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4|回复: 0

中毒

(352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24

帖子

6万

积分

王者鸽子精

Rank: 8Rank: 8

积分
60450
8.10《中毒》
(一)探子
    鲜卑来了探子,是个戏子,身段柔软,模样娇媚,竟是引得大将军都着了道。情之深,竟是让大将军不顾百姓安危,执意要将这戏子留在身边。
    有副将愤愤进言:“将军不可糊涂啊!”
    大将军却只淡淡瞥他一眼:“我心我主,我自有数。”
    数位将领进言:“将军莫要被妖孽蒙了心智!”
    大将军依旧不为所动:“不必多言,我国……与鲜卑七日后便将有一战,且先去准备着。”
    有人还欲再言。
    大将军横眉怒眼:“放肆!便是陛下!都不曾对本将军有过猜忌,尔等,又算什么?退下!”
    那人只得退下。
    自此,军中流言四起,都说大将军着了魔了,不顾家国情义,也不顾他们曾经出生入死的生死之交,更不顾圣上隆恩。
    大将军变了。
    他已经忘了当初,忘了当初陛下的一路提拔和赏识。
    可与鲜卑的大战在即,众将也只能忍了,只盼着战临之时,他不要再执迷不悟。
    可是,很遗憾,没有。
    就在大战前夕,大将军的小情儿——那名戏子,果真被鲜卑人抓去了,又或者说,是他自己回了鲜卑。
    然后,鲜卑人却以那奸细作为人质,让大将军退兵。
    听说,大将军闻此消息,目赤欲裂,一拳险些将柱子震碎。
    有不死心的将领还想着他若是能对那戏子死心,也就罢了。
    可就在当晚,他便私自策马离营,不知所踪,应是救人去了。
    军中之人,终于对他大失所望。
    幸好,就在这时,大将军之副将一肩扛起了统帅三军的重任,他常年跟在大将军身旁,竟也有了一身气魄来,运筹帷幄营帐之中,数日终于决胜千里之外。
    大将军和那戏子呢,却早已不知所踪。有人说,那戏子早已被鲜卑人玩弄而死,大将军伤心欲绝从此离开。也有人说,城破之时,曾看见他们偷偷从小门离开了。
    无论如何,三军阵前,为个人小爱,临阵脱逃者,皆不配被记住。
    告捷归来,论功行赏之时,众将联名参上,请求夺去大将军之职位,封与临战不畏的副将。
    明堂之上,龙颜不怒自威,沉声问:“他们所言,可属实。”
    副将身上战袍染血,眸中沉痛万分:“回圣上,句句……属实!”
    于是终于,大将军被贬,念他曾有功勋,便只贬为庶人。
    昔日的副将,成了新的大将军。
    三军庆贺之时,有人来敬新的大将军喝酒,新的大将军淡淡回绝:“身上伤还未好,内人不让饮酒。”
    那人敬畏地看了新的大将军一眼,退下了。
    新的大将军走上城墙。
    这是他们所有将士倾尽了全力才夺下的城池。
    当日,那戏子便是在此被擒住的。
    新的大将军自怀中取出一方锦包来,打开,漫天白灰顷刻随风飘洒,纷纷扬扬。
    新的大将军闭上眼,声有哽咽:“一路走好。”
(二)戏子
    “台上人走过,不见旧颜色,台下人唱着,心碎离别歌,情字难落寞,他唱需以血来和,戏幕起,戏幕落,谁是客。”
    戏子一曲唱完,大将军道:“你是鲜卑人吧?”
    室中,只他两人。戏子笑道:“大将军果然聪慧绝伦,天下无双。”
    大将军悲哀道:“既如此,你陪我演场戏,如何?”
    戏子低眉顺眼:“大将军吩咐,奴怎敢不从,愿闻其详。”
    这或许是天下间最大的一场戏了。
    演的人,不过四人,看的人,却是天下。
    大将军演的是一个昏庸无道的人,沉迷声色,临阵脱逃,弃三军于不顾,从此受尽骂名,死后无一人记得。
    戏子演的是一个身负重托的军情探子,承欢于大将军,祸国不说,还假意被擒住,引得大将军不顾一切,弃三军而去。
    更深露重之时,两军交界之处,副将曾问戏子:“你难道,就不曾后悔吗?你本可以活下来,将军此计,大可以再找别人。”
    那戏子笑道:“副将军言重了,又或者,是不信我,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我既心甘情愿服下了和大将军一样的毒,便没想着再活下来。”
    副将眸色凝重:“为何呢?你们,这都是何苦呢?”
    戏子淡笑:“不为名,我死后,副将军大可以整日骂我,同其他人一样,不为利,我也没有家人需要副将军接济,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或许是缘分,大将军找上了我,我也答应了。”
    他转身便要离开。
    副将想起京中流言,忍不住最后问道:“莫非,你真的已经对大将军,情根深种?”
    便见那戏子一怔,瘦削的肩膀似乎微微发了个颤,却还是回过神,悲哀地露出一个笑来。
    “是与不是,又如何呢?”
    是与不是,又如何呢?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此一去,便绝计再无复还的可能。
    人死如灯灭,灯灭之后,又如何呢?
    副将就这么目送着那戏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回到军中,听见群情激愤,说是戏子被鲜卑人抓了,大将军不顾三军阵前,私自跑出去营救了。
    早有人受够了大将军近几日来的喜怒无常,此刻,真真是已经失望至极,便推举了副将为统帅,务必要一举拿下鲜卑!
    副将面色沉痛:“我定不负列位所托!不仅要拿下鲜卑,更要拿下临阵脱逃的小人,以正三军!”
    于是,三军夺帅,副将为正,大破鲜卑,此为后话。
(三)中毒
    所有的故事,总有一个开始。
    便涉及到了戏中最后一人。
    那人一怒,便是血流成河,是以,大将军再英勇,在他面前,亦是不敢造次。却也难免功高震主,于是,某日,两人下棋之时,那人问他:“大将军棋艺真是越发精进了,孤,竟是快要不敌了。”
    大将军垂眸:“陛下说笑了,臣怎么及得上陛下呢。”
    那人清浅一笑,不再说话。
    后来,没过多久,便有一死士前来刺杀大将军,大将军一时不察,中了毒镖,死士被擒住后,大喊一声:“鲜卑万岁!”便自尽了。
    无从查起。
    毒镖上的毒,是不治之毒。
    大将军没多少日子了。
    可奇怪的是,他没告诉任何人,只是一如既往地行兵布阵,毕竟,还有不久,鲜卑就要攻进来了。
    翌日,有人来报,又发现了一个鲜卑人,是一名戏子,眉眼娇媚,身段婀娜,定不是好人。
    大将军不置可否,只道:“我这一生,皆赋予山河,说起来,倒是连戏也未曾听过一折。”
    于是,那戏子便被押上来,为他唱了一曲。
    一曲唱罢,大将军遣退众人,房中榻上,两人面对而坐。戏子眉眼笑意稀疏,却是真切:“将军有何事?”
    大将军挑眉:“你这般淡定?难道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戏子摇摇头:“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中了流离颠沛之毒,有家不能回,将军中了山河难负之毒,半分不由己,不是么?”
    大将军笑了:“既然都中了毒,倒不如,共死如何?”
    戏子笑得通透:“大将军又怎知,我不会珍惜这条贱命呢?”片刻,又道,“也罢,将军需要我做什么?”
    大将军却有些不信:“你真的答应?”
    戏子看着他,眉眼里只有坦然:“为了安抚大将军的心,我愿真真切切地和你同中一毒。”
    那毒镖还留着,戏子用它划破手心,一条淡痕,血色带黑。
    从此,两人身中一毒,亦身处一戏,以天下为台,演乱世之曲。
    大将军曾问:“陪我一死,你可后悔?”
    戏子不答反问:“大将军后悔吗?”
    却见那曾经无数敌军闻风丧胆的男人瞬间落寞,他看向苍茫的天空。
    他八岁习武,十三岁上战场,十六岁开始,封少将,从此一路加官进爵,十几年来,他拼死奋战多次,终于是为家国打下了一片安宁。可是,家国却再也不能容他了。
    他在军中的威望太高,他退不了,也进不得。
    而今,唯有一死,以绝圣上猜忌,且无法体面,以防部下不平。
    他拼尽一生守下的江山,他舍不得让它有半点损伤。
    “身中山河难负之毒,无可悔也。”
(四)无悔
    “莫迟,你可知背叛的下场?”
    戏子被绑在了鲜卑的罪人台上,笑了。
    他吐出一口血来:“不知道。”
    于是,他死了,以罪人的身份。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便是做天下的罪人又何妨?只要,在他的将军眼中,他是个没那么糟糕的人,就好了。
    第一次见将军,是在莫迟九岁的时候。
    那时,鲜卑战火不断,饱受欺压,家里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了莫迟一个。
    莫迟像个没人要的流浪狗一样,脏兮兮地,混在死人堆里,动也不敢动,就在这时,有收缴战俘的人来,将他抓走。
    “哈,这里还有个鲜卑人!”
    他哭喊着要跑,却被一脚踹翻在地上。
    就在这时,一个人喊:“放开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他听见踹他的那人不耐烦地说:“郝寒,你多管什么闲事?叫你一声郝少将,还真把自己当菩萨了。”
    郝寒却道:“他瘦得跟豆芽菜一样,人都没杀过,就是个孩子,不能虐待他。”
    莫迟低着头,默默地把“郝寒”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后来,俘虏们都被赎回了鲜卑,有人暗中又买下了他们,说:“你们恨那些人吗?如果恨,就留下来,终有一日,让他们后悔曾经虐待你们!”
    莫迟不恨,可是他留了下来,因为,他想再见到郝寒。
    成为暗探的过程,满是试炼,全是非人的折磨。可是,莫迟都忍下来了。
    终于,他被派到了他的身边。
    可是,他的郝将军,却已经不再记得他。
    也是,他这个人啊,心里眼里,从来都只有家国天下。
    既如此,他便陪着他一起吧。
    一起生,一起死,一起背负骂名,一起万劫不复。只是可惜,他死之前,再也见不到他。
    更不知道,他的郝将军,早已经吩咐好了副将。
    “我死后,将我的骨灰,洒在鲜卑城墙上,他这一去,鲜卑人定然不会饶了他。他为我至此,我便陪着他一起,至少,是死到一块了。”
    于是,鲜卑城破后,已经成为了新的大将军的副将,走上了城墙,将那名饱受骂名的庶人的骨灰迎风洒落。
    生中同毒,死亦同穴。
    既是为山河安宁而逝,便以这天地为碑,也算不错了。
    既是中毒,无可悔也。
    无可悔也。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9:00 , Processed in 0.150389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