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7|回复: 0

《天下风华录》叹落花

(413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19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95
牡丹花凋谢了,但她希望,等花再开的时候,十里红妆,待君而归。
——题记
她从小就生活在桃林里,鹿小雨从来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只是听大人们说,外面的世界,很乱。
她问怎么个乱,大人们从来不说。
只是有时候大人们会隔三差五去外面一次,但从来不带她。
春去秋来,白羽苍山。
她随着大人们练武习文,三叔和二叔,总说她天赋好。以后一定会成为绝世高手。
有时候三叔和二叔从外面回来,会给她带回来一盒桂花糕 ,笑着对她说:“丫头,我们回来了!”
“几天不见,丫头又好看了!简直比杨家的丫头还好看!”二叔嘿嘿一笑,“你说是不是?老三!”
二叔戳戳三叔的头。
三叔搔搔脑袋,马上回道:“杨家那丫头家里人有塞外的,比不得我们家雨儿土生土长的水灵! ”
鹿小雨不明白什么叫水灵,只知道三叔和二叔总把她和杨家的那个环姐姐比。
.
鹿小雨,很向往外面的世界。
她总是缠着二叔问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每当这个时候,二叔总会摸摸她的头,严肃地说道:“外面的世界很乱 。”
三叔会默默的走到桃花树下,坐在躺椅上,拈起一块桂花糕,抬头望去,一望无垠的桃林。
落英缤纷,撩人心弦。
.
鹿小雨又问 :“外面有什么?”
二叔笑眯眯的。
“嗯……那可就多了。有美酒……”一说到酒,二叔就又咂咂嘴。
“还有牡丹花。”三叔端着盘子走过来 ,摸摸小雨的脑袋。
鹿小雨好奇地问道:“什么叫牡丹花?有桃花好看吗?”
鹿小雨从来没有见过桃花以外的花。
三叔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牡丹花,只是说:“好看,非常好看。”
雍容华贵,天下无双。
从那时起,鹿小雨就一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尝一尝,二叔说的美酒。看一看,三叔说的牡丹花……
.
每当桃花盛开的季节,鹿小雨就坐在桃林尽头的悬崖上,望着底下绵延万里的桃树,白云桃花,山河寂静。
她不知道,在那桃林之下是什么。
她在想,什么时候能出去 。
有时抬头望天,入目的是漫天繁星,幽暗的桃林深处传来蝉鸣阵阵。不知名的小虫 在浓密的草丛里唱着歌儿。
鹿小雨坐在屋檐下。
她在想,什么时候能出去。
有时白雪飘飘,寒冷的雪花覆盖了这片大地。冻住了冰湖。桃林覆盖上了一层银白,那雪花落在了屋檐上。鹿小雨坐在熊熊燃烧的烈火边上。
她在想,什么时候能出去。
.
她十五岁那年,阿父出去以后。
归来之时,带着一身伤。
鲜血淋漓,甚是恐怖。
阿娘抱着阿父哭,一整晚都守在阿父身边。
三叔端着碗,二叔沉默着烧着药炉。
“阿父为什么会受伤?”鹿小雨不懂。
三叔不说话。
二叔说:“外面的人干的。”
“阿父不是天下第一吗?”鹿小雨问,她常听阿父说。
“那也怕有卑鄙小人。”
鹿小雨愣住了,她不敢再提去外面的事儿了。
她害怕了,害怕外面的人了。
.
又是一年盛夏,鹿小雨在桃树下打盹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吵醒了她。
“谁?”
她一睁眼,一个比她大点儿的少年瞪大了眼看着她。
鹿小雨吓坏了,指着他。
“你!你怎么进来的?!”
少年马上回答:“我……我是一不小心闯进来的……我……”
鹿小雨跑回家,拉着阿娘。
少年腼腆地对着阿娘说:“我……我是不小心闯进来的……我本来是想摘个桃子……”
“你没有父母?”阿娘反问道。
少年衣服破旧,衣角泛黄,身上多处还有鞭打的痕迹,下手极狠,不大像父母打的。
少年眼眶里泛起泪光,“我从小被爹卖给了地主……”
少年说,他们家从小不富裕,家里人没办法,把他卖给了当地地主。那个地主也不是个好东西,看他长得细皮嫩肉,不但经常打骂他,还打算把他卖给小馆!
阿娘心软了,她想了想。
“你留下吧,给我当个帮手。”
少年心里一喜,紧紧地拽着鹿小雨的袖子,生怕鹿小雨抛下他。
阿娘摸摸少年的头。
“你的名字是?”
“我……我叫阿呆……”阿呆支支吾吾。
鹿小雨躲在阿娘后面,探着脑袋。
“我叫鹿小雨!”鹿小雨咧着嘴,对着阿呆嘿嘿一笑。
少年清秀的脸上泛红,轻轻“嗯”了一声。
阿娘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阿父摘下了今年第一次结的新桃,看着阿呆,皱了皱眉,不再说话。
鹿小雨晃着脑袋,对着阿呆笑。
.
日复一日,垂柳绿了又青,桃花谢了又开。
因为阿呆的到来,她又想起了外面。
鹿小雨有时候无聊了,待在桃树下,扯着阿呆的袖子。
她会问阿呆,“外面有什么?”
阿呆骚骚脑袋,莞尔一笑。
“外面吗……嗯……有桂花糕……松鼠桂鱼……嗯……还有……”
“好吃吗?”鹿小雨好奇地问。
阿呆看着女孩向往又渴望的脸,愣神回答道:“好吃……”
鹿小雨羡慕地看着阿呆。
阿呆:“其实……还好……”
鹿小雨突然起身,像风一样拽起阿呆,带着他去了自己最喜欢的涯岸,这个时候,桃花正美,天边的夕阳闪闪烁烁,醉人心魄。
阿呆看着脚下绵延万里的梦幻,突然问:“你为什么想出去啊?”
鹿小雨嘴角微微上扬:“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呆了十五年!就看见过你一个外面的人!”
阿呆心中一时五味杂陈,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不再说话。
良久,他说——
“外面,很乱。”
鹿小雨听了,瘪瘪嘴。
“你怎么也这么说。”
阿呆沉默了。
.
桃花落下,消散了。
阿呆的头发和身上落满了被吹落的桃花,恍然间,鹿小雨好像看见了长亭古道,以少年之名。
阿呆对着鹿小雨笑,鹿小雨也对着他笑,猛然间,鹿小雨的心中突然多了点什么。
阿呆的身上,穿着阿娘新做的衣袍,雪白无暇,被桃花衬得愈发洁净。
仲夏时节,白驹过隙。
鹿小雨带着阿呆去了她的“秘密基地”——
一个树洞。
哪儿的地方不大刚好能容下两个人,阿呆新奇地看着一切,鹿小雨也嘿嘿一笑,炫耀似的。
从那时起,他们累了,就待在桃树下休息,口渴了,就摘个桃子吃,无聊了,桃源的生灵都是他们的朋友……
.
渐渐的,鹿小雨对着阿呆,萌生了莫名的情愫。
好景不长。
桃源的白云被黑烟笼罩,连绵的桃源被肆虐的大火席卷。
到处是硝烟,到处是痛苦。
鹿小雨好像听见了,听见了桃源的圣灵在哭泣。
她瞪大了双眼,阿娘在那脊梁断掉之前,扑在了她身上。
阿父将她藏在桃源那颗大桃树的树洞里,对她说:
“雨儿,别出声……阿父一会儿来接你……”
阿父很憔悴,看起来很累。
鹿小雨愣了。
无助地摇摇头。
她不要。
“我去接你娘!”阿父摸摸她的头。
鹿小雨呆着树洞里,她想。
桃源不是有禁制吗?为什么会有人进来?谁告诉别人的?
三叔和二叔在火烧起来之前,就不见了,阿娘和阿父不会告诉别人……
那就只有……
鹿小雨眼球布满了血丝,那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快!再找找!”她听见有人说话。
外面有两个虚幻的人影,突然,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那两个人影恭敬地说:“少爷!”
是阿呆。
鹿小雨的心死了,变成了灰烬。
“没找到,就别找了。”她听见阿呆说。
“可是……老爷说,”其中一个为难了,“今天要鹿家死绝……”
另一个也接嘴道:“是啊……老爷要秘籍,杀了鹿蕊城……要是留下了一个两个后代……”
“老爷为了成为天下第一,可是付出了太多……”
阿呆冷哼一声:“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有何惧?”
鹿小雨目光微凝。
他们走后,鹿小雨没有等到阿父或者阿娘。
火熄灭了。
桃源没了。
阿父和阿娘也回不来了。
鹿小雨这才知道,真正的离别,没有长亭古道,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只是在一个和往常一样的清晨,有的人留在了昨天。
.
鹿小雨哭了,泪流满面。
她仰天长叹。
“去你妈的天下第一!”
哭声惊动了桃源的圣灵,它早已奄奄一息。
“去吧,孩子,出去吧。”
鹿小雨听见圣灵说。
于是。
鹿小雨去到了人间。
.
她看见了世间沧桑,百年历史。
也看见了牡丹花。
牡丹花开,从容华贵,气质天成,如洛神出水,一顾倾城,一瞥惊鸿,让人不禁想起《诗经》里的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但是,还是没有桃花好看。
有时候,鹿小雨想,如果阿父他们也在,就好了。
洛阳纸贵,文人墨客沾一笔阳春白雪,写出了盛世。
而鹿小雨,也在这表面看起来不错的江湖里,变得成熟。
鹿小雨学会了冰冷,学会了杀人,学会了闭嘴。
这是以前的她,想都不敢想的。
渐渐的,她发现,外面真的很乱。
有人浪迹江湖,有人嫌贫爱富,有人唯利是图,有人早已麻木,有人阿谀奉承,有人不羁放纵。
她浪迹天涯,来到了一个茶摊。
茶博士慈眉善目,笑得和蔼可亲。
“哟!小姑娘一个人啊?小心些哦!这江湖!乱!”
鹿小雨笑了,她不怕了,真正的江湖,她见过了。
失了天真的情,脏了无邪的心。
突然,远处人声鼎沸,络绎不绝。
叫嚷声、喧闹声,连绵起伏,高过人山人海。
鹿小雨:“哟!这是怎么了?”
那茶博士寻思了半天,答道:“大抵是韩家的公子娶亲!”
“那韩家公子啊!今年正值青春!娶了刘家的姑娘!江湖两大家,强强联手,这江湖!又得不太平了!”有人接道。
鹿小雨来到人群中间,本想离开,可是,突然,风吹沙起。
高头大马,发如墨。
红衣耀眼,容颜俏。
阿呆……不。
是韩羽,他目光呆滞,面容冷峻。
鹿小雨停下了。
她拿起了剑,韩羽看见她了。
但他没说,只是怔怔忡忡。
突然。
他笑了。
她哭了。
.
血滴在了她的脸上,令人胆战心惊。
她:“后悔没有杀了我吗?”
她带着哭腔。
他:“不后悔。”
他含着笑意。
韩涵程突然出现在了鹿小雨背后,扣住了她的脖子。
“羽儿,杀了她。”
韩羽沉默不语。
他看着韩涵程:“为什么不能放过她?”
“你难道真的喜欢上了她?!”韩涵程反问,“我让你打入内部!就是为了得到秘籍!这个女孩儿不过是你的猎物!”
韩羽死死的盯着他。
“她不是……”
“你说什么?”
“她不是!”
那声音震耳欲聋,鹿小雨好像知道自己在江湖漫无目的地游离是为了什么。
她其实,根本不相信阿呆会骗自己。
事实摆在眼前,鹿小雨丝毫不想相信。
但此时此刻,她听见了韩羽的这一声“他不是”!
这让她的心,有些动摇。
那老头儿冷哼,鹰爪直扣!
电光火石!
韩羽身形一动,挡住了那一击!
血。
再次滴在了鹿小雨的脸上。
.
她醒来时。
看见了三叔。
二叔。
“丫头!醒了?”
她怔怔的。
哭了。
他们……还活着……
鹿小雨哭着扑进三叔怀里,呜咽着。
“阿呆……”
二叔“唉”了一声,指指门外。
鹿小雨飞一般地奔去,不顾伤痛。
二叔:“唉唉唉!这丫头!”
“不要叔叔啊!”
三叔笑笑,“孩子长大了……”
“可惜了……大哥大嫂看不见……”
声音弱了。
原来,在火开始烧的时候,三叔二叔逃了出去,而这一逃,便再也回不去了。
他们打听到了阿呆是卧底的消息,特地找到了韩家山庄,本想趁着今日韩羽大婚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谁曾想鹿小雨率先冲了出去!
.
陆小雨飞奔到桃源的遗址,那个涯岸上,有人站在那里。
就如当年的那个少年,一袭白衣,不染纤尘。
鹿小雨大喊:“韩羽!”
韩羽回头。
“我叫阿呆!”
.
有人说,他爱的是韫色苍茫;有人说,他爱的是白云映照;有人说,他爱的是倾城混世。
鹿小雨说,她爱的——
是天下的无双。

首秀!求关注!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0 00:05 , Processed in 0.167797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