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3|回复: 0

旷野

(90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45

积分

年费老爷

积分
45
与陈明许久未见,

自上次同学聚会隔着人群匆匆瞥她一眼,

已过十个年头了,

不知毕业后的那二十年她是否还过得安好。

前月得之死讯

意被牵挂及悲恸所左右。





深秋生夜寒,

风雨交加无眠夜。

我干脆起身,披上毛呢大衣搬了凳子跑出书房

从书柜高处取出了那打剩余的信封

以及下面几张边沿已经开始焦黄的旧照。

手里沉甸甸的

蛛网压着灰尘。





上面单是她一人,

臭美的对着镜头。

想现在大巴车车窗上贴的那个女明星,

是跟她一般年纪的,

我深深记得。

当初二十年前的冬天

她每每换个造型都会拿自己的美貌与此人对比,大肆夸奖自己衣着品味如何之高。

而现在手机里的八卦头条,偶尔才会挤出一小点篇幅,讲这个女人已经四十五岁了,没有往年当红小花的风采或如何如何。







我倒是想着,

她还是很好看,

活泼健康,平平安安

日子有滋味。

总是很休闲的出现在镜头前,

很随和的面对大众。



不过,

某些人却永远成为少女了。







第二天,日复一日

我带上围巾,挎了包

仔细擦了擦鞋面,

拿上教案和老花镜锁了门。

一切就绪,

我却傻站在门外,

下一步该去哪呢,

对,教书,

教了大半辈子书

不去学校能去哪里呢。

于是我朝车站走。





第一场雪来了,

昨日还是冰雨刺骨的秋夜。

冬天来的真急。

白茫茫的雾气氤氲

眼镜花了一片,

我颤巍巍取下来正要微微擦拭

茫茫然间抬头

却见二十岁的少女陈明向我奔来。



那悦耳的窃喜

雀跃的轻音,

我多想念啊!



“陈明!”

我狼狈的伸出手来。

“啊,什么?神明?”

我戴上镜片,热泪将将盛满沟壑

下一秒就快要溢出来似的。

错了,这个不是她

我心里明知道的。

“不好意思啊小同学,我认错人了。”

那女生扎着两根长长的麻花辫,

一对浅浅的酒窝。

不过确实

真像啊。

她抓着扶手站在我的左侧

大方放过了我的尴尬。





“您的亲人吗?”

她轻轻的问。



旁边的女生亦是关切的看着我。



我跟她们讲,

只是人老了记性不好

常常放不下老朋友而已,

一大堆杂事需要回忆。

低下头窘迫

心上白发不能除。







盼着车子赶紧到站吧,

雪大了,

就更难走了。





尴尬的二十分钟过去了,

我一路扶着杠子

蹒跚着快要下去,

回过头跟她点头示意

便掖了掖毛衣

一步一步往学校去了。















“我母亲,叫陈明。”

我在她箱底的相册里

见过您。

那女孩,看着车窗喃喃道。

















——

老有人说我写的华而不实,然后这次就用特现实朴实的语调写了双女主,单相思小短篇,有很多不足。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44 , Processed in 0.138042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