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有爱的写作经验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2|回复: 0

雪原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1 天
连续签到:1 天

主写: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1-8-22 14: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色,漫天的素白,缀着一点殷红,像是美人眉角的泪痣,动人而妩媚的。
  陈凡五天前别了苦寒的牧民,从他们手中接过半碗羊奶和了半碗酒一饮而尽,辣的皱眉。这是他最后能看见的活物了。再往北,是朔北,是飞雪和坚冰,连兔子也活不得。有人曾说在朔北看见过齐马高的白狼,看见过参天的古树,肥沃的原野......人们只是把这当做濒死时的幻觉。
  陈凡皲裂的嘴唇翕张,呼出微微白气。有些渴了,陈凡喉头窜动,咳出一手黑血,粘稠如油污。他前些天看牧民冻疮通红的手还有几分嫌弃,现在他的手只是发白,透过血肉能瞥见白骨。
  雪早停了,经过几夜的寒冻,雪粒硬结在一块。他有点后悔拖掉那件外套了。那日朔北来了第一场雪,也是他所经历的唯一一场.。起初他是觉得冷,刺骨钻心的痛,痛得像是群蚁啃食血肉,剜骨食髓。也许是过了一夜,也许是过了一天,他对时间已经没有什么概念。无论是白日又或黑夜,天还是那样阴沉,沉得像是百里瀑布压在脊柱上。他感到热,从心底伸展像外的热,像是熔岩在躯壳中蠕流,可胸膛中的心脏到底只是在若有若无的颤抖。陈凡受不住,摘下毡帽,褪下棉衣,胸膛里的是火,在燃烧,把人烧成灰。
  陈凡将衣物全脱下了,连同一身的血肉。仿佛自娘胎生下时那般干净。黑夜落下二十三颗星子,迷惘的眼。风停,铃声荡漾在原野上,少女的咏唱怀着几分期盼,几点泪下,是故人重逢。
  触脚的是鲜红的草,太阳从极东的地底火焰中升起,太古时在此处坠下,染了这片红色。往北,是棵树,蓝色的叶子泛着火光摇曳。传说海边逝者的灵魂顺流落下归墟,草原的人死后在这棵树下休憩。
  凡向树奔去,他身前二十年和死后的意义都于此.。少女树下歌唱,轻纱罩这酮体,含着笑,看奔来的少年,亦罔若二十年前的初逢。
  “我......”凡想出声,才想起自己的声音已葬在雪中。
  他轻触女孩的脸,就想曾千万次做过的。
  “好久不见。”少女说道。风铃声在原野上摇曳,万千荧蓝的树叶腾起,离开树枝成为蝴蝶,如一场绚烂的烟火。
  “好久不见。”
默认签名: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写文经验交流平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10-20 02:13 , Processed in 0.16892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