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1|回复: 1

离怨楼

(3305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4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45
                                   
      我叫知许,是这离怨楼的头牌,我虽为他们口中的风尘女子,但我只卖艺不卖身。只因,我在等一人。
           那是樊妈妈第一次让姐妹们自己出去买胭脂,可把她们乐坏了,纷纷拿着自个儿存的银子出了门 。
        我望着她们,很是羡慕,因为我不能出去。身为离怨楼的头牌,怎能随便出街?
         樊妈妈似乎是觉着我有心事,望着我笑道:“姑娘也去吧,总这么闷着也不是办法,我还得让你给我赚银子呢。”
         我很诧异,不敢相信妈妈会让我出门。然后迅速反应过来,屈身道:“谢谢妈妈。”而后从樊妈妈那拿了顶斗笠遮面,迫不及待出了门。
          这是我第一次出门,似乎是第一次,又似乎不是。
           总之这街上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景象,街上人潮拥挤,处处都是小贩的吆喝声。
           还有些耍杂的,卖艺的,总之太多太多,我也叫不上名。人人都欢呼喝彩。就连街边卖的灯笼上画着各式各样的图案,有山有水,有树,还有些兔子灯,不过多久便觉着看得我眼花缭乱。这是我从未见过的热闹。
           我本想再好好逛逛,  可惜天公不作美,不一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街上的人很快都散了,我扶着斗笠,跑到一处躲雨,拍了拍身上的水。四处看了看,人差不多都走空了,街上瞬间静了下来只听见哗哗的雨声,和朗朗的读书声。
           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竟来到一处书塾避雨,我并未读过书,总是幻想着自己读书的样子,所以好奇就看了进去……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他是那般干净,一袭白衣,手中握着本书,读的时候摇头晃脑,看起来呆呆傻傻,我不禁笑出声来。
           “谁在外面?”
             我知自己失了态,就要溜走,谁知他竟然已经出来了,挡在我面前。
            “你是何人?”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但是还是感受得到他高大挺拔的身躯,不禁耳红心跳,一定是他离我太近了,太热了。
               “你是哑巴吗?为何不说话?为何低着头?是不是做了亏心事,抬起头来,不然我报官抓了你。”
               我慌了,可不能报官,出来一趟不容易若是闯了祸,樊妈妈定要打我。
               一阵风吹过,吹掉了我的斗笠,吹进了一些雨水,我连忙闭上眼睛,想象的凉意并没有传来,我睁开眼,看到他挡在我面前,雨水打到他后面,从脖子上滑落。
          “原来是个姑娘啊,不知姑娘来此为何?”
            我连忙退开,屈身道:  “小女子出来采买,却遇上这雨,出来时也没带伞,慌乱中便跑到这了。叨扰了。”
            他捡起我的斗笠,拍了拍,然后戴到我头上,笑道:“别再掉了。”说罢,走了进去。
             我系着带子,呼呼的喘着气,方才他离我这般近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也是那时我看清了他的脸,修眉斜飞入鬓,一双眼尾上挑的凤眼在光的映照下流光溢彩,嘴角噙着笑,看起来是那样的温柔。
            我收回心神,看着下了许久却丝毫未见小的雨,心里不免着急起来,要是晚回去了,妈妈打我怎么办。
               于是,我心下一横,跑了出去,谁知竟被一股大力拉了回来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竟直直撞向那人的胸膛。
                他似乎也愣住了,我连忙让开,道:“对不起,对不起,小女子实乃无意冒犯。”
           他拍了拍衣服道:“无事”然后递给我一把油纸伞,又道:“雨下这么大,打把伞,回去吧。”然后又对我笑了笑 。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去的,都已经过了几日了,我还满脑子都是他,姐妹们个个都来调侃我道,“是不是喜欢上哪个男人了?啊哈哈哈,万年铁树开花了。”
                我总是调笑着赶她们走,不用她们说我也知道,我喜欢上他了。
               我应该……等到了。
      又过了几日我还是想他,成天抱着那把油纸伞,想象着我们再见面的样子。
             我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里,樊妈妈便一把夺过我手中的伞摔到地上,怒斥道:“你成天想什么呢?连茶水都能上错,再这样下去我就把你低价卖出去!”
            说罢,便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我连忙捡起伞,把它收好。
               后来,我偷偷去找了他,把伞还给了他,我还记得,他问了我的名字。
        “知许。”
          他道:“春意知几许,是个好名字。”
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英杰,安英杰。
             我们一起赏花,他教我读书写字,活的好不恣意,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很久。
            我总是偷偷溜出去找他。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那日我回来的时候就被樊妈妈撞见了,我从未逾矩过,为了他我不在乎。樊妈妈勃然大怒,把我关在房间。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可我还不死心,想方设法的给他写信。也不知樊妈妈怎么知道的,打了我好几次,次次皮开肉绽,可是我不怕,我觉着只要和他在一起就什么也不怕。
                 那时樊妈妈最爱对我说的一句话便是“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看看来我们这的男人都一个样。”
           我总是笑着和樊妈妈说:“不,妈妈,他不一样。他说过,等他考取功名就来娶我。”
          但樊妈妈每次都只是摇摇头。
          终于,我等到了。那天我还在房里绣着他的名字,婉听便急急忙忙的跑过来,道“知许姊姊,考上了,安公子考上了,听闻安父想要双喜临门,正要去提亲,而且正朝我们这边过来。”
       我一听连忙跑出去,他没有骗我,他来了,来娶我了!
       等我到门外,街边早已围满了人,人人说着恭喜,可我眼里只有他,只有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上光芒万丈的他。
           终于他来到我面前,可马却没有停下,径直从我面前走过。
      他定是没看清我。我轻轻唤了声:“英杰?”
            他听到了转过头来,却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从我身前走过。
         我顿时心如刀绞,忍不住哭了出来:但我不敢出声我怕打扰了他,我抬起手咬着自己的胳膊,只希望这样能堵住自己的声音。
          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已经在我房间了。
             婉听守在我床边,喊着:“知许姊姊醒了,来人啊,知许姊姊醒了。”
           我也不知道来了几人,眼睛就一直看着前方眨也不眨。脑子里闪过的都是我们在一起的画面,和他那个眼神……
             “何时了?”
            樊妈妈道:“你都睡了四五日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嗯。你们先出去。”樊妈妈一行人走后我便起来沐浴打扮,像往常一样唱曲端茶,只是我再无犯错。她们都说我好了。
               我也觉着应该好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心里总是有些发疼,有些喘不上气。
           我还是会听到那个人的消息,听到他就快要大婚了。
               我想着无所谓,他喜欢做什么便做什么,关我何事。
           那日,我在院子里练剑,樊妈妈拿着张请柬,满脸愁容道:“姑娘,我……哎呀你看吧。”
           我接过请柬,内容却是要我在他大婚助唱。
        我发了疯似的撕着请柬,樊妈妈连抱住我。我扑倒她怀里大哭道:“妈妈,他骗我,他骗我,他说过他要娶我,他欺人太甚。”我从未这般哭过
         樊妈妈不说话只是轻轻拍着我的背哄着我。
        有人说有什么伤心事哭了就好了,可是我似乎不怎么管用,可能是我比较特殊吧。
       后来樊妈妈与我说,如果我放不下那就别去了。
       我抚了抚胸口道:“无事,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我已经好了。”是的,我觉着,我好了。
          终于,到了那天,我坐在台上抱着琵琶,我怕别人看出来我刚哭过还特意带了面具。
       樊妈妈轻轻拍着我的背。他来了,和他的娘子拜着堂,看着他的样子我不禁想起他说过的话:“知许,我娶你,这辈子非你不可”那时,他也是这般认真,这般温柔。
            他带着他的娘子敬着酒,我也唱了起来,我尽量把声音压的很小,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
        人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我也觉得般配极了,可是我还是想问他,我想到他面前问问他,为何这般对我?我们的誓言难道都不作数了吗?
          可我不能!
           他走到我面前,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心里发疼,手一抖,指甲刮断了琵琶弦,发出嗡嗡的声音。
          众人看向了我,他亦是,我连忙抱起琵琶,道了歉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我摘下面具看着天上的月亮,风轻轻吹过,脸上有些凉我抬手摸了摸竟摸到一手的眼泪,看吧,这风带着沙子。
             突然,我被大力拽了起来,拽的我手直发疼,我看向那人,是他!
             “知许啊知许,你真是贱啊,居然跑到我成亲宴上唱曲,你不怕丢人是吗?还是你想嫁给我,我告诉你不可能!”
               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也不只是疼的还是怎么的,:“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你是不是疯了,我这般厌恶你,避之不及,怎会让你来添堵。”
       于是我就想到前几天他家娘子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不甘心,哭着问道:“你为何这般对我?你说过要娶我的?”
          他使劲甩开了我,道:“半点朱唇万人尝,怎配我这状元郎?”
            我心痛极了,从未想过他竟是这般看我的,哭道:“半点朱唇无人尝,何来你这状元郎?”
           他愣住了
          我继续问道:“你可有爱过我?”
             “从未!”
         哈哈哈哈,从未,从未?原来不过是我自作多情罢了。
         ……
         后来啊,我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从春天一直走到冬天,那个时候的那件事,和事里的那个人就好像是我做的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情字难,情字难,离怨楼里何离怨?不过三两买酒钱。
            现在,我叫无囍。

         
         
      
   


   

     

         
        
      
     
            

评分

参与人数 1稿豆 +15 收起 理由
卿雨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15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330

优秀编辑元老鸽突出贡献风华铜笔

发表于 2021-3-25 11: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文笔细腻,但是剧情缺乏新意,故事虽细腻但却没有展现出文章中任务的心理活动,如女主的心理挣扎不够明显,不刺激的冲突是没有什么作用的,还有就是如果前文能对离怨楼埋一些伏笔的话,最后一段对全文的升华也会更具意义。继续加油哦!
回复
帅,就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1:30 , Processed in 0.498725 second(s), 5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