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7|回复: 0

致夏慕思

(7092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9

主题

10

帖子

10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85
致夏慕思:
现在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凌晨十二点整。
电影散场,我有些小情绪,把车从地下停车场开了出来停在了离城区颇远的郊外。
这里有几幢白色小平房,整齐得有些严肃。我绕到屋后的窗口,透过屋内的灯光看见了你。
你正在给一条灰黑色的蛇喂食,我看着你将笼子重新锁上,熟悉的线条依旧那样分明俊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将墙角一排兔笼栅口拉开,放跑了你养了大半年的兔子。
我弄出的动静很大,听到声响的你从屋内走出,我趁机飞快的溜进屋里,提起你的宝贝笼子就跑。              

致夏慕思:
夏慕思你知道吗?我宁可看你生我气的样子,也不要你一连半个月都消息全无啊。
我一提着笼子打开家门,米粒就喵喵的叫了起来,很显然它对于笼子内的东西并没有好感
我叹了一口气,放下笼子抱起米粒,笼中的动物朝我们望了一眼,而后冷漠的吐着信子将头埋到盘着的身子下。
我苦涩的微笑,夏慕思你看,连你养出来的动物,都是和你一样的性情呢。
我终于接到你的电话--哪怕是为了找那条细细小小灰不溜湫的蛇。
你面色铁青的进了家门,面对我的拥抱无动于衷。
“你知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危险!万一溜出来伤了人怎么办!”你少见的冲我发怒,而后冷酷的提起笼子就往门外走,连米粒轻声讨好的喵叫也无视。
我愣了半天,才抱起还对着你离去的门口喵叫的米粒,撸着它的毛说:“爸爸会回家的,会的。”
那样的口气,不知是在安慰它还是在安慰自己。

致夏慕思:
在之后的很多天里,你再没给我任何回复,这大半个南京,变成了我不能企及的地方。
可我又将自己的情绪隐藏得那么好,在和同事闲聊听着她们抱怨自家先生的种种不是时会心一笑,好像夜里痛哭流涕的是另一个人。
年末时分,公司终于拿下了年度额资最大的项目,我的上司难得大方,为我们庆功。
宴会上人们推杯换盏,我在高耸的建筑里看着这座城市曼妙的夜景,不由得又艰涩地勾起唇角。
这城市的夜景很美,却没有人有那样的闲情逸致去欣赏,和你身边的我多么相似。
几杯酒水下肚,有好事的同事开始八卦起大学时光。在一群哄乱的声音中,一个及其突兀的声音进入我的耳朵:“你们可不知道,我们唐甜唐大美女的老公可是位男神级别的人物,又帅又有钱,想必现在我们的唐大美女一定过得很幸福吧。”
一时之间,气氛寂静得有些尴尬,我一脸茫然的抬起头寻找那声音的源头,是一个和你同一届的学姐,比我早一年进入公司。此时,这位学姐眼中的讽刺和刻薄一目了然。
想到结婚两年来你我相处得如此相敬如宾,我不由地又低下头,不知该如何答话,直到好友Carria帮我打过圆场,众人才又继续说说笑笑。
是啊,本该很幸福的我在被人故意戳穿伪装狼狈不堪时,夏慕思你在哪呢?
我不由得微微挪眼望向外面繁华的夜景,你在这城市偏远的小平房里喂蛇取毒样观察记录呢吧。

致夏慕思:
幸好你终归没有视我为无物,大半个月之后,你给我发了一条不能再简洁的短信:“忙,过些时候带你去度假。”
因着这条短信,我傻笑了整整一个上午。
至少你愿意花时间骗骗我不是吗?
没想到你却真的在三个月后把我连带行李一起打包送上了飞机。
我一直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两年里你从没实现过自己的话。
“想什么呢,要登机了。”
你敲了敲我的额头让我回过神来,然后拖着行李准备上飞机。
我跟在你的身后,犹豫许久,终是慢慢的走上前拉住你的一截衣角。
让我意外又惊喜的是,你随即伸出手将我拉着你衣角的手拽进了手心。
我看着你低下头的侧脸,有些怀疑这是否只是一个甜美的梦。
上飞机后,你凭借出众的外表赢得了众多乘务员小姐的关照,她们用各种理由变着法子的照顾你。
而你旁边的我自然接受到不少她们各怀心思的眼光。
我离开座位去卫生间时,听到了她们对你的赞叹以及对我的轻视和嫉妒。
也许你会认为她们很肤浅,可夏慕思你知道吗?现在站在你身边对你如此痴迷的我,当初也是因为你的外表而开始关注你的。

致夏慕思: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给中法交换生践行的宴会上,你的侧脸在灯光下异样的好看,不知不觉就映入了我往后的梦中。
当时的你态度冷淡,一心一意摆弄电脑,让我不由得想问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后来我知道,有那个能力驱使你出现在那里的,只有学校的国民女神苏然。
那时苏然正要去法国学习,那场宴会你为她一人而赴。
我们因宴会相识,却因我的怯懦没有更深的往来。
后来我留学英国,你们在毕业后结婚,我却连一声祝福都无法亲自送达。
再后来,在我毕业回国的机场,我看见你的女神挽着一个外国男人走出机场,而你站在前面,眼神闪烁着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
那一刻我做了此生最为大胆的一件事,我拖着我的行李箱走到你的跟前,笑着问你是否愿意将我送回家去。
我记得那时的你有一瞬的愣神,却又立即点点头,接过我手里的箱子。
从机场去到我的公寓不过十五分钟,我们一路沉默,只有最后你将行旅箱拉杆放在我手里时问了我一句:“介不介意,突然有一个陌生人闯进你的生活?”
那天的空气中弥漫着从远处飘来的夜来香的芬芳,我怔愣在那里,直到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才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好哇。
好哇,欢迎你这个熟悉的陌生人进入我的生活。

致夏慕思:
日本的樱花开的很热切,我抬头看着这个传说可以俯瞰整个大阪的地方,转过头又看见你的身形,好看的让我想拍下留念。
可我刚掏出手机,你就径直回头朝我走来,而后一下从我手里夺过我的手机,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就这么走远。
我看着你的背影,不知该有什么心情,只能快步跟上。
而后的一路,你都是这般冷漠又坚决的拒绝我们之间的距离更进一步,让我只能看着明明在我身边的你与我相隔亿万光年。
我们之间的尴尬难以言说,而你亦不会懂得这一路来我是如何欣喜并难过着。
欣喜于你愿意放下工作好好陪我走走,难过于我们之间无法避免的尴尬沉默。
而这样的尴尬,尽数来源于你。
可有时候半夜醒来看着自己身旁熟睡的你,如此自卑的我又觉得有些好笑,你肯陪我出行一趟已是万分有幸,我却还在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向你索取更多。
皎洁的月色透过百叶窗照在你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映射你无可比拟的容颜。
我抬手揉了揉你的发,最终还是轻轻的笑了。
在你翻过身子,轻轻的将我抱进怀里时,我突然想向上天祈愿,如果这是一个梦境,那就让我永远沉睡,永不醒来。
致夏慕思:
我们之间的尴尬沉默最终结束在到达富士山的第三天。那天,我们在民宿吃过晚饭,月色分外清亮,房主太太和她两位未出嫁的小姑娘便邀我一齐去看月色下的樱花,说别有一番风味。
于是我便同她们一起来到了漫天的花下,不时有片片花瓣在这光影摇曳中簌簌落下,的确有种难以言说的味道。
我们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在这梦幻般的场景中,可还未走完这条不足百米的小径,脚下便开始摇动,我脑海中念头一闪,折回身飞快的跑回旅馆寻你。
我知道日本向来是个地震频繁的国家,可我从未想过我们这并不漫长的旅途也能遇上。想到你还在房子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我的心脏不由得一阵紧缩。
哪怕据说日本地震时的死亡人数微乎其微,我还是生怕你出半分差错啊夏慕思。
民宿的建筑并没有倒塌,可房间内却没有你的身影,地面晃动的越发厉害,房顶开始有灰落下,我顾不上行李,慌忙跑出房间寻你。
平日里清冷空灵的巷子热闹起来,这场地震惊动了住在这里的大多数居民,他们衣着随意,不难看出都是刚从房子里匆忙撤出。
我夹杂在人群中,入耳尽是众人各式各样的抱怨及疑问,我们到这里一个星期来见到的人都在,独独不见你的踪影。
就在我不知如何自处时,一个小小的女士拉了拉我的衣角,告诉我有位好看的哥哥在巷头找我。
我在巷头看到了你,来不及多想就冲进你怀里。
你头一次宠溺的将我揽进怀里,托起我的脸替我将眼泪擦干安慰我:“我在,我在。”
等到我把眼泪停下,你才又敲敲我的额头取笑我,说我结婚这么久,还是个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
我不由得涨红了脸,也跟着你一齐笑起来。
那一晚,你的动作很轻柔,细细密密的吻似是想要将我之前的担心惧怕尽数抹去。

致夏慕思:
而后的旅途变得简单又快乐起来,我们终于有了夫妻之间本该有的交流,时光美好的如同粉色的泡泡,让人沉醉不知归期。
回国之后的你依旧是工作狂魔,却愿意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回家品尝我为你准备的饭菜,再为米粒添上猫粮,和以往大不相同。
每个夜晚我看着身边熟睡的你,突然开始贪心,刚要这样的美好快乐一直这样延续长久,直到我们白发苍苍,然后同裘长眠。
也许我们的确可以一直这样美好快乐下去,如果你真正的女神苏然没有那样突然的重新回到你的生活中的话。
那天我正窝在你怀里看新闻,你的手机响起,我看了一眼,还是抱着米粒起了身。
我当然知道那是谁,也当然想到你接完那一通电话之后我们之间或许会走向何处,可是夏慕思,若你真的不快乐,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
包括,我那么深爱的你。
我没想到的是,你在接完电话之后二话不说便出了门,而后便是一夜未归。
我已经忘却那时的我是怎么在沙发上呆坐了整晚,看着阳台玻璃门中的自己在电视机微弱的灯光下像个被人抛弃的孩子时,是何种心情。
我知道你从来算个合格的丈夫,也从来知道,如果你的妻子不是我,你不仅会是一个合格的丈夫,更会是一个温柔体贴的爱人。
可是夏慕思,我还是想问问上天为什么,为什么好不容易,我用两年多的时光才将我们的关系更拉进一步,上天就要这么轻而易举的将我所有的努力剥夺否定?是否我真的,只是个偷了珍宝的贼,到最后总要物归原主?
或许命运就是这样不公,你注定是我此生逃不过又放不下的劫。
我终是忍不住的将头埋入怀中哭出来,可我又如此怯懦的不敢哭出声音,生怕自己的哭声惊扰了曾经那些那么欢乐美好的回忆,让过去一个月的自己自梦中惊醒,连那样短暂的温存都淫灭。

致夏慕思:
你的助手小林说你依旧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只是,这两点变成了研究所,医院。
你的女神苏然得了恶性肿瘤,发现时已经扩散到脑部,她的医生无力回天,向她引荐了你,而她再婚的丈夫面对那样巨额的医疗费用时果断将她放弃了,于是,她和这场病魔的斗争中,你化作了英勇无双所向披靡的勇士,替她屠龙,护她前行。
夏慕思你一定和我一样不明白吧,当我知道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羡慕甚至嫉妒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时,我心里却没有半分欣喜之情,想到她日日受病痛折磨不得安生的模样,我竟有些心疼这样一个曾经那样惊艳美丽的女子,哪怕明明我知道就是她抢夺了原本属于我的温柔。
在她回到你生命中的第三个星期,我终于忍不住跑到中心医院去找你们,我想问问你,是否真的,你的幸福只有她能给予?
如果答案确是如此,我愿意退出这场本就只是由我单方面强行拉扯维护的故事。
可是在我走近你们所在的病房时,忽的却又丧失了此前努力积攒的所有的勇气。
病房的门并没有关上,我站在门外透过宽敞的门缝看见了你,仍旧有我日思夜想到一个背影就能认出的模样,却又能在你稍稍侧过脸时很明显的感觉到,你更加消瘦不少。
我在门外站了不知道多久,直到你开始收拾东西,我才匆匆忙忙的转身离去。
夏慕思我忽然开始明白,为何我之前所做的种种努力全都白费,原来我竟懦弱到了连与你的女神正面接触的勇气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本去让你心里的天平偏转向我呢?
离开医院的我径直回了我们共同生活了两年多却最近才开始有生气的家,我抱着米粒窝在你最常坐的沙发上,将自己整个陷入里边,试图从中寻找你的气息。
这样呆坐良久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放下米粒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我的东西并不多,很快就被我全部整理完毕塞进行旅箱里,只是在最后颤抖着双手拿出那张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时,我的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那张轻飘飘的白纸上,刺得我双眼生疼。
我胡乱的将脸上的泪水抹去,而后从抽屉里拿出笔,闭上眼睛飞快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我没有开车,在楼下的路边无所事事的站了好久,贪心的满足这自己这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留恋,直到一个出租车司机主动停下,我才拖着行旅箱钻进了狭小的车门。

致夏慕思:
我离开之后便回了自己的公寓,一切如常的上班生活,我想也许我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如果你没有在深夜抱着米粒跑到我的公寓的话。
结婚之后你一直都有公寓的钥匙,只是我们从未一起再踏足这里,我便将这点忘却,那天,我正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抱着膝盖盯着电视出神,等我听到听到声响回过神来,你已经进来打开冰箱拿出猫粮给米粒喂食。
我贪恋的看了你一眼,又转回头去接着看电视,眼泪却刹不住悄悄的落下。
“米粒从你离开一直饿到现在,今天钟点工阿姨打电话告诉我我才知道。”
你坐到我身旁将我抱进怀里,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你的协议书已经让我撕了,跟我回去。”
我在你怀里轻轻的摇头,夏慕思虽然你是我此生永远贪恋的美好,可你终归不属于我,我已从上天那里偷得了两年时光,如今,的确应该归还。
你却如此霸道的扳起我的脸,咬着牙带着怒气的告诉我,你不会跟我离婚,而后将我一把横抱起就往卧室走,径直的把我扔在床上,动作霸道而又粗鲁的占有了我。
那晚,你将我锁在你的怀里,我听着外细碎的风声,不知该做何种心情。
我沉默良久,才敢开口问你,你为什么不同意离婚?
你思考了很久,最终只让我等你将苏然的病治好,我苦涩的笑了笑,却又不舍得你不开心,便翻过身回抱住你,轻轻的回了一句好。
你似个被满足了要求的孩子般笑起来,这才心满意足的睡去。

致夏慕思:
我在第二天搬回了你的公寓,你仍旧整天整夜不回家,却会每天挤出时间给我发来一条短信,用只言片语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
我在收到短信时理应是高兴的,可是想想你仍旧全天候的陪在你的女神身边时,嘴角也只能苦涩的勾起一个弧度。
夏慕思我知道你从来都是这么尽责的丈夫,是我贪心不足的想要更多。
这样不尴不尬的拖了一个半月之后,我终于又鼓足勇气不管不顾的跑到医院,见了你的女神苏然。
我特地问了小林那天你的安排,挑了你开会的时间去见她。
她一直都是优雅好看的模样不是吗?哪怕此刻的她已经被化疗夺去了柔软清秀的发,被折磨得十分消瘦,也依旧是那样一副从容的姿态,面对我的突然到访没有表现出丝毫意外。
“思是一个不错的爱人。”
她坐在床上用叉子叉起半块草莓放进嘴里,这样子对我说到,我扯着嘴角微微笑到,像个犯错的孩子不知该如何自处。
这场悄无声息的比拼,我在一开始就败下阵来,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从医院离开后我跑到酒吧大醉了一场,意识模糊的拨了你的电话,往复几次你都没有接。
于是我凭着直觉离开了酒吧,踉踉跄跄的想要回家。
不曾想,自我进酒吧开始,就已经被几个无所事事的混混盯上,他们在我出酒吧之后在巷子口将我拦住,在拉扯推搡之中,我不知被谁推了一把,脚下不稳,直直的从巷子口的楼梯上滚了下去,而后彻底失去所有的意识知觉。

致夏慕思:
我是在病房里醒来的,醒来时浑身上下缠满了纱布,你面色铁青的坐在我的床前揉着额头,注意到我醒来一把按下我想要抬起的手臂,带着怒气的说:“不许乱动!”
Carria闻言从门外走进来,只欢快的说了一句:“你终于醒啦!”,便又立马住了口,欲言又止的看着你。
我不明所以,心里藏了满腹的疑问,可这空气中的气氛太过沉郁,让我不知该说什么,直到你的同事走进来,一边将你赶去休息一边叮嘱我要好好休养,千万不能再酗酒,出院后过两个月还要再回医院检查。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我摔的那一跤不仅将自己的皮肉大面积擦伤,还带走了我们仅有三个月大的我时至今日才知道的孩子。
我看看自己缠满了纱布的手,苦涩的勾唇笑笑,是我没有福分,没能留得住它,没能做一定和你一样讨人喜欢的小家伙的母亲。
你敲了敲我的额头,叹一口气,只让我好好休息,便戴上口罩离开了。
我在医院呆了两个月,其间你总是会抽空来我的病房一段时间,可我们并没有什么交流,我因为满心的内疚不敢面对你,你因为怒气而跟我冷战。
Carria每每来看我,都摇摇头叹息,一样说不出别的话。

致夏慕思:
我出院时已是入冬时分,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式各样的外套,偶尔路过不怕冷的姑娘还穿着长裙,有一种别致的生气。
我辞了公司的工作,在抱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办公室时,Carria一边帮我收拾东西一边抱怨说,我离开了,就再也没有人陪她一同熬夜加班被老板骂了,我听着她的抱怨,也只笑笑不说话。
最后,她看着我,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的和你重新开始。我闻言愣了一愣,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我在家里呆了两天,辞了钟点工,将你我的公寓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遍,而后收拾好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家,坐上了去往俄罗斯的火车。
夏慕思你不知道的是,我在临走前悄悄的到过你的医院,以一墙之隔和你背对背呆坐好久。
我知道你是我此生无从抓住的美好,可至少,让我在与你永别之前,再拥有一点这样只属独属于我一人的美好记忆。
俄罗斯的天气很冷,车门一打开便是一阵冷风呼啸而来,我受了寒,不住的咳嗽,却仍旧摇摇头拒绝了一位蓝色眼睛的男孩递过来的纸巾和外套。
如果我无法让你此生圆满,我愿意用我的后半生飘零来成全你的幸福。

/夏慕思/
在我彻底将苏然体内的肿瘤切除清理之后,我也终于彻底的失去了她。
我平生自认狂傲,总认为只有最好的才能与我相配,故此,我与苏然相恋,结婚,然后又在她爱上别人之后离婚。
也许我的确爱过苏然,但骨子里的骄傲早已不允许我再转圜于此。
上天将这个可爱的姑娘带到了我的身边,让她用她特有的柔软方式教会我真正的爱情。
我总想着,来日方长,我可以用以后无尽的岁月来补偿现在对她的伤害,仗着她对我不顾一切的炽热感情,仗着我认为她不管如何都愿意给我弥补的机会的笃定直觉。
可她却再没打算给我机会说出那一句永远迟来的道歉。
原来真的,再炽热的心,也一样会心灰意冷,最后挫骨扬灰。
我发疯似的找她,可是我可爱的姑娘却如此决绝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不留半点线索痕迹。
我的公寓被她收拾得很干净,一切物品按照我的喜好摆放,干净到没有半点她曾经来过的样子。
我拿钥匙打开她公寓的门,坐在那晚她呆坐的沙发上,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红尘多寂寥,我要去何处寻求圆满。
收起回复
  • 我吹风扇 : 文章以女主为中心,用心理自白的方式细腻地刻画了一场并不美满的爱情故事,文章细节处理比较优秀,但仍有进步空间,文笔比较成熟,但个别地方还是略显稚嫩,但是在这篇文章里稚嫩并不是坏事,因为跟对爱情冲满幻想的幼稚女主会有一些呼应,如果是刻意如此的话,也可以算是一个亮点,总体很棒,代入感也很强,但仍需多练,加油
    2021-2-6 18:23| 回复
  • 白衣 回复 我吹风扇 : 谢谢
    2021-2-6 18:37| 回复
  • 白衣 回复 我吹风扇 : 会继续提升的
    2021-2-6 18:39|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4:04 , Processed in 0.145546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