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3|回复: 0

遇见.美好

(140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3

帖子

32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320
散落的月光铺在钢铁森林里,为繁华的城市嵌上了一层惨淡的鳞。满是月色的夜空仿佛是被时间所凝滞,除了偶有的飞鸟路过,一声脆鸣后,像石块扔进看不见底的深渊一般,久久不闻回音之外,别无其他。
    张诗悦呆滞的看着窗外,从十七层俯视,即使是白日里她需要抬头仰望的那座公园里的小白塔如今也消失不见了踪影。散射过窗户的月光撒落在她的身上,将她手里的白色小药片照的格外显眼。
    她早已厌倦了生活,厌倦了日复一日的来自丈夫陆文成尖酸刻薄的谩骂和毫无理由且极端狠毒的殴打。当年那个总是喜欢说要征服星辰大海的活泼少女如今变得浑浑噩噩,惶惶不可终日。
    在陆文成不分日夜的折磨下,她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却也只能离开,从生理角度和思想角度的双重离开。
    五十片的量,分三次一点一点麻木的吞下。不一会,就着自来水吞服的药片发挥了药效,一种强烈的感觉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大脑,连绵不断地干扰着大脑发出的神经冲动,张诗悦逐渐丧失了对于四肢的掌控。她瘫坐在地上,头靠着沙发,双眼渐渐无光,意识开始逐渐涣散,仿佛看见了过去的那个自己在向自己招手,越来越近,眼泪在流,面庞却无动于衷。
    “如果再给一次机会,如果当初听从父母的意见该有多好……”
    或许是是临死的幻觉,她竟然看见十七层的高楼窗外有人在空中骑着白马,尽情驰骋,甚至那位白马王子还向自己挥手示意。皎洁的月光下,王子英俊的脸庞显得无比柔情,眸子里仿佛满是瘫坐在地的张诗悦。
    “真是受够了,都要死了,还要刺激我一把”张诗悦在心里腹诽道。
    人们总是被束缚在一个笼子里,它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也同样在壮大而且变得越发难以打破,我们就这样生活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将死的时候,却被赦免,获得了包括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自由,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在死前总是眷恋和依依不舍的原因吧。
    张诗悦除外,因为这几年的日子把她对于生活的希望已经彻底打破,而且碎了的生活渣子还被扔进粉碎机里粉几遍,然后一手的摔在张诗悦的脸上。
    张诗悦却无动于衷。
    由于药物的原因,浑身无法控制,就这眼瞳涣散的看着窗外的那个白马王子。
    (2)他来的日子里
    他来的日子里像一阵微风,抵消了所有的忧愁和恐惧,不用整日无休止的家务劳动,不用接受来自陆文成的殴打,更不用选择离开,选择死亡。
    他来的日子里是一阵微雨,润活了她的心灵,像三月的微风一样,温暖轻柔。如果张诗悦要给自己的人生划分阶段的,除了童年,少女时代,之后还要加上一个前陆文成时代和后陆文成时代,前者是她美好人生的转折点,从繁华人世跌落至黑暗深渊,后者则是一把将她从深渊带出,重新感受这世间的光和爱,对于她来这也是一个命运的转折。
她是如此的深信着这位在她将去之时出现的王子,还是会魔法的王子所描述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真的有魔法的,他就是聆听到了她的心声,骑着一匹白马踏着月色来拯救她的。
  也许是死亡让她更加明白了现在后陆文成时代的美好,她变得比以前更加喜欢阳光,窗明几净的卧室和他的怀抱····
现实世界中的地下实验室里,幽暗的微光明灭不定,空气夹杂着一丝空气流通不畅而产生的霉味,各种仪器的线路被杂乱的交错在一起,整个实验室里只有那台脑电波的仪器伴发出稳定的“嘟”“嘟”“嘟”,伴着着霉味回荡在幽静的实验室里。在实验室正中心绿色的营养液里泡着的正是赤裸着的张诗悦,她双目紧逼,白净润滑的躯体上不见丝毫伤疤····
   高大的营样容器底座上用正楷在微光恰好照亮的地方写着几个小字
    “建造者:陆文成”
     “祝诗悦小公主永远十八岁’陆大王子献上”s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32 , Processed in 0.152859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