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3|回复: 3

夜路

(196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8

主题

9

帖子

5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525
母亲哭得声嘶力竭,奶奶捂着胸口发出像扯风箱一样的呼吸声,婶婶在奶奶的旁边扶着她抽泣着,门外的黑狗踱着步想要发吠却又不知道是否合适,犹豫地发出低嚎。


但每当我回忆起那个晚上,却只能想起一些画面,比如说,父亲全身都憋得通红,他大骂时唾沫从他的灰黄的牙缝中喷出,他被叔叔拽着扬着斧子的手上布满青筋,而哥哥的脸肿胀到看不清五官,他的嘴部撕扯着,三个字说得像是一个慢镜头。


他说:“我走了。”


这里的“我走了”,在那个时候还不是一句告别,而是一次宣战。


——哥哥走了不该走的路。


他走那条路的时候,我只敢站在很远的一个土坡上等他回来,我不敢想象他会经历什么,只敢想象他到底会怎样的回来,但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让我紧张到,衣服被汗水打湿紧紧黏在身上。


我们从记事开始父母叮嘱的第一件事,就是绝对不要去走那条路。


那是一条出现在旷野上,两侧却生长着树木的路,树木常年不生叶片,树枝却能让阳光也无法照进,路面上铺满被霜碾在地上的荒草的尸体,所有生命活不过一个季节。


但在哥哥走上那之前,我们已经背着父母紧张而又兴奋地听过太多那条路的故事,有的是在伙伴之间传开的,有的是悄悄听隔壁村的老人说的。


据说曾经有一个孕妇贪图走近路走上了那条路,当天晚上郎中来看已感觉不到胎儿脉搏。据说有个酒鬼不小心走上了那条路,他的尸体后来在河边发现,他的酒壶装满了河水,是暴饮而亡。


据说有人不信这条路的邪恶而踏上验证,第二天却给整个村子带来了瘟疫。


于是那条路,从父亲的时候,从祖父的时候,从祖父的父亲再往前不知道多久的时候,成为了忌讳,谁如果走了,就会沾染上瘟神,成为厄运的象征,最后暴毙。


有胆大的孩子说着要去走一趟,最后却被飞鸟吓了回来,也有孩子声称曾经走过,绘声绘色地对着围着他的孩子们讲述“我刚踏上那条路就感觉到一阵风从地下吹上来……“


我看着哥哥的身影一点点缩小,一点点消失在那条路上,直到他的衣角彻底消失再那层层叠叠的树枝里,我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拼命阻止他,就算我知道,他一直是说了要做什么就要做什么。


就在我几乎要大哭起来的时候,哥哥云淡风轻地回来了。


没有任何传奇经历要与我分享,连一点点与众不同都说不出来。以至于我当时怀疑他根本没有敢走。


但是他确实是走过了。远处一个房顶上的孩子看到了,于是很快全村的孩子都知道,于是有一个大人知道了,于是全村的大人知道了。


村长气得拄着拐杖连连退了好几步,当时在田里的父亲听说时,斧子划破了自己的手,鲜血染红了柴。


我曾以为那个没有人睡去的夜晚是最难熬的,但其实,真正的事情第二天才开始。


村里的半仙对天呼号着,一边摇头晃脑一边挥动他的旗子,然后对着战战兢兢的人们说:“要想防止瘟疫,只有消灭祸源。”


村长找来父亲,告诉他:“你杀还是我们去杀。”


门外全是脸挤在门上偷听的人。有人恶狠狠地说“这个小畜生自己想死还要找我们垫背,呸。”“根本用不着瘟神,这家人都该死。”


“村长。”那个从来只是严厉对我们的父亲,非常用力地,讨好地笑着,“孩子不懂事,吹牛而已,还没走一步就吓得跑回来了,根本没敢走。”


“有人亲眼看见了。”村长没有看他,“你下不去手我们可以帮你。”


“不可能。”

“由不得你。”


在那个晚上,我只记得父亲一直在家里忙碌着,他找出家里的利器,搬出家里的衣柜将脆弱的大门顶住。这个因为过度劳动而提前衰老,最大的梦想不过是安稳一生的老实人紧紧绷着嘴,做好了一个人抵御全村讨伐的准备。


我不知道的是,在那个晚上,哥哥也做好了准备。


那是我跟哥哥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他揉着我乱糟糟的头发对我说:“我要走了。”


我因为困意迷迷糊糊地问他:“去哪里呀。”


“去外面。”


“外面多冷呀……”




那是很后来很后来的事了,我听父亲说,他也曾经踏入过那条路,但在还没有走到一半的时候被祖父拖了回来。


祖父问:“你走那条路了没有。”


父亲昂着头说:“我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管是被打到直不起腰板,还是布满血痕的腿开始生疮,父亲的回答一直是:“我走了。”


但在三天滴米未进之后,父亲捂着肚子,惨白的嘴唇颤抖着回答了祖父:“我没有。”


父亲的脊梁骨,就是在那一刻才被打折的。




哥哥出门的那个清晨,镇上飘起雪花,我被寒风冻醒,看见他站在灰白色的晨曦中。


我揉着睁不开的眼睛问他:“哥,你去哪……”


“去外面。”


“哥,爹说外面没有出路……”


“爹骗你的。脚下的就是路。”


他扎进了十二月的风中,再没有回来。






再没有人走过那条路,很多年以后我一个人站在那个土坡上,那条路依旧荒凉而破败,但在这个村里却并不显得突兀。


我站在那里,好像突然又感觉到,汗水被衣服打湿紧贴在背上,于是那个瞬间里,我恍惚间觉得哥哥会从那条路走出来。


但我知道他不会回来的,就像我知道,我这辈子也出不去了。


我想起很多传说,有人说那条路是通向坟地的,有人说那条路是条绝路,有人说那条路背后是黄泉,有人说那条路没有尽头。


但不是的,那条路是通向村外的。
img-cc5ade07f6f34d019c84f91c940d2e30.jpg

评分

参与人数 2才气 +40 稿豆 +6 收起 理由
大明 + 20 加精奖励!
野茫茫 + 3 好喜欢这一篇,加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15

帖子

7430

积分

三级鸽子精

Rank: 4

积分
7430
发表于 2021-1-25 17:39:3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像批判乡村封建,爸爸走了一半没走出去,哥哥走出去了,他走出了村庄,走出了封建桎梏,走出黑暗,但我相信弟弟应该也能走出去,只要弟弟相信脚下就是路。主观赏析,错解勿怪。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9

帖子

55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555
发表于 2021-1-26 18:49:0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0

主题

25

帖子

334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45
发表于 2021-1-27 14:47:38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路,就是走出去才有路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19 , Processed in 0.213024 second(s), 7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