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8|回复: 1

求生求死

(313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40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00
    四月是一个很难概括清楚的月份,因为大多的花都枯萎在这个月,但这个月也是花放的最全的,植物也都是从这个月开始枝繁叶茂的。我曾为四月写过“垂柳低眉扫残花”的诗句,而今天垂柳扫的不是残花而是人。
  桥头上我点着一支烟,坐在椅子上看着滔滔的河水有些失措。正在此时“苦痛”一声使我回过神来,在圆月与路灯的加持下我看清了那是一个人。我没有丝毫犹豫叼着我刚点燃的香烟跳了下去……
  四月的河水冻不死人,因此很庆幸我俩此时此刻还能坐在椅子上。我习惯性的摸了摸香烟,又将手放了回去。他见此便从身上掏出一个盒子给我,我看着精致的盒子我心中的疑惑更多了几分。接过后我取出香烟,甩了甩打火机后打了好几下打不出火,又习惯性的爆了几句粗口。此时他已把打火机递到了我面前。我着实是忍不住想询问他但欲言又止。我俩点着烟靠在椅子上沉默了许久,我还是败了。
  我“怎么了?”
  问出这句话时我真**想抽自己两嘴巴。
  他:“想死!”
  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回了两字。
  我:“为什么?”
  当我习惯性的问出这个问题时,我已经做出了再次救他的准备。虽然心里已经把自己骂的不行,但表面上还是要作出很镇静的样子。
  他:“结束了,死了就结束了,一切都可以结束,没有该死的尔虞我诈,没有人强迫你去做什么,想做什么都可以,想和谁在一起都行,对,我要去死,死了就好了……”
  虽然此时的他说的话显得特别的幼稚与无知,但谁没有失了理智的时刻。他越说越激动,并起身向河里冲去,我一把将他拽回按在了椅子上,对于从小生活在农村底层的我来说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我控制住了他,但他挣扎得不行,我抽出手来狠狠的给了他一大耳刮子,他终于冷静了下来。事实证明,冷水并不一定能让人冷静,疼才可以,或许这次让他冷静下来的也不是疼,而是滔滔河水的呕吼和深夜里这清脆无比的巴掌声,但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从未见过哭相如此难看,不,是如此丑陋的人,若这不是一条人命,或者人命多那么几条,我宁愿我从未来过这里。此时的他,鼻涕、眼泪、口水融成了一个成语“惨不忍睹”,若这不是在深夜只怕众人又会“议论纷纷”,三观尽毁吧!他哭着哭着居然还**抱着了我的腰,身为大男人的我瞬间浑身起了鸡皮,我搬了搬他的手,但死活搬不开,我便作了罢。只可惜了我这件衬衣怕是在也穿不了了。
  终于他不在痛哭了,我也趁机与他保持了距离。只是在“分离”之前他将他的鼻涕眼泪全处理在了我本就很湿润的衬衣上。说实话他的这个动作让人很受伤,但这始终是一条命。衬衣和心疼只是短暂的,而生命是永恒的且无限可能。一系列的动作完成后他才缓缓的与我敞开了胸怀。
  他本是一个富家的公子哥,现在在父亲的支持下事业有,但他觉得自己活得没有意义。生活上,他要随时提防继母和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工作上,他要听董事会也就是他父亲的安排;就连爱情上,自己喜欢的人也因家庭的干预抛弃了他。他说他活得就像一个工具一样没有了灵魂。说完后陷入了沉默,我想了想自己,也沉默了良久。
  他:“谢谢!”
  他主动打破了这份默契,我并没有客气式的回应,而是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世界上没有谁应该理所当然的对谁好,当有人帮助了你难道他还受不起一句道谢的话吗?
  我:“你看你这身行头少说都值好几万,你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其实我救他只是单纯的不想看着一条生命消失在我眼前,就在之前我也抱怨过。但此时的我心里有点骚动不安。
  我说完后只见他愣了几秒,然后似乎恍然大悟,摘下了手表,和着钱包一起递给了我。我惊愕的看着他,没等我开口他便抢先告诉了我他的银行卡密码。我此时的心脏跳动已达到极限,我盯着他递东西的手,眼神已经完全不能移动,脑袋一片空白。
  我此时心里有一个野兽在咆哮,在对我吼叫“收下,收下吧!还在想什么?有了这些钱还有什么不能解决?医药费,房款,彩礼你不想要?收下,让他去死,他反正不想活,活着也很痛苦,让他去死,你又不犯法,而是做了一件好事。你能救他这一次但能救他一辈子吗?反正早晚都要死,与其这样何不如现在成全他,也成全自己。想想看,你父母不会再忧愁,你的爱人也不用再等待,连房子的钱都有了。还在想什么?还……”
  “痛”的一声让我清醒了过来,我自觉羞愧。他不知何时将东西放在那里跳入了河中,但此时我的身体似乎是被冻僵了,已经被钉在那里一样,又仿佛有好几双手同时拉住了我一般。眼看着他已快没了身影我悲痛欲绝,大吼了一声后还是跳了下去。
  他被我救起来时已没了呼吸,而此时的我又在犹豫(要不要给一个男人做人工呼吸,当然不是这个。)我狠狠地刮了自己一巴掌好让自己保持清醒。果然,在欲望面前仅靠冷水是靠不住的。不一会儿他醒了过来看了看我,异常的冷静,他似乎有点不同了。他没有再嚎啕大哭,而是任由眼泪滑落,起身后他掩面了一会儿。
  他:“我从未想过死也是这么难的一件事。”
  我:“死不难,难,是因为我刚好水性不错懂点急救知识。”
  他:“我应该选择爬二十七楼。”
  我再难以控制我的情绪,一把提起他来便开揍,边揍边骂。
  我:“你**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现在事业有成,你**还寻死,还寻死,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你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不知道,还寻死,让你寻死,寻死……”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一边痛苦的揍着他一边痛苦的骂到。直到他被我揍趴在那草坪上,我坐到他身边,双手上已不知是他的血还是我的。但此时的我情绪已达到了一个至高点,那些藏在心中的东西如果不吐出来,或许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命。
  我:“你挨过饿吗?受过欺负吗?需要从小就为家庭经济而担忧吗?”
  我停顿了一下,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使自己能够说话。
  我:“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你了解过我们这些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人吗?你**不了解。你知道你有多少种选择,我有多少种选择吗,你这混蛋。你有经历过真正的有心无力么?你没有,你什么都没有啊,混蛋,没有啊……”
  我声音沙哑成什么样子我也不记得了,我说了些什么也已记不清了,反正直到最后我已经是不能言语,只能痛哭,心脏此时也只管让我痛哭,脑袋因为混乱无法运作一片空白。我想他应该是很用力的坐了起来,然后就这样看着我直至我哭泣结束。
  他:“对不起!”
  我刻意逃避了我的问题。
  我:“你连死的勇气都有,难道没有放弃一切去找她的勇气?”
  他:“我有,可她选择了金钱,出了国。”
  他:“但她不知道我也同样可以给她,几倍甚至十倍的金钱都可以。”
  他有些讽刺和不屑的说道。
  我:“你真幸运!”
  我:“有一个姑娘她什么都不要,还愿意跟我一起吃苦,就她家里人要一些彩礼钱,而我现在身无分文,而她还在等我。”
  他:“你也很幸运,感谢你没有因为这点东西而放弃我,死过一回后我也看透了许多。”
  说实话,我其实是有些后悔的,特别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只见他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信用卡递给了我,但我并没有伸手接,只是看着。
  他:“密码你知道,我不喜欢亏欠别人。”
  他轻描淡写的告诉我,或许这对于他真的是九牛一毛。他就这样将东西拿着一直递在我面前,我的鼻头有点酸,似乎有被洋葱熏过一样忍不住眼泪就出。
  而我在此时有各种情绪涌上心头,悲伤、失望、气愤等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我加上“可耻”的自尊心我还有反抗的最后一起力量,我拒绝了他的信用卡。
  我:“谢谢,我只是恰好在这里。”
  我一边回应一边迅速的拿起外套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只留给他一个英雄式的酷炫背影。这应该是我最后的反抗动作,最后的倔强了。其实我的脑袋当时已经是一片空白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离这里,逃离,心中只有逃离……
  当柳树的枝条狠狠的刷在我脸上时,那种疼痛感使我清醒了过来,我猛的回头一望那里早已没了人影……
S00919-16082002(1).png

评分

参与人数 2才气 +80 稿豆 +40 收起 理由
光迁 + 10 好作品!
朱竹主 + 20 编辑推荐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2

帖子

10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25
发表于 2020-10-25 11:09:5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逗死我了这文风,作者真会掌控文字,要死要活的一篇自杀故事,被写得这么朴实幽默。人年轻的时候因为生活压力多少会产生极端想法,可能这种事本身就可大可小,能把自己的人生观清晰表达在文中,而不人云亦云,确实不错。一个是富家公子,面对家族各方面利益的掌控,十分痛苦;一个是出身于农村,为了吃喝拉撒和结婚愁苦不已。一个消极,一个积极,正是人生常有的两种状态。这是篇很有个性的文。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9 23:34 , Processed in 0.213657 second(s), 5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