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8|回复: 0

忘川祭

(713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25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50
楔子
我坐在老屋前,看雪,听风。
现在高楼迭起,时代飞速发展,估计用不了多久,这老屋子也该拆了吧。我环顾四周,刚要叹气,忽的听到了门口窸窣之声。
要来了。
径自吹灭手中的蜡烛,我摇摇晃晃的进屋,花白的头发刹那间融入漆黑的屋里。
刚正襟危坐,就见门口有一人探出了头,那是一个俏生生的女孩,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惊恐:“请问……是回婆婆家吗?”
我点点头邀她落座,娴熟的打了个响指,伴随着口令,煤油灯顺势亮了起来,漆黑的小屋刹那间融进一抹光亮。
看着她惊讶的样子,我了然的笑了笑:“小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这才回过神,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好像……遇见鬼了。”
一、
她叫何雨溪。
因为对考试不自信,以及与男朋友闹别扭等原因,她请了笔仙。
“一开始,我总睡得不踏实,模模糊糊的觉得有人影在晃动。”
“后来,发展到听到有人说话……”
“说话?”我问。
“对,一个男声,和我说,秦语烟、秦语烟,好像在叫谁的名字。”
“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没有。”她摇摇头,露出苦恼的神色:“只是觉得他叫名字的声音很悲伤。”
我点点头,问了她的生辰八字。
她看着我把字写在一张纸上,然后递给她一杯茶。
“这是?”她疑惑的问。
“喝了这杯茶,我才可以看见其中的因果。”
“因果?”她瞪大了眼睛。
“他缠着你,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我就要用这无根之水,探探他的虚实。”

二、
她喝了茶,缓缓睡去,我在她面上一探,一个模糊的影子悠然升起,想必这就是缠着她的幽灵了。
“你和她有什么过节,为什么缠上她?”我厉声道。
他不答,只是沉默的看向她,眼里明灭不定。
“秦语烟、秦语烟……”似乎有什么声音从他口中吐出,仿佛透过她在唤另一个人的名字。
有些景象随着茶水缓缓升起,和那个模糊的青年一并升腾在空中,是古代的车水马龙,是古朴而繁华的街道,是身着古代衣服的行人……看来她的源头,在古代。
我回头瞥一眼沉睡的她,闭目,神识一并融入茶水腾起的迷蒙中。
我到了古代。
我要借此寻找何雨溪的前世今生,还有,那个身着古代衣服的青年缠上她的缘由。
三、
纸上写着的生辰八字变成金光散在空中,我追寻着落到了一处院里。
院子陈设华丽,古朴而厚重的大门上,赫然挂一牌匾,秦府二字很是惹眼。
我定定神,八字从我手上脱离,咻的一声变作金光飞去,我亦跟随之而去。
金光落到一个女子身上,那女子一身白衣,螓首蛾眉,肩若削成,秋水盈盈的眸子散发着光芒,可谓是伊人在侧,美的不可方物。何雨溪今世的样貌顶多是清秀,若非八字落在她身上,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前世竟是这样美的女子。
一顾倾人国,再顾倾人城。
“语烟……”正想着,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响起,循声望去,只见一男子身着青衫,手执纸扇,缓步走向秦语烟,他的相貌俊逸,举止从容,身上有着浓烈的书卷气,就好像一个不食烟火的读书人。
君子如玉。我第一时间这么想到。
“亦泽?”秦语烟不明所以的回过头,在看到那个男子后眼睛霎时亮了起来,然后她亦快步迎去,惊喜的唤着来人。
从她眼里,我看到了深切的情意。
被唤作“亦泽”的男子快走几步,在她身前站定,望向秦语烟的眼里充满柔情:“近来可好?”
“嗯,都好。”秦语烟点点头,脸上徐徐绽一抹开微笑,又突然像想到什么般一顿:“等一下,今天不应是你处理生意的时候吗,怎么过来了?”
“唔、这个嘛……”简亦泽的神色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他支吾着发出几个音节。
“哈哈,泽儿这是想来看看你啊……”伴随着爽朗的笑,一个老人从他身后走出,满头银发,精神矍铄,一袭灰锦长袍,却显得十分精神,眼睛炯炯有神,从中透出精明和威严。
“简伯伯好。”看到来人,秦语烟盈盈一拜,这是亦泽的父亲,也是自己父母多年的世交,秦语烟对他很是尊重。
“来来来,快起来”简伯伯赶紧扶起秦语烟,眼里笑意满满:“都要成亲了,一家人不必拘礼……”
“爹!”简亦泽赶忙打断他,阻止他继续口无遮拦,而听了这话,秦语烟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双颊绯红,眼里透出一抹羞褐。
其乐融融。
看到他们的幸福
我的嘴角也不可抑制的上扬起来。
闭目,定神,我从金光中看到了他们的故事。
他们两家一向交好,又同属经商大户,不可避免的会有生意上的来往,而秦语烟和简亦泽,就是这么认识的。
自小两人便是青梅竹马,因为年龄相仿,就总在一起玩,她爱跟在他的身后,唤他“简哥哥”,他也时时刻刻保护照顾她,两家的父母看了,都笑称说两人是天生一对;十二岁,她的风筝破了,他在人山人海的市集里挤来挤去,就为了买她爱吃的糖人让她止住眼泪;十五岁,她被人欺负,他红了眼,疯了一样跑去给她出气;二十岁,他给她送来嫁衣,她扭头跑回房间,却也忍不住在没人的时候一遍遍抚摸上面的纹路,眼里满含笑意……
到现在,两人的婚期将近,可谓是一切安好,在古代能有这样一份建立在感情上的婚姻也算是幸运。
他们两人,的确是无比幸福的。
我这么想道。

四、
一袭青衫伏案,他执笔在空白处画些什么,我仔细看,竟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白衣胜雪,螓首蛾眉,秋水盈盈的眸子里散落出点点星光,竟是秦语烟的画像。
“倒是个痴情人。”我笑。
他画好后端详许久,这才走出房门。我跟着也来到院里,时而细细的月光照在他身上,竟平生出些许寂寥,我仔细凝视着他,一样的温润如玉,一样的谦谦君子,到了夜里,竟也有别样的孤独之感。
我轻轻的叹口气,在心里默念了他的名字。
简亦泽。
之前我就在想,缠着秦语烟的转世的鬼到底是谁,于是就想着从她身边的人开始入手调查,第一个调查的对象,就是他。
可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他正在画她的画像。
情到深处不由己,我感叹道。
一袭清亮的笛音忽的响起,拽回了我的思绪,循声望去,只见他手握玉笛,正吹着一些我不懂的音律,白色的笛,是和月光一样的通透,在他唇间发出如行云流水般的声响。
那声音沉而婉转,如泣如诉,就像林中的落雪,静静飘飞,亦如那无人懂的哀愁,无人理解的落寞。
忽的,笛声戛然而止,好一会儿,我才止住心神反应过来。只见简亦泽弯了弯腰,低低开口道:“父亲。”
我这才看见,不知何时,简亦泽的身旁已站了一位老人,满头银发,眼神锐利。他穿着月白色的袍子,身上还弥漫着淡淡的香火味,完全不似白天的精明,就好像只是一个修道的老者。
“泽儿,这么晚还不睡啊?”简父淡淡道。
“嗯,一会去。”简亦泽听了点了点头,又回问道:“那您呢?”
“我和清虚道长在论道,一会就去。”
“……好。”简亦泽皱了皱眉,厌恶的表情一瞬即逝,他随即往屋里走去:“您也要注意休息。”简父应了声,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我也悄悄退了出去。
看来简父的爱好是他所不喜的,我笃定道。又转念一想他的笛声,那么好听的音乐,余音绕耳,如梦如幻,只是,我却从笛声中听出了浓烈的悲伤,那份悲伤,会不会跟简父喜爱结交道士和喜爱讲经论道有关呢?
又或许,是和事件的始末有关?
我不得而知。
唯一肯定的是,简亦泽对秦语烟的心。
情深不寿。
我这么想到。

五、
人声鼎沸。
自和简亦泽的婚期定后,秦语烟就经常去庙里祈福,庙里香火缭绕,许是特别灵验的缘故,这里的香客络绎不绝,人气兴旺。
秦语烟手持线香,正等着丫鬟拿火折子点燃,她的白衣随微风浮动,波光潋影,在一众香客中脱俗而立。
忽的,从人群中钻出一人,那人行色匆匆,脚步匆忙,急急的往外赶,秦语烟正准备点燃手里的香,却不小心被那人打落在地。
她低头去捡,那人却行动更快,早先一步捡起来递给她。
“抱歉。”略微一拱手,他的语气甚是诚恳。
秦语烟这才看清,撞她的那人剑眉星目,十分俊朗,但是,他看她的眼神却夹杂着不加掩饰的惊艳,那迷恋惹得她心惊,忙低了眉,快步离去。
秦语烟走的匆忙,我却在那人身后看的清楚,那人的眼底,分明是潋滟的波光。
三天后,就有媒人上门提亲,我这才知道,原来前日撞落她香的,是尚未婚配的将军独子,楚洛。
她不从,心底已经有了简亦泽,又怎容得下别人?她的父母亦是拒绝了媒人,说已和简家定了亲,又怎可再许将军独子。
媒人带着话回了,在那一刻,我忽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似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果然,我的预感很快应验了,却不是冲她,而是冲简亦泽和简家。
简家出事的时候,她正在试穿嫁衣,和简亦泽的婚礼就在后日,消息传来,那火红的衣衫刹那间从她指尖跌落,如一地落花,将军以意欲谋反的罪名逮捕了简家上下,可谁都知道,简家世代从商,又怎会有谋反之意,只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去牢里看他,儒雅的青衫被换做囚服,上面全是鞭挞的伤痕,有血从上面渗出来,殷红而又触目惊心。他蜷缩在牢房一角,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是颤抖的身子可以昭示出他的苦楚,许是我老眼昏花,看到他的一瞬间,脑中竟晃出楚洛的身影,是了,如果不是他,简亦泽就不会被牵连入狱,也不会在牢里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我看到秦语烟凄然的在牢门前站着,看着看着,就捂着嘴,泪如雨下。
次日一早,她孤身一人去了将军府,对楚洛缓声道:“我嫁给你,但我有一个条件……”她的条件自然是保简家平安,也……保简亦泽平安。
简亦泽被放出来的当日,她正坐在花轿里,嫁去楚家。没人知道,她的嫁衣仍是简亦泽送来的那件,就像没人知道,她已服了川肠的毒药,纵是抬进将军府,也只是一具尸体。
我沉默的跟着她,外面是喧天的锣鼓,轿子里却是秦语烟细微的呜咽,楚府的朱漆大门挂上了艳丽的红绸子,我看到花轿进门,各种欢笑声不绝于耳,但谁也不会想到里面的人已服了毒,就像谁也不会想到这场喜宴将要以惨淡收场。
楚洛随着花轿进去,他温柔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轿子上,可看着他毫无察觉的脸,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份可以预见的悲伤将会笼罩整个府邸,就像打碎的镜子,再也拼凑不出它的圆满。
站在大门前,我松怔许久。
然后,我听到屋里的笑闹声停了一瞬,接着就变成了慌乱,各种惊呼声乱作一团。秦语烟和楚洛的婚礼,终是以一个人的离去而终结,我叹口气,慢慢踏进楚府。
我进去的时候,正看到秦语烟缓缓倒地的身影,她火红的衣衫在我眼中徐徐坠落,就如同一道消失的夕阳,我看到她单薄的身子晃了晃,然后冰冷的倒在地上。
楚洛无措的去扶她,在触到她没有温度的身体时,瞬间睁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语烟?”
秦语烟却没有回答,只是无力的躺在楚洛怀里,口中不住的喃喃道:“亦泽、亦泽……”
她的声音是那样小,小到让旁观者谁也听不清,却也那样大,像石头一样,重重的打在楚洛的心上。
是为了他么?楚洛听到她的声音后,满目的无措顿时化为惊愕,却又在触及她苍白的脸时,瞬间变成了心疼。
秦语烟的身体开始发冷,终是再没了生息,我看到她闭了眼,再也不动。楚洛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是慢慢抱起秦语烟的身体缓缓向屋外走去,楚洛的父亲担心的叫住他,他凄然一笑,说,她是我的亡妻。
说完,他就慢慢的,抱着秦语烟向坟墓走去。
他的背影平静,可却让我麻木许久的心刹那间被扯得生疼。
我相信楚洛是真的爱秦语烟,他表现出的模样和情感太真实,我想他们要是早一点遇见彼此,或许会很幸福的在一起。
我想他也是后悔的,如果没有强取豪夺,秦语烟也许还能活着,又或许,他后悔的不止这一件事。
第二天,我听说楚洛寻了个理由,将简府的清虚道长处死。我沉默许久。
或许是太恨了吧,恨简家,恨简亦泽,可又答应了秦语烟保他们平安,就只得报复和简家有关的人。
不过,简家也没心思处理这些事了,我听街头巷尾在疯传,简家的少爷死了,就在秦语烟成亲的当日。
……
简亦泽死了?我愣住,又在下一瞬间释然。
是了,简亦泽对秦语烟,是真的深情。生不能同眠,死亦入同穴。他这是怕她在黄泉路上孤单,特来相伴的吧,深吸一口气,我的眼底有了点点泪光,只可惜,不是同一时辰死的人各有不同的路,而秦语烟,应早已投胎。
所以,他就一直等着,用魂魄守着她一世又一世,直到,转世成了现在的何雨溪。

六、
原来,竟是如此。
我闭了眼,定神,周围金光乍现,晃了一瞬,便回了现代。
缓缓对上在空中漂浮的灵魂,那隐在迷雾中的身影,应该就是为了秦语烟不肯投胎的简亦泽。
终于弄清了缘由,可看着忽隐忽现的人影,我的心却陡然变得沉重起来,就像一场突兀的大雨,让人无所遁形。
抬手一勾,我把何雨溪唤醒。
她的脸早已不是千年之前的倾国之貌,可是简亦泽却也决然的选择相守,纵然时间过了很久,纵然早已沧海桑田,纵然秦语烟的样貌变了再变,他还是如此执着的追寻。我想,他爱的,是那个和秦语烟相同的灵魂吧。
我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活多久,简亦泽无法触到和让她听到自己的声音,眼睛也觉察不到人间的色彩,他无法接触到这个世界的鲜活,所以到底是多深的情,才能让他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撑下去,一天又一天。
无数个日日夜夜他就在她身边,可却无法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那会是怎样一种孤寂,就像是你被堵住了嘴,拼命叫喊,却是无声。
我转向他,声音干涩,好像很久没有说话,嗓音微微暗哑:“如果她没有请笔仙,一直察觉不到你的存在呢?”
“那我就一直等。”
“一直等?有可能她这辈子都不会发现你啊。”
“那我就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他无焦距的眼睛看向何雨溪。
“一年不够三年,三年不够五年,五年不够十年,十年不够还有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总有一天,她会感觉到我的存在。”
他放弃了转世,就算灵魂状态要比普通人的寿命长,但终有一天会烟消云散,而那次消散,将会是灰飞烟灭,永远消失。如果这次没能发现他,他很有可能就像他说的那样一直等下去,直到耗尽他的时间。
我有些动容,而何雨溪早已泪流满面。
“可是简亦泽,你这么做,值得吗?”
沉默半晌,我还是开口问到。
为了一个人,究竟值不值得?我也在心底重复道。
他把脸转向我,迟缓的眼珠在我脸上游离了一会,片刻后,他苦笑,:“我是楚洛。”

七、
什么?
他是楚洛?
守在秦语烟转世的身边,一世又一世保护她的,是楚洛?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猛的闭眼,一幕幕从眼前闪现。
我回到了古代。

画面中却是楚洛把秦语烟安葬后就彻底忘了此事,没过几年重娶了夫人,幸福美满。
那边简亦泽却因秦语烟而自缢,简老爷似乎也苍老了许多,然后楚洛楚将军逼宫上位,把天下据为己有,一朝成王。
可是不对,不对啊,这和听到的不一样,在我面前的人分明说,他才是楚洛?
但在我看到的画面里,简亦泽在婚礼当天死了,一直留下来的是楚洛啊?
楚洛怎么会是死的呢?
“他骗了你。”耳边猛的响起一个声音,我抬眼看去,只见漂浮在空中的灵魂渐渐隐去了周围的迷雾,露出身形。
我终于看清,他的样貌,真的不是简亦泽。
“婚礼当天,死的是我。”
“什么?那和秦语烟拜堂的人是谁?”
我一直记得简亦泽在婚礼当天自缢死在家里,而楚洛却把服毒自杀的秦语烟埋葬,并没有死啊?
飘在空中的身影晃了晃,苦苦朝我一笑:“因为简亦泽用秘法,把我和他换了魂。”
原来,在楚洛给秦语烟下聘礼的时候,简亦泽就用清虚道长的秘法与楚洛对调了魂魄。
于是之后,简亦泽就是楚洛,而楚洛,就是简亦泽。
所以我在牢房里看被打的浑身是伤的简亦泽时竟一瞬间看成了楚洛,因为他们就在这时被换了魂魄。
秦语烟看着牢房里“简亦泽”失声痛哭,但这时,早已是楚洛。
也因为换到了简亦泽的身体里,被鞭挞的痛处让他说不出来话,所以他一直没能说出自己是楚洛,也因为时间仓促,没有告诉秦语烟,导致她最后自杀。
她以为自己嫁的是楚洛,其实,只是被换了身体的简亦泽。
但是,为什么,换魂魄后我看到的画面,竟是楚洛利用楚将军的职权,逼宫篡位?
“还记得我们捉拿简家上下的理由吗?”
“意欲谋反?”
“对,他们是真的想要谋反,并不是我们空穴来风……”
眼前翻来一幅幅画面:秦语烟死后就另结新欢的“楚洛”,把王赶下位的“楚洛”,睥睨一切的“楚洛”……
我看到的楚洛,魂魄其实是简亦泽。
“他是用我的身体,颠覆了王朝。”
我的心似乎急速坠进冰窟,周身忽的变得异常冰冷,我记忆中温文尔雅的简亦泽,竟是这般狠毒。
这一切,竟是一场设计好的阴谋。
“可有一点,我还是不懂。”我的声音有些发抖。
“你之后就算用的是简亦泽的身体,也算是活着的,为什么却在秦语烟死后自缢?”
他的脸忽的转向何雨溪,语气温柔:“因为我,真的爱语烟。”
那一刻,忽的想起假楚洛真简亦泽另结新欢的画面,突然觉得,楚洛竟是这般痴情。
如此真心,天地可表。
何雨溪呆呆的听着,早已忘了流泪。
原来,楚洛才是她的良人。
原来她,一直弄乱了主次。
这算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吗?我不得而知,只是我知道,他爱的一直是她,足矣。

八、
“既如此……小姑娘,现已弄清了缘由,而且你们也是阴阳两路,就让我收了他吧。”
压下了心中翻腾的情感,我淡淡道。
一方付出的太多,结出的果子便只能是苦涩。
“不——回婆婆!”没等我说完,她已惨叫出声:“我不想离开他。”
“可是,这不是你找我的原因吗?”
“但听了他与我前世的因果,我怎么忍心让他死呢,回婆婆,您见多识广,一定有办法的。”
“我求求您,求求您让他留在我身边。”
她的言辞恳切,在那一瞬,仿佛看到了多年前我眼中和她相同的目光。
一样的炙热,一样的决绝,一样的孤注一掷,让人不可拒绝,却亦让人有足够时间后悔……
深吸一口气,我不再想那段痛苦的过去,而是把注意转移到了现在。楚洛一心想守护着秦语烟以及她的转世,如果让他们在一起的话,除非……
定定神,我缓缓开口道:“即使你要忍受漫无边际的孤独呢?”
“在所不惜!”
我点点头,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我可以把楚洛的魂魄放进去,这样他再也不会烟消云散,同时,他魂魄的阴气也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负担。”
“真的?”何雨溪的眼睛闪闪发亮。
“但是,你要继承我的位置。”
我苦笑道:“因为只有每一任神婆才能让这个盒子拥有这种魔力,这个盒子,也只能保存那任神婆自己的东西。”
看着盒子,我的眼睛略微酸涩,至于我原来放进盒子里的东西,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收回思绪,我看着她定定开口:“你要放弃大城市的安逸和金钱,来忍受苦楚和孤独。”
“我愿意。”
微微一笑,我打开了盒子……
多年后
一个老人满头白发,坐在院子里,手里还抱着一个木盒。她缓缓起身,摇摇晃晃的走进屋,口中喃喃自语:“要来了。”
下一个继承她位置的苦情人,要来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2:52 , Processed in 0.173893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