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集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下卷:一千年

踏神 by 海东青疯子

众神龟缩地。 “飞云去了哪里?千里眼,给朕看看。”玉帝发现飞云的气息消失,顿时不高兴起来,像生怕这小子逃了似的。 “陛下,臣看不见啊。” “要你何用?”玉帝一脚踢在千里眼的屁股上,怒斥道。 而此时的飞云,已入人间向淮阴龟山脚下飞去。不多时飞云便来到龟山脚下,看着浪一层接着一层,一名奇怪的渔翁正钓着鱼,一名奇怪的渔民正打着鱼,都是颇有丰收。但此行有重要的事便没有多大闲心看这奇怪的二人了,正打算潜入水里,渔翁和渔民突然一起看向了他。飞云倍感奇怪,这两人看得见自己不成?也在这时山中传来歌声,歌曰: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前辈!”飞云听完这首歌后,向山中抱拳拱手。 “哦?小子认得我?”樵夫问道。 “家师曾说过,让我见着唱这首歌的人定要恭恭敬敬,或许是我的师伯。” “猴头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心细无比。唉,可惜死得早,委屈了我的小师侄了。”樵夫摇头,飞云听得出那种发自内心的痛。 “家师虽死,但却一直没死。” “好个一直没死!”渔民大笑着插话道。 “这俩位是?” “都是我的师兄弟。” “见过两位师伯。” “好了,你也知道自己将要陨落了吧?” “嗯。” “去吧,和你的下一位谈一谈吧。” 飞云潜入了水里,樵夫看着潜入水里的飞云眼角不自觉有些湿润。 水底…… “你就是这一次的人?”无支祁看着面前飞云,好奇的问道。 “是的,前辈。我现在把这这如意金箍棒交于你,你在天庭便有人接应,不要暴露实力,假败一次,接应的人会给你一样厉害的宝物。”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要陨落了,看你身上有一气运护身,必然不会轻易陨落,可这气运至多救你一次,不过一救千年。”无支祁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说道。 “是的,这是我所得的宝物。” “不错,话说你不死我便不能出去,这……” “为何?” “你知道你和上一任的孙悟空和上上任的刑天为何存在吗?” “嗯?” “让这天颤抖啊,或许我也是,不过我相信早晚会换了这天的。” “道德天尊叫您去寻刑天前辈,可他已经死了如何寻?” “刑天哪有那么容易消亡,死了是没错,但一缕残魂却在九幽之地,我出去自然会去找他。现在把你身上的本事全教给我吧!” 飞云并没有多大废话,随即便开始教了起来。这无支祁学得当真快,不多时飞云便如前三位一样扶着额头走了出来。 “哈哈,看来这晚辈也丢了一番脸。”渔民笑道。 “三位师伯,你们也是吗?” “呃……当然不是,我们来了上百载了,他学我们的本事可学了上百载。” “哦,好吧,三位师伯,晚辈告辞了。”飞云的话惹得三人黯然神伤,知这小子有去无回道了声珍重便目送其离去。 “其实啊,我们也没来多久。”看着飞云离去,樵夫叹道。 …… 元始天尊在飞云面前负手而立,十足的高人的模样。 “除了你,还有几位大罗金仙。”飞云看向元始天尊,平淡的问道。 “你闹天庭一直没出手的太上老君是一个。” “他为什么不出手?” “那是化身啊,功力远不如本尊,没有神位很容易陨落,出手不过是添菜罢了,那老滑头可精明得很。” 听得元始天尊话说如此,风云心里总算宽慰了一些。但还是掩饰道:“怪不得能捉住猴子。” 飞云被打入六道那刻,太上老君给他的运也随之飘散。元始天尊在飞云进入六道后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总感觉哪里不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