点,靠光明更近一点; 原来他寻找的出名之路其实只是为了让我们知道 ‘’哎,记住我,并且……救救我。‘’ 小犯人的尸体被送到警局的殓房,我们除了检验出他是中乙二醇而死外还发现他身上有多处的淤青,特别集中在大腿内侧和腰腹,他的隐秘处也有被侵犯留下的伤口,我和搭档立即采取行动,调查了小犯人最近接触的人群,并且第一时间向队长要了搜查令,然后将小犯人的家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我们在小犯人家书房的书柜缝隙里找到了小犯人死亡的原因。 ‘’哎呀!他可是我在雨地里捡的孩子,要是没我他早就死了,我好心好意养他那么大,玩玩他有什么不可以的?‘’ 当杀人凶手戴着手铐顶着一张干净斯文的脸,恬不知耻地说出这句话时,我打开审讯室的门,像是逃了似的快步走了出去。 是的,杀人凶手就是小犯人的父亲,啊!正确来说是养父,他那看起来温和谦逊的养父从他14岁就对他实施了犯罪,每一次都会用录下装成碟片,每一张碟片上都会写小犯人的年龄和一句‘’我的漂亮儿子。‘’ 因为养父说‘’如果你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小游戏,我就杀了你妈妈,让你再也见不到你妈妈,但只要你听话,等你到18岁你妈妈就能回来了。‘’ 我想小犯人一定特别想要一个妈妈,所以他一直在等待,即使痛苦也不敢明着求助别人,他应该是忍受到了极限才会从懂事的好孩子变成‘’小犯人‘’,从乖巧的好学生变成殴打女生的‘’失恋男孩‘’ 我们是傻子,没有发现他的暗语。 而他等不到18岁了。 雨停了,我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我看着雨过天晴的天空,想起了早晨橘红色的朝阳 ,我流着泪看着朝阳,轻轻地说 ‘’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我可爱的小犯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