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7|回复: 0

活着

(116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9

帖子

323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35
  梁沫在翻土,春天又来了,土地要松,种子要播,自然是要花力气的,可从未见过如此花力气的。锄头一下下深深插进土里,又一下下用力拔出,好像对土地发泄着什么。随意的发泄,必然有些时候锄头会狠狠的砍到脚指头。他也不在乎,抓把泥土糊上去好像身体的劳累与疼痛,可以缓解心灵的悲哀。
     梁沫,你咋啦?
    “我............爸死了”
     梁沫的爸死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死人不会复生,他还要播种,今天不把种子全播下去,明天的白事就没法办了。活人还要活下去走向死亡,他只能将怒火狠狠发泄至泥土上。
     回至家中,一切更是可怖极了。
      大哥梁程从晚饭后便一直宣扬着他的宏伟分家计划。二哥梁枫与大哥完全对立,嚷嚷着独木不成林的道理。老三梁沫没啥主心骨,不知听谁的。程,枫吵到深夜,赌气而去。
     半夜三更,梁沫忽觉尿急,掀开被子,想去撒泡尿。
     刚出窑洞,却见二哥窑里灯火通明,正欲想走,却不料被蜡火照在了窗户上,被二哥瞧见了。梁枫连鞋都没穿,赶紧提着鞋小跑出来拦住了梁沫。
     “弟啊,那个刚刚二哥说话重了点,你莫在意昂。”梁枫穿上了鞋,接着说:“说是分家,咱妈死的早,咱爸又去啦,家产自然三分平分。可凭啥嘞?他程子六十多快七十了,半截身子入了土了。你我还是壮年小伙,凭啥让他分了咱的?等他入了殓,再分家不都是咱的?”
     梁沫听了他的话。在意料之中却又有些吃惊。二哥不分家必有企图,可没想到他二哥连一点也不给大哥。他想劝劝二哥,却又不知咋说,只得嗯,诶,是啊的应付着。
      家乡的规矩,但凡有人去世,第二天下葬入殓,第三天宴请亲朋。
      第二天梁沫早上早早的与大哥梁程便出去采买东西了,梁枫大概觉得是晚上劝动了弟弟,胜券在握了,便主动留下来打理农务。
     路上两人无言,万绝不是因为父亲的死去。死人不再复生,活人勉强活着走向死亡。
     “沫子啊,我还不知道他老二啥心思?不分家,还不是他无能要仗着我们活着,咱还要养他一口,凭啥?”听到大哥的拉拢,梁沫的手终于不再颤抖,都结束了,都暴露无遗。他很想让爸重新活过来,但突然又觉得那丝毫没有意义,因为两个哥哥伪善的衣服,都已经被拔了个精光。
     终于到了,一切都结束了,在父亲的葬礼上,大哥率先发难,当二哥发现大哥将家里几乎全部的财产洗劫一空时,他的手颤抖的好厉害,转头向梁沫看去,梁沫不敢和他对视,他觉得二哥的眼里透露出一种贪婪又可怜的眼神。
      不知谁人提出,老头子身上可能有些东西。我们兄弟亲手将老头子入的殓,咋会还有东西呢?二哥此时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他的贪婪与可怜散布到全身,他要去做些事,满足贪婪,使自己看起来不再可怜。
     他撬开了自己亲手订在棺材上的钉子,棺材里没人!只有一块石头。他想不明白,不过不重要,因为他伪善的衣服,已经被拔了个精光。
      他们有错吗?不知道。死人已死,活人还要尽力活下去走向死亡。
     父亲呢?当一切变成这个样子,由头的重要性就只像一只臭虫。
     
     
     
收起回复
  • 桂花 : 情节安排巧妙,但总该觉结构上缺少一个合理的结尾。
    2020-11-14 20:51|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3:48 , Processed in 0.135578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