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8|回复: 0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472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3

帖子

40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00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我叫迟瑶瑶,-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在第二十次出入迟氏集团被周围人指指点点,我逃走了,世界太大,我不知道去哪好,却意外的是,我遇到了他

      这是我第-次见到他,百年难遇的天才,眼光独到同时又是一个绝世好男人, 宠女朋友没有下限的宁氏集团CEO宁一

      我个人觉得宁-真的不上相,现实中的他比杂志上还帅气,我喝了-杯他递来的咖啡想着宁一坐在我对面也不说话,就盯着我看,再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对我-见钟情的时候,他开口了“你和她很像”

      什么玩意,我没说话,瞪大眼睛看着他“宁先生,你说什么”

      他摇了摇头,我感觉宁一这个 人好像不一样了,什么不一样呢,说不出口,但是浑身上下的忧郁气息让人觉得很郁闷

      宁一抿了一下嘴,他问我“你恨迟氏吗”
      恨吗?应该不能说恨,就是单纯的憎恶,对迟总的厌烦罢了,我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看到他笑了,他笑起来很好看,他把椅子往我这边靠,然后把手里的平板递给我,整整十分钟,我看完他递来的平板上的计划书,看完后还满脸震惊,倒不是对于计划的大胆和危险性,只是单纯佩服宁一的野心和计划周密度,这一 刻,我才发自内心承认,他真的是个天才,不可多得的天才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里,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PPT打开给我看迟氏这么些年来做的“好事”

      迟总是什么样的人我心知肚明,对于有人要搞垮这个恶臭的集团我也有做过准备,但我没想到居然是宁一,带着这个疑问我把平板放下抬起头询问他,他先是一愣,然后说了一句很没有里头的话“因为我说错话了,做错事了,我失约了

      这么有料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想继续询问下去,看到他脸色不好倒闭了嘴,他看着窗外发了会呆而后叫秘书送我回家,我抬头盯着他,直到他拐到角落离开,窗外的灯火明亮,在这偌大的公司里,我竟找不到一点人情味。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上帝 想看漫画所以带走了漫威之父,上帝想看武侠小说所以带走了金庸,那么带走宁一就是上帝想学习如何投资了,知道宁一的病情那天是大雨天,我匆匆忙忙的赶到公司想和宁一讨论下面应该怎么行动的时候,无意看到摇摇晃晃的宁一在垃圾桶旁吐,我连忙走过去,想去扶扶他,他把我一推就想离开,我这暴脾气不能忍啊,想找他理论理论,结果他一晃神就直直倒了下.....

      等到他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和他助理一询问我也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他的眼神也多了点同情的意味,他瞟了我一-眼后阴阴的说“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很好”

      我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沉默了- -会问他“为什么?”

      他笑了笑说道“李姗姗。”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说起他这个所谓的前女友的名字,之前也不是没有大着胆子问起他那些桃花事,但每次-提起气氛就极低,因此我也没有主动提起过,没想到这次是宁一自己提出的,我吃惊的看着他,他眯起了眼睛,开始讲述他与李姗姗的过往,此刻的宁一是鲜活的,我看着眼神温柔的宁一,心里感慨万千,第一次见面的忧郁气息随着那个名字随着那些过往都消失不见了,有的只剩下,李姗姗的宁一.....

      那场荒唐的婚礼过后没几天,宁一 突然晕倒住院了,我赶到病房的时候他还在手术室,等了好久好久,他才出来,医生走过来和我说,宁一其实没几天了,要我们做好准备,即使在得知他身体其实越来越不好了,但是猛的听到这个消息还是站不住脚,天妒英才一点也不为过,等到他麻醉醒后已是第二天了,我开玩笑问他有什么要求我上刀山下火海也帮他搞了,他轻轻的说了句“我想打电话给她”我那一刻真的很想把他拉起来问他, 值吗真的觉得值吗,你tm在这里痛的要死,好不容易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她,而她呢,说不定在和闺蜜说您老是渣男呢!

      我撇了撇嘴,克制住打他的冲动,把手机解完锁后递给他,他拨打了电话后就按了免提,对面的嘟嘟声响了好久,宁一有点失望的想挂掉电话,对面声音突然传来“喂”我看到对面的男人手抖了抖,我真觉得无语真的,感情真的是个什么玩意,他宁一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至于这么卑微吗,对面的李姗姗又“喂” 了好几声,过了几秒就挂掉了。

      我把手机拿了回来,问向宁一“为什么不出声,你这样真有点像变态”

      病房外的小孩吵吵闹闹的,我听到宁一小声的说了句“来不及了”

      宁一走的那天,是个大晴天,他本在开会突然痛的失声,连忙赶去医院,最后实在受不了注射了安乐死,这个过程就和电视剧一样我还没反应过来,宁一就离开了,我按照约定把他火化后通知完他的家人就找到了李姗姗,看到李姗姗一脸懵逼的拿着股份转让书的时候我突然很想笑,可是等到我带着她到墓地时看到李姗姗突然失声痛哭,我觉得我真不是人,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思想去定义一个无辜之人,我把经过都说给了李姗姗听,李姗姗听完后突然跪在宁一墓碑下,我突然哽咽了把信交给她就跑走了

      蹲在树下哭的撕心裂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两个互相相爱之人,如果之前你问我,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会为了感情付出一-切吗,我肯定会很大声的告诉你,不可能吧,哪有人这么傻,但是现在我信了,因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傻子,而且还不止一个

      我平缓了情绪后想去和李姗姗道歉,为之前的态度道歉,但是我没想到我到达墓碑的时候,看到的是李姗姗躺在墓碑旁边,我走了过去看到散落-地的安眠药, 我慌了,把手机开机想打120,却看到浮在屏幕第一条的信息[李姗姗:姐姐,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你帮我把我和宁一葬在一起吧]


我躲在角落里看你路过假装是你错过了

    

  “宁一要结婚了... .”收到沐沐的信息时,李姗姗正在会议室开会,就是这么的巧,她眼睛往手机随意一瞟沐沐的信息就浮在屏保上。

  李姗姗有那么-瞬间认为时间真的可以停止,耳边没有了总监的絮絮叨叨,一切都变的格外安静,她的眼里只有那两个字眼“宁一 ”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她还愣在椅子上的时候,平素本就对她恨铁不成钢的总监就发飙了“李姗姗,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开会都能走神,你真能啊!”

  李姗姗恍惚了一会,有点想哭,但是又觉得太矫情了,拿起本子对着总监鞠了个躬后,就走出会议室,留下其他人的轻轻讨论,她离开的时候还能听到总监大声拍打桌子的声音以及那句“再说话也和她一样。”

  她打开手机,也没回复沐沐的短信,就盯着她发来的信息,六个字被她足足看了有七分钟,即使过了这么久,李姗姗你还是那么没出息啊,她想。

  故事很简单,无非就是突然在你最烦的会议上被告知你前任要结婚了,李姗姗觉得自己的故事如果去拍个电视剧肯定得臭大街,电视剧来源生活果然没错

  她和宁一是在高考完后在- 起的, 轰轰烈烈的告白,热热闹闹的官宣,再平平淡淡的分手,李姗姗闲的无聊也会拿出来笑话自己,然后就是无尽的叹息

  分手的原因不是宁一的母亲突然拿出500万甩给她告诉她离开她儿子,也不是突如其来的车祸自己失明为了不耽误宁一而被迫分手,什么都没有,只是在-场阴雨天,两人在房间里看电视的时候,李姗姗突然脑一抽询问宁一“你腻了吗”宁一楞了好一会,然后点了点头,然后自己就破门而出,接着自己就突然发烧,病好后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失恋了。

  等到沐沐按下家里的门铃,然后拉着自己询问情况时,自己那失灵的泪腺终于开始工作,她也不等沐沐说完就噼里啪啦掉眼泪,沐沐慌了,着急安慰她,在李姗姗语无伦次的话语里得知事情的开头结尾,她摇了摇李姗姗,告诉她去找宁一问清楚,李姗姗闭上了嘴,好一会才说“算了吧, 就这样吧,或许这就是我们感情的最终归属。”

  说完就闭上了眼,她记得那天沐沐语气有点微冷的说到“你对宁没有自信, 对你们之前的感情也没有自信,对你自己更没有”

  真的是这样吗?她也不知道,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久到遗忘到很多事情,只剩下那天宁一的背影, 世界真的就是这么大,分手后的这些年,他们都没有见过面,有时候故意见不到一个人其实特别容易

  李姗姗有时候也会问自己是否还想着宁一,如果想着为什么不去找他,她回答不上来, 感情就是一种无解题,它没有正确答案,你说它对,它就对了,错误了,那就是错误

  时间很短,短到她还没能为自己那无法解释的行为找出理由时,宁一就要结婚了。

  回忆到这里,李姗姗摸了摸膝盖,蹲太久导致有点发麻,起来的时候还有些摇晃,一只手把自己扶了起来,她抬起头,是一个短发的女生,长得很可爱,但总觉得很熟悉。

  “你好,我叫迟瑶瑶,你没事吧?”女姓大大方方的看着她,她摇了摇头,道谢后也没留下名字就离开了。

  次日她意外的接到宁一的电话,通知她明天去参加他的婚礼,放下手机的时候,她自嘲了一会, 谁家结婚请前任去的,找膈应不是,一哥果然就是-哥,如此与众不同。

  再怎么吐槽,她还是站到婚礼入场地了,十分简约,也没多少人,司仪简单说了几句后就请新郎新娘入场,李姗姗听着音乐声,有点哽咽,在一起那么久,她不是没有幻想过和宁一起走入殿堂, 只是没想到如今她却坐在了下方看着其他女生和他-起结成夫妻。

  新娘没有牵着父亲走出来,而是自己- 一个人,李姗姗觉得有点眼熟,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那天扶她起来的女生,她把邀请函打开,下栏的新娘迟瑶瑶让她手有点颤抖,为什么见面觉得有点熟悉,因为这个女生和自己长得很神似。

  她很想冲到台上去询问宁一, 但是她没有,她坐在台下看着宁一与迟瑶瑶交换戒指,然后走下台敬酒,她看不下去了,拿起包就往外跑,一个服务员把她拦了下来,碰巧新娘在扔捧花,就是这么巧,她手一伸,就接到了,服务员看了看她手里的捧花后,挪开身子让李姗姗过去。

  李姗姗把捧花上的卡片拿了下来,卡片上写的“16G”让她突然崩溃大哭。

  又过了好几天,她在刷牙的时候看到新闻上的“宁氏集团合并了迟氏集团”的报道时,有点吃惊,不是一家人吗, 没留的她多想,一通电话进来,李姗姗按了一下按钮,对面没有出声,但浅浅的呼吸声让李姗姗知道对面是有人的,她轻声“喂”了一声,对面电话突然挂断了,或许是小广告吧,她想

  时光荏苒,最近李姗姗一直属于放空状态,直到迟瑶瑶的到访。

  女生来的时候,她正在吃饭,看到来人的时候她楞了一下,迟瑶瑶倒不尴尬,走进房间,把包里的台同拿到李姗姗的手里,李姗姗抬起眼看了一下“股权转让”

  她懵了一会,迟瑶瑶笑了“这是宁先生交代的”

  “宁先生?”

  “是的,你要去见他吗?”

  迟瑶瑶看着李姗姗点头后就带着她来到-个庄园,李姗姗一开始还有些好奇,但等她看到后面的墓碑上写着“宁一”时她的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她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迟瑶瑶看着前方墓碑上的照片说道“宁先生好久之前就检测到自己得了恶性肿瘤,为了不让你担心,就假意和你分手,这段时间宁氏出了点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和迟氏联姻,选了私生女的我,我一向讨厌迟氏,听了他的计划就和他合作了,前些日子我们结完婚,他就乘机合并了迟氏,转头就把股份转让的合同交给我让我给你,昨天,他忍受不了疼痛注射了安乐。

  迟瑶瑶-顿擦了擦眼泪“”他很爱你,他是我见到过最痴情的男人,这是他给你留的信,你看一下吧”说完,就离开了

  李姗姗哭的稀里哗啦,看着墓碑上的宁一,又止不住眼泪,她打开牛皮袋子

  [姗姗,很抱歉我什么都没有和你说就自作主张,公司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一切有刘秘书,迟瑶瑶也会帮你,李姗姗,不要太傻了,找个和我一-样对你好的男人嫁了吧

  我爱你,16G+5G的那种爱你,宁一不会腻李姗姗,永远不会]

  李姗姗把信仔细放起来,坐在墓碑旁,开始念叨自己这些年来的委屈,每说一句就抽噎一下风轻轻吹过,李姗姗仿佛能听到宁一对自己的回应,她笑了起来,然后拿出包里随身带着的安眠药,没有水,她就硬生生吞了下去,把股权转让的合同放到包里,给迟瑶瑶发了条微信后,对着照片上的宁一,轻声说了句“晚安,宁一,对不起,我找不到第二个和你一-样对我好的人”

  眼睛一闭,一滴眼泪掉了下来,李姗姗躺在靠近墓碑旁,看着宁一,笑了,看,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了....

  
完——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1:13 , Processed in 0.453959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