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57|回复: 1

阿来(西游记同人)

(528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9

主题

10

帖子

10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85
本帖最后由 白衣 于 2021-1-26 18:00 编辑

楔子

五百三十多年前,我们山上这一窝野猴儿终于有了安身之所——一只据说是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一跃成名,进了水帘洞,登上高位,威风凛凛的做了猴群的王,而后又独下西牛贺洲,拜得菩提老祖为师,学得七十二变化,又在五六年后腾云驾雾的被菩提老祖赶回水帘洞,将占了猴洞的一伙妖怪打得落花流水。

就在妖怪占猴洞的那晚,我从娘亲肚子里蹦达了出来,同娘亲一并很“幸运”的被妖怪们掳走了去,后来,我们都被猴王救了出来,独独母亲失足掉下了洞中无底的水池。

后来,据那只猴子回忆,当阿公将我交到他手里时,最终还碎碎的念着,小娃子不懂事哟,苦日子不远了。

可实际上我并没有受什么苦,据阿公回忆,那以后我便由那猴子随身带着,就是睡觉,也趴在他肚皮上睡。

“你不晓得大王有多疼你,你爱闹腾,把大王胸口上的猴毛拔下一撮又一撮,大王也舍不得说你一句……”

我躺在一根藤条上斜着眼看那只猴子的胸口,哼!我才没干那些事儿!他胸口明明不能再好!

嗯,就是这样!我翻个身,不理阿公,继续睡。

再大一点,我便可以化作十七八年纪的少女,猴子每每拿这些事儿来取笑我,我便一脚将他踹开,省得他看到自己脸红的模样。



五指峰下五百年

等到我可以把隔壁山的一窝老鼠精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那只把我从小带到大的猴子却突然去了天上,听说天地给他安排了个养马喂马还替人牵马的工作,叫弼马温,他还兴冲冲的跑去上任了。

我一脚把那窝老鼠踢开,指着天上大骂:“臭猴子!有种你就别回来!天帝让你去养马,你跑的倒勤快!”

天上有什么好!干吗要去天上!

我坐在地上抹眼泪,不曾想,那窝被我欺负的够惨的老鼠中的一只竟怯怯的跑到我身旁,塞给我一粒花生米就溜回了洞里。

我便捏着那粒花生米回到花果山,一屁股坐在属于臭猴子的王位上,一用力,手中的花生米便四分五裂,然后披着猴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锦缎,就这么窝在那儿睡着了。

我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猴子竟然已经回来,和一帮不知从哪来的山林野怪喝起酒来,我气不过,抄起一个桃子砸过去,然后蹿的没影,任由他在后面喊阿来。

隔壁山的老鼠又遭了殃。

其中的一只小老鼠瞪着我,声音尖锐的说:“有本事,你去把对面山的那只黄鼠狼给收拾了呀!欺负我们这些道行浅薄的小妖算个什么本事!”

于是我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打黄鼠狼了。

初生牛犊不自量力的后果是惨重的,我自修行法术以来也不过数十载,猴子渡了我些许修为后也不过千年修行而已,此番摸了老虎屁股,赔上千年修为,还差点将自己的小命搭了进去。

可没想到的是,最后还是那一窝小小的老鼠救了我,七手八脚的把我抬回了自己的地盘,老鼠大哥还渡了我些许修为才没让我的五脏爆裂,让我捡回一条命。

见我没事儿,那老鼠化作一个少年瞪着我,“你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吗!”

我看了一眼这个贼眉鼠眼的少年,摆了摆手,闭上眼,却听见他哼了声,老气横秋的说了一句:“孩子气。”

我望着花果山飘起的不知道写着什么的旗帜,没再理他。

七天后,我又能活蹦乱跳惹事捣乱,兴冲冲的回到水帘洞,却听说臭猴子被天帝赐了紫金冠,流金靴,上天做什么齐天大圣去了。

我紧握着的拳又松开,扯出一抹苦笑,也罢,也罢,自他上天那日起,我就知道他已经不再仅仅是我们的美猴王了。

等花果山漫天的桃花变成漫天的桃子,我也莫名其妙的和那一窝老鼠变成了朋友,天天跑去他们家混吃混喝。

那天正趴在老鼠窝里呼呼大睡,一直刚会说话的小猴子跑来,气喘吁吁的告诉我:“阿来姐姐不好了!大王被压在山下了!”

我吓得从石床上掉了下来。

“花果山呢?花果山没事吧?”

我爬起来,顾不上告别,就提着小猴子就往回赶。
我一进到洞中,小猴子们就围住我,呜呜的苦,我有些烦躁,拿桃子一一塞住他们的嘴。

“别哭了,日后大家一起守住花果山等大王回来就是了!”

可是我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五百年。



目上无尘目下空

“隔壁山的老鼠早分家了,就剩大哥一个守着。对山那只险些把我打死的黄鼠狼也不知道怎么修成了正果,成了什么佛……名字太难记。”

我啃着桃子坐在那座压着猴子的山前跟他说话。
“还有,花果山的猴子越来越难管了,天天闹腾,还好那只老鼠会帮忙管,山顶上的条幅我还没靠近就把我打飞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

五百年来,我经常跑到这个地方来看看他,帮他赶跑来抢食的小妖,以确保他不会饿死在这山底下。
他斜着头看我,不说话。

我翻个白眼,“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打天帝得罪行不小我知道,你只被压在这儿也是从轻发落。”

他又望的好远发呆,不知道多久才回答我。

“阿来,老孙如果要离开花果山了,你会恨老孙么?”

我从他头上拔下一撮毛,告诉他:“不会,只要你给我们变一个只属于猴子猴孙的美猴王。”

这样,他走了也没什么好怕了,花果山还是有自己的美猴王了。

他望着远方好久没说话。

后来,听说一个叫唐僧的和尚竟然揭了条幅,让他掀翻了压了自己五百年的那座叫做五指山的山。

那时我正和还住在隔壁山的唯一的一只老鼠迦南比谁能飞的更远,听到五指山那儿震天的响声,从天上掉了下来。

“听说随那和尚去取得真经后,可修成正果拜仙入佛。”

迦南把我扶起来,告诉我他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我点点头,成佛好,就不是妖怪了,有志气的妖,都晓得往高处走,我虽没有那么善解人意,这点道理却也懂得。

我又想起他那日问我的,若是他要离开花果山了,我会不会恨他。

不会,真的不会,哪怕他都没跟我道别,哪怕他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何要出海去拜师学道。

只是,成佛之后,臭猴子还会回来做我们的美猴王吗?

我不知道,我有限的脑容量已经放不下这么多东西,它不容许我思考这么深奥的问题。


深恩厚意去匆匆

后来,我便天天带着一伙想念自家大王到伤心欲绝的小猴子跑去迦南家中蹭吃蹭喝,他也不恼,任由我胡来。

偶尔良心发现,心存愧疚时便兜着满怀的水果去找他,请他吃。

边吃边坐在石床上打量这个五百多年的老友。

他早已褪去初化人形时贼眉鼠眼的模样,如今倒显出几分书生气来,我只能暗中点点头,这老鼠天天不远百里跑去人类学堂听教书先生咿咿呀呀的念:“人之初,性本善……”二十多个冬夏,学堂的先生早已白华换青丝,他却听不厌,还每日回来给我念什么“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听的我呼呼大睡。

“阿来,那猴子回来了。”

他不咸不淡一句话将我从回忆中拉回来,我看着天空的蓝紫气息,不是那臭猴子还能有谁?连招呼都不曾打便跑了回去。

猴子教了我那么多本事,我却连个腾云驾雾都不曾学会,只敢在半空中慢慢的飞,自那日从天上掉下来后,却连飞也不敢了。

因而当我赶回花果山时,他又喝的醉醺醺的,看着他那副模样,我又蹿起一股无名火,抱着一盘桃子又回了迦南窝里。

我在迦南家中躲了三天,也不理来找我回去的小猴子,一只小猴子急了,拽着我的衣角可怜巴巴的望着我:“阿来姐姐,您就跟我们回去吧,大王那日醒酒后好不懊悔,遣我们来接您回去。”

“阿来姐姐,您要是再不回去,大王可就要亲自来了。”

我摸了摸他的头,“听话,大王要是要亲自来呢,你们就告诉他,我已经被黄鼠狼给吃了。”

他们便傻乎乎的回去了。

“那黄鼠狼早就成了佛,哪里看得上你这只小猴子的肉。”

他们走后,迦南便斜着眼说我,我看了他一眼,趴到床上装死。

“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再赖在我这儿,我都没那么多粮食来养你这只猴子了。”

我闭上眼,假装自己没听见。

他轻轻的哼了一句,“装睡也没用,你若不听,我便将你这只猴子直接扔回花果山。”

我终是被赶回了花果山。

臭猴子见到我很高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挠了挠头却只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我望着他,转头跑进了洞中最深的地方,也是让我的生母葬生之地,吊着一根树藤,在湖上发呆,而后便毫无例外的睡着了。

而后两天,我都是这般躲在这里,不是我不待见他,只是或许他早已将花果山当成了想来即来,想去即走之地,而不再是一心想回的家园乐土。

果不其然,两天过去,一只小猴子便跑来告诉我,大王又走了,被一个肥头大耳的妖怪给叫走的,只说了一句师傅有难,大王便毫不犹豫的跟着离开了。

我拼命的跑出洞口,却只看到一青一紫两团云气往西边去。

我一个人在洞口望着那两团早已不知去向的云发了好久的呆。

日后,他若再回来,怕是也会这般走的毫不留恋吧。

日后数十载,他仍旧回来过几次,仍旧只要一句话便离开,只是不再那般一定要见到我,我也乐得躲着不见他。

我看着他喝的醉醺醺的,也跟着呛红了眼眶。
不见也好,省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痛。


烈焰焚身困樊笼

“阿来姐姐,大王回来了!”

那日我正吊在洞内湖上的树藤上,一只刚出世没多久的小猴子顺着树藤爬到我身边,险些掉下去,我一手将他捞回来,他也不惧,搂着我的脖子兴奋的告诉我。

“大王穿着紫金冠,和猴爷爷他们讲的一样好不威武呢!”

我看了看他,这是第几代猴孙了?仔细想想后仍旧毫无概念变做了罢。他既然还是美猴王,便还是小猴孙眼中的神吧。

“走,姐姐带你见猴王去!”

我抄起那小猴子便去了洞口,他仍旧喝的醉醺醺,摇摇晃晃的喊了我一句,便倒在我面前,睡着了,口中还念着那一句:“老孙不走了。”

我的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臭猴子,你可知道我等你这句话已经等了五百多个春秋?

我将他扶起来,和一群小猴子一起将他抬到湖边,挂在树藤上等他醒。

不一会儿,他醒了,神色却不同往常,我赶忙捞开他身边的小猴子,护住他们的眼,他无比痛苦的捂着头,发出一阵怒吼,硬生生的将自己分成了两个影子,一个倒在湖边,一个鬼魅般的蹿出了水帘洞。

不过短短一炷香时候不到,一切又回归平静,我放开那些小猴子,将他们遣散开,也没告诉他们发生了些什么,而后静静的坐在他身边。

也许,留下的这一个,才是我们真正的美猴王,窜出洞的那一个,日后也许会修成正果,也许会位列仙班,谁知道呢。

我明白自己这想法过于自私,可我不是心怀天下苍生的圣者,我只是这山野之间的一只小妖而已,只希望花果山猴猴敬仰的美猴王留在这儿,陪我们守护家园,别无他求。

我也知晓他在这十几年的痛苦,一边是将自己救离五指山峰的恩人,一边是陪伴自己成长的猴子猴孙,他将自己困在这选择的樊笼中许久,今日也算是解脱了吧。

他醒来见了我,眼中终于少了往日回来时的痛苦与挣扎,只剩柔和与笑意。

“阿来,你终于肯待见老孙了。”

我笑起来,仍旧抱着桃子往迦南家去了。


精诚所至一场空

当小猴孙跑来告诉我花果山出现两个大王并且打了起来时,我已经跟迦南讲了第五遍臭猴子不走了的话,小猴子一说出那话,便将我的傻笑僵在了脸上。

当我匆匆忙忙赶回花果山时,他们已经打上了天庭,我追上去,躲在柱子后头偷偷的看,那三眼神仙拿着一面镜子往他们身上照射,却毫无反应,而后又到两人所能到达之地,皆无成效,他们便又互相打着离开了,我赶忙跟过去,走了许久,远远的见到佛光,暗道不好,想要过去拦截,却被两猴强大的法力震飞,再爬起来去看时,两猴已经到佛祖面前比拼去了。

佛祖望着他们,突然间便一个金钵往其中一只扣过去,收去金钵时,只见他一棒子将被金钵扣的变化了摸样的自己打死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便又掉了下来,看着他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佛祖堂前,刚想抹去眼泪离开,就听见后面一句:“哪里来的小妖?好生放肆!潜入佛祖殿前,也想就这般离去了么!”

我抹掉眼泪,干脆显了身,走到佛祖面前。

“你一小小猴精,到我西天极乐之地作甚?”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不咸不淡的问出这话。我抬起头,直直的与他对望,咬紧的下唇又松开,轻轻的吐出几个字:“佛祖好生慈悲,化妖为佛,可是敢问佛祖,妖与佛,又有何区别?”

“妖与佛,比若天地,一清一浊,殊却不知天地本无清浊之分,只大地愿纳污浊之物,终分天地,且天清地浊。妖与佛,心怀天下者,得以成佛。”

“阿来谢过佛祖指点,阿来此生,再不愿踏入佛门半步。”

我说完这话,收了那猴子的尸体便转头离开。

回到花果山,小猴子们围着我问,阿来姐姐,真的大王和假的大王分出来了吗?哪个才是我们真的大王?

我冰冷的手握成拳又松开摸了摸他们的头,想要说些什么,眼泪却先代替了话语。

不说也罢,我一个人难过就好。

他们看着我的眼泪,竟也跟着哭起来,扯着我的衣袖问我:“阿来姐姐,大王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们呀!”

我动了动嘴角,没答他们的话,跑去找迦南,我知道,他有办法,带我去找臭猴子。

当迦南带着我找到他时,他正在山林中找人家,只他一人,手中还拿着一个木碗。

我站在他面前,带着所有人最后一点不甘心问他,他还是不是我们的大王。

他的眼神闪烁着,良久,却只说了一句:“阿来,老孙要去给师父化斋,这些事,等老孙取完经再说好吗。”

我吞回快要掉出眼眶的眼泪,点了点头,“好,你走,去给你师父化斋,不要再回花果山,不要再见你的猴子猴孙。”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花果山的,只感觉心透骨的冰冷。

所有小猴子盼了这么久,却只盼得一场空。

后来,和尚去大雷音寺,取得真佛宝经,满道归根,名扬四海,人人都道他的大徒弟忠孝贤德,不惧万难护得圣僧去到西天取得真经。只是那万口传颂的背后,却无人知晓,猴王自那之后,便再没有回到曾经嬉笑怒骂之地。
    
   我在尘世静静的听世人对他的种种称赞,时间久了,便也忘却了那些怨恨,只记得,那个狼狈不堪的臭猴子当初那幽幽一句:“阿来, 老孙如果要离开花果山了,你会恨老孙么?”

   我仔细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恨与不恨,都与那人无关,一切缘由,皆自行了断。 

评分

参与人数 1稿豆 +10 收起 理由
淮遇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写的很棒,读完了,有点催泪
    2021-1-26 20:57|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9

主题

10

帖子

10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85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23:12:1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小安大大帮我调整了,发文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同人衍生这一个板块,以后再写这一类会找一找再发的
收起回复
  • 大明 : 哈哈这个是举手之劳,为作者服务٩(๑^o^๑)۶
    2021-1-27 00:17|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41 , Processed in 0.164051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