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6|回复: 0

孔雀璃·萧鼓梦

(658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4

帖子

1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25
本帖最后由 阎玖公子 于 2020-10-17 12:09 编辑

世人皆知幻国有三位拥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的女子,王的小女吟月帝姬、大将军之女南宫梦和荣家长女荣念珠。我排在第三位,唉,这着实不能怪我。
吟月比我小,依然天真烂漫。眼睛似两颗明灿灿的宝石,笑起来,像明媚的鸢尾花。每逢父亲进大殿向王秉事,我都会在偏殿等候。幻国国风明朗,政事清明,臣民百姓有冤屈者均可进王的偏殿向王族贵戚的家眷部下陈诉,寻求顶层势力的帮助。因这一布置,不少达官贵族不敢鱼肉百姓,以免被告上偏殿,在贵候王族里抬不起头来,贻笑大方。自我记事起,父亲就带着我和阡墨一同进殿,他进入大殿向王禀事,留我和阡墨倾听百姓疾苦。后来偏殿事物越来越少,家眷也少有人来,但父亲依旧带着我进殿,每每此时,吟月帝姬都会从自己的宫宇里偷偷溜出来看我,欢欢喜喜的拉着我的手,一直喊道“念珠姐姐,听父王说你以后要去古壑随神魄夫人学习巫术,学会了教教我好不好?”王最疼爱这位掌上明珠,因着辛苦,不愿送她去夷甸。在古壑学习巫术最寂寞难熬的日子里,吟月帝姬经常偷偷来探望我,我便把对弟弟念破的怜爱转移到她身上,吟月,就像我的妹妹一样。
南宫将军的小女南宫梦是我们三人中最美的,容颜一如她的名字如梦如幻,如痴如醉。她降生之时,其父正征战沙场,抵抗雪国最强大的敌军---烽狼军,王为了显示浩荡圣恩,将刚刚呱呱坠地的南宫梦指给了第七子啸风,南宫大将军大受鼓舞,率领将士,一鼓作气拿下敌军,此传为一段佳话。南宫梦不必向我一样走在家族前方,前面有大将军和兄长南宫启浪坐镇,后面有王族势力撑腰,她只需待嫁闺中,且王的第七子啸风天资聪颖,有帝王之相,等成为七王妃,一切自是水到渠成,命运自是比我好了许多,哎,这年头人比人气死人啊。
荣念珠被封为幻国第三大美女,是实在让我匪夷所思之事,这事儿也被阡墨拿来取笑了很久。其实我容貌算不得上是美艳,仅仅为耐看而已。听阡墨说我的眼睛好看,很有异域风情,一颦一笑,自得风采。很遗憾没有继承母后的绝美容颜,这方面,念破比我幸运许多。他汇集了父亲俊朗的容颜和母亲聪颖的灵秀,而我随父亲偏英气一些,我觉得自己被评为第三美女,大部分源于世人对父亲的尊重,真是成也玄宇,败也玄宇啊。父亲若是知道我的想法,定会无奈一笑。
啸风世子,是王的第七子,是最受宠爱的熹华夫人魏鸢儿所生,和吟月帝姬是龙凤双胎。王对熹华夫人的宠爱远胜其他佳丽三千,在夫人成功产下双生子之后,与帝后董厢月在后宫处于分庭抗礼的状态。南宫梦被王指婚给啸风世子,南宫族的势力无形中成为熹华夫人的有力臂膀,奈何帝后的娘家曾为王登上帝位辅过犬马之劳,实力不可小觑,所以两方势均力敌。
南宫启浪,是南宫一族的骄傲,俗话说,虎父无犬子,常年跟随大将军征战沙场,练就了他坚毅果敢的性格。乘长风,破万里浪,大概是将军对他深深的寄望吧。启浪世子生得玉树临风,星目剑眉,气宇轩昂,迷倒幻国万千少女。这点让阡墨很是羡慕和妒忌。
初次相逢那日,我刚被封为巫衣,弟弟更是小,尚不会走路,我抱着他随父亲进殿为王祷告,父亲让我在偏殿等候,呆闷了,我便抱着念破在王宫到处走,因父亲在幻国中的高位,连宫中的侍从也不敢阻拦我和念破。这样,我就冒冒失失地闯进了王的极乐宫。极乐宫是王赏心愉悦的避暑场所,宫内极尽奢华,角落处却显清淡优雅,我抱着念破在一隅欣赏湖中的莲花,大朵大朵的红莲如炽热的火焰,因着莲叶的碧玉,更显极了莲的红,那红色像是要把阳光点燃一样。母后生前极爱红莲,时常和父亲泛舟于湖上,亲自采莲蓬为父亲熬制莲子汤,父亲则挑选娇艳小巧的红莲当成珠钗亲手插于母后的发髻上。父亲母后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是幻国当时人人乐道称颂的神仙眷侣。母后的巫术丝毫不低于父亲,每次战事来临,都是母后在密室辅佐,父亲才得以顺利地占卜未知。可是好景不长,在幻国战胜最大的敌国雪国,南宫将军的战马趾高气扬踏入雪国城门后,母后就突然逝世了。父亲将自己关进密室不吃不喝禁闭了好些日子,是我抱着年幼的念破跪在密室门前一直哭泣,泪水在冰冷的空气中凝结成冰珠滴在我和念破跪着的大理石上,这才惊醒了一蹶不振的父亲,才使他幡然悔悟,他和母后的骨血还留在世上等他抚育保护。从那之后,父亲仍旧做他的幻国国师,保一方平安,而此时的幻国打败了雪国,已是整个天下最伟大的帝国,一些僻壤小国短时间内难以与幻国抗衡。自此之后,荣家地位更为显赫,我也成为除了吟月帝姬之外,幻国最尊贵的女子。但自从那次唤醒父亲的哭泣之后,我便与眼泪绝缘,变得忧郁而安静。每天穿灰色的纱衣,长长的黑发散落至腰间,任何再凄苦的人事也无法引得我落下眼泪,我变得对整个世界冷眼旁观,除了弟弟念破能让我偶尔露出一丝淡淡笑意之外,我冰冷的像块石头。幻国的臣民对我尊仰,也都对我敬而远之。
眼前的红莲分外妖娆,追忆往事,我安静地像一座雕像。这时候,怀中的念破突然欢喜的咯咯笑起来,我一惊,转头发现不知何时我身边已经站着一位少年,正拿着手中的青色柳条逗弄念破。念破眉开眼笑,伸着小手要去抓那柳条。少年偏不给,弟弟便撅起了小嘴,马上要哭闹的样子。母后离世后,念破便成了我最亲近的人,我对他的疼爱连父亲都自愧弗如。平生最见不得念破受屈,家里哪个侍从敢怠慢了他,我便要家法伺候。此时的念破受那少年戏弄小脸已然皱成一团,马上要放声哭泣。我脸色顿时冷下来,眼眉一挑,少年不觉,仍然一脸微笑着想要抚摸念破,我转过身子,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身影。宫中不便招惹是非,而且那少年也是一脸英气,身着华贵的戎装,应似某位将军的犬子,父亲在幻国受王倚重,居高位,已惹得很多臣子嫉恨不满,我不便再在宫中招惹是非,得罪视父亲为敌的大臣。我抱着念破想要离开,却发现怀中的念破又复先前欢喜的模样,原来那少年已将青色柳条编织成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鸟,放在弟弟手里。看着念破笑了,我也难得的露出一丝淡笑,望向少年的眼神已不再那么冰冷。这时才看清少年的模样,星目剑眉,英气勃勃,身后佩一宝剑。我轻轻俯身,向他微微一鞠,“巫衣荣氏见过南宫世子。”他一愣,然后淡淡一笑,还了我一礼,“早听说过荣家千金聪慧明颖,果然名不虚传。”我也稍一愣,因为我行事低调,除去随父亲进殿之外,一般很少在外人面前现身,很多人只知道荣家有一位孤僻骄傲的千金念珠巫衣,却不其识我真容相貌。启浪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解,笑着回答:“怀中抱着荣氏小少爷,如此温婉文静的女子,除了念珠巫衣之外,幻国还会有第二位如此独一无二的女子吗?”是的,他认出了我,我也同样准确地认出了他,命运,或许如此造化弄人吧。我一看他背负的宝剑就知道他是南宫将军的得意世子,那是南宫将军大胜雪国归来之后,王赐予他的圣物,并将其后代封为世子,世子佩与宝剑,足以让南宫将军成为幻国最为王器重的德高望重的大人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父亲都难以匹敌。只是,见殿一小场面,南宫便让世子携宝剑而来,未免有居功炫耀之感。想必这南宫启浪为避免惹闲话才不同父亲进殿而躲进这闲杂人比较少的极乐宫罢。我抱着念破欠身又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父亲虽和南宫将军国事战争合作默契,但私下并不来往,一为不引王的猜忌,二来南宫恃宠而骄,以为得胜的功劳他占大半,父亲不过幸运而已,且占卜之术,据说向来入不得南宫之眼的,以为只是巫蛊术也。自母亲逝世后,父亲更是不与幻国大臣来往,父亲与南宫将军进殿禀事也并不在一起,这次却出乎意料的一起出现在王的宫殿,想必事有蹊跷。想到这里,我加快了离开极乐宫的步伐,若父亲在殿中受南宫的排挤,我还能凭巫衣的身份为父亲辩几句。身后的启浪也随我一起来到大殿。进殿之后却发现王正极力夸赞父亲,旁边的南宫将军竟也向王禀告说此次战胜雪国,国师功不可没,王圣恩浩荡,已经赐宝剑予南宫氏,也应寻一宝物赐予荣家吧。王很高兴,赞南宫居高功而谦让,国师更是谦卑,于是问父亲想要何宝物,只要幻国拥有,必遂了父亲心愿。我本以为父亲会婉言谢绝,父亲是不为金银俗物所动的人,怎会接受南宫突如其来的好意呢?父亲还未答复,却见王的贴身侍从捧出一件金光闪闪的宝物,是一枝簪子,簪尾处似一只开屏的孔雀,孔雀眼睛是一对宝石,红艳如血,簪身是纯金打造,细腻光滑,很是漂亮。雪国地大物博,想必这国宝更是极等上品。王表情很庄重,说这是南宫将军大胜雪国之后所得其国宝孔雀璃,赐予你,也算慰劳你对幻国一片忠心罢。我看到父亲眼睛里有熟悉的光芒,竟然接受了宝物,俯身谢恩,郑重地接过那件孔雀璃。我敏锐地觉察到南宫好像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像是拉开了一个巨大阴谋的帷幕。刚想劝父亲,父亲却将那件宝物纳入怀中,我明白了,想必这件孔雀璃与母后有莫大的关系,否则父亲为何如此珍重,只是既是南宫大胜雪国的战利品,为何与母后相关?难道母后与雪国有什么关系?我正百思不得其解时,王命令我们全部退下。父亲郑重将孔雀璃簪在我的黑发上,立刻流光溢彩,对面南宫启浪肩上背负的宝剑也是熠熠生辉。我们并肩而出,走出大殿时,阳光灼热而辉煌,照耀在幻国所有臣民身上,我和启浪身上所负之物皆是这个伟大的帝国---幻国,最大的荣耀。或许,就在此刻,老天将我们的命运紧紧相连。那是我和启浪的第一次相逢,隐隐觉得,他和我是一类人,背负着巨大的荣耀,见惯了所有的阿谀或是冷笑,听说他虽是南宫家唯一的子嗣,但其生母却不得将军的宠爱,郁郁不得志,想必他也是得不到多少关爱吧,自小就生长在父亲所掌控的命运和厮杀的战场上,为何还能绽放那天逗弄念破时阳光而温暖的微笑?
回到荣家,我向父亲询问孔雀璃的来历,父亲只敷衍说是王恩浩荡。我说 父亲不是急功近利之人,母后和这件宝物有何关系,与雪国有什么关系?父亲抬起头,望了我一眼,缓缓的说,“珠儿,你有你母后的聪颖,但是父亲只盼你能随神魄夫人学好占卜之术,在我力所不能及时,为幻国,为王效力,等破儿也长大成人,父亲也算尽了心意,能在九泉之下对你母后无愧了。”父亲不想说,我也无奈,只是隐隐感觉不安。
日子还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幻国无敌国骚扰,父亲天天在密室中潜心研究 占卜术,南宫将军每天和王商议如何扩大疆土。我跟随神魄夫人在夷甸古壑学习巫术,念破也渐渐会走路,会咿呀学语,吟月帝姬偶尔会偷偷跑到古壑来看我。唯一与往日不同的是,启浪,我和他相逢的机会却多了起来。念破很喜欢他,每次我离开荣家到古壑去修炼,都是他时常去探望念破,偶尔会和念破一起来古壑看我,我对他满是感激。后来不知为何,他竟向王请求跟随神魄夫人学习巫术,也来到夷甸古壑,据说此举引起南宫将军的不满,他向来是看不起巫学之术的,自己的儿子却背道而行。但是王却应允了。王一向反对大臣私交,却放任国师和将军的子女相识,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寂寞的夷甸古壑,多了个志趣相投的学伴,却是我所欣喜的。少女的心思敏感而微妙,我相信启浪是喜欢我的,从他看向我的深沉炽烈眼神,到局促不安的双手,莫名的情愫在我们心中萌芽。有次湖面泛舟相遇,我故意让年幼的念破给他吃莲子,他竟然未剥掉极苦的莲芽儿直接吃了进去。少年的脸因莲芽儿的苦皱成一团,逗得我和念破哈哈大笑。我喜欢和他在一起。每天一起跟随神魄夫人研究高深莫测的巫术,我是他的师姐;待到学习战场武略时,他又是我的前辈。有次在古壑修炼之后,启浪采来一朵红莲,那是一朵红如烈火的莲花,让我想起母后生前和父亲举案齐眉的 画面。他眼神如 一汪清澈见底的池水,表达心意后欲将红莲插于我云鬓之上,我慌忙挣开了,我不确定我们的恋情能得到王和家族的认可。南宫将军不喜欢荣家,王也不希望大臣私交太深。我思虑重重,不敢也不肯接受启浪的心意。我开始躲避他,他却很坦诚表示他会一直等我。我冰冷的心似乎慢慢为他融化,日子就这样在我和启浪的相遇相知中悠悠而过。然而,吟月帝姬来夷甸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古壑仿佛越来越热闹了。
其实自启浪来到古壑之后,吟月帝姬也三天两头来访,起初我当是吟月喜欢热闹,也蛮喜欢启浪这个哥哥的,后来我发现她看启浪的眼神和启浪望向我的眼神是同样热烈急切的。原来,吟月喜欢启浪。突然明白了启浪来古壑为何得到王的应允,想必是启浪请吟月向王苦求得来的吧。王真是宠爱帝姬,为了她竟然将自己最为忌讳的臣子私交也默允了。帝姬与世子,真是绝配的眷侣,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巫衣呵,怎么和王的帝姬相比呢?吟月也长大了,她是幻国最尊贵的女子,启浪是世子,南宫将军会喜不自胜,王也会允诺。我和启浪,注定无缘。在得知吟月对启浪的心意后,我的眸光从熹微转向石沉大海的黯淡。或许真像父亲所说的,我的命运就是学好巫术,护卫幻国,保护荣家、念破。爱情,真是奢求。
可命运哪能如人所愿。孔雀璃---那件曾让荣氏一族无限荣光的宝物,却在一夕之间变成了让荣家灭亡的灾祸。
那日王将孔雀璃赠与父亲之后,父亲将其簪在我的发上供幻国臣民瞻仰以示王恩浩荡。回到家后,父亲就将孔雀璃带到密室不肯轻易示人。许久之后,孔雀璃却再次在距离幻国很远的小国弥度国出现。是王四散在天下各地的密探发现的,弥度国王的王冠的中央正是最为华贵的装饰---孔雀璃。因为我曾佩戴着孔雀璃供幻国臣民瞻仰,所以幻国妇孺皆知荣家有一件叫做孔雀璃的宝物,也都识得此宝物模样。现在却出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弥度国王的王冠上。雪国国王昏庸无道,整天沉迷于酒乐不理政事,是雪王的长女雪姬一直代父管理雪国,才使得雪国民安,后来雪王受小人蛊惑以“大不敬”的罪名收了她代表帝姬身份的孔雀璃,并将她贬为庶人。后来的雪姬隐姓埋名不知流落到哪里。孔雀璃一直镶嵌在雪王的冠上,没有了雪姬的雪国不堪一击,后来雪国被幻国打败,南宫将军在取雪王的性命时缴获了象征雪国的宝物,献给了王,王又将其赠与父亲。为何孔雀璃又出现在遥远的弥度国呢?孔雀璃是稀世珍宝,作为雪国的镇国之宝是不可能有另一件一模一样的。唯一的解释是,幻国国师将此宝物献给了弥度国王,以此为信物交好,帮助弥度国背叛幻国。若真如此,父亲真是犯了大罪,私通敌国,对幻国怀有二心。仅凭父亲国师的身份就足以让王猜忌,何况有二心呢!我在古壑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启浪一直安慰我不会有事,我却背着神魄夫人和他偷偷回到荣家。果然,荣家出事了。等我赶到家时,父亲已经被王派来的天罡地煞神兵逮捕,年幼的念破一直在哭喊。我立即违反神魄夫人的规定,使用巫术将逮捕父亲的神兵定身,使他们暂时不能动。我要向父亲问清是怎么一回事,我不相信父亲真的会对幻国有二心,与什么弥度王勾结。父亲的脸色甚是平静,并责怪我滥用巫术。我请求父亲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无论如何我要保护父亲,保护荣家,保护念破。父亲叹了口气,说“如今我的命运早在我的占卜预料之内,你勿要做无用之功。他迟早会要了我的性命,我只求他能放你和念破以及荣家侍从们一条生路,我不会做抵抗。”说完父亲用巫术将我封住,解开神兵的束缚,在离开容家之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自你母后离开那日起,我的心早已跟随她去,剩下的一具空壳只是保护你和念破长大成人而已,如今我去了,你要保护好念破,我也心安了,我试着占卜过你的命运,可是你的命符太复杂,我占卜不出,但父亲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和他作对,切记!”待到启浪从古壑赶来,为我解开父亲的巫术使我恢复自由,我慌乱的要赶到殿中替父申辩,启浪却流着泪告诉我,王已经贬黜了父亲的国师地位,在臣民的众目睽睽之下将父亲在幻国处置犯人的阳门斩杀。幻国,这个伟大的的帝国,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将效力他一生的父亲亲手送进了地狱。我欲哭无泪,父亲临走前口中的那个他是谁?是王,还是南宫?为何要非致父亲于死地不可?父亲早已占卜出了自己的命运,为何不做反抗,只是为了我和念破,他只得束手就擒。父亲为了我们能如此隐忍,我也只得谨记父亲的遗言不得与“他”作对。因我在父亲被捕之时,擅用巫术,被王解除了巫衣的尊贵身份,贬为庶人。此时的我再也无力抗拒,也无法复仇,只得苟活了是吗?为了念破,为了荣家,我愿意,还有,为了启浪。如果真的是南宫将军所作所为,我难道还能和拥有他罪恶血液遗传的启浪坦诚相待吗?我不敢揭穿这一切,因为我爱上了启浪,尽管帝姬也对他爱慕,我却卑微的守护我对他的欢喜。还好,他也是喜欢我的。我一直以为就这样了吧,我答应父亲照顾好念破,料理好荣家一切,卑微的守着对启浪的爱。于我,这辈子就够了。一直以为就这样苟活下去,直到“他”的出现,带走了被我奉之为梦想和信念支撑的念破。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27 , Processed in 0.502185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