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6|回复: 0

2020之《大益文学》 《大益文学》主编陈鹏:文学,有大益

(145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9

主题

10

帖子

5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05
        2020年是大益文学院创办的第五个年头,也是“大益文学”书系创办、发行的第五个年头;五年,看似很长,其实弹指一挥间。迄今,大益文学书系已经出版了十六辑,渐渐赢得了广大作家们的尊重,得到了圈内同行的普遍认可。我要对始终关心、支持大益文学的朋友们道一声,谢谢!

  回望过往,我们风雨兼程,兢兢业业,为每一辑《大益文学》的编辑出版,为微信公众号的撰写运营倾尽了全力……,我们以一年三、四部的速度先后出版了《慢》《城》《寓》《戏》《跃》《揽》《虚与实》《在别处》《彼此》《晴》《润物》《于无声处》,及90后小说集《十三人》、中国先锋小说选《核》;目前,大益文学已签下53位老中青三代作家;我们的初衷是,通过不懈努力,开辟一条中国文学的民间路径,为中国作家走出去搭建良好平台,为众多才华横溢的年轻作家提供优质平台,所以我们才有了千字千元的创新性举措,才有了法国、西班牙的国际写作营,才有了运营大奖扶掖佳作的初心。一言以蔽之,我们想做的,无非是在碎片化、娱乐化的当代语境中,捍卫汉语写作的尊严,让更多作家找到温暖,找到知音,寻求“庇护”——说真的,我也写作,作家实际上是非常脆弱的,很多时候需要互相取暖,彼此鼓励,更需要通过发表作品积累信心。当然,“捍卫尊严”这种话太大了,而且说说容易,做起来太难了,但我们的初心是好的,是坦诚的,是把我们的作家当朋友甚至亲人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我们的核心理念是以纯文学为基石,强调作品的先锋性和高品质,让更多有才华的作家得到施展的机会,尤其是在传统文学阵地未得到足够重视的有才华的作家,他们因为种种原因尚未“出来”或博得“大名”,找到和发现他们,形成良好的互动与共识,成为我们工作的一大乐趣,并且,我们从不在乎他或她的年纪,一切以作品质量为标杆,以先锋性、原创性或异质性为特色,尽可能发现他们的闪光点,大胆发表他们的优质作品。毕竟,眼下中国期刊同质化作品确乎偏多,强调某种程度的反叛性就成了大益文学的主要诉求。我一直认为文学必须在反叛中求发展,否则文学很难有长久的旺盛的生命力,即便当前有的作品读者理解起来颇有难度,但读者是需要引领和感召的,不能一味简单的迎合;再说了,现在的读者欣赏水准早就今非昔比,再写普普通通看头知尾的故事只会显得作者太懒,水平太LOW;有人据此批评我们,说中国先锋小说早就落幕,当年的形式之风当休矣!我想,这既是对文学史的无知,更是对文学的无知——一来,30年前的先锋文学浪潮何止一个“形式”?二来,好的文学必然有不可替代的先锋性和反叛色彩,否则它大概率是庸常的东西。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福楼拜,每一部经典都先锋,早已超越他们所处的时代,而福楼拜对巴尔扎克的反叛更建立了最具代表性的艺术至上(细节性叙事美学)的小说伦理,把小说还原或升格到了艺术,无需承载过重的社会学,伦理学和经济学包袱,这就是了不起的“先锋”;再者,中国先锋文学三十年甚或四十年,很多技艺早已是我们遗产的一部分,我们一面继承,一面推陈出新,有错吗?仅仅因为读者可能“看不懂”就弃如敝履吗?这种看不懂,难道,不是你预设的吗?长此以往,小说的核心价值即作为艺术的价值会遭到戕害,小说的叙事美学也会沦陷。我理解的马原所说的“小说已死”的含义,正是在此(他本人的原意显然不是)。

  再说直白些,我们所做的相当一部分工作,无非是让小说写作回到常识。
原文链接: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208/c403994-32025491.html
536-21020Q14JJ91.jpg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9:26 , Processed in 0.491185 second(s), 4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