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8|回复: 0

醉梦仙霖(一)

(314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1

主题

11

帖子

159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595
QQ
  天宫中王母娘娘瑶池里的飞天仙子紫荀一个人无聊地浮卧于云端之上,她顶着白兔耳朵发髻,身穿八宝绿裙,胸前一抹坎肩,上绣一朵桃色花朵,花蕊是黄色的,花朵中央是胭脂红色的,由内向外呈现粉色渐变。
  她面容细巧,瓜子脸,翘鼻梁,媚眼如丝,手臂纤长,指甲薄尖,指端透着肉粉色。她躺在云层中的一张深褐色石凳上,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一个蟠桃,徐徐地啃着。
  
  这蟠桃乃仙界的圣物,只有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中才有。蟠桃个头硕大,肉厚核小,抵得过人间好几个普通桃子的个头。
  紫荀刚从王母的蟠桃盛会赴宴归来,两颊微醺,透着一股粉红色。天上仙雾缭绕,雾气迷蒙,白色的云团滚滚似海中的波涛一般。紫荀正欲昏昏欲睡,从对面来了一个童颜鹤发白须的老头。
  这个老头背有些弓,眼睛上方缀着一撇白色的厚重的眉毛,嘴唇上方有两撇白色的胡子,下巴有一小簇白色的胡须。他身穿仙服,水袖浑圆地垂落于小腿两侧。右手拿着一支拐杖,拐杖的头部犹如一朵祥云一般。脚下是一双云纹方头履,露于仙裙之外。
  
  他开口了,说:“仙子,你这是从何而来,在此做什?”紫荀微微抬头,一看是太白金星爷爷,淡淡地说:“太白,我呀还不是从王母的蟠桃盛会而来,宴罢在此小憩。”太白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你这仙子,跟其他人不一样。”紫荀问道:“有何不同?”
  
  太白捋了捋胡须,脑袋微低,说:“众仙子宴罢都忙着去巴结王母娘娘了,只有你一个人若无其事地在这懒睡。”紫荀笑笑说:“刻意逢迎本不是我紫荀的能事。”
  
  太白笑着说:“仙子,我这就回去了,我的炼丹炉里还炼着丹药。”紫荀朝他挥了一挥手说:“好吧,你去吧。”说完她复又闭上了双眼。
  
  这一不小心闭眼,她便睡了过去,朦胧中她进入了梦乡。梦里,她来到了一团仙雾袅袅的地方,她抬起头一看,四周皆是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她穿着一身翠绿色的纱制衣裙,头发简单地束起,右边脑袋处有一个圆髻。
  
  她望了望自己的穿着,怎么是一身农妇的装扮。我怎么会穿这么难看这么土气的衣物,她心里想道。正是奇怪之时,从树下来了一个身穿淡蓝色儒衣的白面书生。
  
  他斯文客气,双手作揖上前说道:“小生方儒,特来拜见小姐。”紫荀望了他一眼,嗤之以鼻说:“这穷酸秀才从哪里冒出来的?”她不禁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打量起了他。
  
  方儒见她对自己有些好奇,于是问道:“小姐,我是从祝家庄而来。”紫荀更是不解,伸出左手手指头贴于自己的嘴角上,说:“好了,你别过来了。”方儒一听遂退到了树下。
  
  参天大树下仙气四溢,突然间来了一团云雾,待云雾褪去,观音娘娘升腾而起,她手拿一只白色的瓷瓶,瓶内插着一支弯弯垂落的柳条。她开口说话了,说:“紫荀,此次令你下凡,体验人间疾苦,不得违令。”
  
  紫荀上前拜见道:“观音大士,救苦救难观音菩萨,小仙遵命,定不负菩萨期望。”还未说完,云层塌陷,紫荀落入了凡间。她随着风和云朵在空中打转,张开嘴巴啊啊大叫了起来。
  
  祝家庄一处普通的民户里头,一个清秀的年轻姑娘从简陋的木床上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望了望自己的领口,又望了望四周。她蓦地从床上坐起,找到了床下的绣花鞋,穿了进去。她望了望木屋里的布置,惊讶地张开了嘴巴,我紫荀怎么会在这里,她心里想道。
  
  正想着,一个村妇模样的女子进来了。她身着一身浅灰色的粗布麻衣,脑袋上用浅褐色布条包裹起来一个圆髻,满脸堆笑,手上端着一碗面条,说:“白浅,你终于醒了!”
  
  紫荀疑惑地望着她,自言自语道:“谁是白浅?”妇人听她如此一说,忙不迭地说:“白浅,你昏睡了两天两夜,莫不是糊涂了?连自己叫什么都忘记了?”紫荀一脸茫然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妇人,说:“大娘,我到底是怎么了?”
  
  妇人叹了一口气说:“不瞒你说姑娘,你自从落井被救之后就躺在床上。”“落井?怎么回事?”紫荀问道。妇人抹起了眼泪说:“都怪为娘不好,村头那无赖看上你,害你跳井!”
  
  紫荀一听,心里明白了七八分,一个年纪颇大的老头子进屋来了,说:“老婆子,闺女如何了?”妇人高兴地说:“没事了,刚醒了。”“白浅,没事就好。”老头子说道。
  
  他穿着一身浅枣红色的衣物,头顶包着一个圆髻,胡须黑里夹杂着白色。他伸出满手苍痍的右手,对白浅说:“好好休息。”紫荀点了点头说:“好的。”
  
  妇人将面碗放到了木桌上,关切地劝告道:“孩子,你饿了把面吃了,娘先出去了。”紫荀点了点头说:“好的。”她坐在床沿边上,回想起了以前那一幕。
  
  那是一个有些暖和的一天,夜色有些凄冷,她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到井边,意欲跳井,这时从对面跑过来一个大汉,浑身长满了壮硕的肌肉,将她抱离了井边,她随即晕了过去。
  
  紫荀从往事中惊醒,吓出一身的冷汗,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满是汗珠子。定了下心神,她说:“从现在起我便是白浅了。”她铁定地下了主意,要在这里住下去。
  
  她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于是出了屋门寻找一些水。她到了外面左找右找也找不到一滴水,于是开口问道:“娘,水哪里去了?我渴了。”妇人听闻了她的叫喊声,说:“你到厨房来一下。”
  
  白家厨房,妇人正娴熟地拿着大铁勺在锅里煮着什么东西。“娘,你在做什么菜?这么香。”白浅问道。“我呀,在做红烧肉呢。”妇人漫不经心地回过头回答道。她一边拿着铁勺在油锅里捞来捞去,一边说:“昨天村口刚杀了一头猪,肉质鲜嫩,你呆会尝一块。”
  
  白浅朝她摆了摆手说:“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妇人指了指灶台旁的水壶说:“闺女,水烧好了,你自己倒着喝。”白浅走到了这处灶台旁,伸出右手拎了水壶,往白瓷碗内倒了一碗温水。
  
  她轻轻地端起瓷碗,一饮而尽,说:“好解渴。”妇人笑着说:“那是,白开水最是解渴。”妇人从锅内捞出一块红烧肉,放到她的嘴边说:“白浅,尝一尝娘做的红烧肉。”
  
  白浅上来就是一口,放在嘴巴里嚼了一嚼,油汁渗了出来,顺着嘴巴边缘滴落。“好油啊。”白浅说道。“猪肉哪有不油的,傻丫头。”妇人望着她笑嘻嘻地说道。
  
  天色渐渐暗了,夜幕降临,天上繁星点点,一轮明月悬挂在半空中。浅靛蓝色的稀薄的云彩漂浮在月亮周围,月色忽明忽暗,树上的鸟雀站立在枝头,伸出尖尖的喙,理了理自己的羽毛。
  
  “娘亲,我要去睡觉了。”白浅说道,不自觉地伸出手掌打了一个哈欠。“去吧,孩子。”妇人转过头对她说。
  
  这一夜,白浅睡得很踏实,简陋的木床,翻个身子能听到吱吱丫丫的声音,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她心里想道。慢慢地她进入了梦乡,迷蒙中她似乎听到了吱吱的声音,她回过头一看,原来是床边上有一只老鼠。
  
  它长得灰溜溜的,眼睛透亮,尖尖小小的耳朵,尾巴又细又长。它的手里正捧着一块淡黄色的奶酪,奶酪的表面满是空洞,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她认真地趴在木床边上观看,老鼠吃够了奶酪,转身逃出了屋外。
  
  “哎,真没意思。”白浅叹了一口气说道,说完将双手臂枕在后脑勺上,翘起了二郎腿。眼看着天快亮了,迷蒙的晨光透过浅色的窗帘照射了进来,淡淡的轻轻的撒在她的脑门上。时光如梭,这一夜过得真是快,她心里想道。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公鸡的鸣叫声,立马从木床上坐起,掀开窗帘往窗外一望,院子里,一只大公鸡正雄赳赳气昂昂地站立着啄米。它一边啄米,一边叫道:“喔喔喔。”庄上的人听到了它的鸣叫声,纷纷起了个大早。
  
  一堆人聚集在庄门外,又是跳舞又是唱歌,好不热闹。“白浅,起床咯。”妇人朝着屋内喊道。正在屋子里的白浅听到了,朝外面喊道:“好的,娘我已经起来了。”说完白浅急冲冲地从屋子里出来了。
  
  “白浅,今日有赶集,你要不要随你爹爹一同去?”妇人问道。白浅想了一想,伸出左手摸了摸鬓发,说:“好啊,女儿求之不得,正想着要出去见识见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2:03 , Processed in 0.149150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