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1|回复: 0

你说明天就好了

(7798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4

主题

70

帖子

355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550
QQ
在某山上的一所破庙里住着一位老人,每天的早中晚都会拿着扫帚在庙门前的两边高大的梧桐树上掉下来的落叶。
庙里分两间,一间供着凤凰老母,早些年间香火还可以,到了后来兵荒马乱便破败了下来;一间有一张木板床上铺着年久的棉被,有一张木桌和三个凳子,桌上摆着茶壶和三个茶杯;庙旁有一间小柴房,柴房里是锅、碗、灶,柴房旁堆放着许多木柴;庙门前下了石阶不远就是两棵大梧桐树,说来也怪,这梧桐一年四季的叶子总是掉不完,两棵梧桐中间夹着下山的路,老人就在那里,佝偻着身子扫树周围的落叶。
山是一座好山,庙后有飞流直下的银川,山上绿葱葱的,庙后银川下的水流绕过半边山流入庙前山下的河流。
老人在庙里已经四十年了,四十年来,这庙的兴衰都看在眼里,四十年来的日暮都会望着夕阳摇一摇头,然后回到那张木桌前倒上两杯茶,总会朝庙外张望,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也没有人记得这位老人姓甚名谁,更不会有人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的。
有一天,天空飘起雪花,老人提着扫帚走下石阶,一如既往地在雪天里扫着梧桐叶。边扫边回忆,上次的雪到这次的雪已经三年了,又过了三年。没有太阳,看不到夕阳,这样坏的天气里他也不去看了。转身轻轻拍了拍身上的雪,一步一步的迈上台阶。
夜里,传来一阵一阵的婴儿的哭声,老人提着油灯,推开门去寻找婴儿哭声的来源,走到柴房前,看见一个被棉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还在不停地哭。
“造孽啊~”老头摇了摇头,声音拉得有些长,抱起婴儿哄着进入了庙里。
老人当天夜里冒着大雪下了山来到一家店里,叫醒了睡着了的店主人,店主人不开心的开了门,买了婴儿所需的东西,老人又默默的走向雪天里,留下店主人边关门边道:“真是个怪人。”
往后的日子老头的日子便多了带孩子一事,吃喝拉撒睡,其他的几乎没有变,落叶照常扫,柴照常砍,茶照常泡。婴儿一天天长大,一年四季不停的更替,转眼便是一个十年。婴儿成了小孩的时候,老头就让他拿着小扫帚在老头的指导下扫着,一扫帚一扫帚,泡茶、劈柴,老头有了小孩的陪伴顿时有了许多乐趣。
有一天小孩实在不明白老头为何天天扫着落叶,日日看着庙外,枯燥而乏味让一个对世界抱有好奇的小孩着实憋得心里难受。于是他忍不住问老头道:“爷爷,你为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做着同样的事,把自己锁在这小小的山上?”
老头听了很惊讶,心想该来的总是来了,老头坐在桌前,虚眯着眼睛看了看庙外,道:“去沏一壶茶来,我便告诉你。”
小孩一想可以听故事了,老头经常给他说一些很吸引人的故事,便一蹦一跳的跑去柴房生火沏了一壶茶。提到桌上,老头提起茶壶倒满了三个杯子。
“你一杯,我一杯,知道这第三杯是谁的吗?”老头将茶端了一杯给小孩,端了一杯给空位,端了一杯给自己,摸了摸小孩的头问道。小孩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剩下这一杯是给谁的。
“这一杯啊,倒了五十年了,但都是今天倒的,这杯子等了那人喝它中的茶等了多久,我就等了多久。她对我说:‘最迟每天就好了,你等到明天,若我还没有回来你就离开吧!’我对她说,如果她还没回来我就出家当和尚了。
没想到,你说明天就好了,我等了四季而看不见终点。”老头说着眼角的泪水便很自然的落下,也许是很久没掉眼泪的缘故,他掉得那么不自然。
“那爷爷是在等谁?”小孩认真的问道,老头见小男孩渴望的眼神也不忍心不告诉他,毕竟小孩是现如今他最亲的人。
庙外,梧桐树叶在风中摆动,一摆一动庙内便回到了五十多年前,老头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提着剑走南闯北,到处惹这人惹那人,师门的长辈对他很不满,但奈何他是老掌门定好了的小掌门。
说起他的门派可不得了,江湖上说是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一的大门大派,而他在当时也是不得了的人物,江湖上哪个不知道他这个独孤傲掌门?得天独厚的练武天赋,令师门震惊,令其他人门派的人嫉妒死去。
有人断言若独孤傲接成功接了掌门一职,江湖就能实现前所未有的大统一局面,各门各派都得向独孤傲所在的门派低头。但是独孤傲自己的门派有许多人却不相信,而其他门派的却个个把独孤傲看做死敌,没有人甘愿臣服。
于是江湖上若有若无的有人传言江湖各大门派要设计坑害他,独孤傲听得,转身一笑,拔出长剑对面前给他报消息的人道:“要害我也行,如果他能挨得住我这把剑!”
随后转身离去,那来报消息的人跪在地上抱住独孤傲的腿哭道:“公子,万不可大意,让那些小人得逞啊!你背负的可是整个门派。”
“若我行得端坐得正,怕什么阴谋诡计?”独孤傲扶起那人,严肃的道。那人目送独孤傲一人离开,看着松叶飘落在小道上,风吹时一舞一舞。
独孤傲所在的门派的历代掌门都需在外历练,不似其他门派还要随从,出了门派便如水中的浮萍,是起是浮在岸上的人并不能帮到什么。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则视为无能,之后查出如果有人无缘无故杀了他,无论什么人他的门派都会追杀到天涯海角。至于要历练到什么时候,就看现任掌门什么时候退位了。
独孤傲的惹是生非莫不过就是看不惯的事就要帮忙,所以敬他的人敬他,恨他的人恨他,而门内那些长辈几乎每天都有人在他们面前告独孤傲的状,自然对他不满。
独孤傲不知什么时候弄来一头驴,头带着草帽,背上斜背着长剑,手中拿一壶酒,眼睛虚眯着,坐在驴上面一摇一摇的,行在荒郊的道上,一副陶醉的样子。这时的它不管风景,不管人情,反正驴跟着路走,他坐在驴上。
等他扶起草帽看天时才发现太阳快要落山了,暗叫不好,拍了拍驴道:“驴兄,莫不是因为我没拿酒给你吃,你故意走那么慢来玩我?”不料驴不正常的叫了两声,顿时让独孤傲额头冒了几条黑线。
“至少还有三四十里路才有人家,你害苦我了,来来来,喝酒,一会儿走快一点。”独孤傲把酒壶放到驴的嘴边,驴将嘴张开,他便把酒倒了进去。
“诶诶诶,你还真能喝。”独孤傲笑着指着驴道,驴又叫了两声之后加快了脚步。
一驴一人走得急,奈何早些时辰耽搁了太久,三四十里路并不能在天黑之前走完。路过一处,两边杂丛茂密,高山险阻,恰这时已经七分夜色降临,真是杀人越货的好天时,好地利。
“那些强盗不在这里打劫来往富商真是太可惜了。”独孤傲看了看四周自言自语道,听不见人回复就拍了拍驴说:“你说是不是?”
驴很不满意的叫了两声,独孤傲正视前面时忽然看见前面多了些圆木,两边和身后渐渐地走出些人来。
“你家长辈没告诉你走夜路别喧哗吗?”独孤傲拍了拍驴的头质问道,想是这驴不会说话,不然肯定狠狠的骂这家伙一顿,啥事都有他说的。
只见那些人也不多说话,慢慢向独孤傲围了上来,为首的坐在马上,一看有两位,一位五大三粗的,胡子在夜色下都能看得见有多浓密,手持板斧,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倒是真像个打劫的;一位是女子,穿着白袍,白净净的皮肤,手提长枪,怎么看也不像杀人越货的人。
“各位大哥,在下穷游,身上没啥钱,要打劫也找错人了啊!还请饶过在下一命,造些浮屠,你说是不是?”独孤傲说着又拍了拍驴问道。
“钱我们要,命我们也要!什么浮屠,造浮屠的也照杀不误!”那凶神恶煞的大汉拍了拍马,奔上前来,手中板斧高举,近一看不像是同族的人。
飞快拔出长剑,见板斧砍下,双腿夹着驴身侧了过去,长剑直奔大汉喉咙,大汉见状连忙收斧。这大汉也是好手段,连如此沉重的板斧也能收放自如。想来也不是闲杂人等,正当他惊讶时那穿白袍的女子便挺枪而来,女子长枪直奔独孤傲,独孤傲将剑立在身前,刚好挡住,独孤傲见着女子也觉着好生熟悉。他跳到一旁,皱眉问道:
“想来也不是杀人越货的人,我与二位无冤无仇,为何非取我性命不可?”
白袍女子想说什么,大胡子大汉提着板斧又架着马直杀独孤傲,白袍女子摇了摇头,也不再多嘴挺枪又战了起来。
两位武功好生了得,却并不是他所处的地界的门派的武功,斗了二三十回合总算给独孤傲看出来了,独孤傲大怒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呵,便是你的族,也要你的命!”大汉说着又一板斧劈下,独孤傲躲开之后又与二人大战了四十回合,总算看出些破绽。
一剑直入大汉胸膛,与此同时,大汉的板斧也劈下,独孤傲左手握住了板斧的柄,而白袍女子的长枪却从后面杀来,独孤傲抬脚将枪踢开,拔出长剑看也不看那面露不甘的大汉一眼便去战女子。
女子知不是独孤傲的对手,原本就不想做上面给他安排的这件事,于是就领了人马离开了。
独孤傲想再战,但思索对方还有这么多兵马,到时一定会被累死。于是唤来传信的老鹰,将此事简单的写到纸上传回门内,众人听了大怒,又将此事公布了出去,不少隐居的老一辈纷纷出世并纷纷宣称“内战可以不管,若引外邦来此,无论是谁,屠他满门!”
这些是后事,独孤傲刚战了一场,也没有心悸,坐上那在吃草的毛驴喂了它一口酒自己又悠哉悠哉的上了路。
独孤傲此番去的是江湖上比武大会,江湖各大门派都派出精英去打这一场仗,而独孤傲的门派仅有他一人去参加,并且长辈们命令他务必夺得第一名,他暗骂一声老家伙外就上路了。
又行了半个月,总算到了目的地,而比武也在这一天开始,看着巍峨的比武台,周围无数办比武的门派派来的高手维持秩序,独孤傲唏嘘道:“有必要搞得那么隆重么?”
比武台建在当地最高的山下,而这里的地势却是比较平的,所以山不高,山上的人看得见比武台上的事,但这需要极好的视力。
山上山下人山人海,各门各派旗各飘扬。前来比武的门派排列在山下,大致阵营又分南北两方,官府的人也在不久时赶来,生怕这些人闹出什么事来。
天空还是晴朗的,蔚蓝色里藏着点点白,太阳就是盏烧着人的大油灯映在那蔚蓝色里。风吹起些许沙尘,也不知谁家的老鹰站在那孤独的树上,那棵树立在方圆百米都没有其他树的平地上,默默无声的立着。
主办方的掌门上台,一番历代比武的说辞说完之后便是生死有命。这样的说辞只有傻子才信,毕竟出了这里生死便不是这里的事了。
一位身着道袍、手握拂尘的中年男子跳上台上道:“道家自古以无为为要旨,今日贫道不争名利,只来开个头。”
独孤傲翻了一下白眼悄悄的道:“鬼才信呢。”
但还是惹来了道人弟子仇视的目光,独孤傲若无其事的转过身去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心想这些家伙听力太好了吧?
起先大家都不愿上台,毕竟下面还有那么多人,即便武功再好,如果没有绝对震慑别人的实力,准会被累死。独孤傲就看不下去,喝了一口酒,擦干了嘴角漏出来的,剑一拔出来,一跃上台抱拳道:“你也好生孤独,不过想是功夫了得,让我来讨教下。在下独孤傲,请赐教!”
“贫道南方门派虚无派掌门黄乔峰,请赐教!”道人作了个揖道,独孤傲也不废话以最快的速度向道人奔去,道人慌忙来接,两人斗了十来回合,道人退道一旁便认输了。独孤傲笑了一下,道了句承让,便来到了比武台中心,台下一片哗然,这黄乔峰可是南方门派中有名的人物,第一个上场就是为了震慑一下北方门派不料被这么三两下就摆平了。独孤傲清楚,若要死战,恐怕少了三四十回合打不赢他,但大家都清楚没必要舍命相拼。
南方门派见着,觉得少了面子,一位书生手持纸扇走到前方道:“在下上清派徐炜,请赐教!”说着又跃上了台,别看他手持纸扇,那纸扇在他手中不比刀剑弱多少。
独孤傲接下来战了七场,硬是没人拿得下他,而一天就这么过了,下场时这家伙埋怨道:“早知道不上那么早了。”
一想到接下来的四天里天天站在台上,独孤傲就暗骂这比武不公平。他解开他的毛驴,坐上去,取下腰间的酒壶开始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往他住的酒馆行去。
夕阳下的人们纷纷离开,骑马的不顾走路的,扬起不少沙尘,走路的人也问候了骑马的人的家人。夕阳下的那棵大树此时显得更加孤独,影子长长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在等什么。
回去的路上,独孤傲还是那副样子,眼睛微闭着也不看路,驴慢摇慢摇的走着,独孤傲偶尔喂去一口酒,那样子弄得像酒鬼一般,像是成年男子都能打得赢一般。
忽然,他微闭的眼睛猛然睁开,杀气侵袭他的身体,骨子里似被灌了凉水一般。反手拔出剑,脚轻点驴身,一个后空翻看了下后面,只见一把剑直冲向他的位置,飞过驴的上方。看飞剑的威能,若独孤傲托大,硬挡此剑定然会受伤。
“好手段,掷飞剑都能有如此威能,想必是大漠的杀飞剑吧?”独孤傲平稳的落在地上,看向飞剑来的方向问道。
“没错,就是本大爷,你杀我组织的护法,那一剑算是回礼。从此恩怨不纠!”杀飞剑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这杀飞剑身高七尺,身体看着好生健壮,怪不得能将剑扔得那么有杀伤力,而他身后跟着几位戴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
杀飞剑的话一说完,旁边的神秘人人便一拥而上,奔向独孤傲的过程中纷纷抽出短刀。杀飞剑则立在不远处,独孤傲也不管这些神秘人,施展轻功,脚尖点在黑衣人的身上,直奔向杀飞剑,杀飞剑见状又抽出了一把剑来迎了上去,二人斗了十回合,杀飞剑又将剑扔向独孤傲,独孤傲躲时回头见四周。太阳落下了山,风吹了起来,卷起灰尘,而四周的山间空荡荡的,没有一点杀飞剑来过的痕迹。
独孤傲将剑送回剑鞘里,爬上那头在不远处等着战斗结束的毛驴,拍了拍驴,继续慢摇慢摇的往住处走。
说来这头驴也走得够慢,眼见天都要黑了还没走到酒馆。二位堪比乌龟的速度终于到了酒馆,独孤傲给驴买了上等马草,自己点了一斤牛肉,一壶酒,一天就这么过了。
夜幕落下,月亮缓缓爬上山头,风声在耳旁呜咽,三四更天的时候,雾也渐渐浓了起来。独孤傲从床上爬起来,抽出挂在床头的剑。
轰!
一声巨响,房顶落下大块,独孤傲飞速闪开,灰尘散开,一位白衣女子口溢鲜血,躺在碎瓦之间。独孤傲用手在前面扇了扇灰尘,见着女子不禁皱眉,那不是那天追杀自己的那位么?
独孤傲走近,蹲下仔细看着她的脸庞,越加觉得熟悉。仔细一想才想起这人究竟是谁,这时门外响起了人声,
“里面怎么回事?”一粗犷的声音问道。
“没事,没事,练功不小心打漏了房顶,夜深了,各位请回去睡吧!”独孤傲连忙道。
众人走了,独孤傲将女子抱上床去,替她擦拭了脸上的血和泥,不免有些心疼起来。脑海中回想起儿时的一幕幕。
白衣女子叫陈书荷,与独孤傲本有娃娃亲,两人小时候关系也特别好,只是女大十八变,不是脖子间那颗痣,恐怕他也不会那么肯定。独孤傲七岁那年,陈书荷才五岁,她失踪了,她所在的小门派被屠了满门,掌门和几位重要的人的尸体并未发现,独孤傲那时并没有哭,愤怒的发誓,等他将来统一武林时一定将凶手捉出来,把那个失踪的小女孩找到,这话独孤傲对他的好友说过。
独孤傲坐在一床头,替陈书荷理着头发,看着她的脸庞,喃喃道:“我要不要告诉你呢?这样你会很伤心吧?”
最终独孤傲决定不将这些事告诉陈书荷,清晨,陈书荷醒来,见着独孤傲端一盆热水走向自己,眉头微皱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你是一名女子,又受了伤,我不会杀的。”独孤傲将抹布打湿又扭干,又道:“你伤得不轻,我来帮你吧!”
陈书荷长得还是挺水灵的,如此弱不禁风的模样怕是个有些色心的男人都想乘此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想来你也是个英雄人物,没想到居然是如此之徒!”陈书荷气愤的扭过头去。
“什么之徒?你想多了,有许多人图谋过你的身体吗?”独孤傲苦笑不得,反问道。
“都死了!”陈书荷咬着牙,恶狠狠的道。
“你叫什么名字?”独孤傲一边给她擦拭手足一边问道。
“陈书荷。”
“为什么这么狼狈?”
“杀你没成功,所以要被杀。”
二人正聊着,只听得屋外吵闹异常,独孤傲悄悄从窗外往楼下望,见着许多官兵和许多他面熟的江湖人士,正围着楼,他知道,她对他说谎了。
不多时几名独孤傲的长辈门也不敲的就进屋来,见着女子后便大怒的扇了独孤傲一巴掌。
“你这个不肖子!是要让我派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不成?可知这女子率兵侵扰我国边境?”打他的是掌门,说话的是掌门,毕竟独孤傲是他挑选的,让他如何不恼怒?
独孤傲不吭声,跟着掌门一旁的一位长辈道:“快快把人押解出去,向众人解释,你是清白的。”
独孤傲还是不吭声,掌门一怒,又是一巴掌,随后叫人去捆绑女子,独孤傲拔出长剑,挡在上前的人的前面,冷冷道:“谁敢动?”
几人楞住了,独孤傲连忙转身抱住女子,跃上昨晚破的那个洞,解下腰带将陈书荷和自己捆绑在一起,寻得一处薄弱处作为突破口,杀了出去。
几位长辈想去追独孤傲,掌门抬手止住道:“随他去吧!”
然后领人转身走了,向众人宣布,独孤傲与他们的门派再无任何瓜葛,他们的门派出此等人,也无颜面立足江湖,便举派隐退深山老林里去了。
独孤傲背着陈书荷受人追杀,途经一处,荒林小坡,敌人紧追身后也没有时间绕过去,硬是硬着头皮往小林里走,将陈书荷藏在杂丛里轻轻对她道:“此山虽矮,占地却宽,绕过去最起码花三四个时辰,而走过去却只需一个时辰,你在这里等我,别出声,我去探风些许就回。”
陈书荷见独孤傲走了,侧过头去叹了口气。独孤傲飞快的穿行在山林之间,忽然一把飞剑向他飞来,眼见自己要撞上去了,独孤傲来不及拔剑,侧身躲了过去。然后死死的盯住剑飞来的方向,杀飞剑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
“我知道你会来,等了你好久了。”杀飞剑背着手,明显没打算再战。独孤傲见状取下腰间的酒壶道:“有什么事坐下来喝着酒慢慢谈。”
“你真有闲心喝酒?后面追杀你的人应该快到了吧?”
“你既然知道还废什么话?”
“额,我来就是给你说些事,你感谢你爹去大漠时救了一个快被饿死的孩童吧!来杀你,陈书荷来找你都是早有预谋的事,我们组织的本意不是击杀你,而是让你的门派衰败,你的门派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当然杀你你们的那些门派也是有份的。
那天我来杀你,其实目的只是想让你受伤,方便今天的事。陈书荷你认识的吧?可她不一定认识你。你爹你不知道是谁吧?是你的掌门,你的师傅。不然你以为曾经陈书荷所在的那么有名的门派会和你所知的不存在的爹订娃娃亲?”杀飞剑说完也不管愣在原地的独孤傲,径直走入灌木丛中。
独孤傲找不出杀飞剑骗他的原因,想起掌门对自己的种种,想起那天报信的人说的话。心顿时如刀绞一般,他亏欠陈书荷太多。
他回到藏陈书荷的地方,陈书荷坐在地上见他来了一言不发。
“你明明重伤的?”
“秘术。”
“我有件事告诉你。”
“我听到了。”
“你听到我和杀飞剑的对话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的恩怨要附加在我的身上?我到底欠你什么?”说着陈书荷站了起来扯住独孤傲的衣领,独孤傲低下头去,正想说什么,突然听见:“独孤傲肯定绕山走了,快从山上过去拦住他。”
“是我欠你的。”独孤傲说完,便将女子打晕了,扛在肩上离开。
“我和陈书荷逃亡了半年,我们到了凤凰老母的庙前,想那些人也找不到我二人,恩怨在相处中化解,我喜欢她是真的,我也发现她喜欢我。我在此苦练武艺,望有朝一日洗清自己,然后将杀书荷门派的组织铲除,然后风风光光的娶她,我以为她会和我想的一样。直到有一日...”老头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望向庙外的梧桐树。
独孤傲与陈书荷初来此时,梧桐树还是新种不久,两人在山中同居了一年,一天一位男子找到了陈书荷,陈书荷对独孤傲说:“我始终不相信我的身世,我要去问个清楚,明天就会回来。”
“我和你去。”独孤傲取下床头的剑道。
“不行,你在这里等我,最迟明天就好了,你等到明天,若我还没有回来你就离开吧!”陈书荷说得很坚决,独孤傲不想违背她少有几乎没有的坚决要做的事,只能笑着说:“那好,明天你不来,我就在这里当和尚。”
一个月后,独孤傲等不下去了,打算去找陈书荷,下山不久就听说了她的门派重新建了起来,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门派,她的父亲还活着,而独孤傲的门派不知去了哪里。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现实总不愿相信,于是他回到山上继续练武,等着陈书荷来找他。
“一等便是六十年却再也未见到陈书荷一面,我对不起她还是她对不起我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年迈的独孤傲给听得目瞪口呆的小男孩倒茶,小男孩惊讶的指着自己,独孤傲只点点头。
日子恢复如常,时间眨眼过了一个五年,独孤傲去世,小男孩也下了山。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9:36 , Processed in 0.156841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