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1|回复: 0

鸦尽三千绝

(519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5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55
执笔/牧
——读之者安

——Do you remember what you were doing in2.24.2014?
——一个噩梦的前奏曲奏响了。
——鸦尽

时光倒流——2013.7.18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天黑和天亮,因它们都被泪水挡住了。
“啪!”的一声电脑桌前的水杯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应声而落摔成了无数的玻璃碎片。接着又是“啪”的一声,笔记本电脑被人大力地合了上去。
座椅上的女孩顺势往后一仰,准确地倒在那锋利无比的玻璃碎片上。鲜血沾染在玻璃碎片上,在阳光刺眼的照射下显得愈发的诱人,猩红色的纹路染红了谁的双眼,让谁憔悴不堪。
那一天过后,她疯了。
疯到极致才不会流泪。她信了。
但那只是一个美丽的lie……

时光荏苒——2014.2.24
阿妮:鸦尽姐,你今年陪我过生日吧。
她打字的手指停顿了一下,大脑也随之犹豫了一下,但最终她还是打出了一个“嗯”字。
阿妮是她在网络上认识的妹妹,更准确地说也她最忠诚的“骨灰级”粉丝。
她们是在一个小说网站上认识的,那时她正遭遇写小说的低谷时期,写的每篇文章都会在网上引起一阵阵毒骂声,那段时间她受尽了别人的冷嘲热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压力,她曾一度想过放弃,但是庆幸的是,她遇见了她。
第一次见面,她说:姐姐,我叫阿妮,很喜欢你的文章,你要一直写下去,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后来每次她遇到毒骂或者侮辱,阿妮都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她的人,所有的那些言语也都是阿妮一个人帮她骂回去的。尽管她不怎么喜欢阿妮那泼辣的性格,但因为感激也就隐埋了下来。
给阿妮过生日那天,阿妮除了叫了她以外,居然又叫来了很多人过来。
“阿妮,我想我还是退群吧。”她不习惯呆在很多人的地方,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现实中。她自身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不嘛,说好陪我的,不许后悔。”阿妮有些撒娇的说着,后面还加了一个很可爱的表情。
……
接着又是一群人的闲聊,把她想说的话淹没在了人群中,最后不得不收回。
她有些烦躁的关上了QQ,拿起旁边的药罐,拧开,倒出,吞送,拧上,放回。

时光倒流——2013.7.18
一页页翻着评论,心已经麻木了,眼泪已经流完了。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待我,为什么?
从刚开始的满怀期待的写作,到现在打开文档的静如死潭,这中间好像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自己的心就像一根蜡烛,微弱摇晃,被摧残着,快燃烧殆尽。眸内闪过字迹,心悲哀,自己真有如此不堪吗?那一字一句有那么敷衍吗?自己真的不行吗?心如灰,蜡烛燃尽,在一次次的打击中,化为尘沙,握不住。
她无力地关闭了评论,打开了写了一半的Word文档,想继续写的时候,但却在要下手打字的时候犹豫了。
我这是在继续找骂吗?她不禁苦笑道。脑海里断断续续地反复着那一页页的评论。让人感到恐惧,让人忍不住颤抖。
——难道网站对收文一点要求都没有吗?这种文也能过,给差评。
——编辑都在家里睡大觉,三岁小孩都能过。
——这文笔,啧啧,我幼儿园的水平也比这个高吧。
……
她用力的摇晃着头,让自己不去想那些评论,安心写文。但似乎你越是想忘记的事情,越是忘不掉。它就似唐僧念经时的紧箍咒一般,箍在她的头上,一遍遍折磨着她。
那一天,倒在血泊中的她,一步步走向死神,在即将被死神拥入怀抱的那一瞬间,她看见了窗台上的乌鸦。
那些乌鸦“嘎嘎……”的站在窗边叫唤着,似笑非笑,眼睛向下斜着,看着她。她看到了嘲笑,那神情很想某些人。
是在宣布我是一个失败的人吗?
她用双臂支撑着身体,慢慢从血泊中站了起来,趔趔趄趄地走到窗台上用扫帚赶走了那些乌鸦。
乌鸦要飞翔了,我也要涅槃重生了。
鸦尽,从此成为了她的名字。
她看着乌鸦远去的放心,在心里一字一句说道: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时光荏苒——2014.2.24
《瑰丽面具》
我讨厌这个恶魔与天使共生的世界 就如同讨厌我是上天注定的不详之人一样。
我憎恨世界上所有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生物——人类。
他们用半边的面具巧妙地遮住了他们自己阴险狡诈的那一面,露出善良亲切的那一面视人。
他们欺骗了谁?人人如此何来欺骗一说。
他们爱上了谁?他们爱上了无穷的欲望。
他们说:“想要立足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中,你一定会带上那半边的面具,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如果你带上了那半边的面具,请摘掉吧。
阳光,会把你所有的污垢洗濯。
时间,会抚平你所有记忆中的伤痕。
——鸦尽
当她写完这一段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但高楼大厦的身影不但没有因此沦陷,反而愈发在这黑夜中叫嚣着。她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8点多了。
乌鸦又要开始歌唱了。
她打开了QQ,把新写的片段发到了阿妮创的群里。
不到一分钟,就看见阿妮在下面留言:鸦尽女神,请收下我的膝盖,简直太棒了。
她正想回复,却忽然又冒出了一条新的留言。
“设问运用的不错,读起来有些压抑,但后半段巧妙的写出了呼吁,是很现实的一个片段。”
好准确,鸦尽的手在电脑键盘上抖了一下,随后有些警惕地问道:“你是谁?”
还没等到那人的回复,却弹出另一条消息。
旭尧哥哥,你来了。阿妮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鸦尽姐,他是前几天我刚认的哥哥。”
面对阿妮这种天生的自来熟性格,鸦尽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半暖时光——2015.1.1
当窗外塔楼上的大钟,整整敲了十二下时,钟声回荡在这种城市中,烟火在人们的欢呼声中飞上了天空,绽放了身姿,下一秒便零零星星的消散化为小火星陨落了下来,温暖了这个寒冷的冬天。
今夜的烟花真美。
愿上帝保佑。她双手合拢在胸前做着祈祷,随后用右手的食指轻轻地在胸前划着十字架。
做完祈祷,她去了阿妮的群,里面留了各种各样祝福大家新年的留言。
她简单的在下面留言——
“Happy new year。”
很快就收到了很多人的回复,她笑了笑,逐一回复了。
“鸦尽姐,你好像变了哦。”
“恩?”
“变得好活跃哦。”半开玩笑似得一句话,后面还跟着一个鬼脸。
看着阿妮说地这句话,她的眼角不自觉地瞅了瞅桌子上的药瓶。确实,她已经停药很长时间了。
站起,拿起,扔掉。
让以前抑郁的我,随着药瓶一起坠落,摔碎吧。
回到电脑桌,她看见了旭尧的私聊:“今晚有空吗?”
她回复了一句:“嗯。”
“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没?”
我的愿望——你能永远做我的药。
但是犹豫了很久她也没有说出那句话,最终打了一个:“没有。”
“要对生活有追求啊,不能继续抑郁了。”旭尧有些语重心长的说着。
他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来到她的身边,看见过她最丑陋不堪的一面,知道她所有一切苍白无比的过往。
“他,可能出现在你最风光华丽的时候,但一定出现在你落魄无助的时候。”
我一直信奉这句话。而且我还在后面稍微补充了一句话:他会和你导演一部现实版的灰姑娘的故事。
而他和阿妮都出现在鸦尽最落魄无助的时候,都是她生命当中最重要的角色,但上帝如果只允许她留下一个的话。
她或许会自私地选他吧。
阿妮,对不起。
“我的愿望是和你过最平淡的生活。”
想了一下,她还是删掉了和你俩字。
发送。

时光荏苒——2015.9.6
《你唯一》
天渐渐黑了,星渐渐亮了,
是什么在刺痛灵魂的深邃。
或许是你吧。
我想你了,我真的想你了。
心田有涓涓暖流流过,是你曾给我的慰藉。
回忆是一杯毒药,而我却心甘情愿的喝了下去。
那些关于你的记忆挥之不去,
一遍又一遍,刺激我的神经,折磨我到深夜。
平静的生活, 知道她的出现。
你和她的谈笑风生,深深刺痛着我的眼;
你和她的甜言蜜语,深深刺痛着我的心。
原来,你的心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
对你产生的依赖,离开时撕裂了我的心。
我不能没有你。
所以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都要从她手中将你夺回。
因为
这个世界上,唯有你。
在这个浮华的世界里,你唯一。
——鸦尽
“写完了。”双手离开了键盘揉了揉有些发涨发痛的太阳穴,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复制,粘贴,发送。
“姐姐,你改风格了,言情风?”群里看到片段的阿妮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是言情。”没有犹豫片刻她就否定了,速度快的有些让她也都有些怀疑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是写着写着不知不觉就偏离了她自己原来预定的轨道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了。
“就是言情风。”阿妮不满地抗议道。
“随便,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她刚想退出QQ界面,就看见了旭尧抖来的窗口,她有些犹豫了一下。
旭尧,就像降临在凡间的天使,那么纯净,又那么美好。让她不禁油然而生的是那遥不可及的距离感,和永无止境一般的膜拜感。
她叹了一口气,虽然她讨厌这种感觉,不喜欢这种被人压抑的感觉,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吧。
“有事吗?”她随手打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现在的写文风格和我以前的一位朋友越来越像了。”
“嗯?是吗,谁?”如果换做别人她一定会以为这是和她在套近乎,但是和旭尧相处久了就不觉得他是那种会随便开这种玩笑的人了。她现在运用的大部分写作技巧都是她姐姐在世时教她的,风格她也有些传承她姐姐的风格。
“她叫什唯。是我以前的徒弟。”
什唯!姐姐!
真想浮出水面的那一天,噩梦的前奏曲已经提前步入了尾声阶段。
明白人,似乎已经懂了一切;不明白的人,还蒙在鼓里。
“我叫鸦尽,真名什娅,是什唯的妹妹,”她笑着打出了这么一句话,还没有等待旭尧的恢复,她就退出了QQ,从此再也没有动过那个QQ 了。

时光秘密
——2012.7.18
姐姐,祝你生日快乐,在天堂的日子可否安好?
北京刚下过雨,我感觉有点不好,又死了一回的感觉有一次折磨了我,庆幸的是我又活过来了 。
但是,我好像又梦见了你。
还记得我们儿时住过的那个孤儿院吗?
我已经把梁女士给我的遗产都捐给了他们,现在这所孤儿院正在施工整修呢,相信以后哪里会变得越来越好的。
梁女士一个多星期前走了,是从前折磨她的胃病恶化成了胃癌晚期。她走的很平静,第二天我去送饭的时候她就已经面容安详地躺在床上,没了呼吸了。
我不知道要不要去参加她明天的葬礼,我觉得我愧对于她太多太多了,似乎没有脸再去见她最后一面。
仍记得当年她手牵手把我们从孤儿院带出来的情景,虽然事隔多年那个场景已经模糊不堪了,但我扔记得她俯下身对我们说的话。
她说:“从今以后,你们就有妈妈了,不再是被人唾弃的野孩子了。”
从那一天起,梁女士就成了我们名正言顺的母亲了。也是从那一天起,她为我们操了一辈子操不完的心,把所有最好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我们,但是我却一直没有亲口叫她一声“妈妈”。
不得不承认,梁女士真的是一位好母亲。
你出车祸走了的这些年,她一直因为过度伤心而卧病不起了。但是她从来不相信你已经离开人世间的这个事实,尽管我也不相信。而且她一直在破解你留下的那张被鲜血染红了的字条。
上面只写了俩字母——XY。
XY,是什么意思?——是当年害死你人的车牌号,还是名字?
如果你想让我替你报仇雪恨的话,就托梦给我吧。
晚安,姐姐。

——2014.11.11
XY,旭尧……
姐姐,旭尧就是你活在这个世上时,日日念念的那个师傅吗?
他似乎根本对你所做的所有事情都不知道。就连你当年为他而死,他到现在都不知情,只认为你是离开了他这么简单而已。
他把你当做生命中的过客之一,你却把他当做生命中唯一的人。
你真的值得吗?
要不是你把他看的那么重,当年也不会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喜,而半夜独自驱车去他家给他过生日,却因天黑不慎撞破护栏坠入大海而死。到现在弄的尸骨无存,徒留在世之人悲伤而已。
姐姐你当年为什么这么傻?为一个人,而舍弃了一座城;为一个人,而舍弃了花季般的生命。
而且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是他,为什么不早点……如果早一点我就不会让这件事情掺杂上过多的情感,或许就不会这么犹豫了。
曾经,每一个没有你的夜晚,都好像一遍遍的在警告我不要忘记你的仇恨,要替姐姐报仇。我是多么想亲手毁灭掉害死你的人,是多么想立刻和害死你的人同归于尽,是多么想去陪你。但是当真正害死你的人就在我的面前时,我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姐姐我到底该如何是好,我到底该不该恨他,我到底该不该亲手毁灭他替你报仇。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姐姐,你告诉我吧。
——摘自什娅日记

时光妖孽
2019年,在新年代来临之际,小说《鸦尽三千绝》正式出版发行了。
鲜红色的天空中,有几只黑色的乌鸦格外的显眼,它们正在拍打着翅膀飞离这篇金黄色的麦田,飞翔那隐匿的黎明之中。
乌鸦的中间竖着印着书名——《鸦尽三千绝》
“总有一天,一切都会释怀。”
这几个字印在书名下面最醒目的位置,没有之一。
作者的名字却印在了右下方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发行了一个多月之后,作者在偌大的教堂里举办了新书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
席上,有记者问她,如果能回到过去,你愿意回到那一年?
她犹豫了一下,释然地冲着镜头笑着比划着。
站在旁边的手语翻译师说:“什娅小姐说,她愿意回到2015年”。
《鸦尽三千绝》此书的作者已经不言而喻了,她就是鸦尽,也就是手语翻译师口中的什娅小姐。
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她真的很想回到2015年的元旦之夜。她想把被她删掉的字再加回去。
让一切真相都石沉大海,永无浮出水面的那一天。
一滴泪染透了日记本最后的那几个字:
姐姐,对不起。
—End—
20190202142036_khnrm.thumb.700_0.jpg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1:24 , Processed in 0.148763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