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76|回复: 1

青楼里的那些事

(1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496

主题

1110

帖子

23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5510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10鸽粮
以青楼为背景,写出属于你的小故事

收起回复
  • 大明 : 来自作者群群友“从来”提供的脑洞
    2021-1-28 14:52|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0

主题

16

帖子

1万

积分

王者鸽子精

Rank: 8Rank: 8

积分
11215
发表于 2021-1-30 04: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嬴朝阳 于 2021-1-30 05:42 编辑

心弦难扣断剑(定位:小心机)(1)
       夜,星火阑珊,寒灯如雨。
       红门外,木萧风飒,酒客微醺。乍一眼,身上镶金的绣袍,腰间青玉束带,随风飘舞猎猎作响;仔细看,一把用绸缎胡乱包着的长刀,一壶找不着盖的瓷瓶烈酒,时不时磕磕绊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再一看,墨黑的秀发藏着数咎雪白,半遮一双染了血色的眼瞳。怎么看,怎么不相称。
他晃了一晃,抬眸看了眼朱红的门匾,优哉游哉地跨过台阶。恰有一嫖客,左搂右抱两名小伎,满面红光地走了出来,迎面撞上了少年。那嫖客顿时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咪了咪眼,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对上那对血色眼瞳,嗤笑一声,就要出手给他一耳光。
台上的歌女舞女们还在不休尽情表演,台下的观众却被吸引,转过身来,喧哗一阵,想看看今天这位大官爷想怎么处置这倒霉的孩子。
官爷挤开小伎,走上前去。他的手很快,因为他时常打人巴掌,但没有人注意到,更没有想到,少年的刀更快。一道劲风吹开少年细润的脸颊,那刀已经向官爷的手削去,下一刻,他的手指就要血淋淋地掉在地上。
      “我不管你是谁,道场里不能见血,这是规矩!”台上突然飞来一把木琴,穿过人群砸向刀锋。少年快刀一转,那琴就砸在地上,崩断了几根弦。
全场默然,随后惊讶地看着那琴,又看向定坐中央的红裙女子,虽隔着一层薄纱,但面纱背后一双冰雪聪明的双眸,正压抑着爆发的怒火。
官爷略一思索,既不想坏了那琴女的心情,又不想失了面子,于是乎放话道:“好,看在月儿的面子上,我这回饶了你,要出了这门,你小子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哈哈哈哈......”一番得意过后,小伎们是左讨又喜,官爷又看了看台上的琴女,她轻轻颔首示意,眼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他得意地俯视着少年,似乎要让他在众人面前尴尬到无处遁形。
     “臭女人,有意思,一会再收拾你,”少年骂了一声 ,又把视线放回到惊愕的众人面前。这是第一次有人在道场里闹事,这是第一次有人敢骂道场里的头花。还没等官爷再发话,少年刀光一闪,手上三缕闪闪的毛发,对着官爷的脸一吹,官爷连忙挥手拍掉,很是狼狈。
     “你刚才说出了这门我就动不了你一根毛,现在加起来,是三根哦,还多了两根,哈哈哈哈......”
少年不羁的狂笑终于引来了官爷的怒火,他一摆手,众人给他让道,大步流星踏出门外,“小子有种,就滚出来让我好好教训你一顿?!”
大家都知道他口中的教训可怕到什么地步,或许少年一出门,就再也回不来了。
少年再次大笑,昂首挺胸紧跟其后。

(2)
        门外,寒风激烈,人迹零星。
        十几个身着黑袍受官爷豢养的死士提着砍刀,团团围着少年。
        红楼里繁华依旧,人们熙熙攘攘挤着光线,排在门口张望,却没人敢上前劝阻。
      “ 你刚刚动了我三根汗毛,那,就用你的三根手指来赔偿,你看如何?”
        官爷虽是官爷,但他的身份还不足以让他毫无顾忌的当街杀人,但整治一个刁民,这在他看来足矣。
        少年并未反应,只是死死地盯着提着裙子缓缓而至的琴女,对上她那对冰雪聪明的双眸。
        她默不作声,十指紧紧地扣在心口上,体会着那种断指的痛楚,让她颤抖,让她难以忍受。
        刀光夹杂着月光,死士们挥舞砍刀,没有按照官爷的指示,而是直接不分手脚杀了上去,少年却连刀都没有拔出。官爷眉头一皱,抬手挡了挡刺眼的刀光。连交锋的声音都没有,一阵嘈杂过后,紧接着一阵哀嚎,少年走了出来,刀还背在身上,地上是倒下的死士。红楼里霎时满是女子锐利的尖叫声和男人们低沉的唏嘘声,官爷瞪大双眼,一步步后退,看着少年走来。死士们并没有死,只是被刀背砍中,痛昏了过去,众人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
        少年抬起巴掌,微笑着看着官爷:“现在你还要我的三根手指吗?”这是官爷这辈子见过最可怕的微笑,也是最要不得的手指。
众人看着少年给了官爷三耳光,官爷就捂着脸,动弹不得,好一会,吐了几口带血的污秽,满是酒气和血气的跑开了......
门口的阵仗惊动了刚从包厢出来的老鷩,她招呼客人们回去,又蹙着眉头看了看少年和地上的死士们,摇了摇头。

(3)
        "唉哟,这位大侠,您可行行好,我这场子不容易可别给我砸烂了呀!"老鷩拉住少年,劝他离开。
少年的眼光透过看台,只留给了台上的琴女月儿。他悄悄地从腰间摸出一块金灿灿的铭牌,照的老鷩睁不开眼,好一会缓过神来,看到牌子上镌刻的字眼,又是惊恐又是激动,正要吆喝拉拢,却被少年吓得噤若寒蝉。
"别出声。还有,弄脏我衣服了。“
        众人再次惊讶地看着少年,看着他被老鷩引到看台前,他也不说话,静静地站立不动。先前领教过一番厉害,观众们赶紧起身给这位真爷让座。
老鷩赶忙给歌女舞女们打了个眼神,于是她们风姿大展,倩影绰约,佳音绕梁,百媚千娇地试图打动这位公子。
        他突然感到烦了,掏出瓷瓶闷了一口烈酒,正要走人。的亏老鷩机灵的很,赶忙把台上的艺伎们清了,露出那红裙琴女落寞的身影,静坐在中央。
少年回身,又闷了一口酒,饶有兴致的看着琴女,这才让老鷩心安,连忙收拾了一下,其他人不用说,也都自觉离开了。
不消两息时间,少年将那断弦琴摆在她面前,俯视着她,要她继续演奏。
      “我承认你的武力很高强,”琴女缓缓抬起头,面纱下的双眸终于释放了怒火,"但别指望能用它威胁我!“
      “臭女人,以你的眼力,难道没看到我是什么人?‘’少年似乎有些不满,‘’所以,我是贵客,我命令你,为我演奏一曲!”
琴女的眼光闪烁,最后无处宣泄的怒火终于化作点点泪滴,顺着面纱滑落。她委屈地,决绝地迅速去抓那木琴。少年快她一步,按住了她的手腕,抬手揭开她的面纱,她想挣扎,她想哭喊,却在面纱揭开的那一刻,尽力屏住呼吸,小声地泣啜着。两人四目相视,他双瞳里皲裂的血色渐渐被她清澈的双眸淡去,似乎有什么刺激到他,让他重寄过往。





(4)
        她输了,输得很彻底。
        褪去罗幕的琴女,晶莹剔透的双眸,无处隐藏,也无事可藏;毫无保留的脸颊泛起少涉人事的红晕,眼里闪烁着的泪花,此时仿佛泛起阵阵涟漪星光。
      “让我好好看看你......”她轻轻地拨开少年的手,又如小家碧玉般地抚开少年额前碎乱的黑白交错的发丝,“你看上去好难过......为什么要欺骗自己呢?”
        她莫名的温柔让他魔怔了好半天,身后的长刀由铁青到红热,直至卷起一阵锋利的气浪,向她吞噬而去。一声惊叫打破了少年的缄默,他剑指一点,让那气浪四散而去,消逝在她的星眸中。
      “月儿,你在干什么!”少年又用那可怕的眼神看着琴女,她有些心慌意乱。“不,不要这么叫我......”她闭上双眼,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倏然,琴女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气息,想要躲避,却无处躲避,她的纯真,她的矜持,已经彻底地被怨恨和羞耻取代,她只希望他能心满意足地离开,不愿再受这种前所未有的折磨。
       她想起她从小被人送到城里,跟着其他仆人为主人干活;又好不容易进入宫廷做乐师,却不愿做那风流皇子的情人;最后被卖到这天下闻名的红楼里,做了所谓卖艺不卖身的艺伎,今天却要被一个疯魔折磨到求死不能的地步...她不知道她的父母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知道她曲折的遭遇;更不知道今天受了这非人的遭遇,明天普天下又有多少人会议论她作为一名艺伎的清白....
        "月儿?月儿!“少年惊惶失措的呼唤着,把她从苦海中解脱了出来。
又是一番无声的对话,少年并不知道如何收拾女人,更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害怕自己要收拾她。"好点了吗?‘’她揉了揉惺忪的眼,好像做了一场大梦,又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空洞的双目没有了星光般的涟漪,也没有了委屈或是伤痛。好一阵子,她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点,又看了看少年和自己,确实没有发生什么。
        “方才你可不是对我这样的.....”少年失望地看着琴女,一脸的低落,"也许是那个算命的老江湖把我给骗了...‘’
      “那个,”琴女挽住他的手,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自言自语,“你想听什么?''
      ‘’你好了?你还没告诉我发生什么了月儿!‘’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不能告诉他。“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手上传来的温度,亦温红了他的脸,他低下头去,掩饰这份害羞。
      “很抱歉扫了您的雅兴,我叫云星月,云朵,星辰,月亮哦!"忽然,月儿的双眸又明亮起来,冰雪聪明却又楚楚可怜,"可是月儿还不知道阁下的尊姓大名...”
      “免尊,银无名。”少年的脸冰冷了一瞬,他并没有察觉到那瞬间磅礴而出的凌人杀意,只是认真地说出这三个字,所有的猜疑和戾气都不知所踪。
       他已不再对她有什么防备,或是说,早在方才那一刻,他已卸下了冰冷的伪装。
       星月连消带打:"无名公子,您有什么合意的曲子,奴身都愿赴劳哦!''
他没有忘记这弦是怎么断的,也没有忘记他是如何被她看透的,更没有忘记她被揭开面纱后是如何转变的。他只想,只想雪藏,只想雪藏并遗忘这些、那些以及发生的一切,只想保护自己,保护好自己和她。
无名坐到了她的一侧,扶着她的手,在余下的琴弦上跃动着华美的乐章。
       ‘’只要是月儿弹的,公子我都合意。‘’
       ‘’原来公子也精通音律,在这断了弦的琴上演奏真是难为公子了.....‘’星月嘟囔着樱桃小嘴,却被无名轻轻按住
       "别这么说,月儿,如果月儿开心公子我有什么好难为的?''无名在她的耳畔轻语道。
       “嗯......”
       不知不觉,夜半,星火寥落,琴声似绕梁余音,圈住了无名的心,他从未感到这般劳神后的舒适,渐渐沉沦在星月香甜的怀抱里,(有可能续)
收起回复
  • 大明 : ???你怎么发的,脑洞作品已经改版了,会同时出现对应的主题,你这个为什么没有
    2021-1-30 09:46|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30 09:56 , Processed in 0.514112 second(s), 5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