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4|回复: 0

无念1-1

(201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9

主题

18

帖子

262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625
发表于 2020-10-17 11: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念1-1
     那年正在读高中,我当时有个打得不可开交的同桌,他是个很高很瘦的男孩子,是个大舌头,吐字乌拉很不清晰。我叫他土土。虽然说总是互相生气,但是也就是这一次次生气中,我们建立了对彼此的信任。而就在一个像往常一样的自习课上,班主任老师要调换位置。理由是按学习名次组合,更能够促进学习。我和土土的名次差很多,他是个不怎么听课就能考前三的男孩子。班主任还要求我们名次靠前的坐在相对靠外的位置,这样在上课的时候,老师关注到的会比较多。
     我也被调位置了。
     我对我的新同桌有些不满意,因为我记得很多女生都喜欢他。我还知道,他正在和淑同谈恋爱,淑同是个高个子女生,相比我一米五八的身高,她确实长得挺拔。我其实不太敢和她相处,因为她讲话总是很锋利。我也不太愿意和这种男孩子相处,一是女朋友爱吃醋,二是我不喜欢过分受女孩子欢迎的男生,总觉得这样的男生并不是优秀,而是和异性相处方面有问题。他叫盛涛。也是高个子瘦瘦的,只不过突然间,脸上多了很多青春痘。我还记得有好几个女孩子,在他身后喊他的名字然后等他转身,看他脸上的痘痘,还要带着惊讶的语气说:“欸,真的长了蛮多痘痘欸。”除此之外我们宿舍有个女孩子,用笔在白墙上刻写了他的首字母ST,她说,盛涛有种魅力,很吸引她。这个“ST”也被淑同看到了,不过淑同什么也没说过,或许根本不在意。
     换位置后的第一天,我们没说一句话。那时候挺怀念和以前的同桌“吵嘴”的场景。
     “儒诗泽,这个题我会。”他对愁眉莫展的我说道。我数学成绩很不好,甚至说是很差。我宁愿一整天都在教室里写作文,背英语课文,我也不想做一个数学题。他慢慢的把铅笔伸向我的练习册,问我可以画吗?我说可以的。他就在那几何图形上,画了一条辅助线。我看了看,好像真的这样看上去更舒服,几何图形没那么突兀了,角和角的关系也更明显了。我恍然大悟,开始笑起来:“哦啊!太棒了,我知道了啊哈哈……”忘记讲句谢谢。
     后来,他就慢慢成为了我的“数学辅导员”,当然,我也愿意教教他英语。在一次英语课上,大家一起读单词,他总会有几个音读不对,我就开始瞥他,皱皱眉头,示意他读错了。大概是我表现得太明显了,老师注意到了我。“儒诗泽,你的同桌是不是总是读不对啊?”“啊,嗯对,他把excuse的e音读成了……”“好了好了,可不要教大家读错的音。”
     那是第一次,他有了一个“你的同桌”这个称呼。
     我是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子,我会不顾形象的在班级里哈哈大笑,和我的伙伴们追逐打闹。“哈哈哈哈盛涛给我接杯水放桌子上。”说完就追着另一个女生出去了,这是个很常见的场景。学习的时候我还是挺能坐的住的,我有个厚本子,里面就满满当当的记录着各种知识点,每次我翻开厚本子,我都觉得心里很充实。
     我们两个的名次其实是相当的,我最多也就比他考靠前五六名。但是他要坐在我外侧,作为上课重点关注对象。我们两个都是临界生,如果努努力就是一本,如果放松了,就只能考个二本学校了。这一点,我们两个都很清楚。其实学习成绩真的挺磨人的,我的同班同学里,有个经常拿第一名的女生。我和她从小学就是同学,她一直都名列前茅,她的名字里就带着赢字。她叫单赢,这个单字在姓氏里应该读”shan“,不过,读”dan”,那种单赢的感觉和她的成绩还真是挺配的。我们两个一直很聊得来,也是这几年的友谊,让我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总会举起这个学霸女神的例子。
     时间也过的很快,眨眼间就到寒假了。我的寒假挺没有意思的,我的爸爸妈妈是不会带我出去旅游的父母,他们也不允许我自己去远的地方玩。我虽然有两个妹妹,但是却像独生女一样被呵护着。对于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这种呵护在我看来就是圈禁……我喜欢发说说,把自己无聊的日常放到网络上,我很喜欢别人的点赞。感觉这样好像被别人重视了。如果有人评论我,那我会更开心,因为觉得我被在意了。后来想想真是幼稚的,一个人在不在意你,其实和点赞你评论你没有什么关系。相反,那些只看你却不留痕迹的人,才更在意你……
     “在吗?”盛涛发来了一条消息。他就是个“不在意我”的人,他从来都不给我精心编辑的说说点赞。假期期间也根本不会和我聊什么天。
     “什么事?”
     “我分手了。”
     “和淑同分手了吗?没事,别不开心。”我没谈过恋爱,只是有个喜欢了很久的男孩子,我虽然不太懂,但是我知道分手一定是个令人难过的事情。但是也不用过于难过的吧?
     “我想好好学习了,我和单赢说了,我想我们三个一起学习。咱俩一直做同桌,我去找班主任老师说,你觉得好吗?”
     当然觉得好,谁不想有个学习小组,让自己的成绩再提高一些呢。“好啊,挺不错的。”
     果真,开学以后我们就一直做同桌。后来我听说,盛涛的舅舅是学校的副主任,这种和班主任协商安排同桌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句话的功夫。也果真,再也没有见到盛涛和淑同讲过话。淑同将来要到省外读书,她要回到老家,和我们就会相隔一段距离了。他们觉得这段距离会让这段感情很难维持,早些结束或许能降低对对方的伤害。但是我总是会疑惑,感情真的会被距离拉开吗?

回复
我们互相拯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4:19 , Processed in 0.141289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