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0|回复: 0

我的将军啊

(400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4

帖子

39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390

  江玄出生在战火连天的楚燕,七岁那年,父亲江涛大将军死在鹿原之战上。自此北面程秦军势如破竹直逼楚燕王城之下。
  
  相传那日程秦君王,身披战甲,城下勒马,求娶当世第一美女楚燕长乐公主为妃。到此等田地,楚燕王自是乐意,可那长乐公主,早已自缢而亡。
  
  楚燕交不出人,只得以飞云十六城做抵,退了程秦大军。
  
  自此楚燕国力日益疲弱,直至江玄成年之际,楚燕已是强弩之末,若无变数,等待它的只是最后的审判。
  
  “江家的兴衰,全系你一人之身。”这是十余年来,江玄听过最多一句话。
  
  只是今日族长话音未落,江玄的长剑便刺穿了他面前铜人的咽喉。
  
  族长捋了捋胡须:“你父亲学会这招,已年过十八,真是青出于蓝啊。”
  
  “爷爷,我可以上战场了吗?”
  

  族长点了点头:“有玄儿在,我楚燕边境定可无忧。”
  
  “何时可收回飞云十六城,何时可为父亲……”
  
  族长摇头。
  
  江玄低头,握了握拳,转身出门。
  
  看着少年远去背影,族长叹息连连。
  
  江玄未在府中停留,大步跨出将军府门,在街角处把小心藏在怀中的馒头递给一个破布烂衫的小乞丐。
  
  乞丐也没有客气,接过馒头挑了挑眉:“小少爷,你好久没来看爷了。”
  
  “我要去打仗了。”
  
  “去哪里?”小乞丐表示惊讶。
  
  “飞云边境”江玄目不斜视。
  
  小乞丐咽下最后一口馒头:“一定要去吗。”
  
  江玄点头。
  
  “那我去投军,毕竟你不在我会饿死。”
  
  “军营不收女孩。”江玄摇头:“再者你有那一手偷东西的伎俩,也饿不死。”
  
  小乞丐把脏手往江玄衣衫上蹭了蹭:“这些年你在王城,谁还敢偷。谁不知道,将军府出了个小猫崽子,动不动要捉人见官。不过要是你走了,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几个人把你家搬空了。”
  
  江玄从怀中掏出钱袋,丢给乞丐:“里面银两,够你开个小店谋生。”
  
  乞丐掂量钱袋:“这么点贿赂爷,少了哈。”
  
  江玄转身欲走,小乞丐从怀里掏出一小坛酒递给他:“呐,大梦三生,别说我欠你的。”
  
  “你偷的?”江玄蹙了蹙眉。
  
  “是啊,你不在的我时候太闲了,于是放着将军府不偷,偷酒馆。”
  
  江玄忽而笑道:“那下次多偷点,这么小一坛,不够。”
  
  “嘿,你别不知足……”小乞丐伸手拍了拍江玄肩膀,沉了沉声音:“别死了,小少爷,不然以后我被捉了都没人去牢里救我。”
  
  江玄摇了摇手中酒:“我尽量。”
  
  “答应我,回来。”小乞丐低低一声,无比慎重:“我还打不过你呢”
  
  江玄爽朗一笑,转身离开。
  
  “我们会再见的……”
  
  江玄脚步顿了顿,没再回头。
  
  三月之后,江玄跨上战马,披上战甲,带领一支轻骑前往边境。
  
  边境三年,面对强大程秦不断袭扰,江玄力保边境无虞,令强敌闻风丧胆。
  
  时有断言,江玄不死楚燕不亡。
  
  可这江湖术士的断言才出不到半年,边境便传来噩耗,江玄陷入敌军陷阱,生死未卜,程秦大军不日便将攻打楚燕,楚燕王城人心惶惶。
  
  王上更是躲在地方行宫,在瑟瑟发抖之际,颁下御诏:“愿以举国之力营救江玄。”
  
  只是这道诏书收益甚微,自愿前往救援不足百人,其中更有一女子,身着红衣,手提长枪,战马上威风凛凛。
  
  她说她叫江月,吃了十年将军府的粮,早已是江家人,此去定要将少爷带回来。
  
  三月后,江玄身负重伤被人送回江家,与此同时另一个噩耗传来,程秦与大卫即将联姻,不日必将联手攻打楚燕。
  
  几日后江玄醒来,并未理会楚燕王上召见,而是在庭院中枯坐数日,随后离开了王城。
  
  程秦,血色夕阳之下,公主的新婚轿撵碾过纷飞的海棠往城外缓缓而去。无人相送,无人祝贺,迎亲队伍也出奇安静,像是怕打扰了这夕阳下的宁静。
  
  一阵风过,吹起轿撵帷幔,轿中女子脸上挂着面纱,凤冠霞帔,额间描着一朵鲜红的海棠,美得不可方物。
  
  忽而安静的送亲队伍一阵骚乱,随即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皇命在身,送亲队伍虽然骚乱,也没人敢逃走,轿撵晃晃悠悠,随后稳稳的停了下来。
  
  “小乞丐,我来带你走。”轿外传来喊声。
  
  轿撵内女子,豁然站起身,身上环佩叮当,她撩开帷幔,队伍最前方江玄长剑架在送亲将领的脖子上。
  
  江玄旋身踏着送亲队伍,落在轿撵之上,一手握剑一手摘下女子面纱,女子红唇欲滴,巧笑倩兮,除去妆容赫然就是当日前去救援的江月。
  
  “小少爷,能见到你真好。”江月笑得眉眼弯弯,额间海棠花钿似要绽放。
  
  江玄一把握住她手腕,拉向怀中:“跟我走。”
  
  江月笑容未减,却把手从江玄手中抽出:“江玄,我不能跟你走。”
  
  四周侍卫都不敢上前,江玄环顾四周随后沉声问:“为什么。”
  
  “今日是我大婚,多谢将军前来相送。”江月忽然转身敛了笑容。
  
  “为什么?”江玄再问。
  
  “大卫太子文成武德,一表人才,最重要的是我不需要再要饭了不是很好吗?江玄,你不祝福我吗?”江月重新漾起笑容,直视江玄。
  
  “你可知此次联姻,楚燕,江家将一朝覆灭”
  
  “那与我何干?”
  
  “你又可知……我……我……准备回去就娶你。”犹豫良久,他还是开口。
  
  江月笑容僵了僵,随即避开江玄目光:“我是程秦公主,你拿什么娶我。”
  
  “我再问你一次,你跟不跟我走。”
  
  “不跟。”江月回答果断,随后伸手遮上面纱,坐回轿撵中。
  
  江玄顿了顿,转身踏上城楼,消失在微薄的夜色中。
  
  “起轿!”送亲队伍中有人喊道。
  
  队伍出了城门,浩浩荡荡的往大卫王城走去,城楼檐角江玄负剑而立,望着远去的队伍……
  
  轿撵中江月泪如雨下,有些话她始终没有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
  
  “小少爷,那些人的生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你活着,无论什么代价,我都想你活着……”
  
  “若有来生,你不做大将军,只做我的英雄,那时候,你武功差点,少一点要承担,胆子再小点……”
  
  半年后,大卫,程秦联军以人数优势,很快攻下楚燕王城。
  
  相传楚燕大将军江玄,战至最后一人也未降。大战之后楚燕王族官家皆入狱,奇怪的是,没有人为难江玄,也没有人为难江家。
  
  说是惜才招降之意,但没有逼迫,没有软禁,甚至把江家迁出王城,给了一个富贵王侯。
  
  没人知道一向杀伐果决的程秦君王,为何忽然起了那么大的惜才之意,也没人知道,楚燕王上与程秦君王说了什么,导致程秦君王不但杀了还将他尸体风成干尸塑进铜人,跪长乐公主坟前。
  
  不过有一个消息,天下皆知。楚燕城破之日,程秦公主,大卫太子妃暴毙。
  
  得到消息那一夜,江玄夜闯了程秦王宫,剑架在程秦君王脖子上,禁卫军密密麻麻围了一圈。
  
  程秦王上看清了来人,摆了摆手让人撤了下去,待所有人撤出,程秦王才缓缓开口:“你为她而来?”
  
  “她,真的死了?”江玄肩上血流不止,却始终未收剑。
  
  程秦王,伸手拿开脖子上的剑:“从月儿踏上前往大卫花轿时她就已经死了,从我离开楚燕时,长乐就已经死了……只是当时我看不明白,现在,你也看不明白。”
  
  江玄握剑的手抖了抖。
  
  程秦王苦笑两声接着说:“当年楚燕强大,我往楚燕做质子,与长乐相知相许。后来楚燕、程秦交恶,长乐为护我与他爹决裂,拼死护我离开楚燕……我不知,我不知……当年她已身怀六甲。”
  
  “那小乞丐。”江玄找了一个柱子靠下,从怀里掏出藏了很久的那小坛大梦三生。
  
  “阿月长得太像她娘,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程秦王似在回忆:“后来也证实过,她确是我女儿,或许是长乐不想让她卷进这腥风血雨,才将她弃于民间。若当日她不来救你,我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儿。呵……宿命,终究是宿命。”
  
  江玄拆开那坛大梦三生,自顾自的喝了一口:“她与你说了什么?”
  
  “当日她从楚燕千里迢迢来救你时,说她想你活着,那天她答应去大卫联姻,唯一的要求,也是保你不死。呵呵……”程秦君王冷笑了两声。
  
  “还有呢。”江玄再喝了一口。
  
  “以你的本事,不会看不出楚燕气数已尽,无论是谁,最后楚燕必会亡,身为大将军的你不会放弃楚燕,可最后无论落在谁的手上,都逃不开一死……”程秦王站起身从怀中掏出一个玉雕兀自婆娑,又像是对自己说:“她看得比你远。”
  
  江玄把大梦三生坛子小心封好,揣进怀里,纵身飞出宫殿。
  
  望着江玄离去的背影,程秦王对着玉雕自言自语:“长乐,你说我的选择对吗……”
  
  玉雕在烛光中微微闪烁,似在回应。
  
  五日后,大卫王城皇陵,江玄在众人包围中,一步一顿往一座陵墓走去:“小乞丐,你保我江家,保我性命……是要我对你感恩戴德,然后谢天谢地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吗?”
  
  “咳咳……”他吐出一口鲜血,周边护卫不断向他攻来,他一招一招杀回去:“呵,你也太小看我了!就算是尸身………你也是我的。”
  
  与此同时,大雨倾盆而下,皇陵之前不知死了多少人,鲜血在雨水冲刷下,缓缓流动,像在缓缓勾勒一副骇人的画卷。
  
  他长剑支地,面对最后几个瑟瑟发抖的侍卫,喊道:“你既姓江,自是要与我同葬江家祖坟……现在躺在大卫皇陵算什么。”
  
  他踏着皇陵最后一个侍卫的尸体,站在那座冰凉的坟墓之前,掏出那坛大梦三生:“我养你这么多年就当聘礼,这坛大梦三生也算作你与我的嫁妆,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妻……”

  后来江湖传闻,一名剑客血洗了大卫皇陵,带走了太子妃的尸身,大卫王上赶到的时候,整个皇陵已经没有活口。这件事情彻底激化了程秦与大卫的关系。两年后的一个隆冬,程秦围困大卫王城五日后,大卫归降程秦。

  
  
  “听闻江湖有个剑客专捉盗匪……”

  “听闻那个剑客最爱劫富济贫……”
  
  “听闻那个剑客十天九天醉,最爱喝楚城的大梦三生。”
  
  “听闻天下霸主程秦王,几次召见于他。”
  
  “听闻无论他到哪,都抱着妻子的灵位。”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4:33 , Processed in 0.451113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