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2|回复: 1

吾盼星河

(539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9

主题

10

帖子

10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85

引子

长安城内,支凌文有三重身份。

前镇国大将军唯一的遗孤,天子亲自下召封的淮阳郡主,当今皇上唯一的亲弟弟平昌侯爷孟星河的未婚妻。

说起这孟星河,那是长安城一等一的纨绔子弟。

对于这桩亲事,长安城内也都颇有微词,说淮阳郡主惊才绝艳,嫁给这么一个空有一个爵位却什么都不会的小侯爷着实委屈。

故此,整个长安城都在等着看这小侯爷最后是怎么被那淮阳郡主退了婚,在京城里丢脸。

对于这些,孟小侯爷并不在意,此刻,他正在努力爬上一颗高大的樟树树梢,以期望翻过支府的围墙。

好半天,孟星河才堪堪爬上墙头,只是可惜了一件上好的衣袍,已经被划出一道狭长的口子。



爬到墙头,孟小侯爷就看见了坐在亭子里喂鱼的支凌文。

一个翻身越过墙头,孟星河便仗着自己高大的身形优势,直直地从墙头跳下,而后,顶着一群侍女诧异的眼光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面不改色的拿过一个侍女手里的鱼食递给支凌文,还不忘向她提要求:

“支府这城墙未免太高了些,郡主可要考虑考虑找两个工匠将修它一修?孟某人的袍子都叫这墙头给划破了。”

“我这墙头连侯爷都挡不住,怎么能说高了呢?”
支凌文轻浅的笑着,将他递过来的鱼食接住,捏起一撮往塘里撒下,

“倒是侯爷有一番好兴致。”

听支凌文这样调侃他,孟星河也不尴尬,只笑着作无奈状的叹了口气:“郡主可是派了两位家丁专程在门口拦着孟某人,不爬墙头,如何见得郡主。”

“你可是这支府未来的主子,你要进来,谁敢拦你?”

见鱼喂得差不多了,支凌文将手中的碗递给身后的侍女,款款地在石凳上坐下。

“郡主都说了,未来的嘛,今个儿可还不是呢。”

小侯爷也是个没脸皮的,盯着她纤长的睫毛,咬着她的耳根说出这话。

支凌文闻言,也不答话,笑着收了收裙摆,起身带着一帮侍女就要离开凉亭。

“郡主生气了?”

孟星河见状,跟上来笑着问她。

“家主的袍子不是破了?凌文去给家主拿一身新的换上。”

支凌文转过头,那样轻浅的冲他笑着,却莫名的叫孟星河脸上有些发热,竟也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她方才,是喊他家主了呢吧。



平日里,支凌文多在郡府呆着,处理淮阳大小事务。

秋收时分,她更是一连数天待在郡府核查税收。
小侯爷在第五次从支府管家那里听到“小姐在郡府”一句时,手里展开的折扇又收起,而后转身一言不发的奔向了淮阳。

当听到府吏那一句平昌侯到时,支凌文愣在当场。

“郡主叫我好找。”

还不等她做出下一步反应,孟星河便已走了进来,摇着手中的折扇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好歹我也是郡主,拿着皇上的俸禄,总归要做点什么。”

支凌文退了府吏,冲他笑笑,却是不肯放下手中的折子。

孟小侯爷不乐意了,他坐到支凌文身侧拿起一卷折子看了看又扔回原处:“郡主在说孟某人是皇上身边的蛀虫,只晓得吃饭,不晓得替皇上分忧。”

“侯爷不一样。”

支凌文见他认真起来,终于将手中的折子看向他,见他腰间的玉佩没有系正,又伸出手帮他解下玉佩系好。

“何处不一样?”

孟星河她低头替自己系好玉佩的模样,有些情动。

“侯爷是先帝与皇后所生,乃是龙子。说狂妄些,这天下都是孟家的,侯爷用自家的东西,怎么能说是皇上身边的蛀虫。”

孟星河听了这话,默了许久。

“阿绫,我们把婚事提前可好?”

他这话来得突然,使得支凌文抬起头来不解的望着他:“已定了九月头三,怎的就想提前?”

“你我成亲后,你便可待在府里,无需这般辛苦了。”

小侯爷怀着自己的小心思。

“日日待在府里,莫不要将我闷坏了。”

支凌文仍旧那般轻轻浅浅的笑,拿起折子继续看起来,

“再者而言,嫁与侯爷,凌文也是要好生伺候着侯爷的,又怎能偷懒。”

听了这话,小侯爷在脑海中想象了一番每日晨起时支凌文替自己更衣的模样,不由得抿着唇笑。

她嫁入侯府之后,就只独属他一人了哎。



转眼便到了中秋时分,皇帝在宫中设宴,文武百官的家眷皆可赴邀。

宴上餐品琳琅满目,李太师家长公子李墌坐在支凌文左手旁,多次向她献殷勤:

“早就听闻淮阳郡主是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儿,今日一见,果真好似天仙下凡。”

“公子谬赞。”

支凌文依旧那般轻轻浅浅的笑着,淡淡的回过他敬的酒。

小侯爷坐在远处看的清楚,几乎要把手里的玉箸握断,眼神更是冷到了极点。

可那长公子不曾瞧见:“郡主惊才绝艳,若是真的嫁给了平昌侯那纨绔子弟岂不可惜?”

坐在自家哥哥身旁的李茜听了这话,赶忙拉了拉李墌的衣袖示意,她可早已经感觉到那来自坐在次位之人冰冷的眼神。

支凌文自然也发觉小侯爷看自己的眼神带着寒意,可她只是绽出一个轻轻浅浅的笑容,给李家长公子斟上一杯酒。

“那依长公子所言,凌文又当如何?”

“自然是找皇上将这亲事退了,郡主可是支大将军之女,这点薄面,皇上还是要给的。”

李墌见她给自己斟酒,高兴坏了,赶忙接过一饮而尽。

“那小侯爷只空有一个爵位而已,既无齐家治国之能,又无行兵打仗之勇,如何配得上郡主。”

“长公子说笑了,”

支凌文笑笑,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才不徐不缓的回他,

“能得平昌侯垂怜,是凌文几世修得的福分,况且这婚事本就是皇上御赐,凌文又怎敢推辞。”

“侯爷一无是处也好,纨绔子弟也罢,终究还是先帝与当今太后所生,乃龙子也,又由当今天子亲手封赐的爵位,岂是寻常王侯能与之相比的。”

支凌文还是那般轻浅的笑着,看着李墌的笑僵在脸上

“说得再狂妄些,如今这天下可是跟着侯爷一同姓孟的,咱们说白了不过是替孟家办事的下人而已。

试问李公子,难道太师府内主子不成器,能轮到让贵府一个奴才来说三道四不成?”

“这……”

那长公子被这一番话说得极尴尬极了,张着嘴半天不知该说些什么。

支凌文欠了欠身,留给他一句“望长公子,好自为之。”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宴席。



看到支凌文离席,孟星河便再坐不住了。

于是,两人这样一前一后的到了御花园内。

“侯爷怎么不高兴?”

支凌文早已听到身后跟着的脚步声,见此刻已无旁人,她这才停下脚步问他。

“我那未过门的娘子方才与别人有说有笑,本侯爷,怎么高兴得起来。”

孟星河展开手上的折扇,神情有些不悦。

“原来侯爷是打翻了醋坛子,我还以为,是那个不要命的家伙顶撞了侯爷,才叫侯爷这般不高兴呢。”

支凌文浅笑着抬起头,正撞上孟小侯爷那一双漆黑的眸。

“凌文本是有些闷,出来走走,现在感觉心头舒畅不少,要回去了,侯爷可要同行?”

孟星河听到她要回去,又想到方才席上自己见到的场景,不由得面色一垮,拉着她的衣袖沉声道:

“回去之后,你随我入席。”

“侯爷,你我毕竟不曾圆房。”

支凌文轻轻的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衣袖上拉开,仍旧笑的很轻浅。

孟星河听了这话将脸拉的更长,强硬的拉过她的手就要往回走。

被束缚的支凌文愣了愣,最后露出一个无奈的笑,还是加快了步子跟上他。

在席上,孟星河喝了很多酒,半是生气,半是推辞不得。宴会散时,他已醉的迷糊。

小侯爷自小便受得好教养,醉了也只是身形有些不稳,并不同支凌文胡闹。

见孟星河乖巧的叫了贴身护卫,便是要回去了。支凌文有些不忍,便遣了护卫,亲自将他扶进马车,送到了平昌侯府。

可到了侯府门口下了车,支凌文刚要进去马车,就被小侯爷大手一揽,横抱着带进了侯府。



“侯爷醉了,早些休息吧。”

支凌文在孟小侯爷将她抱进自己房内放下后,才这般不咸不淡的嘱咐他一句。而后,转了身又要离开。

小侯爷见状,又将她一把捞起,转身便将她摔到那挂着大红纱帐,铺着天蚕软被的雕花大床上。

“侯爷,你我……”

支凌文的下半句话被俯身压在她身上的孟星河一个热切又粗暴的吻活生生卡住,她不及防备,小侯爷的舌尖便已缠了上来,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她不再挣扎,孟星河才肯放过她那被自己蹂躏得通红的双唇,将她抱在怀里,咬着她的耳根,声音沙哑的说:“阿绫,下月初三,便是你我大婚之日,可你若是不愿嫁我,我亦是不会勉强的。”

小侯爷后半句话语中带着明显的心酸,夹着他胡乱的呼吸一齐扫过支凌文的耳后和脖颈,让她不由哑然失笑:“凌文何时说过不愿嫁与侯爷?”

“那阿绫可是愿意的?!”

孟星河一听这话,捧过她的脸望着她,不由得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可侯爷今日这般逾越,让凌文不得不好好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嫁与侯爷。”

支凌文看着他的傻笑,不由得生起了玩弄一番的心思,带着狡黠的笑责备他。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从未变过脸色的小侯爷便顿时将脸拉下来,默着不答话。

就在支凌文以为,他要说些什么哄哄自己时。小侯爷却忽的起身将她压入怀中,而后,细细密密的吻上她的脖颈,还不忘伸手探入她的衣物内,摸索着解了她的衣带。

当支凌文感觉到自己身下那出被一个硕大的硬物顶上,似是要将她吞灭时,不由得无奈苦笑。

今天,她算是栽在自己手上了。



当那坚硬贯入她身体里时,她却忽的有些害怕。

身下那酥痒的感觉尽数被疼痛和抽挛所代替,使得她浑身上下都在微微颤抖。

孟星河觉察出她的害怕,自腰上抱着她翻过身来,让她坐在了自己胯上,抚着她的背安抚她。

“你莫怕,我轻着些,断不会伤了你。”

“那就请侯爷多担待着些。”

她本能地伏在他身上,听了这话,便把头偏了一偏,有些虚弱的笑。

孟星河便这样抱着她,极具耐心的诱导着她,等她完全放松下来,这才一个翻身,由着本性侵占她的所有。

是夜,侯府的红纱帐底,尽是一片旖旎。

一夜云雨之后,支凌文精疲力尽,破天荒地,睡到了日上三竿。

孟星河见她迟迟不起,也退了来晨侍的丫头抱着她一齐赖床。

“阿绫,明日起,你便搬到我这府邸上住,如何?”

孟星河替支凌文将额前散乱的发理好,这样子问她,

支凌文睡得迷糊,却仍旧摇摇头,从嘴里呢喃的说出一句:“不可。”

“为何?”

孟星河陡然提高了音量,满心满脸的写着不快。

“纵然你我终要是夫妻,我此时搬到侯爷府上,也是要叫旁人说闲话的。”

支凌文清醒了些,睁开眼来望着他的眉眼,

“星河,今日已是既望,下月初,你我便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此话一出,让孟星河不知该如何应答,只好闷闷的答应了。

可待到宫宴后第八天,孟小侯爷依旧没忍住,眼巴巴的跑到侯府,要支凌文与他一同住进侯府。

这几日,小侯爷梦回时分望着空荡荡的雕花大床,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没有半分踏实感。

“不是与侯爷说了?如今距你我二人婚典不过十日,侯爷何必如此心急。”

支凌文摇着蒲扇看着他一脸不满,不由得摇头无奈的笑。

“若是郡主不肯,那星河也只好无赖些,强住在郡主府上了。”

小侯爷铁了心要耍无赖,当天就遣了侍卫将自己日常所需之物搬到了支府,要做个蹭吃蹭喝的门客。



这天半夜,支凌文身边的侍婢都已睡得昏沉之时,小侯爷便从客房的床上爬起来,端了楼梯爬上屋顶。

孟星河弄出的声响并不小,早已惊醒了不少侍卫婢子,可是,支府上上下下似是提前约定好的一般,即便有反应慢些的下人,也被机灵的拉住,心照不宣的沉默着,假装不曾发觉小侯爷这如此有失颜面的行径。

纵是如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侯爷好不容易爬上屋顶,却发觉自己只能徘徊在原地,不知如何寻到支凌文住着的主屋。

在他踩破了不知道第多少片琉璃瓦后,负责管理支凌文贴身侍女的张主管终于看不下去了,抱起个香炉打着给小姐屋里添香的名义,慢慢悠悠的在廊内绕了好半天,才将小侯爷领到了主屋门口。

屋顶上那晃晃悠悠踱着的身影,叫府里偷看的侍卫婢子看得忍俊不禁,却又不能出声,生怕这位千金之体的小侯爷受了惊,从高处摔下来,只得忍得好生难受。

如此波折一番,小侯爷总算寻到了主屋落处。
抓耳挠腮的等着张主管将香添上离去,小侯爷便迫不及待的从屋顶的天窗内爬下,顺着房内的梁柱踱下来。

没曾想,小侯爷双脚刚刚落地,支凌文的声音便从帐内传出来:“我这支府是什么绝世的珍宝不成,能让与天子一母同胞的平昌侯爷,都做了梁上君子?”

那声音里明显带着笑意,小侯爷听了也不尴尬,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才笑着回话:“支府自是有宝的,并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贫嘴。”

支凌文掀了纱帐探出头来,抿着唇笑着责备他,
“你若是想过来,走正门便是,堂堂侯爷上房揭瓦,也不怕旁人笑话。”

“这不是怕让旁人瞧见?”

孟星河略带委屈的答她,坐到床沿自己解了外袍揽过身前的人。

“你以为你方才做的外头院里没人发现?若不是姰妈妈领着你,你以为你又是怎么找到我这屋的?”

支凌文躺下身来,将毛毯盖到他身上,也不忘责备他,

“罢了,早些休息吧,我明儿还要早起去置办嫁妆呢。”

“明日我同你一起。”

孟星河听着她的责备也毫不介怀,感受着怀里温软的气息,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而后几日,孟星河便觉得时光快速流转起来,陪着支凌文置办嫁衣,装点府上,立马便迎来了两人的大婚。

皇帝对自己这个胞弟向来偏爱又纵容,听闻两人府上开始装点时,即刻派了宫里侍卫帮忙打点,到了大婚之日,更是赏了十八抬的雕花喜轿,九十九位随嫁宫人,御前侍卫数名。

浩浩荡荡的娶亲队伍便这样从宫里吹着罗打着鼓地在整个长安城内绕了一遍,方才稳稳当当的落到了平昌侯府的石狮雕像前。

这一日,长安城内有三叹。

一叹这淮阳郡主竟真的甘心屈就自己满身的才气,嫁给一个一等一的纨绔子弟孟星河;二叹这孟小侯爷的娶亲队伍竟能如此奢华大气,硬是绕了整个长安城方才落地;三叹这淮阳郡主竟如此深得盛宠,能以历代公主的礼仪出嫁,这般的风光,放眼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女子。

当夜,平昌侯府设宴百桌不止,皇帝亦是御临恭贺,场面之盛,历朝鲜见。

再说那孟小侯爷,便是自己九五之尊的兄长来了,也依旧满心满眼的想着他那五更天便被宫里嬷嬷带走,折腾至今滴米未进的娘子。

故此,孟星河早早地便带着一碗汤面几份点心开了溜,愣是将外头的烂摊子扔给了府内管家和皇帝。

皇帝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只顾美色的弟弟,长叹一声,却又转头替他将那些要闹洞房的人挡在外边。

洞房内,孟星河看着一身喜服风华绝代的支凌文,不由得轻声呢喃:“阿绫,我终是,娶到了你。”

此情此景,吾盼之久。
收起回复
  • 大明 : 请尽量一次性发完哦!不要拆分的一小段一小段的
    2021-1-26 20:34| 回复
  • 白衣 回复 大明 : 这一篇完结了,我一直发是因为我屯了很多短篇
    2021-1-26 23:07| 回复
  • 大明 回复 白衣 : 好滴(「・ω・)「,主要是考虑拆分后阅读体验会很差~
    2021-1-26 23:12| 回复
  • 白衣 回复 大明 : 我懂
    2021-1-26 23:13|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4

主题

46

帖子

7185

积分

文社小编

Rank: 8Rank: 8

积分
7185
发表于 2021-1-27 09:31:1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很好哟!笔者大大的文字功底很强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1:48 , Processed in 0.171948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