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8|回复: 0

《献给你的静默无声》第一章

(524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5
本帖最后由 十三号兔子 于 2020-10-16 22:30 编辑

在地狱里挣扎着活下去的我们,在明媚阳光下隔岸观火的你们,在阴暗滋生处喜笑颜开的他们。在这寂静无声的剧场里,让我们为所有人献上疯狂与绝望的表演
由豫章书院事件改编。


第一章 疲惫与分别
     吱嘎。
  身心疲惫的她推开了那扇门。
  空无一人的房间不算宽敞,只有时钟在不紧不慢的低语着。她在门口伫立了好一会儿,然后又像是突然被惊醒,轻缓地放下沉重的书包,悄然的走到了卫生间。
  镜子里面的她看着自己,通红的眼睛和浮肿的眼袋似乎暗示了今天的不幸。
  她对她笑了一下
  她并不理会,埋头用冷水清洗挂着白色泪痕的脸,照例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很快,她让眼睛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随手打开电脑,挑了一个视频播放,被刻意放小音量的声音充满了这间屋子。
  今天发生了什么?
  还是像往常一样,但又有些不同。她突然哆嗦了一下,感觉身上好像还残留着那个蜘蛛的触感,她一下子把衣服脱掉,只穿个背心抱住自己。
  不要怕,已经过去了,他们不会再这样做了,没关系的。
  尽管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蜘蛛的触感却越来越明显,仿佛还在她的身上爬动,她不由得呼吸急促。那些嬉笑的声音依然萦绕在耳边,腹部被打击的疼痛已经不那么明显,只有这被蜘蛛抚摸过的青涩的躯体让她无法停止瑟缩和颤抖。
  恶心。
  她猛地摇了摇头,然后努力把注意力留在视频上,很快,她就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烦恼,直到她被寒冷冻醒。
  已经很晚了啊。
  她才发现天已经暗了下来,太阳释放完它最后的仁慈,便毫不留恋的离去了。但是还有人没有回来。她换上衣服,开始有些忐忑的给那个男人打电话。
  “喂?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啊,没事,我和你二叔出去吃点饭,晚点回去,你先买点东西垫一下吧,对了,告诉老板娘,我回去付钱。”
  “……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她的身体都颤抖起来,但她极力的压制住了。“嗯………我知道了……对了,你一定要少喝点哟。”
  “哎呀,放心吧,我知道了,你二叔今天请客,我被他请客,不陪他喝点也不好啊,你说是吧。乖乖听话,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嗯,拜拜。”
  嘟嘟嘟。。
  她的身体像是突然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一下子蜷缩到床上,嗓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鸣,却又被被子挡住。在这个昏暗的几乎没有光的狭小屋子里,透过镂空窗帘撒下的光芒显得微乎其微,那于床上的身影蜷缩在一角,像是一团阴沉的积淀,沉积了所有的语言。
  她的身上有着散不开忧郁,
  但这是伪装。
  他们说。
  她的天性就是乐观,她的笑容像是阳光,她能让周围的人感觉快乐,她乐于助人,她
  就像一个小丑。
  真是这样吗。
  没人知道,她也不清楚,但很少有时间去瞎想这些。她的身体开始战栗,内心也在拼命的叫嚣着,
  快逃!
  逃去哪?她无声的问着。没有人回答她,旁边的电脑上还在播放着一些搞笑的音频,里面的人们夸张的笑着,那声音尖锐刺耳,似乎在嘲讽着她的无用。她回过神,也就不在意刚才的想法。
  要开心起来。
  她又开始疯狂的跟着里面的人发笑,愉悦的情绪压制住那涌动的不安,给她带来迷药般地兴奋感。只有这里是有趣的,只有这里是美好的,只有这里是新鲜的。那是她的美好的世界。
  她的诺亚方舟。
  但时钟还在滴答作响。
  那声音越发紧迫,像是敲击在心上,又像是要引起心的共鸣。她突然叹了口气,放下了疯狂,放下了固执。
  距离电话后已经4个小时了。
  天色已经像浓墨一般漆黑,寒冷的风吹在门前的树上,那摇晃的枝条充满了不可明说的怪异。她输了,她放弃了。那躁动的内心让她根本静不下来,数了数时间,那个男人也该回来了。估计这次会失去什么呢?她混乱的思考着,又突然笑了一下
  也没有什么了。
  那么就安静的等待他回来吧。
  ……………
  但或许,
  ………………
  或许还有其他的办法?
  ……………
  她突然无声的啜泣了一下。
        。。。
  又是一个清晨,是美好而崭新的一天。嗯,如果忽略满屋的残渣碎屑,那不知是从什么家具拆下的碎片随意的铺洒了一地,屋外的清晨的风从残破的窗户吹进屋内晃动了被撕扯一半的窗帘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天气。
  她已经习惯了,但也会疲惫,所以今天并没有上学。实际上成绩已经无法控制的走向下坡路,还有那些疯狂嬉笑的同学们。在学校的时光,有时候甚至不如在家面对他的时候。
  但她也懒得细想。可能是过于疲惫,只睡了两个小时的她呆坐在刚清理好的沙发上。看着一旁正在清理残渣的,清醒的男人,她像是陈述一般说道
  “我不想念了。”
  那个男人身形一顿,转过身看着她,而她早已把视线移开。
  “那我花这么多钱白供你上学?你知不知道钱不好挣,那些学费……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他们会认为我是不是供不起你?你也不小了。整天就知道玩手机,成绩也不好。”
  她默然无语,已经累了,也懒得解释。
  “我知道这些是我不对,但这些也不能影响到你啊?我一天一天干活,平时都舍不得给自己花钱都不是为了你吗?唉,有些话我也不想多说,说多了你又烦,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
  “……罢了。你要是不喜欢,我给你再找个学校。我这也都是为你好。”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他哑着嗓子说着,目光里透着奇怪的神色。
  “好吧………随便吧。找一个,学习环境好的吧。”
  或许能迎来更加崭新的生活?
  她突然有了一丝期待。
  看着父亲还在收拾东西,她就早早的离开了那个房子。今天就像小鸟一样自由的她,少见的出门闲逛。漫不经心的游走在街道上,又一个转身进入了一个隐秘的入口。
  那是一个小小的,废弃的公园。
  周围的杂草甚至快要赶上她的胸口,额…虽然也有她个子矮的原因。
  她用嘴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可能是触发了什么开关,从一边的草丛里,树杈上,废旧的公园座椅下,十几只小猫小狗奔涌而来,难得的没有互相敌对。这些都是她的宝贝。熟练的把怀里的煮烂的碎肉混合着香肠米饭放置在一个一个小碗里,看着它们吃的张牙舞爪,她也不禁笑出声来。
  真是快乐啊。
  随后她走向了一块奇怪的空地上,那个空地并不大,但有许多小小的鼓包,前面还有一个个直立起来的冰激凌的木杆,看起来古怪极了。她来到最边缘坐下,身下压住了一片杂草,又从背包里拿出了她的早餐。
  ——
  这是一个墓地。
  ——
  离得最近的是流浪猫花花的,她因为误食了药死的老鼠死掉了。旁边的是麻雀,还没有起名字,是被捕鸟网活活勒死的。再旁边是小老鼠吱吱的,被她爸爸发现,打死的。还有被撞死的狗狗旺财,被虐待死的小猫妮可,被咬死的猫幼崽等等。
  听起来有点吓人。
  但她已经习惯了,一边吃着手里的面包,一边看着不远处耍宝抢食的动物们,心情变得非常愉悦。许是吃饱了,一只瘸了腿的三花猫走到她身边躺下,任由她的手抚摸。
  这些都是没有家的孩子。被人抛弃的是绝大多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帮助他们。或许是因为他们也治愈了她的心灵。
  但她终究还是个孩子。
  没有钱,没有人,她无法拯救那些生病受伤的动物,就连安乐死的费用也出不起。她能做的,也只有为他们找到一个安息之地,避免暴尸荒野,被扔进垃圾桶里。
  从很早以前她就开始思考过死亡。
  这听起来很荒谬。毕竟像这种年纪的人,都应该疯跑玩闹,肆意的挥洒青春的汗水,谁会想这种沉重的让人避之不及的话题。
  但还是想了,而且很搞笑。她的家里就是做白事的,也就是给死人做东西,赚死人钱的。所以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到了这个迷蒙的概念,但并不恐惧。那些花花绿绿的钱,一栋一栋做出来的别墅,一匹一匹扎出来的牛马。都让她觉得分外新鲜和有趣。
  人死了会上天堂,会进地府。
  他们都这么说。
  但后来她才一点点的明白,在那个患上癌症晚期的婶婶口中,说出来的话:
  …………………
  “那里什么都没有,”
  …………
  “还不想死啊。”
  …………
  多么讽刺,她后来竟因为恐惧死亡,在深夜里痛哭流涕。她无法忍受死亡后的虚无,那种什么都没有,连黑暗都不存在的地方。可人都会死。
  “如果能和你们一起葬在一块儿就好了。”
  这个轻声细语的感叹飘到空中,又被风吹散。
  但没有人应答她。
  周围是一片寂静无声。
  。。。
  她是在被重物压的喘不上气的感觉下醒来的。仰望着头顶悠哉悠哉飘过的云朵,回忆起刚刚,原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随手推开身上的猫猫狗狗,她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阳光灿烂的照在身上给她带来了不少温暖。
  稍作修整,没有什么朋友的她找到了那个随性的死党——四月。这是她自己起的。年龄刚好成年的她在酒吧工作,目前正在学习调酒。
  至于为什么找四月。
  大概因为那个人很适合谈心。即使只是在她身边呆着听她说的话,也会觉得很舒服。或许那是一种人格魅力吧。
  而且她也没有其他朋友了。
  这几天中午网吧的人很少,她很轻易的找到了四月,那个坐在电脑前面意气风发,时不时怒喝队友的人就是。她不太了解游戏,但听说四月的水平很高,都能参加什么竞赛的水准。
  和她打个招呼,便默默地等待她打完游戏。虽然不太懂,但她还是很尊重四月的私人时间,不一会儿四月打完游戏,和队友告别后便拉着她离开了乌烟瘴气的网吧。
  “你怎么今天没上学?”
  “啊……我不想念了。”
  四月挠了挠头,叹了一口气。
  “能学习还是要学的,这次因为什么?又被欺负了?”
  “嗯。”
  “啧,你就应该打回去!要不让我去,姐找几个人去好好收拾他们这帮小兔崽子。”
  “不用了,我打算换个学校。而且这样对你也不好,会被抓走的。”
  四月看着她,一下子乐了。
  “你在怕这个?根本不用担心,姐是什么人,有姐罩着你肯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她还是坚决的摇摇头,不能牵连其他人。
  只要,忍一忍就会过去。
  “唉,拗不过你。这样也行,你到了新的学校说不定能更好。你就应该跟你爸说说,让你去学学绘画,什么素描,国画啥的。你的天赋这么好,不然就可惜了。”
  “他说这个没用,以后挣不了钱。还是要学习,成绩最重要。”
  她撇了撇嘴,模仿她的父亲的语气说道,还真是惟妙惟肖。
  “呵呵,真是的,还真是个迂腐的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有一个手艺也很重要,只知道认成绩,也不怕孩子学傻了。”
  关于这,四月倒是有话语权
  滴铃铃……
  四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屏幕,表情突然柔和了。
  “喂?莉莉。嗯,我跟朋友在外面溜达呢。啊,嘿嘿,小醋坛子。一会儿我过去,嗯,多吃点,身上都没肉………”
  她安静的听着对于其他人有些特殊的交谈。很早以前她就知道这个死党的特殊,但她并不排斥,因为除了四月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其他的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有时候她还会憧憬,因为四月是她的梦想,能自由自在的活着,性格也好,还会弹吉他和钢琴。简直是完美。怪不得她的小女友会担心。
  她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很快,在四月依依不舍中,电话被挂断了。她转头看着这个死党,说出来有些残忍的话语。
  “你有打算告诉你父母吗?总得有个了断吧。”
  四月突然沉默了,她望向远方的街道,显得有些沉闷,但还是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然后嗓音干涩的说道
  “唉,再…再等等吧。他们都是很保守的人,我不想这么快就摊牌。等我攒些钱,有能力照顾我们家的时候,那时候他们就管不住我了。这样或许对我们都是好的。”
  一方面是深爱的父母,一方面是深爱的恋人。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如意。
  又来到了小公园,动物们都已经熟络了这两个人类,四月也毫不见外的拎起一只掉了一只耳朵的小黄狗,把他放在腿上。
  “你不怕你家的二哈吃醋?”
  “他?他天天吃醋。给点好吃的就忘了。”…………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天色也渐渐变深,马上就到了酒吧工作的时间,两人到达酒吧后一个等待多时的身影也靠了过来。
  “月月!你去哪了?”那个活泼可爱的少女贴了过来,然后又发现了旁边的她。
  “咦?你今天没上学?”
  四月捏了捏她的鼻子有些宠溺道:“嗯,她有点事,换个学校。莉莉,你都不关心我。”四月突然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切,也不知道某人让我等了多久,哼,不过今天就饶过你吧。”
  她知道这是因为她的原因,反而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但莉莉也不是真的生气,对她也是照顾有加。最后和她们告别后,她看着她们进入酒吧。
  在那并不刺眼的霓虹灯下,两人的身上都被镀了一层迷蒙的彩光。莉莉笑着跟四月讲述着什么,而四月则安静的倾听。
  她无法看清她们的表情,但应该是幸福的。
  “只是我喜欢的人恰巧也是同性而已。”
  那时四月的话还萦绕在耳边,表情是那样的幸福。
  突然她自己也笑了一下,然后慢慢退到了一旁漆黑的小路里。路灯一点一点的亮着,即使再磨蹭,她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回来了?我打听了一个学校,听说环境不错…………”
  “嗯……”
  这里也只有猫头鹰无声的目送她归去。
  
  I will never be able to break away from the suffering.
  
  
IMG_PITU_20200522_043854.jpg
IMG_PITU_20200522_043854.jpg
收起回复
  • 大明 : 连载文推荐发到文集或者其他平台哦新鸽子,主打里是发一篇完结的文(๑•́ωก̀๑)
    2020-10-16 22:41|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0:14 , Processed in 0.157274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