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5|回复: 0

心会替我记得你

(292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9

主题

10

帖子

10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85
你见过能说话能能吵架能思考的心吗?
你肯定会说我在瞎扯,但是如果你站在我的面前,你会听到一个声音――老子跟你们身上的心能一样吗!
对不起,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我的心说的,它有自己的想法,我也管不住它那张嘴。
它经常跟我吵架,在顾笙这件事上。
顾笙是我喜欢的人,至少我的大脑额叶是这么感觉的。
可我的心从来没为顾笙跳过。
“你为什么不跳?”
我每次看见顾笙回来都会这么问它。
它总会哼一句:“问你自己啊。”
它有一口好嗓音,每每说到这几个字就格外撩人。
“可是我想让你跳。”
我有些固执,希望有一天它能为顾笙跳起来。



我慢慢的跟顾笙亲密了起来开始越来越频繁的一起吃饭,约会。
可我的心从来没为顾笙跳过。
“你看,这是他送给我的礼物。”
我摊开礼物给它看。
“我知道,我看着他送给你的。”
听着它的语气,我感觉它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嗯,如果它有眼皮的话。
“你觉得他对我怎么样?”
“挺好的。”
敷衍的回答,我更加不满意:“挺好的你为什么还不跳?”
“我说了,这个要问你自己。”
它的声音懒洋洋的,
“别吵我了,我要休息了。”
它打了个哈欠,然后不再理我。
真奇怪,我的心脏竟然要休息。
我摸了摸胸口,果然,它的跳动变得缓慢,它开始休息了。
没办法了,下次再劝它为顾笙跳吧。



我和顾笙终于确定了关系,我们在他的别墅里接吻,他抱着我,把耳朵贴在我的胸膛。
“青青,为什么你的心面对我的时候从来不跳?”
我眼神闪烁,终于,这个问题被抬出来了。
“我……”
我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笙看出我的窘迫,体贴的笑笑:“没关系,我会让你的心慢慢的为我跳起来的。”
我张着嘴笑了笑,连抱着他的手都不由得松了松。
我的心为什么不为顾笙跳?
后续的约会里,我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以至于有些心不在焉。
这一切都被顾笙看在眼里,可他很体谅的把我送了回来,没有点破。



“你为什么不跳?”
我像个不眠不修责问的妻子,开始和我的心吵架。
它表现得更好,活像个不负责任的丈夫。
“我说了,你问问你自己。”
“问我自己?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为他跳起吗?那么暧昧的时刻你竟然一动不动,让他怎么想?”
它沉默了。
我也停止了歇厮里底,叹了一口气最终妥协。
“就当我求求你,下次跟他一起的时候随便跳两下,好不好?”
“我是心,心是骗不了人的。”
它这样说。
好吧,好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跟顾笙坦白了。
我告诉他跟他在一起时我的心从来不跳是因为我的心它有自己的想法,它能说话能骂人。
顾笙听了我这话凝重的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但是你可以自己问问它。”
末了,我还这样补充了一句。
“青青,你不要闹。”
顾笙这样子说,
“心不会自己说话。”
“我的不一样。”
我指了指自己胸口,对着它开口:“来,你告诉顾笙为什么你面对他的时候从来不跳?”
但是这一次,我那颗向来聒噪的心沉默了。



我就这样跟顾笙分手了。
他对我说:“青青,先把你的病治好,我等着你。”
我在网上发了条帖子,问网友你们的心会思考会说话吗?
帖子底下评论千篇一律,让我去看心理医生,说这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于是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有病,便预约了离家很近的心理诊所。
医生姓夏,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家的小区里就有一个心理诊所。
我跟夏医生约好了时间,打算周末去他诊所治疗试试。
他的诊所人很少,有种门可罗雀的感觉。
他也很随意的搭了姥姥椅躺在阳台上晒太阳,像是睡着了。
很奇怪的,看到这个医生的那一刻,我的心竟然开始狂跳。
我完全懵了。



“你乱跳干什么?”
我按住我的心,有些责备的问它。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你看到他,大脑便向我发出了指令让我跳。”
我的心这样回答我。
我更加迷茫,因为我此前并没有见过他,我也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可我的心告诉我,是我的大脑控制它跳不跳。
我觉得需要冷静一下,所以我离开了诊所。
我在社区的亭子里饶了好久,确定它不再乱跳后才回到诊所。
夏医生已经醒了,正打开电视柯南看得津津有味。
见到我来了,他大方的伸给我怀里的薯片:“呐,黄瓜味的。”
我按住自己的心,走了过去接下他的薯片。
那是我最喜欢的口味。



“你看你看,这个男的马上就要死了!”
他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不忘哇哇大叫,看得我啼笑皆非。
“你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还有,我是来看病的,可不是来陪你看电视的。”
“别急嘛,看完这集再给你看。”
他盯着电视,眼睛动都没动一下。
“你怎么就是改不了这个毛病?”
我有些不满意,带着些训斥的问他。
“干嘛要改,要不是这个性格还骗不到你呢!”
他贼兮兮的蹭过来,我嫌弃的推开他的脸:“你还好意思提?第一次碰到我的时候我那么狼狈你不知道帮我一下还落井下石!”
“那不是不知道后来你会变成我老婆嘛!再说了,我哪里落井下石了!我那是没忍住才笑了出来好吧!”


我听得有些恼火,哼了一句不打算理他。
“生气了?”
他凑上来问我,把手里的薯片送到我嘴边,
“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把嘴巴张开,他把薯片送进了我的嘴里,我一边嘎吱嘎吱的嚼着一边埋怨他:“就只会这样子哄我!”
“你不也喜欢嘛!看电视看电视!凶手要出现了!”
于是我和他坐在沙发上看了一整天的电视,一边还聊起无数过往。
到了夜幕降临,我才跟他作别,分开之前,这家伙硬是把我又抱又亲了一遍,才放我离开。
回到家里我还在不停的回味着今天,我仿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子开心过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奇幻的梦。
“青青,你要好好睡觉啦,睡着了是不许乱跑的哦!”
“青青,你看我给你买的黄瓜味薯片!”
“青青,你出差的时候肥宅趁你不在欺负我啦!”
“我不,我要去夏威夷啦!青青你陪我去嘛!”
“青青!青青!”
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的身体在不断下沉。
……
“青青你醒啦!”
“快,快,青青醒了!”
……
“咦,人呢?刚才还在病床上的啊?”
“青青,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我叫顾笙,记住我的名字。”
“你要把夏风忘了,你要记得你喜欢的只有我顾笙一个。”
随后,顾笙往我的身体里注射了什么,让我陷入了无尽的深渊。



我约了顾笙到我的公寓吃饭。
他来后显得很高兴,因为我亲手为他做了饭菜,都是他爱吃的东西。
他跟我说起属于“我们”的过往,种种都是他从夏风那里偷来的身份。
我拿起碗给他舀汤,一边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一边看着他倒了下去,然后从包里拿出那管从夏风那里偷来的针剂,将里面的液体注入了他的体内。
我还没来得及把他拖进房间,夏风就破门而入,让我愣在当场。
“以后这种事,我来就好了,不要脏了你的手。”
他说着,给顾笙蒙上眼睛,再用带来的麻袋把他一套,让我帮他把人搬进了楼下的车里。
他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将顾笙带到了离我们一千多公里的地方。
然后我们找了个公园将他扔在了椅子上,等到晚上,会有路过的人发现他把他救了。
他已经失去记忆,再也不能打扰我们的生活。

尾声

我和夏风坐在车上却没有发动,路过一段沿河公路,有风从车顶进吹来,将车内紧张的气氛吹散了一些。
“下次干这种事要跟我商量,你连我都信不过吗?”
他坐在我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把我抱进怀里。
“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我的身体靠着他的胸膛,此刻才开始发抖。
“再说了,我把你忘了那么久……”
我有些心虚,不敢看他也不敢回应他的拥抱。
“这有什么关系,你把我忘了,你的心还替我记得呢。”
他把脸贴上了我的脸,轻轻的蹭了蹭,“青青,两年了,我终于找到你。”
我转过头搂住他的脖子吻他,任由原始的本能操控着身体与他交缠反复。
我把你忘了那么久,还好我的心还替我记得你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5:40 , Processed in 0.448409 second(s), 4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