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6|回复: 0

缘浅

(226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6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65
女孩的微笑,总能令我莫名的跟着开心起来。
我的一天,除了拔掉院子里的杂草外,就是陪伴这名年龄比我还要小两岁的小女孩做一些让我感到毫无乐趣的游戏。
像学狗叫,当马儿,数蚂蚁等,种种稀奇古怪的想法总能从她的脑袋里冒出头来。
每次我都不得不去做那些让自己感到厌烦的游戏,因为我在这里的地位仅相当于门口的大黄。
在寒冷的冬天,赤着脚踩在冰冷地面上的我正在小巷子里翻找着能入腹中的东西,在那个时候,一只大黄狗不知道从哪儿来到了我的脚边,它伸着大舌头喘出来的热气紧贴着我的小腿,当时的我吓的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深怕它一张口就要咬过来,瘦小的我可不是它的对手。
在害怕的盯着大黄狗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之后,身体的饥饿感已经从恐惧感中挣脱出来,我已经顾不上它到底会不会咬人,现在的我只想从那刚翻出来结了冰的饭菜上咬上几口,而正当我哗哗的嚼着夹杂着碎冰的剩饭时,巷子口来了一帮人,他们的中间围着一个小女孩儿,那女孩儿不用想就知道是那种出身高贵的公主。
身边的大黄狗看到那帮人之后摇晃着尾巴走了过去,而我则继续吃着我手里的饭菜,生怕那只大黄狗会转过身来抢走似的。
脚掌的寒冷已经红透了整个小腿,那种疼痛感早已麻木了,已经吃饱的我走到小巷子深处,这里是一处死胡同,我把今天找来的碎布铺了起来后,蜷缩着身体希望能睡入梦中,身心疲倦的我已经不想再出去寻找能够穿得上的鞋子了。
昏昏迷迷中,我梦见了站在村口的小玲,见到了教书育人的树老师,还有很多很多的小伙伴,他们并不嫌弃我这个在村口昏迷后捡来的小孩儿,跟小庙里的老和尚一样对我很好,老和尚太老了,等不了我长大就已经离开了我,现在的我在村里生活的很好,只是偶尔想起老和尚来,心里总是不舒服,眼睛也热热的,他到最后都没有告诉我,我是从哪儿捡来的,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那所谓的父母。
一转眼间,面前的树老师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正在想着该怎么回答问题的我脑袋变得越来越疼,在一阵剧烈的颠簸后,我惊醒了。
看着面前手脚都戴着铁链的同龄小孩,我的心剧烈的跳动着,我早该知道,这是一场美梦。
那天村里突然间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也就是他在晚上绑架了刚打扫完学堂正在回家的我,家……,村里的大叔们帮我搭起来的小房子。
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气的感觉,在他们把我介绍到陌生人的家里时,我总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令他们不能如愿以偿的把我卖出去,就算最后会迎来一阵苦打。
也是在一个夜晚,我终于趁着他们喝醉之后逃离了那所囚笼,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着我一起走,他们怕寒冷的冬夜,愿意做他人的子女与奴隶。
当我真正的醒过来时,身旁的大黄狗正舔着我的脸,那是一间破旧的屋子,是小女孩离开后令人找寻睡在深巷里的我,并把已经奄奄一息的我带来了这处豪宅,期间我已昏厥不知。
想着想着,小女孩叫住了我,问我为什么会经常失神落魄的,我没有回答,现在的我只想把拔杂草的工作做好,不然等那个挺着大肚子也就是小女孩儿的父亲看到了我在偷懒,又得拿着树枝打我了。
他的父亲算不上什么好人,跟人贩子一样,只是贩卖的方式不同而已。有一天来了一对夫妻与一名跟我一样大的男孩,他们站在大门口,叫喊着男人的名字,让男人把属于他们的金钱还给他们,之后进了豪宅里,出来的只有衣着狼狈不堪的女人与那名男孩,我在那看了半天,只看到了男人出来后拿在手中的木条。
豪宅的主人只对自己的女儿好,在他面前,在这里生活的每一位都对他低声下气的,也只有小女孩能当着他的面,让他当马儿了,而他最后顶着他的大肚子,在院子里背着小女孩,爬了好几圈。
对我来说,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留恋不舍的,直到那一天的到来,让我悔恨不已。
在后院,长满了男人喜爱的蓝色花朵,平常除了我从不让人接近这里,也只有小女孩会来这里看着小心翼翼的拔草的我。
我抱着双脚,蜷缩在角落,看着前方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男人,他的身边来了很多身穿黑色衣服的人,他们围在一起,我只看到了黑色的箱子埋入了花中,看到了那哭泣的男人,眼前只有一片黑色,牢牢的锁住了我。
在那之后,我更加小心翼翼的拔着冒出的小草,生怕吵醒了身处蓝色花朵中,那深睡的女孩。
她再也不会来找我,让我跟她一起玩着我曾经感到厌烦的游戏了。
安安静静的,我走进了豪宅里,身旁的佣人恭敬的向我行礼,令我感到烦躁。
男人的书房开着门,直到我进来了之后,呆滞的目光回了点神,像是高兴似的拉着我坐在了柔软的椅子上。
我没有理他,因为他已经疯了,在小女孩走了之后,把我当成了他的儿子,除了在外会正常一些,一回到这里就会变得跟个傻子一样。
我也浑浑噩噩的,就这样度过了两年,我实在是受不了,受不了那种令我时常回想起来就窒息的空洞感。
我鼓起勇气,大声质问他,为什么当初小女孩快不行的时候,他不在第一时间里送她去看大夫,那样也许她就不会走。
当时的男人,在酒席过后回到家中,小女孩就躺在他的床边,他帮女孩盖好被子之后,就昏睡了过去,半夜被小女孩的哭声吵醒,他也浑然不觉的昏睡过去,直到第二天,她就那样躺在他的身边,走了。
我悔恨那晚的自己,听到哭声后要是鼓起勇气爬上去看一眼,也许就不会让小女孩因为生病不及时医治而亡。
男人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已经和小女孩相聚了,我握着手中的刀,眼中充满了扭曲的恨意,恨他为什么会刚好在那晚喝醉,也恨自己为什么不在听到哭声后爬上他的房间。
我来到了大门口,看着因年龄增大而越发枯瘦的大黄,看着它躺在小屋里,想到了我以前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屋。
握着手中雪白的短刃,我来到了后院,女孩沉睡在了这里,而我,也终将于此,与她沉眠。
躺在小屋中的大黄抬了抬头,轻声哽咽着。

本作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思想鉴于中世纪年代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30 00:03 , Processed in 0.230931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