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集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梦云烟过】作者:旅途中的书

渐强交响诗 by 整理人 汧屿

【引言】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大约是恋爱中最美好的期许,也应当是最残酷的谎言。多少有情人因时光无情而彼此错过呢?请听我缓缓道来,把时间拨转,倒退几步,回到从前。但愿所有遗憾、委屈、伤痛,都能消弥在优美的文字中。” 【一】 当我来到这座古城时,夕阳已经笼罩了整个大地。橙红色的云朵飘在它的上方,看起来触手可及,可实际上,却是遥不可及。 光滑的青石板组成了这座不大的古城,走在上面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因为潮湿,还有一些苔藓从石板与石板之间的空隙中生长出来,勾勒出一幅古城独特的惬意画卷。一条小溪沿着小路奔流不息地向前走着,不知它行进的终点,会是长江,还是大海。 我的手里拿着一个单反相机,路上不停寻找着适合拍照的角度。直到按快门的手指有些发麻,我才将头抬起来,认认真真地审视着此次旅行的目的地。 古色古香。没有一点大城市的繁华,宁静的好像躺在婴儿床上的小宝宝,让人有种“只要待在这里,时间都会静止”的感觉。事实上,不管你在生活中多么雷厉风行,到这儿都会被它的慢节奏生活所感染。这,就是它的魅力,也是我来这儿的原因。 我是帝都一家摄影公司的摄影师,从初中就喜欢摄影的我大学毕业以后就来到了这家名叫“一梦云烟过”的公司工作。它不同于别的摄影公司,这里的员工的工作时间都很自由,常常以旅游的方式完成工作。待在那儿的我觉得很惬意。 一种和现在一样的惬意。 此时已经傍晚六点半了,夕阳的余晖洒在面食馆的透明玻璃上,你可以清晰的在上面看到即将下落的太阳。察觉到自己的肚子早已饥肠辘辘,我推开了面食馆的门,打算先饱餐一顿,再去想下一步的计划。 面食馆的人不是很多,但环境很干净。老板娘非常热情,刚一进来就拥我来到了一个靠窗的小桌上坐下,我点了一碗热汤面,然后就开始望向店外——这个位置很好,可以观察到所有路过这家店的旅人。 形形色色。有的步伐仓促,有的步伐缓慢;有的在用心感受古城的味道,有的却只在忙着拍照。 “来吧,面好了。”老板娘笑嘻嘻地端着面向我走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点了点头,接过了那碗热汤面,刚准备吃,就听见她轻声细语地对我说道:“这座古城,很有味道的。” 她的这句话让我突然想起了《何以笙箫默》电视剧中的一个片段:赵默笙来公司面试时,面试官问了她一个问题:“为什么回来工作呢?”她回答道:“因为这座城市很有味道。” 生活在一个有味道的城市,是一种什么感受呢?在这之前,我从未理解过,毕竟帝都这样的地方除了人就是车,所谓的味道可能只是汽车尾气和雾霾的味道罢了。而当我来到这座古城以后,我才发觉,原来有味道的地方是这样的。 它会让你忘记手机,忘记朋友圈,甚至在这里,你可以迷失自己。 天黑了,晚安,同在古城中的你。 【二】 第二天,为了拍小城的日出,我起了一大早。一开始还少有人出来走动,到后来旅人们就都陆陆续续出来拍照了。值得高兴的是,在众多游客中,我看到了一个约莫和我一般年龄的女孩,穿着白色棉布裙,带着一个棕色的田园帽,静静地站在一家咖啡馆的门口,眼睛注视着前方,像是在等什么人。而最吸引我的是她身上那种清纯、干净的气质,像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荷,很有清纯模特范儿。出于职业习惯,我举起了手中的相机,逆着光拍下了女孩的背影照。 她在等谁呢?我疑惑地看了一眼女孩披在肩头的栗色长发,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My heart will go on》的音乐响起,我从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来电人,轻叹了一口气,还是挂断了电话。 有些事情,并不是在电话中就能解决的。我们早已不是幼稚的孩童,甚至说我们已经到了为别人的着想的年龄,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宁愿活在幻想中,也不愿抬起头看看湛蓝的天空呢?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兜兜转转,最后我又回到了上午拍女孩的那个地方。奇怪的是,她还在那儿待着,只不过地点变成了旁边的奶茶店。我特地多看了女孩几眼,却发现她正看着我发呆,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踏进了奶茶店的店门。 “一杯姜撞奶。” 女孩看着来到她身边的我,微微一笑,然后对我伸出了她的右手:“徐璇。” 算是自我介绍了。 “华子安。叫我Alen就好。”我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拉开了她面前的椅子坐了下来。 徐璇将她的头发扎成了高马尾,露出了白皙而干净的脖颈,甚至还可以看到脖子下面若隐若现的锁骨。脸上打了一层薄薄的粉扑,除了口红之外没有再化别的妆容的她特别温柔,五官在近处看更显精致,笑起来的时候就会露出那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好像青春校园电视剧中的清纯女主角。总是有人认为她是一个高中的学生,实际上她已经大学毕业很长时间了。 “我来这儿旅游,你呢?”我看着她总是望向店外,不禁好奇的问道。 听到这句话的徐璇仿佛察觉到了自己的小动作,羞涩地笑了笑,不经意地撩了撩额前的碎发,轻声回答道:“我来这儿等一个人。” 哦,果真是等人啊。可是到底是什么人呢,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 奶茶店有着它特有的味道,闻起来甜兮兮的,就好像当初我和她的爱情一样,让人一进去就再也走出不来。 “能说说你的故事吗?”我将背包里的单反相机拿了出来,找到了上午为徐璇拍的那张背影照,放在了她面前。照片中的女孩,虽然气质非凡,可身上却有着一种孤独、悲伤的气息。这让我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经历才会使一个女孩变成现在这样呢?我等待着她的回答。 坐在我面前的徐璇听到这个问题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一直盯着相机中的那张照片,望出了神。 过了良久,她才轻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缓缓开口:“都是些陈年旧事了。” 【三】 徐璇的青春,几乎都和姜之言有关。那个总是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衬衫的少年,陪她走过了十二年的漫长岁月。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徐璇的每一天,都是在他的一句“早上好”中开始,“明天见”中结束。四千三百八十天天天如此,就连她生病姜之言也不忘在微信上发一条“好好休息”,嗯,她很满意。 但是,两个人的关系还远远不止于此。从小徐璇就得到了姜之言的“特别关心”:妈妈从国外带来的巧克力、圣诞节包装精致的小玩偶,以及所有徐璇喜欢的小玩意儿,姜之言都尽量满足她的要求。甚至二年级时有位调皮的男同学见徐璇可爱忍不住掐了她一下,姜之言都会生气的上去给他一拳…… 所以呢,有些时候徐璇就会眨着大眼睛对着那个相识很长很长时间的少年问道:“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每到这时,姜之言都会微微一笑,然后放下手中算题的笔,轻轻揉揉她的脑袋,侧过身来反问:“你说呢?”当然啦。 “那就当你喜欢我吧!”徐璇嘿嘿一笑,心里像吃了蜜枣一样开心。 徐璇本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她会努力和姜之言考上同一所大学,学同一个专业,每天一起牵手去上课,分开时可以来一个goodbye kiss,甚至他们已经约好了,就算上不了一所大学,也要在大学毕业后去一次徐璇梦寐以求想要来的古城,时间就订在6月18日,当年他们高考的日子。可是,时光流逝,当年的白衣少年早已在时间的漩涡中迷失,他连一句道别都没有就离开了,走得仓促,走得决然,只留下了一封信给徐璇。而那个女孩,却已经没有了拆开信的勇气。 那是他们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天。徐璇在高考结束后第一时间就奔去了他们约定好的那片竹林,她有很多很多话想对姜之言说,对他说他们的未来,说她的理想,说明年的古城之旅……但,徐璇在竹林下等了很久,直到学校空无一人,直到放学的静校曲响起,直到马路两旁的路灯亮起,她也没有等到那位翩翩少年。 少女拖着沉重的步伐回了家,当她在自己的书包里发现那封信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再也等不到那名叫姜之言的少年了。 他就这样消失了。无论徐璇怎样呼喊,他都不会再回头了。 从学校领完成绩单后,徐璇坐在学校竹林的长椅上哭了很长时间。每当有同学拍拍她肩膀时,她都会惊喜的抬起头,然后再失望的低下头。 岁月蹁跹,我终于把你弄丢了啊。 她知道他出国留学了,知道他只有放弃自己才会有更好的前途,她甚至可以原谅姜之言的选择,可她却独独不能忍受他的不辞而别。 为什么不相信我也可以考上顶尖学府?为什么明知我们之间是这样的结果却还要许下诺言?为什么不能说一句再见再走?为什么你可以丢下我不管,而我却一分一秒都离不开你? 现在,徐璇履行了当年许下的诺言,她来到了这个古城,但当年那个陪她许下诺言的少年,现在在哪儿呢? 徐璇的故事很简单,但她说的很慢,像是把青春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回忆了一遍。我就在一边听着,都觉得很难受。原来这个看起来非常乐观的女孩,也有过这样一段刻苦铭心的经历;原来,并不是每个人的青春都是美好的;原来,很多人也都像我一样也有过一段美好的初恋,虽然结局并不美好,但那毕竟是青春的象征。 我看着面前这个泣不成声的女孩,突然想起了她。 就在上午,还被我挂掉电话的她。 她会不会也像现在的徐璇一样伤心呢? 【四】 “你呢?一个人来这里,一定也有什么故事吧。”徐璇将目光投向了我,丝毫不在意自己现在的情绪。 “我的故事和你的故事很像,只是我们的结局不一样。” 我与她相识在两校的篮球对抗赛中,虽然她是对手学校的啦啦队队员,可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那个穿着校服,不停喊着“加油”的女孩。她个子很小,再加上长相呆萌,很容易就能从茫茫人海中认出来。然而,那场比赛,却以15:11的成绩惨败对方而结束。 比赛结束后,我疲倦地坐在了操场的地上,看着队友们一个一个从这儿离开,心中就很不是滋味。为了这场比赛,我们练了两个半月,可是结果还是差强人意。 “3号,你看起来不开心呢。”她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脸蛋红扑扑的,像刚从远处跑过来一样,手里还拿着一条印着小鱼的毛巾,“呐,擦擦,都是汗。” 我愣愣地接过毛巾,还未等“谢谢”二字说出口,就听见她絮絮叨叨开始说个不停。 “嘿,我叫绪竹竹,竹子的竹、竹子的竹。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华子安。” “名字好好听呢!他们都说我名字好听,但我没觉得,叫这名字总感觉以后要去喂熊猫一样。说实话其实你刚刚的那个三分超级帅气嘞!差点没给你喊加油!……” 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吧。回学校之前,我还特地要到了她的QQ号想跟她有时间再聊聊,毕竟那个萌妹子也是超可爱了呢。本以为那可能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相遇,可是谁都没想到,一年后,我们在高一六班再次相见。 “嗨,华子安。” “嗨,绪竹竹。” 两个人非常默契地坐在了一起——不仅仅是那一天,接下来的高中三年,他们一直是同桌。绪竹竹文科很好,但理科却总是学不明白,而我恰恰相反,文科的成绩惨不忍睹,理科的成绩却是名列前茅。所以,每次排座位老师都会把我们放在一起,说什么能够“互补”,实际上我们俩上课光顾着说话了。 高考那年,除了上厕所、接水,几乎没有一个人下座位,连平常调皮的毛小子也知道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学习了。那一年,我们过得既痛苦有刺激,下课的时候,绪竹竹总是将她的粉色水杯放在我的桌子上,等我出去时就会帮她灌好水,回来继续纠结这道题到底是选A还是选C。 绪竹竹:“我们要考不上同一所大学怎么办?” “我改志愿。”我回答道。 绪竹竹:“我们选的专业不一样怎么办?” “我陪你考中文系。”我看着看手中半本题都没写出来的语文练习册,咬了咬牙说道。 绪竹竹:“我们……” “你干什么我就陪你干什么,哪有这么多‘怎么办’?”我实在是佩服这个小可爱,这样看来她一个人出版十本《十万个怎么办》完全没有问题啊! “我们长大以后会在一起吗?”这一次,绪竹竹很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目光中写着期待,写着坚定,也写着她全部的勇气。 “会。” 一个字,轻易,许下了半生。 后来,我们真的在一起了。绪竹竹很幼稚,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看到可爱的东西就走不动道,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想把它们统统抱回家。哦,这个少女心爆棚的小家伙,真的让人有种很强的保护欲。 大学四年匆匆过去了,迎接他们的是社会的怀抱。我本想好好工作几年就准备结婚,可是之后事情的转向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测。甚至说,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绪竹竹变了。原来的她很单纯,很真诚,可现在的她却变得很……做作。她也开始像别的女生一样喜欢逛街、喜欢男朋友时时刻刻把她放在第一位,不论对方有多忙、多累,只要没接自己的电话就开始种种怀疑。有些时候的绪竹竹更是无理取闹,那天我正在外地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只因自她己的脚不小心崴了,就打电话来让我回来送她去医院,我因为时间原因实在没有时间,可是不管我怎么解释,她一口咬定我不在意她…… 我知道很多女生都是这样,也曾很多次听过身边的人抱怨自己的女友,可是我没想到,绪竹竹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在我的多次劝说却没有任何用处后,我选择了沉默。而当我感受到绪竹竹还是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时,我知道,或许我们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 毕竟,我们早就不是那个在操场上大喊“时光不老,我们不散”的孩童了。时间的流逝让我们渐渐长大成人,也是因为时间,才使我们明白了那些看上去美好,实际上却残酷无比的真相。 如果我们还是我们,那么时间一定会给予我们一个美好的结局。 于是,我只身一人来到了这个古城。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寻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五】 我和徐璇的故事,都已经讲完了。可两个人却像玩木头人不许动的游戏一样,谁都没有率先开口打破这平静。 “或许,我们都应该后退几步回到从前。”很久很久以后,徐璇轻轻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我。 落日的余晖透过奶茶店的落地窗洒在了木质桌子上,我忽然有种回到了高中时期的感觉。脑海中突然涌现出无数片段:黑板上留下来的同学们的签名,满地的草稿纸碎片,以及大家桌子上的各式各样的同学录……这些,都是我青春的回忆。那个时候,阳光正好,青春正好,我们也正好。 “那你打算怎么找到他呢?”我看着徐璇紧握着奶茶杯纤细的手,突然想起了那个身着白衬衫的姜之言,便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六月十八号马上就要过去了,我也已经履行了当年的承诺,他没有来……只能说明他把我给忘了。从明天开始……忘了他,重新生活。呵,沉迷于幻想太久,终是要醒过来的。” 我不知道徐璇说出这句话到底用了多少勇气,可是我在她说话时一瞬间涌出的泪水中了解到,或许,这个人,她一生都忘不了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宾馆了。回去好好和女朋友商量商量,毕竟……遇到真爱不容易。照片拍的很好看,有缘再见,Alen。”徐璇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又有所眷恋的望了一下街道,然后抱歉一笑,转身离开了奶茶店。 我目送着她走远,直到徐璇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才缓缓收回目光。打开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皆来自于同一人。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放下了手机。可是没过多久,自己的手就像是不受控制般再次伸向了它,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最终,我还是拿起了它,定下了回帝都的机票。时间,就在明天下午。 其实,有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可是,为什么我还要独自来到这座古城呢?或许,只有上帝在知道问题的答案。 不知道,徐璇口中的姜之言,现在在哪呢?他有没有记得五年前的那个约定?有没有忘记那个一直都在等待他的女孩? 徐璇回到宾馆,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坐在床上,将埋藏在背包里很长时间的信拿了出来。“徐璇收”三个娟秀的字迹深深刺入她的双眼,刚刚控制好的情绪现在再度崩溃。少女枕着柔软的枕头,任由泪水划过脸颊。 手指一动,信封的胶条掉落在地上。徐璇将里面的信缓缓拿出、展开,熟悉的字体映入她的眼帘。 好久不见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仿佛这场旅行就像是一场梦,还没等梦中人惊醒,那梦便已悄然逝去。 离开之前的中午,我还特地去了第一天到达的那个面馆。还是那个靠窗的位置,还是那个热情的老板娘。只不过,变了的是心情。 “要走啦?”老板娘面带微笑地看着我,额头上冒着些汗珠,头发有些已经白了,可她丝毫不在意这些岁月留给她的痕迹,反而是那灿烂如阳光的微笑,叫人忘记了所有所有的不快。 “嗯。”我点点头,并没有用过多的语言与她交流。 “对着古城之旅……有什么感想吗?”老板娘用近似怜爱的目光看了一眼四周,然后温柔地对我问道。 “真的……很有味道。” 阳光倾泻在光滑的石板路上,我甚至能从一些较大的缝隙中看到小水坑,亮亮的,上面反射着天空、白云和游者们前行的步伐。我拿出背包中的单反,以照片的方式结束了这场难忘的旅行。 我最后看了一眼这座古城,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徐璇那孤单却倔强的背影。 不知道,她有没有因为丢了那个人,而痛苦地哭泣呢? 再见,古城。 再见,徐璇。 【六】 一路颠簸。 当我到达那熟悉的小区时,已经晚上八点了。掏出手机,发现它早已关机,我这才懊悔地叫出声来。 帝都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到处都非常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的味道,相比起平常空气质量确实好很多,可到底是与古城不一样。 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路直上四楼,敲了好长时间的门却无人应答,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屋内一点声音都没有,也不知道绪竹竹这两天去哪玩了。算了,找找钥匙吧,等看到她以后……再好好劝劝。 毕竟,徐璇曾说过:遇到真爱不容易。 我一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泡面味。出门走得急,忘了绪竹竹不会做饭了,看来,这几天都是泡面与她相依为命了。我又四处转了转,发现家里的两个小王八活得好好的,看起来很精神,不停地攀缸壁,可每次都是与失败告终。看来绪竹竹并没有把它们忘掉,还记得给它们喂吃的。 就当我想要收拾行李的时候,卧室突然传开了玻璃杯掉到地上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原来绪竹竹在家啊。惊讶了几秒钟,我立刻向卧室走去,推开门,是一阵凉风。 空调制冷的功劳,17度,怪不得一进来我就开始冒冷汗。 被打碎的玻璃杯碎片落在地上,刚刚发出声音的人此时此刻正躺在床上痛苦地皱着眉头,像是生了一场大病。看到绪竹竹这个样子,我心中大骇,随后摸了摸她的额头——出乎意料的烫。 看来是高烧。 高烧还把空调温度调这么低!疯了吧她! 虽然心里暗暗骂着她,可我手头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自己手机没电了,便找到了绪竹竹的手机,给她的好闺蜜阿蓝打电话。在这时间内我还顺便掏出了床头柜里的体温计与退烧药,去医院之前最好还要做一下简单的处理…… “喂?”手机对面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 “是我,华子安。竹竹现在高烧,你能陪我把她送到医院吗?”我用肩膀夹着手机,忙着给她烧热水。 “高烧?小丫头又自残了?你等着啊,我马上开车过去。你你你赶紧把该带的带上,我五分钟后就到。”阿蓝那头听起来很乱,像是在穿衣服。我一口答应下来,然后立刻去收拾东西。 路上,阿蓝告诉我了一切。 她说,在绪竹竹发现我不见时,去外面淋了一天的雨。本来滴酒不沾的她在那一天喝的烂醉如泥,睡梦中都念叨着我的名字。 “华子安,绪竹竹真的很爱你。” 听到这句话,我终于落泪。 当绪竹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刚看到我,她还有些不相信,到后来我跟她说了好多句话她才反应过来,眼眶开始泛红,随后就大哭了起来,最后我不得不轻声细语地安慰她,情绪这才好下来,但绪竹竹一直没有停下掉眼泪。吧嗒吧嗒的,看着人心疼。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管我了,还要和我分手。 “子安,我知道这些天自己对你要求太严了……我知道那些事是我做错了……原谅我好不好?我不该逼你这么在意我的,我保证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你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我吃好几天泡面了……” 我走的这几天,帝都一直都在下雨。绪竹竹以为我不要她,便独自一人跑到外面淋了一天的雨,回家以后还喝了很多酒、空调开到十七度…… “你是傻吗?有你这么自虐的吗?高烧四十度,空调温度调这么低,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连命都不要了?!”我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人,安慰的话刚到嘴边变成了恼怒的感叹句。 “……”绪竹竹沉默地低下了头,像是没有魂魄的布娃娃。 “吃点东西吧。”我无奈,只好把手中刚买的小笼包塞到她的手里。看到有好吃的,绪竹竹的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可是随后就晦暗了下去。 她犹豫了好久,才小声开口:“你是要……和我分手吗?”说完,眼角的泪便掉了下来。 “不是。竹竹,我们和好了。”我轻叹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将病床上的小人儿紧紧抱在怀里,任由她的眼泪流到我的衬衫上,也没有撒手。 绪竹竹很大声地哭了。 “子安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失望了……” 有些时候,各退一步,事情总会过去的。当你遇到那个对的她时,你就会发现,所谓的底线二字,在她的面前,都成了笑话。 因为,你的心早已为她而跳动。 这场梦,总算是过去了。 绪竹竹,我爱你。 【七】 “姜之言,你曾说过,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是,为什么我念念不忘这么多年,都没有得到回响呢?” 徐璇独自一人坐在古城艾塔庙的最高点,凝望着小溪奔流的身影,手里紧握的,是那封被泪水沾湿的信。 “我不期望你能够回来看我,我只是想知道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因为思念家乡而哭泣过,有没有遇到……那个心爱的女孩……最起码,你得给我个消息啊。可是五年了,你什么消息都没有……我不敢去找你,我怕自己会发现那个善意的谎言……” “我多希望能回到过去。”因为只有在过去,我才能见到你啊。 少女闭上双眼,浓密的睫毛的影子洒在她白皙的脸上,留下了美丽的阴影。 “我也想回到过去,因为那里有我们啊。” 徐璇的背后,响起一阵声音。 多么熟悉的声音。 五年来一直念念不忘的声音。 是……他啊…… 徐璇缓缓回头,红肿的眼眸中倒映的,是她最心爱的少年。 看着徐璇震惊的目光,姜之言绽放出了五年来最灿烂的笑容。 “对不起阿璇,我来晚了。” 他所迎来的,是女孩飞奔过来的身影。 “让你久等了。”姜之言的眼角滚落出两滴滚烫的眼泪,他张开手臂,将跑来的徐璇拥入怀中。 五年来所有的不甘、伤心与等待,在徐璇心中,一句“我也想回到过去,因为那里有我们啊”就已经全部消散了。 原来,念念不忘,真的会有回响。 五年来的念念,终于换来了这一次相见。 他们这一次,再也不会放手了。 人生很长,长到不能陪你看遍这世间繁华就已经走入了生命的尽头。 人生很短,短到我只能够爱你一个人。 那一次点开微信,我偶然发现了徐璇的好友申请,心中诧异她怎么找到的我的联系方式,可手上却立刻同意了她,并发了一条“Hi”的消息做个招呼。 不大一会,她回复我:现在怎么样? 我微微一笑,告诉她,我们很好。 这一次,她的回复我等了很久。那是一张照片,从背影就能看出来,那是徐璇。她的旁边站了一个很高的男人,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我隐隐约约猜出了他的身份。 “我等到他了。”徐璇发来一条消息。 果不其然。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笑着回复她。 “结婚别忘了给我来个信儿。” “快了快了。” 清晨阳光明媚,而我,正准备带着绪竹竹去“一梦云烟过”。嗯,我觉得,是时候该拍某照了。 “好看吗?”绪竹竹穿着洁白的婚纱,面带微笑地向我走来,眼睛里装着很多明亮的星星,温柔的好像北欧神话中掌管黎明、曙光的女神欧若拉。 “再丑我也要定你了。” 绪竹竹和我都知道,那层薄薄的婚纱,承载着我们太多太多的希望与梦想。那件婚纱背后,我看到了我们美好的未来。 这一刻,时间静止,我的眼中,只有她。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浮世三千,唯有你最珍贵。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