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回复: 0

司徒一

(759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3

帖子

20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00
  
马蹄哒哒。

一峰夕阳散落。

时值初秋,路上金色少许,一个汉子,正赶着马车在山道上走着。汉子满脸困倦之色,好似永远睡不醒一般,身着短褐,背上搭了件深色斗篷。

他叫司徒一,赶去找他的一个仇家,他不只有一个仇家,但如今或者说自两天前他便只剩这一个仇家了。

两天前的夜里,渐凉的秋月照着,院外的树上有些蝉鸣,当段家家主倒在血泊的时候,司徒一正站在阴影里,拭着沾血的刀锋。段家家主是个万恶不赦的恶棍,但他司徒一也不能算个好人,毕竟,随便杀人的人怎么能算是好人呢。

刀锋上的血在一滴滴的落着,司徒一在心里一遍遍的数着,一滴两滴四滴,当第十三滴落地的时候,她出现了,纤柔的身影翻过墙,带着几片落叶,悄悄地落在他身后。

她是冤家,至少司徒一心里这么觉得,他转过身,一把碧水剑正巧抵在他的喉前。

“咳。”司徒一皱了皱眉。

眼前的女子披着个黑斗篷,面围黑纱,若不是明晃晃的长剑在司徒一眼前支着,还有锦袖里透出的小半皓腕,他当真看不出这还有个人来。

司徒一盯着那女子,满心无奈,他坏笑着将脖子向前靠了靠。

“无耻。”女子见状轻嗔一声,连忙收了长剑。

司徒一听后耸了耸肩,扛起他那把大刀,向院外走去。

“下一家,”女子顿了一下,“你还是要去?”

“如何去不得,”司徒一大笑一声接着道,“你若真想帮我,便替我置一口上好棺木,江家的大小姐也不会拮据到连一口棺木也买不起吧。”

“这个傻丫头。”想着前天晚上最后说过的那句话,司徒一到现在也不知该悲该喜。喜的是车马棺材一夜备齐,悲的是一个人的一句话。

“休想甩开我,除非你死了。”

那一晚的黑袍女子名叫江明月,只不过,这“江家大小姐”却是司徒一个人对她的称呼。江家不知没落了多少年,后被西湖岛灭了门,家丁们拼死才侥幸救下一男一女两名幼童,江明月便是那名女童,男童则是她弟弟,江承影。

当第二天大早,看见被一口柏木棺堵住的客栈门口时,司徒一一下子便恍然大悟了,连他也未料到,江明月竟将他的一句玩笑话当了真,当他好不容易赔了银两,安抚了惊吓过度的店小二,推开棺木后,他一眼就看到了骑在枣红马上的江明月,以及他时刻都能想到的那似乎永远戴在面上的黑纱后鄙夷的笑容。

“你醒的很晚。”江明月瞥了眼司徒一那惺忪的睡眼,冷声道。司徒一听后唯有无奈的嘿声笑了笑。

赶在马车上想着前事的司徒一在心下数了数,那句话是自前夜碰见江明月起,他听到的第四句话。

山道自望夫崖后便急转而下,两侧山木突转郁葱,伴着鸟鸣还可听到些许水声。

这里便是江城地界了,江城之所以唤为江城,只因天澜江一江横亘,将此城一分为二,江南岸设有大港,天下之舟莫不往来于此,北岸更是商贾世家云集,只比财势,京城也要让它几分。但真正让江城天下闻名的,却是位于江城东侧桂子山的桂山派,桂山一派,御剑一脉天下闻名,其间侠士辈出。自五十年前桂山派弟子独孤楚单人只剑连挑影部八大高手起,桂山派便声名大噪,近些年来更是一举超过五灵仙盟,人称中桂山,隐有与西昆仑,东蓬莱并驾齐驱之势。

江城,司徒一在心里念着,他忽然想到马车里的江明月,也快到这丫头家了吧,此事还是不要将她牵扯进来的好。

按照他本来的打算,是要从段家庄步行至珞珈山庄,一路赏秋观月也是一番自在。如今有了马车,便先至江城住上一晚,一早再到珞珈山庄登门寻仇,正巧还可神不知鬼不觉的撇下江明月,想及此处,司徒一不禁嘿然一笑。

曾有好友问过司徒一,“你总是这般大摇大摆的去寻仇,便当真不畏生死么?”他听后只是哈哈一笑,“因为我叫司徒一呀,你认为司徒一会死么?”

司徒一是个传说,至少在许多不明真相的江湖人眼里是这样,

是,他叫司徒一,有些人眼里三头六臂的司徒一。他行事全依喜好,是这十年来最令正邪两道头痛的人物,他爱散些小财,所经之地,往往行侠仗义,在民间素有口碑,即使没人知道他的钱财究竟是从何而来。

他也爱杀人,杀些他口中的所谓“仇人”,只是这些仇人里也有不少是受人尊敬的大侠,几年来他走了上千里地,灭掉了六个仇家,因此,司徒一这个名字在各大悬赏公告上都赫赫然。有人计算过,如果将黑白两道所有的悬赏金额都加起来,悬赏司徒一的金额只怕早已超过当今令人闻风丧胆的魔道第一人西湖岛岛主冷无常了。

顺着山路不至五里便赶至官道,抵达江城城门时,已近午时。

在守城士兵里外三层都不放过的检查后,司徒一才算是进了城。他不得不承认,很大程度上那几名守城士兵是被江明月那冷冰冰的一瞪吓得让了路。

司徒一驾着马车在城内赶着。俗话说,北冬犹冰雪,南风拂花开,地处中南的江城也是留着几分残夏的,沿江南岸,游人如织,花伞,胭脂,绸缎,争奇斗艳,河川映色,柳如烟抹。

司徒一驾车穿过对马车后九尺柏木棺椁指指点点的行人,轻车熟路的赶到了江城他自认为口味最好的酒楼前——醉千秋。

让一口棺木停在自家门前任谁都要出来理论一番,只是掌柜的左脚刚踏出门槛,司徒一右手便伸了出来。一看到司徒一手中那些个真金白银,掌柜硬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嘿嘿,”司徒一哈哈一笑,“既然掌柜的不介意,那便好酒好菜的伺候着。”他接着对马车内的江明月喊道:“江大小姐,这顿,我请!包您满意!”

那是二楼的一个靠窗位置,正对着楼梯口,一名年轻道士正坐在那里朝窗外看着,青白色的道袍,手中把玩着茶盏,桌前靠着一面大幡,上书十卦九不准,字色淡金,很是显眼。

“嘿,这还有个道士,把咱们的宝座给抢了。”司徒一瞧见那道士先是一愣,后而哈哈一笑,向着道士走去。

江明月一言不发的在后面跟着,碧水剑握在手中,她神色黯淡,不知有什么心事。

“小哥?”司徒一毫不客气的在道士对面坐下,“窗外景致可好啊?”说着招手让江明月在旁边坐下,江明月见状轻哼一声,将脸别去窗外,却是不作理会。

那道士对司徒一到不以为意,他扭过头来,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

“这‘醉千秋’的年龄少说也比你我大,临大川,接大港,俯看百舸,远望长山,秋峰瑟落,枫火流金,景致如何会不好?”

“嘿,道长好眼光,”司徒一一笑,拿起茶盏来嗅了嗅,“可惜,如此佳景相伴,只有清茶几盏,未免孩子气了吧?”

“这茶,”道士说着品了一口,“香沉寂,叶浮沉,正宗的桂山清茶。若是说酒,此地当真无酒可与其相比。”

“哈哈,”司徒一听后忽然大笑起来,“慕老弟,你还是棋差一招啊,你瞧这是什么?”说着,也不知他从哪里拿出一壶酒来,在道士面前晃了晃。

“老弟,你瞧此酒如何?”他打开封盖,顿时酒香四溢。

“司徒大哥,这酒好香!”道士猛吸一口,大声赞道,便是一旁的江明月也不禁侧目。

“哈哈。”司徒一听后顿时心花大放,世人都知司徒一的二喜一惧:喜酒、喜刀、怕女人。只是凭“喜酒”这项,能让司徒一如此开怀大笑的,也只有同为酒中行家的慕凡了。

“还好我眼尖,没让你这臭小子从我眼皮底下混了去,不过假扮牛鼻子可不好玩啊,”司徒一嘿然笑道,“只是你忘了,哪里有我司徒一,哪里便有天下无双的美酒。又岂是你那些不知从哪里搞来的茶叶可以相比的?”

慕凡笑了笑,道:“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不过,司徒大哥,你这酒叫什么?怎么会想到来这江城?难道是…”慕凡瞧了眼司徒一身侧的江明月连忙收了口。

“难道是什么?快说。”江明月见到慕凡欲言又止的样子,顿时转过头来,手握剑柄,面如冷霜。

慕凡可不会怀疑眼前的女子杀他时会因司徒一而有丝毫顾忌,他心下急转,笑道“难道是…”他顿了下,“来跟司徒大哥一道找我发喜帖的?”

“呯——!”

冷如碧潭,快似流瀑,是为碧水。

好险,慕凡在心下叹着,电光火石,若不是他动作快些,拿起杯盏一挡,想必,慕凡这人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江明月冷眉紧皱,插入茶杯的碧水剑却是难以进退半分。

慕凡右手握着茶杯,面露狡黠,却是得寸进尺,笑道:“江嫂一如既往的心急,司徒大哥,你以后可难有好日子过啊。”

“你!”江明月柳眉倒竖,面上却是飞起一阵绯云,就连一旁的司徒一也是被呛出一口酒来,咳道,“你这臭小子,当真不要命。”

慕凡微微一笑,脚下一蹬,连人带椅一下向后滑出好远,本是能挡下碧水剑的杯子,顿时碎了一地。

“明月姐,司徒大哥,你们今日的食宿,包在我慕凡身上了。”

入夜,残蝉声鸣,晓月如水,一川大江静静流去,画舫之间点点灯火。

司徒一坐在岸旁的浅草上,身边插着一把金背大刀。

司徒一睁着他那永远朦胧的睡眼,盯着月,吹着风,饮着他壶中的美酒,当真是惬意无边。

“司徒大哥。”

“唔,”司徒一应了一声。

慕凡在在司徒一身侧坐下,随手拔下一根草叼在嘴中,笑道:“风月无边,如此美景,人生几回?”

“只可惜,这一生狂妄,欠人许多。”司徒一苦笑一声,畅饮道:“好酒!”

“慕兄弟,”司徒一扭头将酒壶抛了出去,“如此好景,怎能少了美酒?”

“呵,”慕凡一把接过,他叹了口气道,“若世人都有大哥这般胸襟,哪里还会有这许多不平事。”

至于这“胸襟”司徒一自然知道慕凡指的是什么,他嘿然一笑默不作声,司徒一望着眼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道袍早已换成了一身青白长衣,发收于髻,眼如星,眉如剑,他拍了拍慕凡的肩膀,这臭小子有其父风范,来日必成一代大侠,想及此处,他心里多少有些欣慰。

若谈起“慕凡”二字,或许这江湖中并未有几人识得,但要谈起慕凡父亲的名号,怕是死人也得惊活了,慕凡之父慕千云之名几近五十年前的独孤楚,十年之前的江湖浩劫,慕千云曾以一人之力,逼得五灵仙盟长老与桂山派和解,九州之内,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了。

至于慕凡为何称呼司徒一为大哥倒是因为他是司徒一结拜兄弟江承影的结拜兄弟,到让他的辈分平白无故的大了一辈。

“司徒大哥,”慕凡沉默片刻,低吟道:“明日一早,你便要启程去珞珈山庄么?”

“嗯,”司徒一笑了笑,“待我出发后,替我照顾好明月。我这一生,亏欠最多的,便是她了。”

“会的。”

“你这小子鬼点子多,我放心!”司徒一说罢,站起身来,狂舒懒腰,“如此风月无边,人生几回!若我司徒一死了,今后之事便交给你父亲跟桂山派的那几个老不死的了!”

“司徒大哥,你们所对抗的影…到底是什么?”沉默了片刻,慕凡站起身,问道。

“一言两语难以描述,到时候,你总会明白的。”司徒一望着慕凡笑了笑,他叹了口气道,“你这便回去照顾你明月姐吧,天要亮了。”

“司徒大哥,你这便要离开?”

“早做些准备还是好的。”司徒一点了点头道。

“记住一句话,侠者,为天下,为苍生。无愧于心。”说着,司徒一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他拔起大刀施展起轻功,霎时消失于夜色。

“这‘天下无双’酒,壶中还有小半,便都赠与你了。”

慕凡望向江面,最后传来的是司徒一的笑声,终也被风吹散,江面之上唯剩下点点灯火,星河相映。聚散成风,人生几何,有缘再聚。慕凡默默念着,收起小半壶酒,向着客栈赶去。

影是什么?走在夜里的山道上,司徒一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与构建这个世界的金木水火土阴阳相对的便是影,那是桂山派老不死们的说法,在他看来,影比那些纯粹,是深藏于人心的。自称“影”的魔道人不是影,与“影”签订契约的也不是影。

这世上只能存在一个影,也总会有那么一个影。就像千年一开的雪莲,花枯花败,总是那么一朵,这是司徒一在碰到“影”后便开始认为的。

十年前,江湖动荡,西传魔教实力渐壮,羽翼颇丰,意图染指中原江湖,魔道中人纷纷响应,各大门派忍无可忍,集结于桂子山,准备着对魔道的围剿,就连从不问世事的昆仑、蓬莱竟也派门下弟子前来。

在一次战役之中,以珞珈山庄为首的七大世家,因门下弟子误判魔教埋伏之地,错杀了一村无辜村民,那时的司徒一还不算是什么人物,凭着一股血性,护住了村庄仅存的一名男童,却也因此被赶出师门。

那男童说也奇怪,身中数刀而未死,却也因此昏迷不醒。司徒一自觉毫无办法办法,唯有四处求医,以盼能护住孩童性命。

万山寺的和尚告诉他:“施主放心,这孩子至今不死全靠一股怨念,却因执念于心,难以自醒,待我师兄回来必可保他安然无恙。”

于是,司徒一便在这万山寺住下了,三天后,给孩童看病的和尚师兄爆血而亡。

孩童醒了,一双血红色的双眼,右手掌心的一颗心脏还在跳动,孩童浮于半空,状如恶鬼,和尚的师兄倒在孩童脚下,血肉模糊。便是在那一次司徒一从和尚的口中得知了“影”的存在。

发狂的孩童被司徒一与众僧治下,再醒来时,目光澄澈,已不记旧事。

和尚将将司徒一带入一密殿,“解铃还须系铃人,影为金身不死,唯有削减其怨念,封其法力,如今影真身未醒,实为良机,若等他日醒来,恐怕武林乃至整个人间都将遭浩劫,至于削减之法,望施主还要细细考量才是。”

司徒一自觉此事全在自身,第二日,便辞了和尚带着孩童离开了万山寺。

后来,司徒一因偶然机缘,得知若要将影力量封印,唯有封去影力量的怨念来源,而这来源便是在那次屠杀中,伤他的人。那时,影已经有了觉醒的倾向,司徒一别无他法,唯有与“影”签订契约,杀掉当时七大世家中的实力最强的家主,来断了影的力量来源。而这与“影”打交道、订契约的事,一直是魔道“暗”部在掌控,便是在“暗”的几年,司徒一结识了江明月、江承影姐弟两人,那一段日子,却也是司徒一至今也难以忘记的时光。

司徒一自觉愧疚,每次寻仇必先登门拜访,再相约挑战,生死由命,无怨无愧。而欧阳家的家主在得知事情原由后,更是自知误杀一事罪孽深重,且影之事又事关重大,自绝于司徒一前,以死谢罪,那是司徒一此生最敬佩的人。

至于与“影”签订契约的人,则半生半死,却可获得使用来自“影”的力量,那是一种极特殊的修炼方法,不过修炼者的结局唯有两种,要么是被“影”逐渐侵蚀而成为行尸走肉,要么便是在契约完成之后,被“影”收去力量而魂飞魄散。

因这魂飞魄散,或许便是为何慕凡会称赞其“胸襟”了。

一只公鸡鸣声之后,天亮了。

躺在珞珈山庄大门前的司徒一,睁开了眼睛。

“舒服。”他伸了个懒腰,赶了一夜的路,如此一觉醒来怎能不惬意。

“有琴见司徒兄不便打扰,便安排门下弟子等司徒兄醒来。司徒兄想必不会介意吧。”

司徒一回过神,他这才发现,他的身侧早已站满了珞珈山庄的弟子,其中有些弟子手中还端有糕点、美酒。

“不介意,不介意。”司徒一连忙站起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不远处,披散着头发,满身璎珞,仔细看时,才发现双眼竟是瞎了。

这中年人,便是珞珈山庄的前任庄主,尹有琴。珞珈山庄一琴一剑天下无双,而这琴绝便正是尹有琴。

“有琴便待司徒兄休息好了,两个时辰后,此地约战。”

“嘿,”司徒一听后笑了笑,“那我可不客气了。”

“燕飞、如云,伺候好司徒大侠。”

“是。”司徒一身旁的两名女弟子应了一声,便拿着早点向着司徒一走去。

“喂喂..停下停下…我自己来就好。”司徒一哪曾被人如此伺候过,且又是两个女弟子,多少有些措手不及,他身形一闪,不知如何,糕点美酒都已到了他手中。

司徒一下意识的想去拿酒壶,这才想起那小半壶“天下无双”酒,早已给了慕凡,唯有大叹可惜。

两个时辰,便是眨眼飞过。

尹有琴闭目凝神,一把檀木琴已摆在了他的身前。这琴,是他在天阑城中取得,天阑城城主女儿因他而死,伊人逝水,枯骨红颜,自那之后,他便辞去了庄主之位,隐居于珞珈山庄,再不问江湖事。

“尹兄,我准备好了。”司徒一酒饱饭足之后,舒了舒筋骨,扛起他那把金背砍刀,笑道。

“影之事,虽事关整个武林命脉,但有琴也绝不会束手就擒,还请司徒兄认真对待。”

“尹兄放心,我司徒一虽算不上大侠,这点程度还是有的。”司徒一说着缓缓弯下身子,便如猛虎扑食前的准备,那双似乎永远睡意朦胧的双眼,一瞬间也明亮起来。

尹有琴于椅中坐下,真气凝于双指,弦随指动,霎时琴鸣如风,向着司徒一刮去。

“大风式?”司徒一嘿了一声,握刀的右手逐渐转为黑色,黑色不断蔓延,直至整个手臂,这便是“影”的力量。

司徒一大刀一挥,向着刮来的风砍了过去,狂风袭来,衣衫猎猎作响。风一击而散,司徒一连忙向前迈了几步。

“狂涛。”尹有琴那一双灰色的眼眸里似乎霎时有了光彩,节奏渐转沉重,便如大涛拍岸。

司徒一心下暗赞一声,却不敢丝毫怠慢,一把大刀在身侧舞得密不透风,这一式坚若磐石,任大浪滔天,也休想撼动半分。

两人就这样,来来回回三十余招,好几次司徒一便要欺至身前,却又被尹有琴的突发奇招打了回去。

一声琴鸣,尹有琴忽然停了下来。

“司徒兄,如此下去,怕是没个百十招难以分胜负了。”

“你想如何?”

“不如,一招定胜负?”

“乐意奉陪。”司徒一哈哈一笑,退到了起点,“若不是因故,倒真想与尹兄共饮几杯。”

“可惜…”尹有琴摇了摇头,叹道:“此招之后,生死由天,不怨不悔。”

“哈,生死由天。”司徒一听后一声大笑,却也严肃起来。

“这一招‘凤鸣九天’司徒兄可要当心了。”说着,尹有琴双手突拨琴弦,琴音好似天降,空灵凝洁。

一只火凤,于天空展翅,向着司徒一俯冲而来,顿时刮起一阵火海。

司徒一面色渐转凝重,他一声大喝,双瞳顿时笼上一层黑色,他望着那火凤,突然飞身而起,交错而过,这是他的一式“九九归一”正如其名,世间万象无非眼前纷纷然。无招无式,无我无刀。
一道血线喷出。
那是尹有琴的胸膛,白袍血染。司徒一则立在对面,口角滴着血,眉发焦黑,却是并无大碍。
“咳。”尹有琴吐出一口血,他缓缓叹道,“有琴这一生,总也算是办了件好事。以此离世,有琴无愧于心。”   
“师叔!”“师父!”看见向后倒去的尹有琴,几名弟子连忙拥了上去。

“司徒兄,我已交代过门下弟子,切勿寻仇,待我死后,若无它事便安心下山吧。”

“你们给我让开,”一声娇喝忽从天而降,一名女子一脚将那几名弟子踢开,她接过尹有琴,忙喂了一颗药丸进去,“姓尹的,你不能死!”

那女子一身黑袍,面带黑纱,不是江明月却又是谁?

尹有琴向门下弟子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们退下,他咳道:“刀气已深入心脉,这药丸怕是无用。”

“我说了,你不能死!”江明月大声喝着,却是嘤嘤哭了起来,“你要是死了,司徒大哥岂不是要魂飞魄散了!”

“明月!”司徒一皱了皱眉,却是心下一痛。

江明月自知无法,唯有退到一旁。

几名弟子早已哭成了泪人,他们连忙将尹有琴拥了起来。

“明月,既然你都知道了,”司徒一叹了口气,“下山吧,时间不多了。”

“嗯,”江明月强忍着泪,勉强应了一声。

后来,江明月一直陪着司徒一走着,走过天澜江,江城,桂子山,醉千秋,望夫崖,一直走了好远,那是她此生最不孤单,却又孤独的一天

直到一抹黑夜降临,司徒一渐渐地消失,那夜的星很亮,正如两人初逢的时候。

“这狂妄一生,欠人良多。”消失之前,司徒一依旧是爽朗的大笑,在他自认亏欠最多的人面前,渐渐被风吹散。

那一晚,江明月跪在地上哭了好久,直到月影西沉,她才抹了泪,不知向着何处去了。

再后来,待慕凡赶到珞珈山庄时,他只打听到尹有琴走的时候很安详,至于司徒一与江明月的行则却无人可知,自那以后,他再也没见到过二人一眼,只有怀中的那小半壶酒,被他捂得温热。

江承影则按照司徒一的吩咐,在历经了无数次魔道徒众的围杀后,终将“影”送上了桂子山,望他能在桂山派的修行中渐渐去除戾气,而这,却已是三个月后的事了。

后来,南宫寞加入“暗”部,他的弟弟南宫寂则被桂山派收留。

再后来,姬言灿拜入桂山派,自此,江湖似乎终归平静。

至于“司徒一”这个名号,渐渐地也就被人忘了,只有那小半壶‘天下无双’酒,依旧温热。
img-1625297868752b6f04b5262e4022ae8abd15669b5393b.jpg
回复

相关帖子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9 23:25 , Processed in 0.182392 second(s), 4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