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0|回复: 0

落花寻雪2

(201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3

帖子

13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30
秣陵苏氏内,魏无羡横吹陈情,笛声急促,似是要划破长夜,一人跪坐在魏无羡身前,血肉模糊,未死。还未受尽折磨,如何能让他轻易死去。魏无羡心中愤恨,笛声吹的越发急促,那人已被恶灵吞噬殆尽,早该死去,魏无羡却不放过他,给他留了一口气,吊着他的性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已设结界,今夜之事,再无第三人知晓,明日苏氏只会发现,自家宗主失踪了。
魏无羡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化雾附于纸人之上,转身没入夜色当中。
两日后,秣陵苏氏宗主失踪的事便传到了姑苏。这秣陵苏氏,并非大家族,但是与四大家族也是有些渊源,全因那苏涉跟了金光瑶,做了些天理难容的事。仙督仁善,秣陵苏氏又算是蓝氏分支出去的,所以除却苏涉之辈,苏氏其他人均不怪罪,开宗立派,可继续下去。仙督在姑苏,仙门之事,自当上报,尤其是这宗主凭空失踪,引人猜疑。
“宗主,魏公子,苏氏门生求见。”
“请。”
蓝氏门生通报后,一女子被引了进来。
“妾身秣陵苏氏宗主之妻”未行礼,未报姓名,简简单单一句话,那女子便不再言语。魏无羡轻哼了一声,说道:“哦?不知夫人至此何事?”他规规矩矩行了拜礼,若是蓝湛在,也必然会如此的。
那女子紧盯着魏无羡,似是咬牙切齿,硬生生挤了几个字出来“寻我夫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寻你夫君?夫人可是看上了我们蓝氏哪位?哈哈哈哈”他笑的肆意,但蓝曦臣感受得到,若是苏夫人继续如此,怕是难以体面。此时的魏无羡,像极了讨伐温氏时的他,或者说,此时的魏无羡,是仙门百家口中的夷陵老祖。
苏夫人未曾见过魏无羡,也不知夷陵老祖有何不同,只是本能的感到有危险,可惜,无知者无畏。“魏无羡,你私藏宗主,是要和我们苏氏为敌吗?!”她吼了出来。魏无羡噤声,环抱的胳膊放了下来,握紧了手中的笛子,似是想到了什么,握紧的手松了松,笛子在手中转了个花,“是,又怎样?”他没有否认苏宗主在他手里,蓝曦臣也不意外。
苏夫人一愣,她原以为纵使魏无羡蛮横无理,蓝曦臣也不该如此,却没想到,蓝曦臣放任了 “魏无羡!你以为你是谁?夷陵老祖?如今还不是被蓝忘机圈养在这地方,你以为蓝忘机会一直护着你吗?他连自己都护不住!他现在—啊!”
“你刚刚说什么?”魏无羡掐着她的脖子,面无表情,“你若是想生不如死,大可再说一遍。”
“魏,,魏无,羡,你敢,咳咳咳咳咳咳咳”
魏无羡松开手,颇为嫌弃的蹭了蹭衣服,似是手上有着什么脏东西。“夷陵老祖,有何不敢?”
苏夫人缓了口气,看向蓝曦臣,“泽芜君,你们蓝氏竟如此?”
“苏夫人,忘机乃我胞弟,魏公子乃忘机道侣,夫人请注意言辞,自重。”蓝曦臣仍是温雅,仿佛说的不过是见面的客套话。可其中警示,却是非常。
“你们!蓝曦臣!你竟如此放任歪门邪道!”
“我魏无羡要杀谁,谁能阻拦?!谁又敢阻拦?!”魏无羡忽的发狠,瞬间又扼住了她的喉咙,他眼角微红,一身黑气萦绕,“歪门邪道?”那我便让你尝尝歪门邪道。他松了手,横笛吹奏,苏夫人还未来的及逃,便已被牵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既然你这么想要找到你夫君,那你便去找他吧。”

一日前,蓝忘机陷入了昏迷。蓝忘机灵力雄厚,未有伤病,昏迷实属不该。但是,正如千疮百孔存在一样,咒术,伤人于无形。魏无羡善用符咒,自然更加敏感,在确认蓝忘机没有受伤后,他便意识到了符咒,蓝忘机昏迷的消息传来时,他正在藏书阁翻阅古籍,查阅咒术。魏无羡又恨又怒,蓝湛,他的蓝二哥哥,竟中了咒术,明明自己那么擅长的东西,如今却无能为力,愤恨自己无用,愤恨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碰他的蓝二哥哥。
“魏公子,还是?”蓝曦臣问道。
魏无羡摇了摇头,没有办法,找不到,那一夜他去问苏氏,但是苏氏嘲弄一番,什么都没有说,魏无羡用尽极刑,也没有问出什么。
“魏公子,你去陪忘机休息一下吧,我来查。”
魏无羡想拒绝,却又想到,自己已经有几个时辰没有看见蓝湛了,若是蓝湛醒着,也不会让自己这样的,他点了点头,谢过泽芜君后回到了静室。
蓝忘机静静的躺着,不染凡尘,俨然一副天人之姿。魏无羡想,他的蓝二哥哥,可真好看,要是能起来抱抱他,亲亲他就好了。他这样想着,躺在了蓝忘机的旁边,他也乏了,身心俱惫原来是这种感觉。他手里拽着抹额,绕指了一会儿,又放下理好,“你不抱我了,蓝湛,小古板,你不抱我,那我来抱你,我好想亲亲你呀蓝二哥哥,”他轻触了触蓝忘机的脸,“蓝湛,你说过心悦我的,但是你把我忘了,你怎么能把我忘了呢蓝湛,你等了我十六年,是我让你等烦了,是我一直不开窍,你不想要我了吗?不行的蓝湛,你撩拨了我,一辈子都不能跑,下辈子,下下辈子,永永远远都是我的。蓝湛,我好想你啊,想你抱我,想你亲我,想你要我,蓝湛,对不起,对不起蓝湛,是我没用,我到现在都找不到办法,蓝湛我该怎么办啊蓝湛,我该怎么办,怎样我才能救你,蓝湛,你能告诉我吗。”魏无羡很讨厌哭,大男人哭是很无用的表现,可是现在的他,好像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蓝湛,我好像知道那十六年你是如何度过的了。我回来了,你也会的,对嘛。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13 , Processed in 0.460667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