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4|回复: 0

神明不渡 双魂树×孙悟空

(327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9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5
  双魂树.X孙悟空

  #我不渡神明#

  #用我魂魄守护你#

  “守着她的枯骨我也愿意,可惜,她连这半分念想都不肯留下。”

  师傅和三师弟都说没有。可只有八戒看到了,那个小树妖灰飞烟灭的时候,他大师兄的眼角,有一滴泪划过。

  1

  花果山之所以是洞天福地,那都是因为双椤。一棵横亘古今具有数万年修为的双魂神树。双魂,意为一生一灭,灭而往生,生则永恒。她见证了远古沧桑,盘 古开天辟地以来,世代变迁,早于三皇时期便落于花果山,她生性纯真善良,修为不高的小妖精们都来这里落了脚,久而久之,竟也拥有了这一方乐土。

  2

  双椤斜躺在双魂上,看着小妖精们顽皮地闹在一起,藤蔓交翠,绿意飞扬,掩盖了她的双脚。她经常云游八荒海外,原身双魂神树便留在这里,许这几里之地的安宁。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打破了这里的平静。不,准确说的话,是一只猴子,一只骄傲还自大的泼猴。

  双椤上神!双椤上神!

  双椤睡眼惺忪,“出什么事情了,扰我安眠。”

  一只小猫妖舔着爪子,焦急的说不上话。“您快去水帘洞看看吧。”

  “猴儿们,从今天起,我便是你们的大王了,记住,俺老孙叫做齐天大圣……”

  双椤一踏进这水帘洞,入耳便是这嚣张狂妄的声音,她望去,跌入了一双充满灵性的眸子里,八荒四海,万般桀骜。

  双椤甚是好奇的打量着他,孙悟空被这闯进来的小姑娘吸引住了,一袭绿衫委地,向他而来,步步似踏出清晖,一花一木便随着她嘴角芜尔开出光晕来,迷乱了猴子的眼睛。

  你这小姑娘是谁?猴子跳到她面前。一同跟来的小猫妖不禁暗地里抹了一把汗,这猴子还真是,放肆。

  双椤觉得好笑。“小姑娘,活了万年,还是第一次听到用小字称呼她的”

  你这泼猴,为何打扰我这孩儿们的清净,你从哪里来?到先问起我这名姓。

  
  我乃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美猴王是也!

  猴儿们,你们说是不是呀

  是呀是呀,美猴王,大圣,大王

  洞穴里此起彼伏的声音喧嚣这一方净土。

  双椤轻笑出声,这地方,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行,齐天什么来着,只要你安分,我便也没什么意见。

  你这小姑娘倒是好说话,啊哈哈,孙悟空嬉笑着,转身便和猴子们打在一团。

  双椤踱步出洞,转身回头看了那一眼。泼猴一身金甲,闪着光的紫金凤冠和那恣意放肆的身影便深深印刻在她的眼眸。此去经年,也许就是那一眼,便轮回了百世,就再也忘不掉了。有什么东西已经犹如碧波万顷,一泻千里,不可收拾,不可挽回。

  是夜,月光烛晃,撒在头顶上,照的满山空旷静谧。双椤坐在峭壁边,耳边是瀑布飞流直下击打岩石,水珠迸溅声。疏影摇曳,落在她身上,旁边忽的多了个影子。

  哦,是那泼猴。

  你来这里作甚?

  俺老孙来当然是来赏月亮。悟空席地而坐,从他见她第一眼的时候,便知道她不是凡夫俗物,甚至超乎他的想象之外,他很好奇。

  你从哪里来?

  俺老孙生于这天地之间,只有一个师傅,游山玩水也自在。却在这里有一种莫名的归宿感。猴子说着便站起来了,独立在悬崖之上,迎着月光,许久不说话,看着这这一片山谷安宁。他忽然扭头,很认真说:

  “这儿以后就是我的地盘了,我要守护这个地方和这里的猴儿们。”

  那语气,和平常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双椤忽的笑了,这怎的就成你地盘了。

  孙悟空,你认真说话的时候,还真倒像是我认识的一个人。双椤笑了起来。

  清脆的笑声,笑颜那般恣意快活,一如这缥缈如白纱的月光。

  悟空,也便看得痴了。

  

  两百万天兵齐列云端之上,乾坤分明,黑云压城。二郎神手持三叉戟,哮天犬的眼睛淬了火。

  “你这妖猴,大闹天宫,扰三界安宁,今天我便要降了你”

  “众天兵听令,降此妖猴,以敬天庭神威”

  

  “我只为我妖界正名,莫须有的罪名,俺老孙不担 ”

  

  风雨如晦,雷电交加。众天兵圆目怒睁,孙悟空金甲圣衣,紫金冠直指九天凌霄殿,脚踏七彩祥云,黯淡天色里,他被踱了金身,流光溢彩。

  “我齐天大圣今日便要踏碎你这凌霄宝殿,为我猴子猴孙正名 ”

  金箍棒与三叉戟碰撞,铿锵作响,碰撞的火花闪耀夺目。

  孙悟空……

  是谁在叫他?

  如来!

  那一刻,孙悟空的脑海里却是那一个绿衫委地,巧笑倩兮的姑娘,她单纯善良,还在守护她的花果山,还在等他回来。

  他被封印沉睡在这无尽海深渊,不见天日。昔日如此上天入地,却落得个今般煎熬凄惨。真是世事难料。一千年来谁都不曾踏入这里一步,没人能找得到。可战神终究会有醒来的一天。天庭如往日平静,似乎都忘记了那一场两败俱伤,震动六界的战役。今天的凌霄殿歌舞升平,似乎在庆祝王母娘娘的生辰。

  一声呐喊划破天际,地动山摇,猎猎海风掀起千丈海浪击打着悬崖峭壁。金箍棒的光辉斩断了天空与海面,一个身影从海里跃出,踏着七彩云消失在天际,天边云霞熏染,火烧云像一匹绮丽烟罗纱。那其中最闪耀夺目的光,分明是金甲圣衣。

  回到这里,还是他的花果山,还是那个双椤。以前的样子历历在目,却又觉得不真实。他看着她一步一步走来,那个绿衣姑娘。

  寒光一闪。哐啷,匕首掉在地上。

  金箍棒抵在在双椤的脖颈上,准确的说,那不是双椤。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双椤的眼神充满了探究,却没有一点惧色。

  孙悟空冷冷的看过去,并没有回答。

  双椤在哪。

  “你识的出来又怎样?那个老树妖早就魂飞魄散了。”

  眼看着金箍棒的影子在瞳孔里放大。“你就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金箍棒在命门三寸的地方停下。

  眼前突然出现一面镜子。看着镜子里如地狱般的场景,孙悟空双眼血红,捏着金箍棒的手咔咔作响。满目疮痍,鬼哭狼嚎。百花凋零,到处都是黑雾弥漫 。这是一座乱葬岗,人间炼狱。这哪是他的花果山。

  他看见了那个姑娘,还是那一袭绿衣,又不是。她所在之地,寸草枯萎,一步步都有黑气弥漫。突然整个花果山的上空出现巨大的光源,一整座山谷都被笼罩。像是干裂的土地突然得到了雨水的润泽,又像是一梦惊醒,恶灵退散,所有所有都重新活了起来。

  花果山的一切都回来了,不见的只有双椤,她好像和那光源一起消失了。

  她本就少了一魂,如今用最后一魂换你这花果山安好,也不知道图个什么,真是傻。

  纵然是神。起死回生,本就是逆天改命,她双椤不自量力,灰飞烟灭,值得吗?

  本就少了一魂,为何,为何会。

  哦,是救他。

  当年与天庭那一战,齐天大圣输得惨烈,十九层地狱,元神俱散,是双椤舍了生魂予他。无尽海的沉睡不过是休养生息罢了。

  灵台瞬间清明,封存的记忆像画卷展开。

  这记忆好似又不似他的。记忆里的人样子却渐渐和自己重合。

  断崖边,双椤怀里躺着的是上一世的猴子,躺在这的,本该是双椤。却奈何这傻猴子替她挡了天劫。她早就活腻了世间,死亦何惧。

  双椤触上猴子的脸,不知道该怎么办,指尖的余温让她想起来,这只猴子啊,陪了她许多年岁。寒来暑往,秋收冬藏。他啊,一直都在,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炫耀着自己的一点点本领。现在突然安安静静的在这里躺着,倒有些不习惯了。

  猴子的身形开始模糊了,是啊,要散了,连渣都不剩了。一点点的荧光,从双椤指尖飘到天边。

  她是神,上古的神,却也找不回他了。原来啊有些东西,是叫做命数的,不由谁。

头疼欲裂,记忆却愈发清晰。

你元神俱灭以后,天庭调兵遣将欲永除花果山百里之内所有生灵。双椤一人担负起了所有,她本是神,却甘愿与天庭为敌。神又如何,神格早定,这是她的天劫,数万年前你替她挡的劫。

  死魂不能恢复生机,她便散尽全部灵力。呵,可真是知恩图报。

  报恩,报恩。

  本是我欠她的,何来报恩?

  猴子盯着眼前的人,冷笑。你以为她的天劫是我一个不神不妖的能挡得了的吗?

  “双椤”猛的瞪大了眼睛。忽的笑了,明白了一切。都是傻,怎么这么傻。

  金甲圣衣的光驱散了黑云,孙悟空一棒子敲碎了凌霄殿的牌匾。眼里熊熊烈火却没有将这座风光无限的宫殿烧为灰烬。

  自那以后,妖界正名,互不干涉。孙悟空守仍护着那花果山,一如从前。

  坐在崖边,四周仿佛和那年一样,放眼云霞酡红,不知道是谁家新娘的红纱遗落天边。瀑布潺潺汇成小溪,孙悟空突然有点想念,那个绿衣委地,对他笑的姑娘。

  完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16 , Processed in 0.146470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