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5|回复: 0

像光一样喜欢

(211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5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55
执笔/牧
——读之者安

在某个落着雨的黄昏,窗外灯光摇曳,屋内一片寂静,只有偶尔发出键盘的敲击声。我就这样裹着一层薄被坐在床上,随手点开了一个网站。
故事就此开始了。
后来的后来,我才明白:或许人只有混入人山人海中,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渺小;只有经历了自己不可改变的事情,才知道自己有多单薄;只有经历过苦难,才知道自己多么脆弱不堪。我不得不承认,写作真得需要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强大到足以任凭外面腥风血雨,你仍可以笑容洋溢。
但世界上的后知后觉很多,我也不乏这样。那时写作的艰辛和别人的吐槽我便一笔带过,不诉说太多。就说说我和窅娘的相识吧。

在遇见她之前,我看过她的文章《我的心:一半是海洛因,一半是尼古丁》,一种油然而生的钦佩就在心底埋下,那时我仰天一叹,感慨道如果我的文笔能有她这般好就好了。
相识,就像是风吹过一棵硕果累累的树,树上的果实彼此碰撞一般。而我和她在QQ上真正相识的地点却是讨论组,嗯,她帮她的朋友,我帮我的朋友。
一场世纪般的恶战在人员到齐后一触即发,这个战场上我和她厮杀的最为猛烈,谁都憋着一口气,看谁能笑到最后,但却被我朋友的一句私聊给打扰了
“牧子,你知道你在和谁撕吗?”后面还加了一个汗颜的表情。
“谁啊?”
“窅娘。”
窅娘?!我惊呼一声,当场晕死在键盘前。
一切都是假象。女神啊,刚刚和你撕的那个人不是我啊,是鬼啊!但还来得及吗?好吧,幸好我当时的脸皮足够厚,舔着脸和人家私聊起来。
后来想想,我们的相识真得是应了一句:不打不相识。

后来她陆陆续续又出了好几篇短篇,文笔好到让我窒息的地步,就算是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很好。
而当时文笔不高的我心底泛起了一个想法——照葫芦画瓢。所以后来便有了我的一篇文章《独话》的灵感和开头——
上帝,你给了我多少时间来淡忘这一切,是一个月,一年,还是一生一世?
我的那份执着最终成了顾忌,我的那份爱最终成了怀念。
“温少明,在那个朦朦胧胧的岁月中我曾执著地爱过你,但我也承认我的那份爱很卑微,很胆小。”
青涩的年华,我甘心的做了一个胆小鬼。

几年前,那是一个大雪飘至北方的璀璨夜晚,我躺在床上,凭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看着她的文章《青鸟》。今时今日,我对那篇文章写的什么已经忘的差不多不了,但是她引用那句,千变万化的是人心,纹丝不动的是命运。我却清晰地记得。就像记得我们在一起的岁月一般,虽相聊也不是很多,彼此的话语也局限于逢年过节的祝福语而已,但有一种改变是潜移默化的。好景不长,之后随着网站那时人的离去,她的文章不再更新,网站的关闭,彻底让我们断了联系。
这些年我看过很多离别,也写过很多离别,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满腹忧郁的诗人,风轻轻一吹,便卷起了我千万缕愁思。而没有告别的离别就像硕果累累树上一颗未等成熟就坠落的果实一般,不会泛起阵阵涟漪,但某时想起时,会有遗憾,也会酸涩。

不知不觉中2018年已经过去了一半,随着中考的结束,我的初中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闲来无事在家的我打开了电脑里的一个不知名的文件档,从那里面整理出了一些我以前写的随笔和稿子。
或许是当初的我没有注意,也或许是电脑保存地不是很用心。整理完,我才发现已经遗失了一部分了。那其中的很多文的创作灵感,都是她的文章带给我的。
虽有些遗憾,但我愿相信,那些丢失的稿子会寄宿在曾经看过它们的人的心里,也希望飘到她的哪里,让她看见。让她知道,原来从前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在偷偷地模仿着她写文,更想让她知道现在那个小姑娘已经长大了,她仍然还在坚持着写作,她非常感谢她。

今天无意中刷空间,看见从前我帮他打讨论的朋友发动态说道:窅娘签约花火杂志B版?!!!
看到这段文字我刷鼠标条的手顿了顿,随即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她就是这么的厉害,我由衷地敬佩她。
那天有位朋友找我闲谈,谈着谈着便谈及她的新文《知否》,她很热情,不由分说地就把她的新文发给我看,让我帮她改改。
看了大致,是言情文。关上文档,我敷衍着说:“写得不错,挺好的继续加油。”人都是需要鼓励的。
“牧子,你觉得眼熟吗?”一看得到我的赞美,她就打开了话匣子。
我思维惯性地回了一句:“眼熟?你copy(抄袭)别人的文章了?”
她发来一个吐血的表情,“是《独话》!牧子你连自己文章的影子都看不出来吗?——这篇文章是我看了你的《独话》后写的。”
是吗……我想起了她的文章结尾有这么一段话:
——知否,从前的你像阳光一般耀眼,照耀了我的整个世界;知否,你是年少的欢喜,但也只是年少的欢喜而已。
这是言情文结尾抒情老掉牙的套路,但我还是把这句话给保留了下来,改了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是单纯的感觉喜欢吧。
——我在茶几上留下一封信后就拖着大大小小的箱子离开了。我走后带的风一吹,展开了信纸,上面用娟秀地小字写着:
左霖,与我而言你就像光一样,牵引着我情窦初开的心去流浪。但我知道我已经不小了,不再是那个肆意妄为的年纪了。我也想我的父母了,我亏欠他们太多太多了,所以我现在要用下半辈子去偿还他们。
对不起,虽然喜欢是一种神奇的力量,它可以支撑你去做许多事情,能够化解你心中的忧愁,但这种喜欢只限于年少。
左霖,你是我年少的喜欢,也只是年少的喜欢而已。
最后,送你一句诗: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保重。

窅娘,保重。
20181203190604_sbwfm.jpg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3:20 , Processed in 0.161850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