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3|回复: 1

(347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299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995
  黄昏的最后,太阳在那一刻正式落下,属于人类活动的时间彻底消失。
  原野上野兽嘶吼着,天空上巨大的怪鸟盘旋着。
  这片大陆已经不属于人类,它已经死亡,或者说重新获得了希望。
  两百年前,神于现代回归,祂们带来的不是希望,而是无尽的绝望。
  这片不大的土地怎么能承受的住神的怒火、神的斗争。
  大战之后神走了,留下了遍地的异种和满目疮痍。
  人类主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轰隆隆~雷电嘶吼着,将这片昏暗的天地撕开一个缺口。
  雷电的光芒照亮了这里,也照亮了荒原中的少年。
  少年站在高墙之外,手中是一柄长剑,狂风拂乱他的衣摆,雷电印出他的眼眸,他空无一物,唯有三尺长剑傍身。
  目光向东方看去,他可以感觉到远处酝酿的危险,那是漫山遍野的兽潮。
  在他身后是天门关,是人类东面的门户,他不能退,亦不会退。
  城内备着一口小小的棺材,他没有打算活着回去,也回不去,他的寿命马上就要完结。
  张家的兵人,夺其一魂一魄,虽然不会畏惧异常凶猛,但是寿命也会极少,往往活不到二十四岁。
  哗~沉淀已久的雨珠滴落,雨珠砸在少年的脸上,替他洗去了一些血污。
  关内的沙漏流动着,还有半个时辰,异兽群就会发起进攻。
   “吼~”
  一只外围的异兽发现了他,巨大身躯毫不犹豫的向少年扑了过去。
  人类这种可口的食物即便是它这样在种群中,中等偏上的实力也尝不到几回,眼前的这个家伙对它来说就像外卖一样。
  少年没有动,只是冷漠的看着那只丑陋的异兽,他也不会有太多的情绪,他是被制造出的兵器,强大和理智是他的标签。
  再说,兵器需要什么感情,只要能够厮杀就可以了。
  异兽的速度很快,哪怕旧时代人类造的最快的交通工具也没有它快。
  噗嗤~只有一道银光闪过,这场战斗便结束了。
  殷红的鲜血在地上蔓延着,如果不是异兽的尸体还在地上躺着,估计没有人会觉得这里发生了一场战斗。
  城墩上的守将睁大了眼睛,虽然少年的实力很强大,但是他心底的紧张不曾少一分。
  他一开始就知道这座城关会被兽潮袭击,但是内地的大老爷们已经决定支援了,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拖下去,只要拖下去就赢了。
  “为了人类!”守将心底默念着。
  ……
  鲜血的味道在空气中散播着,渐渐的远处的野兽也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
  兽群开始躁动,它们已经饥渴难耐,眼底只有杀戮。
  “吼——”
  庞大的身躯抖动,兽王怒吼着,压制着躁动的兽群,它有智慧,所以知道现在还不能进攻。
  人类的结界会在半个时辰后削弱,这是它用数万头异兽试出来的。
  看着数道潜伏过去的黑影,兽王露出了人性化的冷笑,那些不听命令的异兽它倒是不介意它们去送死。
  少年就那么站在,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犹如磐石。
  突然少年挥剑向后刺去,鲜血很突兀的喷涌而出,黑暗中一道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这是一只擅长偷袭的异兽。
  这不是什么预知,也不是什么所谓的神识,这是用人族上千名战士的牺牲总结的经验。
  看见同伴死去,其它的异兽也安奈不住,一同扑了上去。
  少年动了,一撩一刺带走袭向自己要害的异兽后,然后微微错身,躲过了一道射过来的黑色液体。
  下腰,斩,很简单的动作,战场上任何花里胡哨都会丧命。
  杀戮的动作,越精炼越好。
  “吼…”
  一同袭来的只剩下它一只了,这只异兽慌了,它还不想死。
  转身向种群跑去,看着身后的少年没有追过来,异兽心中泛起名为喜悦的情绪。
  突然它感觉自己变得很轻,就好像飞起来一样,到死它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噗通~异兽硕大的头颅砸落。
  而少年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时间不停的流逝着,兽群的躁动也越来越激烈,它们在渴求杀戮。
  “吼!”随着兽王的一声嘶吼,漫山遍野的异兽正式发起冲锋。
  “此处禁止通行。”
  这是少年说过的唯一一句话,却在兽潮奔涌的声音掩埋,不过少年也不曾在意。
  杀戮于此刻正式开始!
  长剑动了,每一次的舞动都会带走一条生命。
  慢慢的少年身前的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他要垒一座尸山以减轻压力。
  无尽的兽潮没有让少年的脸色发生一点变化,鲜血亦不能使他疯狂。
  他是战争机器,绝对理智的战争机器,他活下来的任务只有一个,那便是杀戮。
  兽群感觉受到了挑衅,更加疯狂的扑向少年,少年这时也第一次负了伤。
  长剑横扫,击退数个企图靠近城墙的异兽。
  轰——数门灵石炮吼叫着,炮火在原野上轰出一片空白,也为少年争取了一丝空隙。
  他的确是兵器,但是会感到疲惫,现在这一点宝贵的空隙足以让他调整好。
  他经历过无数场战斗,但是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了。
  连少年自己也不知道,此刻的他竟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在为自己完成使命高兴,他在为自己可以休息高兴。
  兽潮再次涌上,打断了少年的思绪。
  长剑经过片刻的调整后,更加凶恶的舞动起来。
  ……
  “喂!这里是天门关,现在城外的野兽数目超过了预计,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拖住。”
  信石那边只传过来两个冰冷的字便挂断,守将的心也随着信石的挂断而坠入谷底。
  “少将大人,内地的援军什么时候到?”一旁的下属问道。
  “快了,就快了。”看着下属期盼的脸守将努力的扯出笑容,这个时间点谁都可以绝望,唯独他不可以。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是天门关的守城将!他若是绝望,军心就乱了,军心都没有拿什么守关。
  哪怕是为了天门关内数十万的人族,他也必须鼓起劲。
  ……
  “大人,真的决定了吗?”办公室内,一个年轻的男子低头询问着。
  “不然呢?天门关可是李将军手下的势力,这些年天门关越发强大,陛下的心里可越来越不安了。”中年男子笑了笑,淡定的喝了一口茶。
  “可是,若是天门关被击破,那么大人的政敌恐怕……”年轻男子有些担忧。
  “哈哈哈,这个你不需要担心,正好孙大人最近在天门关有点活跃啊……”
  “您是说,栽赃给他……”
  “那怎么能叫栽赃?那不就是事实,你想一想兵部的孙大人因为谋私,故意拖慢支援的速度……”
  “可是陛下会相信吗?”
  “陛下会的,国库最近可是有点空虚啊!”
  “大人英明!”
  ……
  一个刻钟,俩刻钟,三……
  少年的握剑的手和心早已麻木,他已经不知道战斗了多久了,城内的灵石已经没了,无法在为他提供支援,可是兽潮还是无边无际。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看着城前久久不能被攻下的少年,兽王怒了。
  “吼——”
  如同小山一般的身躯走了过来,少年脸色依然如同最初。
  “杀。”这是他说过的第二句话,很可能是他说过最后一句话。
  看着蝼蚁一般的敌人冲了过来,兽王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一爪扇下。
  轰——如同炮弹炸裂一样的气流掀卷起来。
  少年半跪在地上杵着剑刃。
  他伤了很重,但是这种伤他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过了。
  “还可以继续。”
  少年站起身来,面对不可匹敌的对手再一次发起进攻。
  ……
  “这里是天门关!兽王出手了,兵人已经顶不住了,赶快支援!”
  “少将,我们已经排出援军了,拖住。”
  “拖住?拖住!我们拿什么拖!!!”
  “少将服从命令。”
  “……是。”
  ……
  “咳咳……”
  鲜血从他的七窍内流出,现在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随时都可能死去,哪怕是不知疲惫的兵人也感到乏了。
  但是四周的异兽却不敢向前,因为不知道有多少的异兽死在他手上,那些家伙又怎敢上前。
  远处兽王舔着自己的伤口,它不得不承认是它大意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它的胜利。
  少年撑起身子,站在尸山上看着下面的异兽群,脸上没有表情,遍地的鲜血混和着雨水已经流成一条小河。
  抬起头任由大雨打在他的脸上,此时他的心中泛起一股情绪,应该是什么呢?
  我想应该它名为难过,没有人知道,少年在生命的最后渴望再看到一次蓝天白云。
  他死了,即便是死他也是站在的。
  异兽群看着少年没有动作,纷纷绕过他冲向城关。
  ……
  城门已破,守将带着士兵们冲杀着。
  “杀!天门关的汉子从来就只有战死!众将士随我冲杀!”
  杀戮和鲜血,成了这座城关的背景色,无数的战士死在异兽的爪牙下,同时无数的异兽也被人族的士兵绞碎。
  慢慢的人族战士越来越少,毕竟和兽潮相比,这点人类还真不够它们塞牙缝的。
  这座名为天门关的城关。
  在此刻——破了。
  ……
  “这就是天门关啊!可惜已经荒废快百年了。”
  工人拿起一块砖看着废墟感慨着。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干活。”
  “好好,这就去。”工人看着工头陪着笑,毕竟工头掌握了他的食物和工钱。
  看着工头逐渐远去,工人这才骂骂咧咧的继续干着活。
  “诶?这是什么?”
  工人推开泥土,一柄利剑竖立在哪里,一如当年的少年。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20 收起 理由
朱竹主 + 20 编辑推荐才气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2

帖子

10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25
发表于 2020-10-25 10:37:0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读本网站到目前为止,感觉最不错的文。荒原上的人兽大战,场面描写的功力到位,挺有那味儿,而且正反两派人物性格都很鲜明,不同于一般小说的主角一味装逼、反派沦为标签,值得一读。文中紧要关头时,少年和守卫们在关门前拼杀,关内的大老爷们却还在内斗,体现了自古以来人性的弱点,为了利益不顾外敌同室操戈,设计不错。结尾有一种大战时代虽已过去,守卫者的精神仍默默伫立于时间长河的苍茫感……都说写小说容易,写出内涵难,很想跟作者认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0:45 , Processed in 0.211918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