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4|回复: 0

六世劫

(151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2

主题

13

帖子

237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75
第二章   
他等到霜雪满鬓,再等不到那个可心的人儿。缠绵病榻时念念不忘的是寒儿。可惜他再见不到她。   
那个女子此刻在忘川徘徊,她散了修为,软的如同飞絮,可她依然渴望着,听他最后的温柔,是否曾记得多年前那个傻的丫头。  
 “寒儿,你在等我的吧,若有来世,我必不负你。”  
 她噙着泪入了轮回,等着风吹过发间那一缕相思过耳。是的,她要把他的气息刻在心头。  
 固执着不肯喝孟婆汤,她从孟婆眼中看到了无奈。可是她终究拗不过,可那又怎样,她必会找到他,与他共续前缘。  
 京都的烟阙,是文人最喜。喝茶听戏,吟诗作对。她是一个戏子,曾经为听她的戏烟阙门庭若市挤破了头。都不得一闻仙音。
 可她,终为一人破了例。
 那是一个清瘦的公子,眉眼莫名的熟悉,她忽然记起戏文里的话:“这个公子,倒是在哪里见过。”  
 泯唇轻笑,她细细打量着那个人,恍有似曾相识之感,说不出的怪异。   
他在台下正自酌着小酒,感觉到了灼热的目光,抬头一瞥那女子忽一低眉,咿咿呀呀的浅唱入了心。这戏文确是不错。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暮色暗沉,看客也纷纷离席。她顾自唱着,如若无人之境。   
他看到了她眼底闪过的黯然,不免起了怜惜之意。回想自己半生落拓,功名两空,禄禄无为,就莫名的有些烦躁,似乎月色亦不再柔和。
  她凝视他许久,“公子可是有心事?”  
 他这才看到那个清丽的人影,恍若秋月,在他心头泛起点滴涟漪。  
 “只是有些感叹流光易逝罢了。”他无奈摇了摇头,看着身边 那个纤巧的人儿,不再说话。   
戏子做戏情深入画,她以为这是她的等待,看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深深的被他吸引,但是后来谁知道会发生怎样的缘劫?  
 “澜生,你会守着我吗?若有一日我不再依靠你,便是死生不见。”他猛然抬头,眼中满是问讯。   
“傻音儿,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啊,我会好好守着你,不让你离开。”  
 “我再为你唱一出牡丹亭吧。”她呢喃着,清婉的戏腔玲珑但他偏就听出了恐惧。  
 他静静的听着,莫名的有些悲伤。风吹过,她的眼中泛起泪光,他开始怀疑是错觉,“音儿,你的声音真好听。”  
 “澜生,莫失,莫忘。”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她,此后再没了音讯。他发了疯似的找她,可她就仿佛不曾来过一般人间蒸发了。  
 酒入了喉却化不成相思泪,刻不出梦中的她。你说让我守着你,可你自己又为何要丢开我。   
醉眼迷离间恍惚又见她的侧脸,可是到底你又去了哪里?   
香风动,她所过之处彼岸花来,眼眸中妖冶的红,锁住了谁的思念。他愣愣的看着,有那么一瞬欣喜,“到底,你还是会来见我。”  
 他欲拥她入怀,但她只剩冷漠,“离央,你还要瞒我到几时?”  
 他忽就松了力气,颓然的看着那陌生的音儿,“我不过想要一个你罢了,为何这世道却不容我。”  
 他苦笑着,杯中的酒已倾,她背对着他,“我以为父皇只是为了哄我回宫,竟不知原来是为了离央―那个曾经灭了我曼陀一族的侩子手。”  
“原来,不过是我痴心妄想,我音儿,从不曾会有永恒。”  
 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当年他逞一时之气灭了曼陀一族,如今倒是偿尽了代价。   
天道循环,谁又曾饶过谁。  
 “音儿,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忘记所有的不愉快,做一对戏中人可好?”近乎乞怜的语气,换不回一声澜生。   
    他从来都是负她在先。  
 她红眸渐灼,凌厉的杀招袭来,他无心应对,只是闪避。“音儿,若你想,那便让我还清欠你的所有。”   
他闭上了眼睛,抱紧了必死的心,锋刃撕裂了空气,他看到那个纤细的人儿就那样失了生机。  
 “澜……生……,最后再叫你一次,从此……两不相欠。”   
既然你先舍了我,我亦不会离弃,音儿,等着我。血涌出的刹那,彼岸花妖艳了几分。似乎这个姑娘,曾在何处相逢。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6 00:21 , Processed in 0.170667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