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21|回复: 7

微小说主题:校园暴力

(122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80才气
以校园暴力为主题创作一篇微小说。另外家庭暴力、网络暴力等类似主题也可以参加本主题征文。(选材越黑暗、血腥、暴力越好)

限时2周,点赞第一名奖励180才气、500读币,其他作品按作品质量酌情奖励。

以上,希望大家积极参加!(点击“我要创作”投稿发文)

收起回复
  • 大明 : 括号里的说明是希望大家在选材和描写上更深刻,非是歌颂黑暗倡导暴力,更不是引导写成色情文学(??能这么理解的估计也不是啥好人)
    2020-9-21 13:50| 回复
  • 恰如三月花 : 哈哈哈哈太难了
    2020-9-21 18:49| 回复
  • 李享 回复 大明 : ……
    2020-9-23 18:50| 回复
  • 大明 : 因本主题下没有特别突出和高赞(5个赞以上)的作品,暂时不选出最佳作品,待日后有合适作品后再选取。特此通知,相信大家能够理解。
    2020-9-29 16:47|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1 07:20:3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唐豆今天特别难过,因为又被爸爸狠狠地揍了。

是,自己今天犯错了,可是她知道更多是因为自己学习不好爸爸才老揍她。嗯,用成语就是动辄得咎。

不过没关系,自己现在也有人疼有人宠了。

“在吗?”
“在呢宝贝(๑˙❥˙๑)”
“唉,我今天又被我爸揍了。我都这么大了还打的我鼻青脸肿的,同学们都追问我怎么了,我都伤心死了。”
……

有人可以倾诉的感觉真好,唐豆晚上睡觉时甚至觉得心里有点甜。

再后来的一次,唐豆终于选择了离家出走,她觉得自己奔向了幸福,然而却被卖进了大山里。

每天仍然是挨揍,鼻青脸肿的。
收起回复
  • 朱竹主 : 唉,世界很复杂,为了保护我们内心的天真,所以我们必须要了解复杂,对抗复杂,并且战胜复杂。就像我对我妈妈说的:“你不可能保护我一辈子,总有一天,我会一个人去面对生活中各种的不公与黑暗,所以,如果可以,请告诉我,这个世界的一切,你放心,我知道的,我们所身处的这片土地,虽然美丽,却也危机四伏,虽然危机四伏,却也美丽。不可一言概之,但我始终无惧。”
    2020-9-22 11:02| 回复
  • 大明 : 因本主题下没有特别突出和高赞(5个赞以上)的作品,暂时不选出最佳作品,待日后有合适作品后再选取。特此通知,相信大家能够理解。
    2020-9-29 16:4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8

帖子

11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85
发表于 2020-9-25 09:24:4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下了自习,初一初二的学生稀稀拉拉地涌入小卖部和宿舍。
  宿舍走廊乱哄哄的,隔壁班的一个学生正在宿舍打我同铺的W,其他几个舍友看到打架,不明所以却自觉站到一旁,腾开了位置。
  W像只呆鹅一样挨着脚踹,左侧身子被踹了,就扭过去,好像右边身子不会挨打似的。
  打了有小一会儿,D回到宿舍,看到W被人揍,拉关系说给自己一个面子,来回一番客套后那个学生就停手回自己宿舍了。
  我们各就位,洗漱,熄灯,吃东西聊天。第二天起床铃响起,W照常叠D的被子,替他值日,倒尿桶,然后跑操上早读。
  教室里最近要贴手抄报,讲台上放着瓶粘手抄报的胶水,D拿到了自己座位。
  中午午睡,我们趴在桌上睡觉,教室前后门关着,W走到讲桌跟前,表情像学生被老师第N次罚站墙角一样。
  D笑嘻嘻地也走到讲桌前,小声起哄让底下的我们看。我们探头,看到D脱了W的裤子,脱了W的裤衩,也没有全脱下来,都是褪至膝盖。
  W手扶着自己胯下那根,D弯腰凑近,拿着胶水挤在上面,然后嬉皮笑脸看着底下。
  我们笑得不成样子,女生也有几个偏头憋笑的。
  后来,隔壁班几个和D一起玩的在厕所用打火机点了他们班一个男的下面的毛,一下就烧没了,散发出一股骚味。
  D说他经常约架打架,我是没见过。但我见过W被打,也见过他打人,他打了小个子X。
  初一班主任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我经常听到他在办公室跟其他老师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班主任让W站在讲台上,W还是那个表情,X站在跟前委屈巴巴的。
  班主任:你打人家了,对吗?
  W以为是问他是否打人了,就说“对。”
  班主任急:你打了人家!你还对了?
  我们在底下听得哄笑作一团。
  事后,W受了罚,写了检讨。
  初二分班,W到了别班,也就没一直跟着D了。
  D买了手机,20块钱,从隔壁班小孩手里买的。
  他在手机上下了黄片,晚上在宿舍放,让X脱了裤子看,对着黄片自慰,然后他们几个人围着看X。
  欺负W的时候找不到什么乐子了,就只让他天天值日,叠被子,洗碗。可欺负X是能找到乐子的。
  X的脸总是委屈巴巴的,吓唬几下就能哭,D总喜欢笑嘻嘻地对他说“我们都手痒哩,想打你哩,咋办?”
  然后X就不知所措了,笑也不敢,不笑也不敢。
  D他们是经常欺负人的,却也没见过他们欺负过G。反是很多经常被D欺负的人W,X等常欺负G。
  我见过两个女的让G站在铁皮垃圾桶里,轮流扇他的脸。
  G脑子有毛病,是个弱智,老师骂人也常说“连G考得都比你高!”
  欺负他的都是平常学生,包括经常挨欺负的。
  有次操场集合,J欺负哭了他,教导主任问他是被谁欺负了。他指着L就说是他,气得L要冲上去打他,他还哭得鼻涕直流,把我们逗得合不拢嘴。
  到了高中,大部分初中同学都不在一个学校,在宿舍打W的那个倒是和我分到了同一个班,是我同桌。
  那天晚自习,他百无聊赖地跟我闲扯。
  “哎,你还记得W吗?那时候我去你宿舍打他,在门口碰到D,他跟我说,要打的话就随便打,等下他进宿舍假装劝架时候,我再停手别打了。狗日哩,W还跟个憨憨样以为他是真劝架哩。”
  下了第一节自习后,他被隔壁班的叫出去了。然后第二节自习下了,他立马早早跑出教室。
  隔壁班来了几个男生,我们班站起来几个男生,大概有十几个人。他们把和我同桌关系不错的一个男生按在墙角踹,围成半圈,后面有几个脚都伸不进去。
  到了快上课,我同桌到教室劝说,把挨踹的那个男生扶起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120 收起 理由
大明 + 30 参加征文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因本主题下没有特别突出和高赞(5个赞以上)的作品,暂时不选出最佳作品,待日后有合适作品后再选取。特此通知,相信大家能够理解。
    2020-9-29 16:4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24

帖子

6万

积分

王者鸽子精

Rank: 8Rank: 8

积分
60450
发表于 2020-10-1 22:08:08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9.22-10.1
《圣母》
01独自倒垃圾的女同学
    2019年月9月17日,下午18点27分,天中,初中部教学楼。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杜老师揉揉肩膀,整理了下教学日志等资料后,下了楼。
    楼道里学生已经很少了,只剩下几个调皮的男孩子还在你追我赶地嬉戏打闹,见到杜老师,都不约而同地把声音放低了一些,动作幅度也小了很多。
    杜老师看见了,没管,正好也下到了四楼,她就换了条路走,若无其事地,往初二(3)班——她刚刚接手的班级去了。
    拐过弯,就看见一个女孩子锁好了门正要离开,女孩子身材瘦削,背着一个有点脏的书包,拎着一袋垃圾,正准备下楼去。
    杜老师一时间竟有些想不起她的名字来,只能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尤善珠?”
    那女孩子肩膀瑟缩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来,看见杜老师,愣了一下,才说:“……杜……杜老师好。”
    杜老师笑了笑,走上前去,顺手拍了拍她书包上的灰,问她:“做值日啊,真勤快,不过,以后,可得早点回家,太晚了不安全。”
    尤善珠低着头,“嗯”了一声,声音小小的,像是蚊子叫。
    杜老师看了看女孩子的头顶,只见她头发微微有些乱了,她顺手又替她理了理,就牵着她下了楼,边走边问:“家在哪一块呢?”
    尤善珠声音没那么紧张了,回答说:“我家在……莲花池小区那边……”
    杜老师一听,忙道:“那好巧啊,我今天正好要去那边的朋友家办点事,咱俩顺路呢,一起走吧。”
    尤善珠点点头。
    日色渐暮,金色的夕阳落在了天中校门口的牌匾上,一堆学生还没走,围在门口吃着路边摊。
    经过的时候,发现女孩子的步子慢了些,杜老师看去,却发现她也在看路边摊方向,就笑着说:“原来善珠也喜欢吃这些吗?”于是走过去,打算给她也买一点。
    尤善珠跟着她过去。
    本来在等老板烤串串的几个学生见老师来了,都往边上站了站,嬉皮笑脸地说了声老师好。
    杜老师笑着回了句“同学们好”,然后问尤善珠,“善珠,你喜欢吃菜还是肉啊。”
    “都可以的。”尤善珠低着头,都没有去看那些陈列的小吃,只是小声地说。
    杜老师笑着说:“那我就给你买点肉吧,看看你瘦的,老板,来五串里脊,五串五花肉。”
    尤善珠“嗯”了一声,忍不住抬头看了看。
    老板把杜老师点的串都烤上了以后,边上那堆学生的串也好了,老板忙打包了递给他们。
    那堆学生接过串,熙熙攘攘地走了,只是其中一个男孩子,走了两步,突然跑回来,牵了牵尤善珠的另一只手,倒把尤善珠吓了一跳。
    男孩子嘻嘻地笑着说:“我突然想起来还没还你钱呢,喏,你拿着,明天能问你题目不?”
    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尤善珠愣了好几秒,才怔怔地说了声“好”。
    男孩子笑了笑,又说了句“老师再见!尤善珠同学再见!那我就先回家了啊!”就追上那堆学生,一并跑远了。
    尤善珠却还有些发怔。
    却听见杜老师在问:“善珠,老板问你能吃辣不?”
    尤善珠回过神来,忙放大了点声音回答老板:“能、能吃的!可以放的!”
    老板都被逗笑了,直说这姑娘可爱,杜老师笑眯眯地回应是啊是啊。
    串串烤好以后,杜老师牵着尤善珠到了公交站台,导航软件显示最近的一班车还有十三分钟,于是两人就坐在了站台边的小座位上,准备把烤串解决掉。
    两人一起吃完了烤串,尤善珠抬起头来,眼角却有点湿湿的,她笑着说:“有点辣啊老师。”
    杜老师点点头,忙给她纸巾擦嘴,然后从兜里拿出一把糖来,有旺仔,大白兔,还有一些散装糖,硬糖也有,软糖也有。
    “吃点糖吧。先吃过辣的,又来点甜的,辣就没那么辣了。”
    尤善珠有些迟疑地接过那一把糖,奇怪道:“哇,老师,你怎么……会随身带着这么多糖啊。”
    杜老师摸摸她的头:“小时候总是想吃糖,可是呢,家里条件不好,吃不上。有时候,看到糖掉在地上,都觉得好可惜好心痛呢。”
    尤善珠点点头:“所以老师现在才随身都带着那么多糖,对吗?”
    杜老师一笑,莞尔嫣然,却并不回答。
    ……
    “是杜子妍同学吗?”
    女孩子回过头,她脸上泪痕尤在,沈牧然走上前,摸摸她的脸,笑着说:“考差了也不能难过啊,不管有多大的困难,都会过去的,对不对?”
    2009年某天的下午,十五岁的杜子妍看着面前的女老师从包里拿出了几颗糖放进了她手里。
    沈老师对她说:“难过的时候,就吃糖,生活如果是辣的,那我们就吃甜的。”
    杜子妍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糖,咽了咽口水,点点头,像是在对女老师的话表示赞同。
   
02  被凳子腿碾碎的糖
    杜子妍其实之前就见过这样的糖果,在有一次去教务处的路上。
    去教务处需要穿过一个高中部教学楼,或者,绕一大圈。当时,当时已经放学好一会儿了,办公楼也即将下班,她赶时间,于是就从高中部穿过去。只是她没想到,那里会有人在打架。
    就在一个楼梯口,几个男生打着一个男生,打人的那几个人嘴里都说着下流至极的话,他们谩骂着自己的殴打对象。只是,他们都已经那么过分了,那个被打的男生还是一声不吭。
    杜子妍认出了那个被打的男生,他叫郁南,因为长得好看,不服管教,在天中很是出名。旁边有个男生悠哉悠哉地看着这一切,安静地玩着手机,杜子妍也认得他,丛明,官二代,天中校草,家境优越。
    隔着一段距离看了几秒,他们都没发现她,她在想,要不要就这么走掉。
    就在这时,一个打人的男生突然一扯被打的那个男生的外套口袋,“哈”地怪叫了一声,一把糖果就这么撒了出来,其中一颗滚得比较远,到了杜子妍的脚边。
    被打的男生突然就跳了起来,说了一句“你大爷的”,抡起旁边的凳子就往那个手欠的男生背上打过去。
    那几个男生看到他突然反抗,赶紧死死地就把他摁在了原地,丛明收起手机,揣进兜里,往前走了几步。
    郁南刚才用来还击的凳子歪倒在地上。
    丛明轻笑一声,脚踩在那凳子上,隔着凳子,稍稍用力,就把压在凳子腿下的几颗糖压碎了。
    郁南似乎是想奋起反抗,可是他力气还不够大,挣脱不了那几个人。
    远远地,只见丛明背对着杜子妍,面对着郁南,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郁南也笑了一下,嘲笑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又被揍了一下。
    杜子妍想走,可是腿却不听使唤,她看了半天,既没有往前走,也没有逃离开。突然,她瞥见脚下有一个色彩鲜艳的小点点,仔细一看,发现是颗糖,和刚才被碾碎了的那些糖差不多的糖。
    是从郁南兜里掉出来的,一不小心,距离太远,滚到了她脚边。
    杜子妍盯着那糖看了好几秒,抬头,发现丛明等人都已经朝自己看了过来。
    丛明,那几个打人的男生,还有……郁南。
    杜子妍没有犹豫,转过身就跑。
    只是,她似乎还是跑晚了,那时的杜子妍这样想,又或者,是她跑得太慢,后来的那些厄运,才会如幽灵缠身一般地追上她。
    在那以后的几天,原来和她关系不错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都心照不宣地开始在疏远她。关系本就一般的同学更是见面了招呼都不打,更有甚者,还会用带着打量的目光看她一眼,随后在还未走远之时就迫不及待地开始窃窃私语……
    “哎哎哎,那个就是杜子妍啊……”
    她们的声音明明在渐渐远去,可是杜子妍只觉得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去做操的时候回来晚一些,就会发现书包被扔在地上,带上几个灰不溜秋的脚印。
    从第一排一桌一桌传下来的作业,总是会被画满涂鸦,有时是被丑化的动物,有时是排泄物。
    她去找老师,可是老师却说:“书包掉在地上,那可能是不小心的呢,别想多了……涂鸦这个,行,一会儿我在班上说说,让同学们都注意一点啊。”
    然后老师就在班上说了:“喜欢画画是好事,但是,不能在同学的本子上画画,都不是小孩子了,开玩笑适可而止知道吗?”
    随后,没过多久,她就收到了一张画,不知是谁放到她桌子上的,画的是一个舌头很长的女生,旁边写着,“讨厌长舌妇!”
    ……以及各种变本加厉的计俩。
    她回到家,爸爸妈妈又在吵架。
    “老子就是想要儿子怎么了?你能过就一块儿过,不能过就走!”
    “走?我凭什么走?这个家是我辛辛苦苦操持到今天,我不走,要走你走!”
    她站在门口,垂下眸子,快步走进了房间,把所有争吵与喧闹都隔绝在了门外。趴在桌子上,滚烫的泪珠滴落在书桌上,她死死地咬着胳膊,独自咽下无人言说的委屈。
    门外有人狠狠地拍了几下门,是爸爸。
    “杜子妍!你妈她又要离婚,你说你跟谁!”
    那时,杜子妍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笑着,声音里听不出半分哭腔,她冷静地大声道:“我要写作业了,吃饭了再叫我。”
    她想的是,只要学习就好了。好好学习,不就是没有朋友嘛,又有什么关系。
    于是所有的一切,她都忍受了,直到有一天……因为座位里垃圾太多,而被罚倒垃圾。
    可是,那些垃圾,明明就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班主任不会听她的,班主任一天到晚那么忙,只会不耐烦地说:“你说他们都欺负你,那他们怎么不去欺负别人,就欺负你呢?肯定是你自己身上也有原因啊!”
    她低着头说了句“我知道了”,便退出了办公室,还差点撞到了一位女老师。
    她赶紧说完“老师抱歉”就跑开了。
    算了,自己一个人倒垃圾,也没什么的。杜子妍这样想,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垃圾竟是格外多,杜子妍不得不来回跑三次,才能倒完所有垃圾。
    而且,都得背着书包,拿着教室钥匙去。
    最后一次垃圾倒完,杜子妍松了口气,教学楼里已经都没有人了,走廊空旷,金色的霞光洒落,仿佛一层圣洁的光辉。
    杜子妍看着那晚霞,突然就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擦擦眼泪,提着最后一袋垃圾,准备下楼。
   “是杜子妍同学吗?”有人喊她,是刚代课他们班不久的语文老师,听说姓沈。
    那声音很柔和,好久,没有人用这么柔和的声音叫过她了,下意识地,杜子妍回过头,她脸上泪痕尤在,沈牧然走上前,摸摸她的脸,笑着说:“考差了也不能难过啊,不管有多大的困难,都会过去的,对不对?”
    2009年某天的下午,十五岁的杜子妍看着面前的女老师从包里拿出了几颗糖放进了她手里。
    笑起来温柔不已的沈老师对她说:“难过的时候,就吃糖,生活如果是辣的,那我们就吃甜的。”
    杜子妍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糖,咽了咽口水,点点头,像是在对女老师的话表示赞同。

03  脆弱糖果与圣诞玫瑰
    很久很久以后的现在,杜子妍总会想起那天下午,那把糖果。她总会想,没有当时的沈老师,一定,就没有今天的杜老师。
    尤善珠已经回到家了。
    她一蹦一蹦地下车的时候,笑着跟她告别:“杜老师,前面就是我家小区了,时候不早了,杜老师也早点回家哦。”
    杜老师微笑:“好,善珠再见。”
    车门关,车开启,两人渐行渐远。天色快黑了,座位空起来,杜子妍找了个位子,坐下,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其实,当时她也犹豫过,到底,要不要选择当老师。
    如果不当老师,她还可以学很多专业,她可以找其他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她不会想起过去。
    可是,那样的话,她也会忘记沈老师。
    ……
    沈老师,那个所有人好多人都不愿意再记得的沈老师,如果连杜子妍也忘了她,那么,就不会再有人记得她了。
    不,不是所有……还有一个人,他一定会记得。
    就算所有人都忘了沈老师,可是他一定会记得。
    天色渐晚,街灯愈明。杜子妍在下一站下了车,辗转着,本来想回家的,想了想,还是坐上了往“故园”方向的路车。
    故园,在十年前,是一处茶屋,那里装饰清幽,客人虽少,却也正因此,很安宁。
    只是,再多过去,到了现在,终究都成了物是人非。
    因为经营不善,几年前,茶屋转让,被几个小姑娘盘下来开了间奶茶店,如今,已不再是从前的样子。
    十年前,杜子妍就是在故园里,第二次看见了郁南——那个无论如何,都一定会记得沈老师的人。
    ……
    那时候,因为心情不好,杜子妍的成绩有所下降,沈老师经常带着杜子妍来故园,在这里指导她写作业。
    第一次来的时候,她刚为这里的环境幽雅而赞叹,转身,就看见了坐在身后不远处的郁南。
    她吓了一跳,心怦怦地,却也没躲开,只是看着郁南。十七岁的郁南也盯着她,眼神里带着打量,看了一秒,就问沈老师:“她是谁?”
    沈老师要了一壶好茶,走过来笑道:“自然也是我的学生,跟你一样,来写作业的啊,不许欺负人家,知道吗?”
    郁南好像翻了个白眼,就继续趴在桌子上写作业了,没打算和杜子妍说话。
    写了一会儿,杜子妍听见郁南闷闷地说:“是不是每一个学生,你都对他们很好?”
    沈老师刚给两人都倒好了茶,拉着杜子妍在桌子边坐下,有些没听清楚,看着郁南:“嗯?什么?”
    郁南听了,哼了一声,就关上了笔,开始收拾作业进书包:“我走了。”
    杜子妍看着,看见了沈老师没理他。
    郁南一意孤行地把作业和笔都装进了书包里,见没人理他,突然就不收拾了。他看起来有些生气,他看着沈老师:“你怎么不留我?”
    在天中,郁南是个很有名的人。因为,他的脾气古怪,因为,他的长相帅气,因为,他的独来独往。
    在杜子妍印象里,郁南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只是,眼下,这个人,却像孩子一样,在跟面前的人撒着娇。
    郁南皱着眉头,威胁说:“喂,我真的走了啊。”
    沈老师一直都是笑意微微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她温柔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糖果来,放在了少年的面前。
    那些糖果,杜子妍认了出来,那些糖果,分明,就和之前郁南拼死也要维护的糖果,一模一样。
    郁南被殴打被辱骂都没关系,可是他不允许这些糖果有一些损伤。
    沈老师说:“你呀,还是这样,好了,别闹了,快吃糖吧。”
    沈老师的眼里满是宠溺,那一刻,杜子妍突然有些羡慕起郁南来。
    杜子妍看着郁南,他依旧是一副不耐烦的生气样子,只是,眼角眉梢,分明都藏着欣喜,像是被顺了毛的小猫一样。
    小猫一样的郁南说着:“你就知道哄我,哼。”
    沈牧然又笑了,她好像总有用不完的好心情,她无奈地看着郁南:“你啊。”
    那一刻,他们的眼里,分明地……就只有彼此。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愿意一直这么看着自己,杜子妍想,就算是被打,也无所谓的吧。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杜子妍想,她记得,沈老师是有老公的,她的老公,听说是另一个学校的名师,听说家境殷实,听说对沈老师极好。
    杜子妍却只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埋头写起了作业。
    现在回想起来,杜子妍只觉得想笑,其实,她在那时候,就应该知道了。
    知道他们所有人的结局,不过都是一件值得毁灭的东西,又或者,只是一片无意义的被撕破的光阴。
    那片光阴连接了杜子妍的十五岁,郁南的十七岁,沈老师的二十七岁,只是,他们都存在的片段,也不过短短数月而已。
    2009年12月26日,满大街都还是一副圣诞氛围,张灯结彩,铃铛雪花,美不胜收,沈老师就在这样的一天,跳下了高楼,鲜血铺满了地面,仿佛玫瑰的花瓣。
    比如,郁南曾经偷藏在身后的那朵,比如,沈老师曾经珍藏在花瓶中的那朵,比如,后来,因为活在了大家的流言蜚语里、所以就落入尘埃一夕枯萎的那朵。
    “年轻女老师因不明原因跳楼自杀”的新闻迅速席卷了各大网络,将前几天才被爆出来“高三不良学生将市级名师打成重伤是否另有隐情”的新闻盖了下去。
    故园已经不在了。杜子妍远远看见了奶茶店里的热闹,没有进去。

04  悲剧落幕之后很久很久
    也许,所有的一切,都是错的,又或者,所有的一切,都不能说个对错,只是,刚好那个人,那件事,那些感情,发生了而已。
    杜子妍知道一切,可是,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永远都不记得这一切……
    ……还记得那天的圣诞节,杜子妍打算在家复习,沈老师却在这时,打了电话过来。
    手机屏幕上“沈牧然”三个字在跳动闪烁,杜子妍犹豫了许久,终于在它就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苍白的女声,听起来十分虚弱,杜子妍突然就觉得有些内疚起来,于是,她答应了沈老师的会面。
    这次不是在故园,而是在杜子妍家中。杜子妍挑了个爸爸妈妈都不在家的时间,看着面前的女老师,声音尽量平静:“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抓紧时间。”
    沈老师笑了,那笑容依旧温柔,只是,她脸色也苍白了很多,眼眶也是红的。
    沈老师说:“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可是,我还是要说……因为,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于是,沈牧然对杜子妍说起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农村女孩,她努力学习考上了大学以后,想留在城里当老师,可是,父母却因为要给弟弟结婚,以20万的彩礼钱,把她卖给了村长家的傻儿子做媳妇。
    女孩当然不愿意,她拼命抗争,差点就和父母断绝了关系,就在这时,她的一个同学,很喜欢她,愿意出20万的彩礼,和她结婚,还答应帮她留在城里当老师。
    女孩也不讨厌那个同学,再加上形势紧迫,就答应了和那个同学结婚。可是,结婚后,女孩才发现,自己的老公是个表面斯文实际暴戾的人,他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个温柔疼人的好老公,可是,在家里,只要稍不顺心,他就殴打女孩。
    女孩感到很痛苦,想要离婚,可是却被要求拿回20万的彩礼,可是,这彩礼早就被父母拿走了,哪里还能还回来。
    于是女孩一边默默忍受着丈夫的暴戾,一边省吃俭用地攒钱。
    他们的婚姻,名存实亡,丈夫看出了她的难以忍受,索性就出了轨,还自以为名正言顺。
    女孩发现以后,十分痛苦,就在这时,她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也很暴力,可是,他的暴力,从来都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别人。
    他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她被丈夫堵在巷子里质问,他路过出手,救下了她。
    后来,她和他相爱了,知道他和自己一样苦,她就每天都在口袋里装着糖。她想,靠着这些糖,他们一定能熬过去,走过去,等到苦尽甘来了,他们就在一起。
    只是,丈夫终于还是不同意离婚,因为这样会影响自己的业绩考核,所以,他不愿意离婚,并且威胁她,说,要把她和她学生师生恋的事情都说出去,要毁了那个臭小子一辈子。
    为了自己心爱的少年,她只能和他耗着,就这样,她依旧生活在丈夫的暴力之下。终于,有一天,因为起了争执,丈夫又将她打了。
    这一次,少年知道了,看着心爱的女孩身上的伤痕,少年无法忍受之下,于是就将丈夫打成了重伤。就在同一天,此事上了当地的头条,眼看着少年就要被推上风口浪尖,这个时候,只有女孩可以救他。
    ……听完以后,杜子妍看着沈牧然:“你想说,你就是那个女孩,郁南,就是那个少年,你的老公,就是那个暴戾的丈夫?”
    沈牧然笑了:“我只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你不能拒绝我。”
    杜子妍并没答应:“其实你完全可以救自己,只要你放弃郁南,你可以通过打官司,和你老公离婚的,没必要像个圣母一样,总想着去拯救谁。”
    沈牧然却只把一封信递到了她手里。
    “我要说的话都在里面了,后天再看吧,那时候比较合适。”说完,她深深地看了杜子妍一眼,离开了。
    那是杜子妍最后一次见她。
    后来,郁南出狱后,来找过杜子妍。
    那时候,距离沈牧然跳楼自杀,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郁南已经二十岁,可是,他看起来很憔悴,很难过,好像失去了全世界一般。
    他问:“她死之前,有没有来找过你,或者,跟你说过些什么?”
    杜子妍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郁南说:“有。”
    杜子妍点点头:“是啊,她来过。也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情,她希望,我能转告你,让你,把她忘了,从今往后,好好生活。”
    郁南的眼神暗了一些,他笑着问:“只有这些吗,她还说了些什么?”
    杜子妍想了想,说:“也没什么,不过是让我告诉你,若有来生,她不愿再和你相识。”
    若有来生,不愿再相识。
    郁南把这句话念了好几遍,笑了。他说:“谢谢,我知道了,再见。”
    只是说了再见,却无再见。直到现在,杜子妍再也没有见到过郁南。
她也没有郁南的联系方式,从来就没有。他就像是游离在人群之外一样,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
三年前,是因为沈老师在,所以,她才认
识了郁南,可是,三年后,沈牧然已经不在了。所以,好像理所当然地,郁南也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
所以,就算后悔万分了,她也没有机会再告诉郁南,当初,他问起自己的时候,自己说的,其实是假话。
其实,沈老师从来都没有后悔认识他。
“子妍,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永远地离开。还是挺抱歉的,给你们带来这么多困扰,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自己只是个平凡人,没有那么多人爱我,也没有那么多难过。有机会的话,替我转告郁南,我很爱他,我从来都不后悔认识他。遇见他,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可是,这些话,郁南却再也没机会知道了。
(因为要参加沙龙,故有删减)
收起回复
  • 大明 : 不错不错,朱朱的作品都很有青春杂志的味道
    2020-10-1 22:24| 回复
  • 朱竹主 回复 大明 : 毕竟还有一颗少女心哈哈
    2020-10-5 08:34|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2

帖子

13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30
发表于 2020-9-21 18:48:47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颗粉笔头扔向我的时候,我还是不觉得我错了,我不过是想考进市一中而已,这帮人竟然视我为眼中钉。我知道肯定是因为羽,昨天她碰翻了我的水杯,我把她骂了,她竟然就哭了,在教室里,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了,可我见她在校外打架的时候也不哭啊。现在反倒把我说成了恶人。
       粉笔头还在扔,一颗接一颗砸在身上其实并不疼,只是粉笔灰落到衣服上总也拍不掉。起初只有羽和她的好姐妹婷在扔,后来大家都觉得有趣,纷纷伸手从讲台上取走粉笔。粉笔头们在空中划出抛物线都向我集中过来,我仿佛看到漫天的冰雹同时砸过来。我只能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臂弯里。
       我感觉到眼泪慢慢爬上眼眶,又爬出眼眶,但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这一个班的人都嫉妒我的成绩,嫉妒金这样又帅又好学的人为什么整天围着我转,他们欠我的我一定会要回来的。
       他们扔了两天,足足两天,上课的时候我的桌椅脚下都是粉笔头。老师看见了,叫我抓紧把地扫干净。金总是下课就出了教室,他不知道我发生着什么。
       后来我更讨厌这个班,更讨厌羽和婷了。她们两个依旧扎眼,依旧令人讨厌。我绝不会再正眼看她们,她们也没资格正眼看我。
       但总有机会让我对她们报复的。今天就是机会,初夏的中午正适合睡午觉,婷和羽的床能被太阳照到,我在上铺“哗”地拉开了窗帘。羽和婷惊醒的样子真是太美好了,她们叫嚣着叫我拉上窗帘,我却往窗边挪了挪说道:“我想晒太阳,你们睡你们的吧。”
        今天的晚自习也格外轻松,窗外忽然扔进来一个灌满了粉笔灰和水的气球,正砸在我头上,气球炸开,我摸到满头粘腻的恶心混合物,心想肯定是那两个贱人。我拿着从头上取下的一部分恶心物体往外走去,我愤怒的扒开挡路的人,有被我推倒的,有被我糊了一身脏的。极度愤怒的我走向羽和婷两个耳光顺手把粉笔灰泥呼到了她们脸上,我身后还有一群愤怒的同学。
       我看到羽的嘴角划过一抹笑意,随即她开始放声大哭。
       我咯噔 一下。上当了。
       那段日子我不愿意回忆,金告诉我,我的同班表妹告诉他们的“家里没人会管我”,因为这句话,这一帮人把我当成一个无人管教的孤儿。木制的拖把柄打到我的背上之后断成两截,课桌挤课桌最终把我关在桌椅之间连手都拿不出来,他们站在课桌上踢我的头,在我的凳子上涂满胶水,窗外不断砸进来的的各种恶心的气球,课桌里会有的死老鼠死蛇,被他们踢断的凳子腿,敲在我头上的字典,只有空壳的课本,还有上课时候老师问起来他们所有人的无辜嘴脸。
       我辍学了,我的父母问我那么好的成绩为什么要辍学,我说我是一个孤儿。
       家里并不富裕,我渐渐失去了正常思维的能力,我疯了,好像他们又面目狰狞的在我眼前,向我扔来各种东西,污言秽语 最终混在他们的一口唾液里吐向我。我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也许这样能医好我,也许这样能让我早点死,我不在乎了。最后还能浮现在我眼前的,是那时我表妹躲在那些禽兽后面的灿烂笑脸。
       九年之后,禽兽们开始了自己的人生,表妹回想起当年他们所做的种种,愤恨地在班级群里骂道“我不想跟你们大部分人为伍,好好想想,你们是怎么把一个好好的人给摧残成一个精神崩溃的人,也不知道这九年你们可曾有过一丝反思与愧疚,想想你们也不会,毕竟我们不是一类人。”
       其实你才是最恶的人,不是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140 收起 理由
大明 + 35 参加征文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28

主题

33

帖子

329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90
发表于 2020-9-20 22:28:2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校园暴力事件
这件事件发生于2012年广州清远县某中学的女生宿舍里,她是一名新来的插班生,刚来到班级里,很和友好的给班上介绍自己,但自己又很害羞,就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就回到座位上,可是班上总有几个认为自己是校霸,还认识社会上的人,把自己当做校园老大。对于这个刚来的插班生很是讨厌,一天晚上有四名女学生跑进她的宿舍,进来就是一脚,她瘦弱的身体被狠狠的踹了一脚,不小心撞到了宿舍床杆上,立马肿起来,一下午子昏迷了过去,然而和她在一起宿舍的同学都不敢出声,都被吓得跑出去了,可是她们跑出去了,根本没有告诉老师和宿管阿姨,因为她们也害怕那几个校霸,害怕成为像她一样,被殴打。这时宿舍得笑声非常大,旁边宿舍听到了动静也不敢过去,进来的4名学生这时正在用手机录视频,扯着头发对着她扇耳光,扇累了另一个接着扇,然后还用脚踩在她脸上,吐口水在她嘴里,一名突然提出把她的衣服扒光,拍些照片发表在网站上,她们拍了许多的照片,录了很多视频,过去了半个小时,她们也玩疲倦了,准备走的时候,那4名同学从她的裸露的身体走过去!时间大概过了好一会儿,她慢慢醒来,看到了自己身上没有衣服,到处脏兮兮的,她开始嚎啕大哭,整层宿舍楼都听得见,可是没有一个人进来看看发生什么事情,就只有她一个人在那里默默哭泣。到了第二天上课,周围同学看见她,都躲躲得远远的,害怕被惹上什么麻烦。来到班上,看见老师,也是低着头走,老师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说没有。就这样子默默回到座位上,下课间的时候,自己跑到厕所里,自己默默哭,也不敢哭大声,害怕被同学听到!时间过去了半个月了,没有一个人来安慰她,帮助她,大家都不愿意和她讲话,有时候还取笑她,她受不了,她选择了懦弱的一面,从楼顶跳了下去!就这样子结束了她花蕊般的生命。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80 收起 理由
大明 + 20 参加征文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因本主题下没有特别突出和高赞(5个赞以上)的作品,暂时不选出最佳作品,待日后有合适作品后再选取。特此通知,相信大家能够理解。
    2020-9-29 16:4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8

帖子

449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4490

元老鸽

发表于 2020-9-22 09:51:4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拿来!”胖子把手伸出来。
他面前的衣着破旧男孩从口袋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纸币放到胖子手里。
“就这么点?”胖子一巴掌扇向男孩,男孩吐出一口鲜血,脸肿了半边。
男孩忍着痛,不情愿地从口袋取出一个有点生锈的硬币,看着这个硬币,男孩知道自己今天又要挨饿了。
“还敢藏私?”胖子伸手夺过硬币,又给了男孩一个耳光。这一次,男孩只觉得一股剧痛,然后他的耳朵缓缓流出鲜血。
“看来是我太久没收拾你,皮又痒了吧?”胖子随手拿起一把椅子就往男孩头上砸。
男孩畏畏缩缩,可是不敢闪躲,就任由椅子砸在头上,流出一股股鲜血。
从远处走来的吴过刚好看到这一幕,大喊“住手”就要冲上前去。
可是他身后的同伴就卡住了他,“不要多管闲事。”
“那个男孩流血了!”吴过对同伴说。
“他流血了关你什么事?”一个同伴问吴过。
“打人是不对的,放开我”吴过用力挣脱同伴,把男孩拉到自己身后。
胖子怒视着吴过,就要拿椅子砸吴过,吴过急忙拉着男孩就要躲,可是男孩却从袖子拿出一把小刀扎向吴过。
吴过挨了胖子的椅子重重一击,椅子裂开。小刀扎进了吴过的身体,吴过的衣服被染成红色。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80 收起 理由
大明 + 20 参加征文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男孩的转折有点突兀?
    2020-9-22 10:53| 回复
  • wujibear : 是的,本来要写男孩受到胖子威胁,然后攻击主角的
    2020-9-22 13:57| 回复
  • wujibear : 黑暗嘛,就是受害者认为自己理所应当被害,甚至于打击报复保护自己的人
    2020-9-22 13:58| 回复
  • wujibear : 因为你这个app不能在线编辑,编辑时间是30分钟,有没办法提供一个作者续编功能,就是作者可以改进自己的文,如果功能复杂,当我没说。
    2020-9-22 14:06| 回复
  • 还有2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6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65
发表于 2020-9-23 18:49:0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孩出生时母亲就死了,父亲又有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  经常叫女孩干重活,有时候还不让女孩吃饱。到女孩12岁时,女孩来了亲戚,父亲却也不理会,女孩无奈之下只好拿父亲的钱,被父亲发现了却又是暴打一顿,被关在房间里。经过此事后女孩怨恨父亲,到处借钱,买安眠药毒死父亲,结果没成功反而被暴打一顿。这时候债主又到处催债,女孩遇到一个男孩对女孩很好,女孩本以为遇到了幸福,结果那男孩是海王。他对女孩好,只是利用女孩,利用完女孩后又甩了女孩,女孩正值初中毕业时,被同学冤枉女孩偷10元钱,老师也不相信女孩, 女孩知道父亲是不会拿钱的,一位你同学愿意借她,可是那位女同学却拍下了女孩的隐私发在网上,女孩也不敢反抗,女孩后来考上了一个好高中,父亲却认为女孩子家家多读书有什么用?并把女孩的录取通知书撕了。女孩崩溃了,她想起以前被欺负的种种,便把父亲杀了,一刀一刀的砍在父亲的身上。到毕业那天,你还把所有欺负她的同学和老师以及男孩也杀了,之后女孩变吃了一整瓶安眠药,这时候女孩已有重度抑郁……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80 收起 理由
大明 + 20 参加征文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发重复了,请问要删除哪个?
    2020-9-23 20:38| 回复
  • 大明 : 因本主题下没有特别突出和高赞(5个赞以上)的作品,暂时不选出最佳作品,待日后有合适作品后再选取。特此通知,相信大家能够理解。
    2020-9-29 16:4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04 , Processed in 0.747065 second(s), 1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