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4|回复: 0

[搬运作品] 童年

(236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7

帖子

20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05
发表于 2021-4-28 15: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城市,城市很小,小到儿时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就这么大。

     城市小,但却有个响亮的名字,眼镜之乡,据说市场上一大半眼镜都是这个屁大点的小城市产的。

      从小到大,我换过很多次眼镜,但其中没有一副是因为度数不够而换的,每换一个眼镜,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我的第一副眼镜,是我表姐带我去配的。那是我才上小学,可能是因为我爸妈没有给老师送礼,不高的我被安排在了最后一排。

         我和表姐说我看不清黑板的字,取得我妈同意后,她就骑着她的永久自行车,带我去了眼镜市场。她有同学在眼镜店兼职,以一个很低的价格给我配了一副眼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三十。第一副眼镜我戴了很多年,多到我家几乎不在与表姐家来往。

       大人的矛盾总是可以影响到孩子。我妈一直与她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大姨妈不和。直到现在,她还会偶尔说起她初中毕业,要不是大姨妈一直和外婆说大专没有用,她也不会17岁毕业就去丹棉场,上夜班一直上到二十多年后场子倒闭。直到外公去世,外婆决定将自己的房子给我没有孩子的小姨时,矛盾终于爆发了。过程和好多国产家庭伦理剧一样狗血,我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事情的结果是,外婆再也不认大姨妈这个女儿,我家和大姨妈家的交往也断了。从此以后,我很多年都没有见过表姐。

       也就从那时开始,像是一个人从你生活中消失了,她留给你的物品也会随时间不见踪影。表姐很会画画,她曾经送过我几幅画,画的好像是当时热播的动漫女主,我一直视若珍宝,可是却被来我家玩的死党用记号笔乱涂乱画了一番,我哭着把他骂出了家门,然后那几幅画,就再也不见了踪影。同样消失的,还有表姐送的那两个机器猫,存钱罐,还有那副摔碎的眼镜。

        多年后再见表姐,是在她的婚礼上,她穿着雪白的婚纱,幸福的笑着,就像那天她带我配完眼镜,神秘兮兮的给我展示她自己画的画,并把它们包好送给我的那天一样。可不同的是,她似乎已经认不出我来了。

        第二幅眼镜,是南哥给我配的。南哥大名贺南,但大家都觉得他的名字叫起来像柯南,于是都围着他叫他名侦探柯南。

       直到那天,他叼着根烟,屌屌的说着我再怎么也是初中生了,和你们一群小学生一起玩,你们不叫我南哥也就算了,叫我柯南不合适吧?

        淦!真他娘社会,从此以后,南哥的称呼由此得来。

        南哥在我们小区的一起玩孩子中,是最大的。我们都还在上小学,南哥已经是初中大佬了。南哥长得胖,一条胳膊比我的腿还粗。同时,他还是我们当中唯一一个有mp3的人。

        南哥经常带着耳机听着音乐,还给我们放徐良的飞机场,一脸坏笑的问我们听懂什么意思不?我们总是摸不着头脑怎么会有歌唱那莫名其妙的飞机场,并追问南哥那个叫徐良的有没有唱火车厂,汽车厂。

        对了,这个故事是讲眼镜的,书归正传。那天我们一群孩子一起玩闹,啪!一个跟头,我摔了个狗吃屎。眼镜飞出去几米,毫不意外的碎了。

        我着急的哭了起来,小伙伴也都默不作声了,我边哭边说眼镜碎了,我爸一定会打我,越哭越大声。

        最后还是南哥出面,唬住了我

“别哭啦,不就是付眼镜嘛,我爸就在眼镜厂上班,过几天我想办法给你搞副来,把度数告诉我!你这两天别让你爸妈发现你眼镜没了就行了!屁大点事哭个球!”。

        我果然不哭了,心里充满了对南哥的敬佩。

         待别的小朋友都走后,南哥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一边,让我帮他个忙还他的人情。

        “明天放学你先别走,在厕所等我,有个小事你帮我做下!知道了没!”

         “是啥事啊”

          “耽误你十分钟,明天再告诉你怎么做!”

        然后南哥潇洒离去,留下擦着鼻涕的我回家去了。

        第二天放学后,我收拾好东西便背上书包去了厕所,自然的蹲下,等待南哥的到来。

        不一会,南哥走了进来,熟练的掏出一根烟,走到坑旁,上面夹一根,下面夹一根,尿完抽完,行云流水。

       “猜猜我今天让你干的是什么事?”

       “不知道,但我没问题的。”

      “好!事不大,过会你和我去我隔壁教室,我进去看个东西,你帮我在门口放风就行。”

       “南哥,你这是去看啥啊?”

       “不干你事!”

       随后,南哥带着我去了初中部,走到一间教室旁,南哥吩咐我在走廊边看着。于是我便呆呆的看着南哥从兜里掏出一根铁丝,熟练的插进教室门捯饬了起来,不一会,只听 咔嚓 一声,门便开了。

        南哥左右看了看,并朝我使了个眼色,便摸进了教室。我也丝毫不敢懈怠,仔细的观察着走廊灯的动向。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南哥没有出来,教导主任却摸着屁股从不远处的厕所出来了。

        我默念一声不好,便想提醒南哥,可根本不知道怎么提醒,一时间人就呆住了。     教导主任看见了我,大步朝我走了过来,我正不知如何是好,他却突然看见了没关灯的教室门,以及在里面鬼鬼祟祟的南哥。

         之后发生的事,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知道后来南哥受了处分,我终于从同学们都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南哥那天究竟是去干什么的……

          “喂,你们听说了吗,初二三班有个胖子被处分了!”

          “啧,干了啥事”

           “你知道这胖子多吊,放学后不回家,撬开隔壁班的门去偷班花的日记!”

            “卧槽,这么劲爆,他偷班花日记干啥,难不成班花日记里能有他?”

            “好像这胖子以为班花暗恋他,于是就准备偷人家日记确认下,哈哈,真的要命”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哈哈哈哈……”

               ……………

               ……………

     后来,南哥还是找到了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眼睛递给了我,我低着头,不敢去拿,南哥便把他放在了地上,默默的走开了。再后来南哥去上了职中,我也从原来那个老旧的小区搬了出来,和我童年的一切划开了界限,留下的,只有南哥给我的那副眼镜。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3:11 , Processed in 0.145417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