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1|回复: 0

孔雀璃·萧鼓入梦来,长门花事哀。镜中朱颜改,何处惹尘

(5328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4

帖子

1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25
本帖最后由 阎玖公子 于 2020-10-17 12:09 编辑

神魄夫人对我的表现和反映很是恨铁不成钢,父亲是她的爱徒,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长女只是活的浑浑噩噩,消极避世。神魄夫人 ,我无法,我无力啊,对手是实力雄厚的王和南宫一族,我只是一个庶人,我还要照顾念破那样小的孩子。王已经不允许我在夷甸古壑继续学习巫术。自父亲逝世那日,我也再没见过启浪,听说他曾向王请求恢复我巫衣身份,被南宫将军禁足了好久,后来是吟月帝姬向王请求才得以自由,他多次 来到荣家,每次我都避而不见,是念破缠着和他玩闹。父亲走后,念破似乎不会笑了,只有他来时,念破才露出难得的微笑。每次来他都会带来荣家所需的食粮物资。我何德何能,得他的欢喜和照拂。有次他走后,我发现念破手中有一张字条,他留下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如死灰的心再次复燃,像是要见到了光明。可是,命运不会这么眷顾我的。那次启浪离开不久,就听说他被南宫将军派遣到弥度国去讨伐。我思虑重重,弥度国这个沉重的字眼让我心惊,但更怕启浪会有危险,原来我已喜欢他这么深了呵。临行之前,他又让念破带给我一张字条:死生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呵~他依然这么单纯而简单,难道我们还能回到无忧无虑在古壑的日子吗?启浪带着我的思念和牵挂远赴遥远的弥度。走后不久,念破就出事了,他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满身是黑色的毒疹。我急疯了,历尽千险万苦将他带到神魄夫人的古壑之时,念破已是命在旦夕,神魄夫人一搭脉,只叹息一声后侧身垂泪。我歇斯底里,念破,念破,是谁要害你?我如此保护你,为何你还要离去?我已经没了母后,父亲,念破,你也要离我而去吗?启浪的爱,我奢求不起,能让我苟活在世上的理由只有你。我不让任何人接近你,为何?想到这里,我好像被雷劈到一般。是的,还有一个人,能让我毫无防备的让他接近念破,是他,只有他---南宫启浪。是啊 ,他姓南宫,他父亲或许就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念破却尚有一丝气息“姐姐,我好像看到母后和父亲了,他们正点头朝我微笑呢!启浪哥哥怎么最近都没来看我,好想他。姐姐,启浪哥哥对我说过他要娶你为妻,还不许我告诉你。可我好困哦,先告诉你吧,我要睡觉了。”念破闭上了眼睛,永远的睡了,我的心也死了。我用红红的眼睛盯着神魄夫人“是他吗?”她点点头“念破身上的毒疹确实是受巫蛊之术。”呵,好一个南宫启浪啊,好一个南宫家的接班人,幻国会巫术的除了逝世的父亲母后和神魄夫人 ,只剩下我和他。而只有他能接近念破,不是他害的念破还会有谁!我歇斯底里地仰天大喊,我荣念珠,曾经恃宠而骄清高自傲的幻国巫衣,就这样被剥夺了一切----母后,父亲,念破,还有,我自以为是的启浪的爱。我跌跌撞撞回到荣家,拿出那些字条,我笑着,喃喃念道“白首不相离”,“此生契阔,与子成说”,呵呵,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一切都是阴谋对吗?一切都是南宫将军的阴谋。他凭赫赫军功称霸幻国还不算,欲望之壑永填不满,他要成为幻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而荣家,父亲,是他的欲望之路摇摇直上的阻碍 。他只相信大败敌国是靠军队和战术的 ,与占卜诡术无关,王受了父亲蛊惑才得以享得与他相同的圣恩。南宫也知王对父亲的倚重,扳倒父亲不是那么容易的,于是在战胜雪国之后,将雪国的圣物,孔雀璃缴获,怂恿王送给父亲。然后让南宫启浪慢慢接近我,得到我的信任,可以自由出入荣家。后又趁父亲和我不备,进密室将孔雀璃偷走,以父亲的名义送给弥度国王,这样就可以拿父亲和敌国私通的罪名大做文章,王见如此器重的大臣竟有二心,怒气冲头,急火攻心,遂立即杀了父亲。南宫石誓要将荣家灭门,害怕荣氏残留的骨血报复,又派了南宫启浪假借帮助我之名接近我和念破,然后他寻找机会对念破下咒,让念破染上怪病离世,接下来就是对付我了,呵呵。好巧妙的灭门阴谋。我面如死灰,将念破和父亲母后葬在一起后,在父亲墓前说,我没有照顾好念破,也没有能力保护荣家,但我还要继续活下去,为了和命运抗争,为了报南宫氏不共戴天之仇。祭拜完荣家列祖列宗,我来到殿中,向王禀事“如今幻国与弥度国斗争,罪臣之女荣念珠深以父亲罪行为耻,希望王恩浩荡,容臣女戴罪立功,为幻国占卜以求战争胜利。”前方战事告紧,弥渡国不知实力如何,南宫将军似乎为想到对策,王也很着急,只得无奈接受我,让我占卜。这些年来,跟随神魄夫人和父亲学习巫术,我占卜的功力也是不可小觑的。我很快得知前方战况,占卜做出正确的作战令,我是想让南宫父子在战事中毁灭,但却不希望如此之快,我要让南宫石亲眼看着他一步一步煞费苦心得来的一切慢慢地被我毁灭,也让他体会到我被一次一次剥夺至亲至爱的心情。前线很快传来积极的战事消息,证明我的占卜还是正确的。王很高兴,立刻恢复了我的巫衣身份,并表明若前方战事告捷,大获成功,会让我接替父亲的使命,成为幻国的新一代的国师,但若再走父亲的路,私通敌国,会立即将我斩杀,所有荣家大小一个不留。这就意味着,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复仇之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赌注太大了,押的是整个荣家和南宫一族,自古以来,成者为王败者寇,我真的输不起了。
夜深了,我默默地摘下头上繁重奢华的巫衣装饰,黑发如瀑,簌簌地在夜风中乱舞,我朝着远方的天空,睥睨地望着黯淡的星子,窗边梧桐树上站着一只灰雀,时不时地用它狡黠的眼神看我。不知道已是第几天了,自荣氏家族破灭以来,我很少这样宁静了。傍晚的时候,侍从急匆匆的禀告我说,南宫启浪先从战场上赶回幻国了。我冷笑,听说我恢复了巫衣身份耐不住性子了是吗!侍从告诉我,他回到幻国还未来得及向王禀告战事也未回南宫家,径直来到荣家,说是他听说了念破的离世很是痛心震惊,希望能看看我。我冷笑,好啊,看你还能掩饰到几时,骗了我这么久,害死了念破。你还有什么手段来伤害我吗?我从窗子里看到他,这个我曾又爱又恨的人,一听说我答应见他欣喜而惶恐的表情让我心痛,我冷眼看着他,不说话。他有些局促不安“念破为何会遭此横祸?我在战场上得知消息很是悲伤,也希望你珍重,我很挂念你。”呵,他还一直在掩饰,好啊,我就陪你演戏。“念破被巫术所伤,不知幻国除你我之外谁还会巫术,竟能伤的念破,我一定会为弟弟报仇。”说完我抬头看他,他仿佛未听懂我的话语之意,竟然附和我说一定要为念破讨回公道。是单纯还是城府太深?我厌烦了他那副嘴脸,让我爱恨皆不得,于是借口说累了,送客。他讪讪着,临走之时说那些字条你还留着吗,你会等我吗?我说除非我为弟弟报完仇,我就相信你。他竟露出一丝欣喜,说一定会在我困难之时帮我。呵,他的演技真不错。
我回到古壑,求神魄夫人帮我。铲除南宫氏一族是多不容易,需要制定一个完美的复仇计划。神魄夫人问我怎么看,我说一定是南宫石伙同南宫启浪为荣华富贵,幻国最尊贵地位害我荣家。神魄夫人默默,缓缓转过身子“你错怪启浪了,他是真正的爱你。真正的罪臣是南宫石”,此话何解?我心里竟露出一丝欣喜。“你父亲的密室连你都未曾进入过吧,启浪该如何进去并偷了孔雀璃?如果真的是他用巫术害了念破,定会猜到你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怎么傻乎乎从战场上跑出来去荣家探望你?启浪是个单纯的孩子,如果我占卜不错的话,一切只是南宫石在作祟。幻国除了你我,启浪,还有你逝世的父母之外,还有一个人会巫术,不过世人都不知晓。当年他随你父亲一起跟随我学习巫术,他比不上你父亲天资聪颖,嫉妒心起,那时候幻国在打仗,巫术还未得王的信赖,能得到尊贵地位受王的倚重的方式只能是行兵打战。他便从古壑溜走,去跟随战队打仗,他也是有匹夫之勇的,不久就做了大将军。后来你父亲占卜术越来越精明,得到王的信任,所有战事都需询问过你父亲,命令才能下达至大将军。他怒火攻心,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一切很容易就被你父亲风头盖过。后来,你父亲娶了你母后,你母后并不是幻国人。她是雪国的帝姬,被雪王贬黜的雪姬。她的巫术不在你父亲之下,当年她被雪王赶出雪国之后,孤独无靠,是你的父亲在寒冬中救了她,并在一朝一夕相处中互生情愫,当时你父亲已经是幻国有名的巫师。他们俩的结合在幻国引起轩然大波,王也未允诺。你父亲万般无奈之下,求曾经同为师门的他帮忙游说。他的条件是让你母后将她的 巫术传授给他。你父亲不允,因为这会折了雪姬的寿命,他却趁你父亲不备之机,向雪姬灌输只有名正言顺嫁给你父亲才不会阻挠你父亲在幻国的锦绣前程。雪姬爱极了你的父亲,自己已在雪国毫无地位,断不会阻了你父亲的未来。雪姬背着你父亲将巫术传给他。后来,在攻打雪国的战争中,你父亲念着雪姬是雪国的人,有心放过雪国无辜臣民,因而未使用占卜术,而他却利用雪姬传授给他的巫术将雪国搞得民不聊生,鸡犬不宁。雪姬又背着你父亲去求他放过雪国臣民一条生路。他知道你母后虽然将巫术传授给他,但若雪姬日日辅佐在你父亲左右,定会保你父亲永享幻国高位,他会永远活在你父亲阴影之下。于是他要除掉你母后,这样就等于杀了你父亲的心。雪姬为了保住雪国根基,选择死亡。他也遵守承诺,将雪国无辜臣民迁到弥度国,并辅雪姬的弟弟当上弥度王。弥度王对他感恩戴德,却以为你父亲见死不救而怀恨在心。雪姬逝世后,你父亲痛不欲生,却不知道原委。是他狠心的说出事实,让你父亲以为自己保护不了雪姬而自责。雪姬逝世后,在弥度王的帮助下,他将雪姬的尸身用魔法化作了一件宝物,因为雪姬在执掌雪国时曾日日佩戴这件宝物,吸收了它的元气,因而化作成一模一样的而无法被人发觉,这件宝物就是孔雀璃。你父亲知道它是你母亲化作成的,所以即使知道了他的阴谋诡计也不肯忍心雪姬的尸身化作的孔雀璃在外孤苦无依,所以才收下来,如获至宝。而正中了他的下怀,他将真正的孔雀璃交给弥度王,两人联合制作了一起你父亲要为荣华富贵叛变幻国投机弥度国的假象,王看到独一无二的孔雀璃在弥度王手里勃然大怒,以为你父亲真的叛变,才有了荣家的灾祸。你一定想知道为何你父亲不把雪姬化作的孔雀璃拿出来和弥度王对峙,因为两个孔雀璃一旦相遇,真正的孔雀璃会把雪姬化作的那颗融成雪水,传说这样的下场会使地狱中的魂灵永世不得超生。他又逼迫你父亲说只要选择死亡,他绝对不会为难你和念珠。你父亲为了雪姬,你和念破的安危只好选择隐忍而死。他成功了,荣家失去了顶梁柱。他以为他可以真正正正的做幻国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可是他怕,因为荣家还有血脉,他怕荣家的根脉会发现真相而复仇。他不怕你,因为你只是一个女子,而且已被废弃了巫衣的身份,你对他来说毫无威胁。真正让他怕的是你的弟弟念破。念破虽然小,但已经聪慧无比,且王多次表示要遣念破去学巫术代替你父亲。他怕了,所以他千方百计要害死念破,可是念破有你的保护,他下不了手。而他的儿子却得到了你的信任,可以随意接触念破,他就在儿子所赠送给你的纸条上施了咒语,以为这些咒语能够接触你和念破,一石二鸟之计,因为你和启浪都学过巫术,所以对咒语有了免疫。而念破却无力抵抗,所以念破丢了性命。你和启浪生命虽无忧,却也受到了迫害,巫术已是大受其害。他为了解决荣家,永保荣华富贵,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陷害利用。南宫石,真是连畜生都不如!”神魄夫人说到这里,突然吐出一口血。我吓呆了,在我记忆里,神魄夫人是仙人一般的人物,竟然在此时吐了血。神魄夫人轻抚着我的脸说:“珠儿,孤家快不行了”,我大吃一惊,连叫夫人怎么了,我突然领悟到会巫术之人,如果用自己的巫术来逆天命去占卜已经发生了的事实真相会遭到天谴,即大损自己的巫术元气,甚至有丢掉性命的危险。父亲是占卜之人,却也只敢占卜未来之事,过去的蛛丝马迹是断不敢占卜的,我正要为神魄夫人担心,却见她那如瀑的黑发突然化作了丝丝白发!脸色也越来越暗,“珠儿,孤家老了,你父亲是我最爱的弟子,却被凶恶之徒害的如此之惨。孤家只能利用自己拥有的巫术道行占卜出所有的真相,孤家了解了事实真相,想为你父亲报仇,结果功力大受其损,复仇行动也被南宫石在古壑的耳目所察觉---他一直防着我。趁我不备,他用雪姬曾授予的巫术对孤家下了咒语,孤家现在已是病入膏肓了,只能将所有的事实真相告诉你,让你为荣家同时也为你父亲母亲,念破和孤家报仇!还有,最让孤家放心不下的,孤家害怕你和你父亲母亲一样,为了爱情就昏了头脑,任由凶恶之人摆布!珠儿,有些人这辈子是无法拥有真正的爱情的,他们为了自己的爱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你父亲是,雪姬也是。所以,珠儿,虽然启浪是个无辜的孩子,可是你有深仇大恨,切不可儿女情长啊,孤家拜托你了!要不然,孤家死不瞑目!”神魄夫人瞪大了眼睛,一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睛就这样死死地盯住我,灰白色的瞳孔已经气息奄奄,我镇定地擦干泪水,“夫人,珠儿愚钝,夫人可曾想过什么计谋可以助珠儿为荣家报仇,为幻国除去奸贼?”神魄夫人让我靠近,轻轻耳语几句。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要想报仇,你要彻底忘记你是荣念珠。”我已是面如死灰,绝望的望着夫人,她却用狠狠而温柔地眼神再次盯住我,“珠儿,这是复仇唯一的办法,孤家知道这很难,可是你,不得不做。珠儿,剩下的日子,孤家没法陪你,未来险途难测,你要保重!”说完,神魄夫人魂飞魄散,幻国一代宗师神魄夫人,就这样,带着仇恨,走了。我朝她离开的地方跪了一天一夜,夫人,你说的,珠儿记下了。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6 00:58 , Processed in 0.146263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