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2|回复: 0

[搬运作品] 山鬼

(1079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1

主题

23

帖子

622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225
发表于 2021-4-15 13: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哪里是什么山神,不过是这荒山的孤魂野鬼罢了。

灵儿自打有记忆,便是这山中之神了。山之于她,便是整个躯体,山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山。她在这山里随心所欲,法力无边,可只有一条——不可伤害天之子民。

“天之子民,说来好听,可实际不过是一群天不假命,四体不勤的众多万物之一罢了。”灵儿常常鄙夷道。

确实,对她来说,人类的寿命不过是短短一瞬,宛若蜉蝣,更何况他们声音不如老虎洪亮,手臂不如猿猴有力,身手不如豹子敏捷,连腿脚,也比不上山中的小鹿。但就是这样的人类,却冠以天之子民,犹如万物主宰,实在令其费解。

灵儿的偏见是有原因的,她本能无忧无虑的在溪水中沐浴,于树枝间穿梭,与大树谈天论地,和动物嬉戏玩耍。但人类来了以后,很多事情就变了。

自然属于万物,万物归属自然。可天之子民呵,目空一切。他们滑稽的围土垦地,以一张薄薄的栅栏,蛮横的侵入这动物栖息的家园。灵儿又急又气,但却无可奈何——当她想要施法略惩一下人类时,便会痛不欲生。

终于这山也被冠以名字——后山。毫无疑问,某个人类贵族圈定了这山,仿佛自家的一个后花园。

不过也好,终于没有三三两两的猎人樵夫过来了。但是,这偌大的山,总归有些漏网之鱼。
那是一个吹着埙的年轻人。“呜呜”的声音从那埙的气孔里荡漾开来,婉转动人。传说埙是通过发出声音来诱引野兽的,此时一闻,确实有理。别说驻足野兽了,就连灵儿都愣在那山阿之上,陷入甜蜜的乐乡。

埙的声音戛然而止,灵儿也从那美梦中清醒。她张望过去,只见一宽袍大袖的男子痴痴的立在那里。四目相对,略显尴尬。灵儿顿时耳根羞红,提起罗裙转身跑开。

那男子反应过来,也跟着跑,边跑还边喊“姑娘莫怕,我不是坏人!”

只听“哗啦”一声响,原来是男子只顾着奔跑,全然不顾脚下的危险,故而踩到了松滑的石子,眼看就要掉进山沟里。说时迟,那时快,这看似瘦弱不羁的男子竟在一瞬间抓住一根坚韧的小草。不过,掉下去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灵儿突然一阵心悸。“不能伤害天之子民,但因为我受到伤害的也不行吗?”灵儿捂住胸口向上天质问。疼痛愈加剧烈,灵儿只能无奈的对长在山阿上的树伯请求道“你救救这个人类吧,树伯”,尔后又呲牙咧嘴的挤出一句“我疼的受不了了!”

树伯可看不得善良的灵儿受难。他们的交情,怎么说也有百八十年了。但这次,他耍了个小聪明。

树伯用枝条编制成篮,伸向眼看要掉下的男子,将他盛了起来,尔后竟送到了灵儿面前!放下时还不忘俏皮诡异的说一句:“这孩子眼神清澈,乐声醇美,想必很不错哟。”

脱离痛楚的灵儿翻了翻白眼,刚要回击树伯,可不料男子先开口了。

“你…你莫不是山神!”

“什么山神,我明明是恶鬼!”灵儿做了个鬼脸,嘶哑着声音吓唬道:“可怕吧,快滚回去,否则吃了你!”

男子的眼中毫无惧色,眸子里竟闪出点点星芒,他只自顾自的痴傻重复着“好美,好美…”。

“这孩子怕不是傻了吧?“

“我叫芈渊,你呢?“男子突然向前握住了灵儿的手,冷不防的发问道。

这样一来,倒把灵儿吓了一跳,嘴巴不住的打起瓢来,“我我我叫灵儿。”

“是你救了我!“芈渊又向前挪了一小步,他们离得更近了。

“我我我是被逼无奈!“灵儿扭过头看向别处,强装镇定,但不利索的话语和赤红的耳根已经暴露出她的慌张。

问世间奇事,莫过于人神相交。

芈渊是个乐师,陶埙一响,万籁俱寂。灵儿一舞,百兽张望;芈渊是个诗人,吟咏着“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灵儿这时总会用红袖遮掩着朱唇,”咯咯“的偷笑;芈渊还是个游者,为灵儿描述巍峨的天山,深邃的天坑,广袤的大海……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他虽然游尽了这山中奇景,但仍未感到困倦。不过有一天,芈渊突然对灵儿说了一句她听不懂的话。

“人若是被锢住了,那离寿终也就不远了。“

芈渊的眼里飘着些忧郁,但更多的,还是如丝的爱意。灵儿没当回事,依旧安静的依偎着芈渊。

灵儿喜欢这个为她带来无限欢乐的人。每当暮色降临,总会痴痴的望着芈渊离去的道路,有时甚至是一整夜——因为第二天早上芈渊一定会来。

她出不去这山,因为早就说过,山即是她,她即是山。就如人的灵魂出窍,便会一命呜呼。

一个是放荡不羁,无拘无束的游者,一个是固守深山,不能离开半步的神,他们之间,可能注定是个悲剧。

近来人忽地多了起来。伐木的人,不再是像过去那样穿着粗布短褐的草户,而是身披甲胄的锐士。一棵棵树依次倒下,一个个动物被逼的逃出家园。灵儿怒不可遏,每忍不住动手,芈渊都会拉住她。

据芈渊说,某个贵族想建个避暑宅院。真是可笑,贵族是比别的动物多只眼多条腿吗?你芈渊不敢做,我山神可敢!但这一腔怒气,却总败于温柔的怀里。灵儿噙着泪水,看着士兵们的张扬,已不知是第几次。

但当士兵将利斧砍向树伯时,灵儿彻底怒了,挣脱芈渊的手,忍着钻心的痛苦,将树枝化为利鞭,将落叶化为锋芒,咯着血向士兵发起进攻。

士兵屁滚尿流,溃不成军。小溪映着灵儿的脸颊,那是一张狰狞可怕的脸。芈渊楞了楞,悄悄地离去了。

这天夜里,灵儿突然看见火光通彻,但又忽地撤去,想必是怕了山神发怒。灵儿理所当然地想,十分满意自己的所为,即使元气大伤。

芈渊终于又来了,在灵儿抵抗之后。不过这次,他的脸上挂着冷酷。不过唯一不变的,是那如星河般的眼睛。

人们说眼睛不会骗人,但真假谁又能预测?
芈渊仿佛故意躲开灵儿一般,总是隔着几步远,说话竟用了敬语,就像是遇上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灵儿想着平时跳脱不羁的芈渊只是不知为何生了点气,过一会便能和好如初。但不料,芈渊绝情地说道:“我是个游者,只想览尽这大好山河。你这山太小,我已经腻了。“

而后,芈渊拂袖转身离去,不带一缕清风。

灵儿望着芈渊离去的路,但即使几天没动弹一下,也没等回芈渊的再次到来。她以为是自己不好,残酷血腥的样子吓到了芈渊,直到那次,他又见到了芈渊,不过是远远的望着。

芈渊骑在马上,着爵弁服。后面的黑漆车载着的,是盛装的新娘。整个队伍,声势浩大,隆重非凡。灵儿心如刀绞,悲痛的长啸了一声。

车队明显被吓了一跳,但芈渊只是冷冷的命令道:“继续走!“,甚至没回一次头,即使这条道路离这山是那么接近。

“我哪是什么山神,分明是这荒山锢住的野鬼罢了!“灵儿心在滴血,字字诛心。

这之后,山里再没人进去过,就如未被人们发现一样。

灵儿受尽了痴情的苦,但她不知道的是,芈渊焦急的拦着猎人和伐木者;亮出隐藏良久皇室身份喝退了想要放火烧山以祛邪灵的士兵;当拂袖离去时,眼里已噙满泪水;骑马娶亲时,不敢回头让人瞧见落下的眼泪……其实,芈渊和灵儿在一起时,从不会感到乏味。她眼中的星芒,便是那万里山河。

对了,那个新娘是贵族家的小姐,小姐的嫁妆之一,便是那葱绿的山。

芈渊以自己自由,换取了灵儿的无忧,孰是孰非,自由多情者定夺。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3:21 , Processed in 0.144846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