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4|回复: 0

爱情

(958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9

帖子

323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35
   
     “玉德爷爷,你就再给我们讲一个吧。”
     “唉,现在的年轻人了不起喽。用你们的话说叫恋爱。别以为就你们会恋爱,我们这样老人也风流过哩!”
     “呵!玉德叔,你唬鬼去吧。”
      “你们不信啊?那时我还年轻着哩,和你俩的老子在地主刘文步那做长工。他瞧着我手脚勤快,脑子也活,便让我吆喝着牲口去别村进盐,进皮货。我啊,就在百十里外的一个城镇,和个烟花巷的女子好上了。叫恋香的。那长得叫一个俊啊,我这一辈子见这么多女的,少有想她这样的。这一来二往,进货的钱全砸在烟花巷啦,不敢回来见刘文步,更不敢和恋香说,只得死赖在那。恋香倒体贴我,将那客人们吃剩下的大饼,混沌,都瞒着老鸨给我送了来。最后实在不行了,打算要硬着头皮回来见刘文步,她悄悄把这几年私藏下来的银子都给了我,让我进了货。”
    “玉德爷爷,那这么说,这还是个好人哩。”
    “唉。记得分别的当天,她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一边走,一边唱。”说罢,玉德便自顾自的唱起来:
春雨蛰春清谷天
夏满芒夏二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春夏秋冬分为了四季
清明那个佳节都把坟啊原
死去的良家的女~儿孙祭奠
苦命的妓女何人把她可怜?
唱到最后,玉德几乎是泣不成声,把家珍和清楼也说的有些伤感。玉楼轻抚着家珍,一股干涩却下心头,又上眉头。他们的爱情本来就不大被旁人看好。一个县里的通讯员,派头十足;一个忙于农事的妇女,大字不识。听到伤感的故事,也不禁为他们的将来担忧。
     “那,那后来呢?”清楼搂着家珍,叫醒了黯然伤神的玉德爷。
     “我回来没多久,日本鬼子就打来了,全乱了,就再也没见过恋香了。”玉德擦了擦眼泪,向远处走了几步,他不愿让这些年轻人看见老头子的悲哀。
      听完了玉德爷的风流,家珍似半撒娇半恐慌,问着清楼:“如果有一天,你去了大城市做通讯员,心里还有我吗?”
     “放心啦,我和你永远不分开!”清楼随意安抚着,望着怀里的家珍,心里一团乱麻:“大城市是咋样的?去了你又咋办?我和你,真的能成吗?”
     “好啦,好啦。再不回去,要挨骂哩!”在玉德爷的催促下,两个人离开玉德爷偏僻的家,向村里走去。
      村外的庄稼长的又高又密,连前路村里的光亮也遮掩住大半。只剩下远方黑黝黝,连绵的山影,似有似无,似极了他们迷茫的前途。
     不过他们此时都幸福的走向村口。爱情,青春,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在这一刻绽放,美妙而又短暂。
     不论前路兮,迷离渺茫
     只在此时兮,携手相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5:52 , Processed in 0.149398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