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7|回复: 1

刀石

(279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17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75
他叫刘孚,今年十二岁。

四个月大抓阄时,刘孚死死地抓了一块石头在手里。后来离开了家的父亲摇了摇头,叹气说这孩子以后会是个死心眼,没有出息。邵姨起初听到还不在意,可自上小学那年起,刘孚无论是写小作文还是做百位以内的加减乘除口算题,都不理想。邵姨急了。于是从那以后,刘孚基本上失去了所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但成绩却勉勉强强。

  更令邵姨气恼的是,刘孚有收集石头的怪癖。他的房间里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有的甚至经过了细细的打磨,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一次不及格的测试后,邵姨把刘孚的石头一股脑丢进了冬天的公园水塘。从那往后数月的时间里,人们都常常见到刘孚只穿着一条裤衩扎进水中捞石头。邵姨打他,他也不恼,只是低着头,任眼泪流顺着脸颊流到胸口。邵姨又心疼又气恼,却没有一点办法。

   这天,刘孚拖着沉重的脚步和书包——他的沉重没有原因,只是习惯。边走,他边盯着自己的手心。那里躺着一块方形的石头,淡淡地反射着路灯的昏黄。

  尖锐的刹车和鸣笛声乍响。很吵,但他浑然不觉。一股劲风掀起刘海,他马上下意识地护住了那块石头。车只是挨了一下,但他还是配合似的滚了一圈。“不疼,”他对自己说道。

  一个西装革履的人马上从车上走了下来,五官紧紧皱缩成一团,却努力想瞪大眼睛。显得有些惊慌,又有些愤怒。不知道为什么,刘孚总觉得他在盯着自己打底秋衣的补丁。

  “没事吧你?”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刘孚站了起来,一只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摇了摇头。男人突然暴怒,骂道。

“野孩子,走路不长眼吗?!”。刘孚一惊,往后踉踉跄跄地撤了几步,双手胡乱地挥了几下。石头从掌心落到地上,清脆地磕了两下。

  车主正想再骂,却看到了地上的石头,突然没了言语,向前窜了两步抢在手里。

  刘孚对这样的情景再熟悉不过了,邵姨就经常这样夺他的石头。他赶前两步,“这是我的石头!”他紧张而坚定地说。那中年司机居然换上了一副恳求的神色,“让我看看!”他不顾刘孚的抗议,拿着那块石头细细观摩。

  良久,他开口询问道,“小同学,你这块石头是哪里买的?”

  “我自己磨的。”

  皱了皱眉,沉默片刻,中年男人对刘孚说到:“小同学,你这块石头能送给我吗?”

  他一只手抓着刘孚的肩,说得很诚恳。

  但刘孚坚定地摇了摇头,中年男人一咬牙,掏出三张红红的钞票。刘孚盯着那几张钱,呆了一下,便马上把那块石头递了出去。刘孚满腹狐疑地转身离去,回头却见那个男人还在灯光下细细地端详着那块石头,吓得他加快脚步赶快离开。

  回到家,刘孚从书包里拿出作业。那三张钞票与书本纸张揉成一叠,从书包里溜了出来。邵姨一瞟,突然瞪圆了眼,抢过来抓在手里,亮在刘孚面前。

  “哪来的?!”邵姨大声唬道。

 刘孚吓得一愣,片刻才答道: “拿石头换的。” 

“什么石头?”邵姨挑起了右眼的眉毛,进一步逼问道。

“就……我捡的那些石头。”

邵姨把左边的眉毛一并蹙起,似笑非笑:“你那破石头,哪个傻瓜会拿三百块来换。老实交代,哪里偷的?”

   刘孚又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面对母亲咄咄逼人的目光,心中有鬼似的低下了头。 所幸邵姨其实并不在意这钱的来路,但她就是觉得这三百块钱理应在她手里。于是她盯了刘孚一会,在自认为威震住刘孚后,握着三张钞票转身去准备晚饭。

  刘孚居然突然扯住母亲的衣角,抬起头望着表情严肃的邵姨, “留给我一张,那是我拿石头换的。” 他是一副很冷静的模样;双目直视,动作坚决——但邵姨眼里只看到他额角布满的涔涔汗珠和右手不断摩挲得格格作响的拳。

  “这个是存到你的银行卡里的,以后长大就是你的钱。” 刘孚像是像要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还是吞了回去。

  时间如水流逝——这一点不因谁的不幸而改变。刘孚也跟着母亲跑遍了全国的教育强省,才找到一家愿意收刘孚为学生的所谓名校。他的石头早就被尽数清理掉,从他的书架上,从他的心里。于是他渐渐淡忘了放学路上的这一段波折,直到那个男人在路口把刘孚拦下。

  男人眨巴眨巴一双和善的小眼,双手不断摩挲着。

  “你还记得我吗?几年前我还拿三百块钱买了你一块石头。”

  刘孚一头雾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大脑中能搜索到的信息也越来越单调——尤其是在备考的时期。他于是也疑惑地眨巴眨巴着自己小而无神的眼。

   “您是哪位?什么石头?”

  男人愣住了,一时间无言以对。片刻,他只有问道:“你,还会磨石头吗?”

  刘孚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脑袋。

  “不好意思,叔叔;我不记得什么石头。”

  男人呆在了原地,良久,他从包里拿出一块黑色的,四方形的石头。

  “这块石头,是我拿三百块钱跟你换来的,其实它远不止这个价格。”

  刘孚一惊,嘴唇开开合合,却没有出声,眉头反而稍稍锁上了。

  “这个石头没什么特别,就是一块普通的玄武岩,奇就奇在它的质地。”

  男人把手指轻轻放在石头的直角上,指尖鲜血立刻凝成了一颗红色的珠子;他又稍稍用石头的边角刻自己的指甲,那块石头在指甲盖上顺滑地篆刻,好似写字一般。

  男人对着石头刻出的刻痕,说道:“这块石头表面光滑,棱角又锐利如刀刃;更奇的是它的规格居然几乎接近理想模型。我找遍了世界各个顶尖的工程师,磨刀手艺人,铸刀匠甚至雕刻家;他们用尽了一切手段,无论刀砍斧劈还是打磨切割,打造的石砖都不如你这块的十分之一好。”

说到激动处,一把抓过刘孚的双手,对着一头雾水的他说到:“他们中甚至有人要拜你为师呐!你的手艺连最精密的机器都难以企及,为什么要丢弃一旁?”

  刘孚遗憾地说自己完全不记得这回事了。在男人的百般恳求下,刘孚进退两难。最终,男人商议道:“你就试试,失败也罢,我给你三百块;但要打磨好了,我再多给你三百!”刘孚心头一动,答应下来。眉头,却锁得更深了。

  刘孚在路边细细摸索,终于捡了一块白色的石头;抬起头征求意见似地抬头望了男人一眼,又捡了一块尖利如锥的石头。男人仿佛看到,刘孚眼里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顺应着他肌肉的直觉,刘孚手中石头的尖角在另一块石头上细细地游走,像美术大师给一幅素描上色一般。逐渐光滑的石头表面反射着他眼睛的烁烁光芒,男人的更是投出了贪婪的目光。他们两个并排蹲在路边,像两座雕塑。只有刘孚的手,在苍蝇的翅膀一般地不断抖动。

  天上金黄的锯轮渐渐切入了地平线。路灯下,刘孚刻一会儿,就抚摸一会儿他的作品。终于,他弹弹身上的石头屑儿,把石头递给男人。

  那块石头在路灯下,反映着尖锐的光芒,却令人感到莫名的柔软。

  男人颤抖着想要接过那块石头,可是刘孚却把递出去的手收了回来。

  “我的石头真的价值连城吗?”这句话是问男人的,可是刘孚却死盯着地板。

男人点头如捣蒜。

“那你不觉得六百块钱就打发我委屈了这石头?”

男人呆住了。

“两千块钱,不然我就摔了它。”

男人颤抖双唇,欲说还休。最终还是从包里掏出了钞票。

  刘孚接过那厚厚的一沓,小心翼翼地塞进书包的夹层里,转身离开。身后,男人单手攥着既不如从前锋利也不如从前规整光滑的刀石,看着一地白日星辰般的石屑;时不时蹲下来,捻起一撮,不住地叹气。
IMG_20170801_102838.jpg
收起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酿:手法什么的很好,感觉作者是个老手了。
    2020-11-9 16:42| 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朱朱:很有讽刺意味,有种伤仲永的味道
    2020-11-9 16:42| 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小一:没有大起大落,淡淡的忧桑
    2020-11-9 16:43|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0-10-31 10:14:3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感觉,好像没原版冲击力强。被生活扼住喉咙,和已经向生活妥协,我个人好像更吃前者,会更能引起我的共鸣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3:10 , Processed in 0.174467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