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8|回复: 1

我的爷爷

(168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6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645
              《我的爷爷》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致爷爷
     周末做完兼职,穿过繁华的市中心。美丽的霓虹灯照出了夜色的美,阴雨绵绵贪婪地增添着夜的妩媚与寒冷。这是美丽的夜,这是冰冷的夜!
     公交站旁蜷缩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一条缺腿的老狗正睡在他怀里。老人的面前是一些零碎的五角、一元两元以及一两块面包。这个场景叫我瞬间想起了爷爷,于是鼻子一酸,双眼便红了,胸中好像有万斤重石悬挂着,慢慢摸出做兼职挣的150块钱,轻轻放在老人面前,便匆匆挤进公交车离去。长长的车程,穿过闹市,穿过郊区,冷气给车窗打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繁华、破败、奢靡的富翁、流浪的老人一遍遍在我的脑海里交错浮现,于是我被拉回了记忆深处。
       爷爷是个民族匠人,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可供娱乐的电子设备,能接通电照亮的家庭已经是称得上富裕。
       于是人们的休闲娱乐便是聚集在一起吹芦笙,芦笙是贵州东南部的一种古老的少数民族乐器,主要盛行于苗族侗族,是由竹子经过匠人之手加工而成,每于盛大的民族节日吹奏,渗透于人们的日常生活,是苗侗人民思想情感的纽带,奋进向上的精神支柱。一个村子八九成男性都会吹奏,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在鼓楼或者风雨桥旁,生起一堆篝火,老的少的男性齐齐吹奏,而女性们则手拉手围着篝火绕成一个圈,伴随着乐声尽情舞蹈。明亮而温暖的火焰照亮小山村,响亮的芦笙回荡在大山里。一个个这样的夜晚,是那个年代人们的快乐。
       因为芦笙是由楠竹制成,天长日久会蛀虫,或者因天气变幻松紧发生变化,从而导致音色产生偏差。而我的爷爷是远近闻名的芦笙修复师,在各村即将举行芦笙比赛时会被挣抢着预约。总是才修完这一村的被放炮欢送,就立马被另一个村放炮接走。爷爷总是带着我,或是以褶皱的双手拉着我,或是以宽大的脊背背着我,走过村庄田野,走过别人的故乡。
        爷爷仿佛与生俱来与竹结缘,不仅会修芦笙,还能用竹子编织出精美的生活用品,背篓、簸箕、竹篮、刀篓……农村的乡镇赶集是五天一次,爷爷会带着近一周的劳动成果赶往集市。寻得一方人多干净的位置,整整齐齐地摆着,静静等待顾客的光临。这一天的收获多少关乎接下来一周爷孙俩的生活,卖的好餐桌上就会见到肉,爷爷也可以喝上小酒;卖得不好,就会只看到青菜汤。
       但是爷爷从未因为销量好而骄傲,也不会因为销量差而气馁。回家后,他仍旧爬很高的山,走很远的路,挑最好的竹林,选最优的几根竹子,然后小心翼翼带回家。亲手一刀一刀切成片,再由片慢慢刮成轻薄如布的面,再把这些一点一点编织成背篓、竹篮,编织成生活的分分角角钱,编织成给我的温暖与爱。
        时光的流逝,我已经上小学六年级了,爷爷在岁月里瘦得像一堆旧报纸。从前背着我,抱着我,牵着我,如今他再也背不动我了,自己走路拄着拐杖仍旧踉踉跄跄。时代进步了,爷爷老了。娱乐方式的快速更换,爷爷不知道他一生引以为傲的老家技艺早已落在了时代的末尾。他仍旧拖着病痛的身躯翻山越岭去寻找最好的竹子,用发抖的双手编织精美的竹器。仍旧挑了干净的地方整起地摆放,但却卖不出去了。老顾客路过拉着同伴说买机器编出的塑料背篓,又轻便又便宜。
      爷爷的眼神蒙上了一层雾,他一直倔强地守到人群散完,守到天黑,最后无奈地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去。可是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老了,本该修芦笙的时候却没有人来找他。于是他就在自己刚吊完盐水能下床的情况下自己去一一寻访那些以前请他修过芦笙的村庄,可是芦笙发霉蛀虫了,放在大仓库深处沾满了灰。电子设备的更新普及,在电视手机面前,人们似乎忘了这个世代陪伴他们的乐器,也忽略了这个极力呼唤他们的风烛残年的老人。
        陈旧滞销的竹篓,蛀虫发霉的芦笙,病重年迈的爷爷。他回家了,回到他生长的小山村。二零一三年的五月,天气微冷,细雨蒙蒙,草色青青,爷爷回归大山母亲的怀抱,几抔黄土,青草便开始疯长覆盖。
       宇宙间生命渺小如尘土,仿佛爷爷从未来过,问还有谁记得?我想芦笙会记得,竹筐会记得,我会记得,那个年代也会记得!       《霸王别姬》里有一句台词“不疯魔不成活”是形容程蝶衣的。为何总觉着这与爷爷也似乎有着某种细微的联系呢?
       到站的提示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下车冒着蒙蒙的细雨匆忙跑进校门去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180 稿豆 +450 收起 理由
朱竹主 + 20 + 50 感情真挚,继续加油!!!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小一:像作文
    2020-11-9 16:44| 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君子终日乾乾:但确实写的挺不错
    2020-11-9 16:45| 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朱朱:情感上这篇我很喜欢,就是手法可能没有那么老练。
    2020-11-9 16:45|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2

帖子

10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25
发表于 2020-11-25 11:41:5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气微冷,细雨蒙蒙,草色青青,爷爷回归大山母亲的怀抱,几抔黄土,青草便开始疯长覆盖。”
“我想芦笙会记得,竹筐会记得,我会记得,那个年代会记得!”
文字非常有力度,暴露了作者是个散文大佬。斜眼笑/
机械化年代将老一代的匠心淹没,真是个悲哀。文中有些地方还可以细化下,比如芦笙的介绍、修复芦笙、电子设备普及对老手艺的影响等等,从“我”的角度去写对这些事的理解,别太直接地说明来源,然后写对时代影响,有点刻板,多以个人理解的口吻写多些亲近感。但是也会耗费更多精力和笔墨,毕竟写文是个耗神的活儿,不能强求。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2:39 , Processed in 0.157922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