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0|回复: 0

植觉

(334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9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5
发表于 2020-10-1 09: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日,他心仪的姑娘嫁给了别人。
也对,家族没落,现如今,谁家的姑娘还会嫁给他?卓卿自嘲一笑。父亲为躲债去了千里之外的熠州,不知何时才会回来,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仆人都散了,家丁也所剩无几,只落下他一人守着这宅子。
卓卿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当做看走了眼,说什么誓言永远不变,说什么共度余生,不过是一场浮云。
低头给荼靡花浇了水。
这荼靡花本该长在树上,不知后人用了什么方法,竟把它移栽到花盆中。这也是母亲临走前交托给他的。
满园的植物也就荼蘼还开着红艳艳的花。
街上,当铺前。
卓卿遇到了一位姑娘,她说她叫碧雅。
碧雅衣着不凡,出手阔绰。
若不是走投无路,他定然不会当掉他的传家之宝----血玉剑。碧雅说她是外地人,又偶然见到这血玉剑,喜欢得紧,虽说她是女子,却也喜爱不已这外表精致的血玉剑,而后又听说了卓卿的经历,决定重金买下血玉剑。
卓卿欣赏碧雅的清新脱俗、蕙质兰心,碧雅也欣赏卓卿的温文尔雅、气宇轩昂,两人相谈甚欢。
碧雅丝毫不介意卓卿的落魄境况,卓卿也不过问她的身世。有了碧雅的相助,他开了家小店,以卖字画为生,倒也不会再面临吃不上饭的窘况。
卓倾心中自是感激不尽。在遇到碧雅后,他的生活慢慢变得好了起来。
不知是缘分还是什么,碧雅总是恰到好处地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出现,而平日里,卓卿想找她都不知从何找起,这才惊觉关于她的一切,他知道的太少。
这种无处可寻的无奈使得他无形中对她的牵挂多了起来。
碧雅在他问她的住处及家庭境况时,不言不语或是随意搪塞了过去。
她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言谈间的渊博,都在吸引着卓卿。她面若桃花,高贵如斯,像是一朵花,散发着迷人的气质。
卓卿抑制不住的对她暗生倾慕。
这日,风和日丽,蓝天白云。
两人相约去郊游。卓卿心情自然是愉悦的,佳人在侧,美景在前,还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值得愉悦呢?
碧雅看着眼前的美景也不禁笑了起来。
卓卿看着她明媚的笑容,怔怔的,碧雅扭头看他,读出了他眼神的温度,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瞬间又恢复了清明。
正当两人深情对望时,一帮人气势汹汹地包围了他们。打着要债的旗号,十来人,手持长棍。
卓卿诧异,父亲离去很久,他以为随着父亲的离去,这些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这些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碧雅的强作镇定瞒不了任何人。
这些人不由分说,上来棍棒一顿毒打,俨然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
碧雅被卓卿护在怀中,碧雅看着卓卿因痛苦而皱起的眉,也轻轻皱起了眉。其中两人拉起碧雅,在卓卿看不见的角度,揍了碧雅一拳,只听一声痛苦叫声。
卓卿更是难受,是他连累了碧雅,顿时心生愧疚。他本是书生,怎么敌得过这些人,被揍的趴在地上,嘴角溢出了血。碧雅挣脱了那两人,跌跌撞撞走向卓卿。
见到如此的碧雅,愧疚之意更浓。
卓卿抬起颤颤巍巍的右手想去安慰一下碧雅,突然,心脏传来剧痛,低下头,血玉剑泛着刺眼的血光插在他的胸口。
他的传家宝,只有卓氏族人的心头血配着一种秘法才能使其发挥特殊效用的血玉剑,持剑人是碧雅。而碧雅褪去眼底的悲痛,眼神颇为复杂。
卓卿都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当他的右手下垂时,碧雅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余热还未退。
恍惚间,卓卿仿佛看到了他经常浇的那盆荼靡花,母亲留给他的那盆怪异的荼靡花,它从窗台摔了下来,花盆摔得粉碎,红艳艳的荼靡花快速的枯萎,最终化成了灰烬。
众人见雇主目的达成,自然离开了现场。
碧雅获得卓卿的感恩之情、爱慕之情、愧疚之情和他的心头血,她可以成人了,光明正大的做人了,她再也不是那株活了上百年也丝毫不起眼的荼靡花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开心?碧雅抚上卓卿的脸庞,心脏的位置仿佛被掏掏空了。好像,没有了卓卿,做人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一个疯狂的想法浮现在脑海,她不想做人了!
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可是,当这一刻到来时,她竟是犹豫了,因为,她发现,她好像爱上这个人类了。
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卓卿的身体渐渐冰凉。
忽然,碧雅眼神中透露着狠绝。她拔下了血玉剑,狠狠地刺向自己的心脏。顿时刺眼的血光再现。碧雅慢慢闭上眼,躺在卓卿的怀中。
……
传说,血玉剑是个神物,极具灵性,亦正亦邪。
它世代被卓氏守护,只要获得守护者的三种感情和守护者的心头血,血玉剑就会满足获得者的一个愿望。
守护者的三种感情?
是了,怜惜、钦佩、感恩、爱慕、愧疚……
何止三种感情了呢。
但是,众人不知道的是,若血玉剑连续饮了两人的血,且两人之间存在某种联系的话,血玉剑就会抹去两人相关它的一切记忆,并再寻新的守护人。
联系……两人什么联系?
卓卿对荼蘼花的怜惜,对碧雅的钦佩与感恩、爱慕,临死前对碧雅的愧疚……碧雅又因他而放弃做人的机会……
这些如何不算得联系呢?
一间颇具有诗意的画舫中。
卓卿仍在作画,画中,一盆开得红艳艳的荼蘼花在汲取着窗外的阳光。
碧雅走近画舫,被这荼蘼吸引了目光,卓卿画的荼蘼是越来越好看了。碧雅愉悦起来,笑容中不掺任何杂质。
人心一向是令人难以捉摸的。
巍峨高耸的城墙上,千古殿殿侍千凡一身素装罗裙,右手握着血玉剑,立于城墙最高处。奇怪的是,众多官兵似乎对此人‘视而不见’。
千凡好笑,一介小小花灵,竟也悟得人间真情。
好在她能悬崖勒马,否则,她也帮不了她。
如此,她也能略有功德。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30 09:35 , Processed in 0.484722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