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集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下卷:后言

踏神 by 海东青疯子

地狱…… 无数鬼魂一一过了奈何桥走到一老妇人身前,每来一个魂便递上一碗汤给他。 “喝吧喝吧,忘记前世今生。” 老妇人这句话不知说了多少遍,但每一遍都带着沧桑,听着不自觉掉下了眼泪。待得众鬼一一通行,到一女鬼时。 “孟婆,和以往一样吧!”女鬼低着头走了过去。 “慢着!”孟婆叫住了女鬼。 “嗯?” “闻下这汤的味道吧,也许对你有帮助。” 女鬼不解老妇人用意想着老妇人也帮了自己那么多次便没有过多犹豫, “之后每一世都要闻一下。” “好。” 见女鬼离去,马上有鬼不服气了。 “孟老上仙,为何那女子能不喝,而我们必须喝?” “就是啊!为什么我们必须喝?” “她和你们不一样,如果你们想不喝也可以,不用投胎就成了。” 众鬼哑口无言,继续走着程序。 “唉,上面的那位,我能帮你的只有那么多了。她和你在一起时不会记起前面的记忆,有朝你想用我的汤炼制的药给她喝的话就全部记起了。相爱的人啊,总需要一场正式的离别。”孟婆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天庭,香火琳宫。 月老摆弄着红线,这根牵在那个人身上,那根又牵在这个人身上。 “哎呀!又牵错了,牵回来。”这一摆弄又不知人间又是哪对情侣擦肩而过。 不多时,月老摇了摇头,一副少有的严肃表情。 “飞云的姻缘我控制不了,这小姑娘的我却可以,唉,既然如此,就让你们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吧!”月老嘀咕着,便将一根红线牵在了飞云的身上。 人间。 书生秋生路过一家普通人家门口,恰这时一个女孩好奇的推开门探了头出来。四目相对片刻女孩与秋生都红了脸,动了心。 “好似在哪里见过……”两人心里同时想,此后秋生经常“恰巧”路过,女孩也不时探头出来。 秋生高中,金榜题名,未忘初心,迎娶了女孩。 一千年后。 飞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错还是对,可他知道他注定要离开。一枚药丸悄悄飞进女孩的水杯融化在水里,无色无味。 “忘了这一切吧,我是飞云,轩还活着。”飞云喃喃自语离开,消失在天边的云层。女孩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犹豫要不要喝下这杯水。 别人闻这水无色无味,女孩却闻出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也在这时记忆迅速翻篇,一晃数千年。从她认识飞云和她被贬下凡到现在,记起了,全部记起了。 她找到了孟婆,孟婆借了她一丝仙力来了神界恰巧遇见气息奄奄的飞云。 “话说……孟老婆子……真…真管闲事……你走吧!” 飞云将她推入了六道,自己化作了天上的一朵云。 “好好活着吧,别被仙佛找着了。我会化作云彩,看着你的,看着你……” 地狱。 “不要,我不要,我不喝,不喝!”女鬼咆哮着。 “唉,忘了吧,他已经死了,我所能帮你们的也就最后这一次了。喝下这碗汤,忘记前世今生,忘了那位。” “孟婆,孟婆,求求你,求求你,我不喝,我不能忘了他,他没有死,没有死的。” “唉。”孟婆知道劝是没用的了,只能施法强行灌下,看着她消化完了才放了行。 “你真好,还有孟婆汤忘记。而我呢,我喝什么汤忘记?”孟婆喃喃自语,随即眼泪也悄无声息的流了出来。 人间十七年后…… “我叫云儿,今年十七岁了。爸妈说生我时云飘来了窗前,不信迷信但还是图了个吉祥取了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从小看向南边的云便会觉得心痛,那种揪心的那种,但还是忍不住会去看。”一名女孩看着南边的云,对身边的一名老头说道。老头看似和普通老人没什么两样,除了深邃的眼睛仿佛可看穿远古,真的没什么两样。老人自称自己以前是个渔民。 淮阴龟山脚下。 “呵呵,终于死了吗?终于死了吗?哈哈……我自由了!”无支祁跳上石柱大笑道。 “我应该高兴才对,我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为什么?最终还是死了……”说着无支祁低下了头去,缓缓走出水面化作了人的模样。 “刑天,我来了。” 方寸山和兜率宫 菩提老祖与太上老君从打坐中同时睁开眼,先是一副惆怅随即目光坚定了起来。 “来了!”两人在不同的地方不约而同的道。 九幽之地。 一手持巨斧,无头,脸在肚子上的残魂本来虚无的魂魄一下子实了许多。此人正是躲藏在这里的刑天,看向上方道: “来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