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3|回复: 0

小年

(328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7

帖子

223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235
小年



午后太阳还算足,矮墙边上的斗地主已打过了几轮。王向明腾地从墙边阴影中窜起,大掌一抹,把破木桌上那零星几个钢镚儿全给拢进兜里,转脸冲挤在白光下的那哥几个笑笑。

“今天手气不错,正好赶上过小年,待会儿回家路上给闺女买碗饺子吃,就不陪了。”

“好啊你个抠蛋,有这么打牌的吗,赢了钱就跑。”  同桌的牌友小吴抻脖子刚喊了两句,就被凉气瞄着空隙钻进去,冻得他猛一激灵。于是他赶紧缩起脖子扯高了拉链,再揣手进棉大衣袖管里面去,想挡住这杀人的寒,可好巧不巧,那大衣胳肢窝也正破了个巴掌大的洞,里头往外直飘棉花絮,外边儿直往里头灌风。

这年的春节提早了好些天,仅存的那几枚叶片,像是一早就定好时间相约殉情的末路的蝶,不知何时便只能见着满地残骸了。那些冷硬的灰云,沉甸甸缀在天上,已经冻了好几个星期,却不见化下来一场雪。王向明的脸早就被刮得通紫红,他手揣进兜里,捏着那几个战利品钢镚儿,从这街角拐进那道街,又瞎绕了好几圈,才进到他家这一带最为热闹的大集市里。 可或许是来得时间不巧,大集里边儿不知为何冷冷清清,少了好些往日的喧嚣气氛。卖菜的也没放声吆喝了,平日那些磨刀霍霍剥骨切肉的声响也都不见,在这偌大的集市里,竟只剩下些细微的讨价还价的嘁嚓声。

王向明四下里张望,熟悉的面孔没见着几个,那几位老工友,像是早早就钻回温柔乡冬眠了的狗熊似的,连续几天见不着人,甚至还没角落里卖烤地瓜的老刘头抗寒。不管这气温降了几个度,那老头都始终早早蹲在固定地点烧炉子,没一天缺席的时候。

“老刘,这一天下去能卖出去多少。”  王向明搓着手凑过去搭话。炉是烫的,离老远就能感到热气往脸上直窜,烤得王光明冷暗下去的脸又慢慢窜红起来,像是终于染上些年味儿,变得明晃晃而又亮堂堂了。正好当下这集里人也愈发零散,老刘于是就往旁边挪了挪,给王光明腾出个空位来,正好足够他挨一旁蹲着烤火。

“你老婆也总这么问……没卖出多少,也就十几块,比起前几天还要少些。”   老刘扭过脸问,“燕儿呢,以前天天只能见你媳妇儿领着丫头来逛,今天怎么独你来逛,倒把她俩给搁家里了。”

“燕儿病了。”  王向明摸摸鼻头,“人说了,就想吃点暖的,我正打算给她买碗饺子回去,过小年了嘛。”

“饺子馅油大,病人吃着会腻。你给闺女带几个地瓜回吧。丫头特别爱吃我这地瓜,次次来都嚷着要。” 老刘说。

王向明“哎哎”地推拒了好几声,却硬是抵不过对方的那股热情劲儿。他又偏着眼,仔细看了看老刘那炉顶压着的一叠纸票,这才含糊着答应下来,把那装了地瓜的热纸袋折了两周,小心翼翼给捂进兜里。

告别了老刘,王向明慢悠悠晃出集市,又溜达上了街。街上风冷硬如刀,迎着面打,寒意很快就浸透了衣服,使得衣服也冷硬起来。他腿僵直地挪动,精神却还在倔强地喘。他开始念起家里乖巧的小女儿来,每当念起女儿,王向明心里就跟打着灯笼照似的,寸寸覆满了细腻又柔和的喜悦。他想起前两天女儿考了班级前三,欢喜地拿了打满红勾勾的试卷给他看,那时他攥着满纸鲜红,恍惚间瞥见许许多多细小火苗在眼前飘渺地燃起,女儿的手是温热的,捂得卷子也温热,捂得他那时的心也温热。

王向明抿着嘴,呆滞着,无目的地盘算了好一会儿,终于才又想起得给女儿买碗又香又鲜的饺子回去。小年是传统除旧迎新的日子,每年也就那么一回,过了节便能迎来新的一天了,哪能不过呢。王向明这样想着,便又发呆,他捏了捏又抠了抠兜里叮咣乱撞的钢镚儿,又愣了十足的一会儿,这才终于下定决心,朝向路口推车的小贩那边儿踱了过去。






早晚寒得刺骨,中午冷得心慌。王向明时常这样形容冬季。处在这种气候下,无论是青天白日下萧索的街头,还是黄昏将入黑夜时混沌靡乱的巷,他都很不喜欢。

在巷口的排挡摊上喝下两碗温烧酒,酒劲逐渐暖入骨髓,总算让王向明冻得麻木的神经开始活泛起来。他尝试着站起,却总觉得脑顶隐约有些晕眩,喉管深处也在隐隐泛酸。浅夜中那零星亮着的几块霓虹灯牌缓慢地不断地升高,终于脱离了柱,飘向了天,和天边的那些孔明灯混在一起。王向明远远见到有人许愿,也不知他是向着孔明灯,还是那灯牌。

天色愈发暗沉下来,排挡总算多出来一两个人,王向明趴桌上斜眼瞟着他们点菜,那干瘪的老板出门送上菜单后又飞快地溜回屋里头去,屋子里点着个炉子,映得窗户明晃晃又亮堂堂,仿佛足以躲避所有的寒。新来的食客棉衣底下裹着领带,领带之下又系着丝带,丝带下边又挂着皮带,王向明只是盯着盯着,就忽地莫名其妙的被这累赘扰乱了神。他昏头昏脑的,只得挪开眼,可这一挪眼,那些花花绿绿的带却又开始打着旋搅做一团,像是抽水的马桶,将那明亮的屋,天边的星,黑不溜秋的食客们通通卷起带走了,只留下个黑皮箱,沉甸甸的立在王向明眼前。

人怎么会把包丢在这里。王向明朦胧地思考。他伸手入兜,装饺子的塑料盒还暖着,原本早该凉了的地瓜,也被温气靠得不那么凉。


王向明又看向那皮箱,却突然惊觉那皮箱缝隙里竟渗了些金光出来,暖烘烘地亲切。


他伸手拎了拎那皮箱,只觉沉得很,再小心翼翼将那箱盖开了个小口,里头的钞票便立马排着队从口子晃晃悠悠地飞了出来,一张叠一张的,竟在半空列成竖队,过了许久,才逐渐铺成一条直往月亮去的路。王向明抬头去望,发现那月亮虽也明亮,但却只能照亮一处,可若是月亮降下来,换了太阳升起,那便满世界都会是暖洋洋亮堂堂的,也就再无一处是黑夜了。




“光明正大,就要去抢人家的箱。” 

王向明眯了眯眼,总算看清了那躲在光中的老板和那几位食客的模样,这亮得炙眼的日光灯将屋内每个人五官都照得结构分明,阴影也勒得冷硬。他揣了揣手,又挪眼去看脚底的瓷砖缝,只是这瓷砖缝被只黑皮鞋从中截住,硬是割裂成了两半。

“向明哥平日里挺老实,这次只是喝醉了,我给他教育教育,您看这东西也没丢,您们就早点回去去过节吧。”

替自己说情的民警小张王向明是认识的,从前这小伙子新婚,他帮着搬过家。

王向明瘫靠在胶皮椅背上,听着电视里刘欢的新曲断断续续地响,那振奋人心的歌词曲调被切割成电流,在这清冷的寒夜倒莫名有些诡异起来。王向明浆糊似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他侧起耳朵,那细碎的控诉还没有停,像是玻璃碴子搅在洗衣机里,来来回回的咯噔,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缓慢地安静下来。王向明总觉得耳朵里的那些个玻璃茬已经顺着孔洞扎进心肺里去了,他听到小张轻手轻脚地拿杯子接水,又听到小张慢吞吞挪着步子,正朝着自己这边来。

“……我没想拿人的东西。”王向明闭上眼,声音沙哑,“我得回了,我给闺女儿带的饺子就要凉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小张说。

“我从不会……”

“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死都不会拿人的东西!” 王向明不知为何猛然暴跳起来,他手拍着桌子,咚咚地震响。“我这一辈子,从不会拿人的东西!”

他扬起头,小张握着俩纸杯正站在对面。王向明直勾勾地盯过去,终于满意地从那愣怔的表情中硬是窥了几分怜悯出来。

如此便好,王向明欣慰而怯懦地想。他接受了对方的怜悯,怯懦地道谢,并怯懦地将那杯水接起,仰脖囫囵地灌进肚子里去。






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冷风撞着破旧的窗,外边时不时零星炸响一两声鞭炮,无论何时,这都是必不可少的节日点缀。燕儿吃过饺子刚刚睡下,通红的脸蛋还漾满了节日里喜庆的生气,王向明坐在床边,愣怔地看着掌心装糖豆的空纸袋。这糖豆外形似玉米粒大小,咽下去喉咙里还能泛些回甜。他摩挲着女儿细软火热的脸,又漫无目地的走神,发起呆来。

燕儿打满红勾勾的考卷就铺在床头空荡荡的小木柜上,那些火焰似的红勾,红得扎眼,像是已经真正地燃起来了,王向明总觉得这火若是能真正燃起来,自家空荡荡的屋子就会变得像排挡老板那小小的红砖屋一样明亮又暖和。

挂钟指针颤颤悠悠在表面上踟蹰,小年当晚的寒夜不知为何变得无比漫长。

王向明又摸了摸燕儿的脸颊,只觉像是触摸冬夜的水泥地那般冷硬了。他对着燕儿紧闭着的眼凝视了许久,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将那幼小的,逐渐冰冷的身体捂在怀里,像是捂着逐渐失了温度的烤地瓜。王向明推开门,慢吞吞迈着步子,在远方悠远绵长的鞭炮声中坚定而执着地走向了小年尾声中那不知尽头,无比漫长的漆黑寒夜。

不知过去了多久,东方的天际终于微微泛白。小年夜终于过去,太阳照常升起,今天将会是崭新的一天 。
1601515394502.jpeg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20 稿豆 +100 收起 理由
朱竹主 + 20 + 100 文学沙龙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江:文笔好好
    2020-10-18 18:57| 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亲我还是清兵:有很多很多细节描写刻画的超级细致
    2020-10-18 18:58| 回复
  • 朱竹主 : 文学沙龙~酿:衔接啊分段啊欠点火候,但情节把控我觉得行
    2020-10-18 18:59| 回复
  • 朱竹主 : 其实,我觉得,作者的文风有些含蓄了,可以再交代得清楚一些的,伏笔什么的,也可以再考虑考虑多读读,多沉淀,会越来越进步的,加油。综合整体来看,已编推
    2020-10-18 19:14|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9:17 , Processed in 0.155986 second(s), 4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