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9|回复: 0

别偷仙君的葡萄

(461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8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0

楔子

腊月二十七,霜月仙子死了。

仙子死在蓬莱仙岛,蓬莱仙岛在东海百花绽放处。天兵天将找到她的时候,她的身子也如百花般绽开了,左手上还执着一朵玉兰。

消息传到我这里的时候,也不知道被倒换了几手。

有人说她被恶人觊觎,为保贞洁自刎,有人说她知道了天庭秘事,被上面处死,但无论如何,都让人唏嘘感叹世事难料。

“嫣嫣,这是玫瑰仙子托我给你的。”

我接过那烫手的金珠子,心也砰砰直跳。

“让仙子放心,我一定不负所托。”

霜月仙子殁了,最悲痛的莫过于下月和她成亲的白泽上仙。

白泽上仙悲痛欲绝误了正事,此刻被天帝贬下凡间历劫,爱慕上仙的玫瑰仙子便想趁此机会与其培养感情,主动请求下凡历练。于是她便托了我在他们二人历劫之时暗中牵线。

我,金嫣嫣,司命星君的关门弟子,能够清楚的知道下界仙人们的身份地位,这也是玫瑰仙子选我的原因。

但…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爱财,极其爱财。

既能得财又能成人之美,岂不快哉?

于是我毫不犹豫答应了这一份差事,做媒婆而已,又不是什么坏事。

转眼间,就到了二人历劫的日子。

白泽上仙一身白衣如雪,长身如玉,眉目如画,举手投足之间满是清冷高傲。

这等上仙姿态不由又惊艳了旁边的玫瑰,掩下眼眸,她满是势在必得。

“二月初六,兹有白泽上仙及玫瑰仙子,仙身不刚,神心不稳,特得天帝旨意,于午时三刻投入人间轮回。”

“吉时已到,起!”

天蓬元帅在轮回台上高声念着神懿,大手一挥,二人便如流星般从轮回台上坠落下去。

他没有注意的是,那两颗闪亮的星辰旁还有一颗微不起眼的小星。

第一章:君生我已老

头一昏,我便到了人界。

路上出了点岔子,我比预计晚了两个时辰下界。掐指一算,此刻白泽上仙竟然已经五岁了。

这一世,白泽上仙是人界将军的第三子,未来将驰骋沙场,前途无量,而玫瑰仙子则是西山土匪头子的独生女,身份低微,若要将这二人凑在一起,委实难度有些大。

但秉承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原则,我摇身一变,成了这西山土匪的一员猛汉,然后连夜将白泽上仙给绑架了回来。

“干得好!他白羽早年辱我欺我,现在我就要拿他儿子下手,让他尝尝这丧子之痛!”

得知我抓了白羽将军之子,这土匪头子笑的合不拢嘴,当下磨了铁刀,就要血溅白泽。

“别别别!”我赶紧将小白泽护在怀里。

小白泽虽长得粉粉嫩嫩,然而目光中却透露出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稳冷静,被绑来后未曾哭闹半分,倒让我刮目相看了。

“老大,咱们不是正差钱么?刚好可以靠他去勒索啊!”

“况且杀了他,要是他白羽找上门来,咱们兄弟可不就全部没命了吗?”

土匪头子一摸下巴,浑浊的眼里闪过精光,“你说的倒也没错,但是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啊!”紧接着便扯过小白泽,“要不先弄断他的腿和胳膊解解气?”

我的心尖儿颤了颤,暗道这土匪就是土匪,一点爱幼之心都没有,“老大,要是让白羽知道了可不得了,使不得,使不得!”

“唉!那好吧!”

终于,在我的百般劝说下,这土匪头子放弃了弄残小白泽的想法,甚至还让我看管他,其余人则给白羽报信,让他拿钱赎子。

而当夜,我就拿了一根冰糖葫芦将玫瑰仙子诱拐了过来。

五岁的玫瑰仙子一脸骄横,她斜了白泽一眼,“小子,到了我的山头就是我的人了!还不跪下叫老大!”

我不由扶额长叹,这玫瑰仙子几千年的教养怎么五年就丢了个干干净净?

小白泽轻轻抬了抬眼皮,目光在她手中的糖葫芦上流连,“嗯?”

“赶紧!叫老大!”玫瑰扬了扬小小的下巴。

白泽依旧面无表情。

突然,他竟然上前把玫瑰手里的冰糖葫芦给夺了下来,然后一手将它甩在了地上,顺带还用脚踩了踩。

殷红晶莹的糖衣碎了一地,好不凄惨。

末了,他皱了皱好看的眉头,看着自己的鞋底,可怜巴巴望着我说道:“脏了。”

我一口老气差点没上来。

“你…你竟然!”

玫瑰委屈极了,眼眶氤氲上水雾,鼻尖微红,提起小裙摆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你…”我看着他那张软萌精致的小脸,却什么狠话都说不出来,无奈仰天长叹,“都是我的错!”我该多买几个糖葫芦的。

小白泽偏着头看着我,似乎很是赞同。

紧接着他用沾了糖渍的鞋底在我裤脚上踩了踩,直到鞋底干净,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真的看上去很好欺负?”我用我强壮的手臂将他提到半空,一双虎目恶狠狠瞪着他。

小白泽眨了眨水润润的眸子,仿佛在斟酌用词,紧接着他果断的摇了摇头。

我终于感觉心里好受多了。

“不是好欺负,是非常好欺负。”

第二章:生死两茫茫

弹指之间,又过了三两日。

无论我如何威逼利诱,玫瑰仙子是如何也不答应过来了,而下山找白羽将军的匪人也未归,一时之间这小白泽就在这山头住下了。

但不妙的是,昨夜他佯装早睡骗了我,趁着夜色迷离之时偷溜下山,遇上把守的山匪竟将他的腿给摔断了。

我颤颤巍巍拿来草药为他湿敷伤口,想到他本该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享福,如今却被我绑来山头受难,

心中愧疚,愈发担心他回到九重天上会治我的罪。

“疼。”他白皙的额头上溢出薄汗。

我赶紧放轻了力气,“佛说,一切苦难皆乃修行,你且忍忍。”

这般晦涩深奥的话他定是听不懂,依旧绞着好看的眉毛,嘟囔道:“疼。”

我轻轻在他伤口上呼了口气,“还疼吗?”

他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紧接着他竟然把自己的白玉小脚杵到了我的怀里,精致的脚丫对着我的下颌,道:“还疼,还想吹吹。”

这般恬不知耻的要求,换了常人我定将他掀飞了出去,可念及他金身乃白泽上仙,我强扯出一抹伪善的笑容,“好。”

他也朝我笑了笑,绚丽的笑容差点晃花了我的眼。

就这样我对着他的脚丫吹了一个下午,直到口干舌燥,日落西山,他才堪堪放过了我。

念及这般下去委实不行,本着磨难造真情的道理,我当夜将酣睡中的玫瑰仙子和小白泽一同绑到了山洞里,琢磨着为二人创造独处机会。

却不料,这玫瑰仙子一醒来竟然哭了,而且嗓门极大,哭的地动山摇,眼看夜里的其他人即将苏醒,这小白泽竟然拿起碗大的石块就将她砸昏过去。

“你小小年纪竟然这般恶毒!”我提起他的衣领,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

余光瞟了瞟满脸血污的玫瑰仙子,我感觉小命休矣。

“她吵到我了。”他目光灼灼如桃花,满脸坦然。

“可是你也不该用石块砸她!”我决定要教训教训他,抽出扎在腰际的鞭子就准备打他。

然而我的手刚刚举起,洞外却突然出现了满天火箭。

闪烁耀眼的火箭从天边划过,朝山头坠落过来,仿佛一场美轮美奂的流星雨,然而我的心却凝重了起来。

“官兵夜袭!大家快醒醒!”

刺耳的声音划破宁静的夜空,西山头的土匪全部醒了。

白羽来了,他来接小白泽了。

我虽然不忍心他受罪,可玫瑰仙子交给我的任务还没有半点进步。

小白泽低垂着头,面上平静如水,似乎对外界的一切不敢兴趣。

“算了,我带你下山!”

我将他抗起来,带着他朝山下跑去,却不料刚刚出山洞就遇到了土匪头子。

他看着我手里的小白泽很是高兴,“你立了大功啊,我正准备用他来威胁白羽勒!”紧接着就从我手中将白泽抢了过去。

“不行!”我一急,赶紧又将他抢了回来。

土匪头子脸一变,似乎猜到了我的意图,当下一双铜铃虎目中迸发出怒火,“老九,你竟然背叛我!”

紧接着抽出一把青龙偃月长刀就朝我捅来,我岂是这般好欺负的人,一掌将他击飞,我继续朝山下跑去。

身后的众人面面相觑,抄起家伙就来追杀我。

因为我乃偷溜下界,所以仙法断不能贸然使用,只能凭借着这肉身疾跑,一时之间浑身被利刺勾出了深深浅浅的伤痕。

还好,小白泽被我护在怀里并未受伤。

“你将我绑来,又何故救我?”他幽幽的声音从我怀里传来。

“我说我后悔了,我不该祸害他人,你信不信?”我憨笑着掩饰自己。

“不信。”他语气笃定。

突然,我脚底一滑竟然摔进了暗沟,眼看身后的人就要追上来了,我使劲将他推上去,“你快跑!快跑!”

他跛着脚,行动起来十分不便,叹息道:“我跑不了了。”

我推搡着他的身子,“你能跑的,赶紧!”

突然,我灵机一动,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火匣子,对着自己的头发就点了下去,这头发如枯草,腾然就燃了起来。

火势幽幽,片刻之后便席卷了我的全身。

“我用生命为你铺路,你可不能辜负我的一片苦心,赶紧离开罢。”

他眼眸微张,满是不可置信,紧接着他咬了咬下唇,朝我重重点了点头,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是仙,自燃会引来天雷,届时天雷从我头顶劈下,地上便会形成沟壑,他们便追不上他了。

我想的很简单,却没有想到我今日这般作为会对一个五岁的孩童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第三章:再遇少年郎

待我再次附身凡人,灵台清明之时,竟然已经过了十五年。

此时的白泽已长成了一位翩翩佳公子,据说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连圣上都刮目相看,唯独美中不足的便是幼年他被山匪绑走摔坏了腿,至今跛足。

也因为如此,他上不了战场,成不了驰骋沙场的将军。

而玫瑰仙子后来流落街头,被心善人美的丞相夫人收养,现为丞相府三小姐顾玫瑰,身价倍增。

“二哥,我们明日当真要同白家少爷去游湖?”玫瑰款款落座,一双顾盼生辉的美目不安的看着我。

那日白泽虽将她打晕在血泊之中,但却并未对她容貌造成伤害,转眼间玫瑰已经成了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

“为兄念及大暑将至,天气愈发毒人,倘若明日不去,则又要等到初秋了。”我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故作高深,“况且都说白少爷玉树临风,妹妹不想去瞧瞧吗?”

现在的我是丞相府二子,顾重欢。

玫瑰果断的摇了摇头,“再玉树临风,还不是个跛子么?”

我心一抽痛,都是我的错。

“不过既然哥哥邀请,那作妹妹的铁定要给哥哥捧场了,明日我定准时赴约。”她亲热的挽住我的衣袖,满脸乖巧。

“好妹妹,如此甚好。”我心一松,终于又为二人牵上了红线。

又与玫瑰说了许多关于白泽的丰功伟绩,但她始终昏昏沉沉,半句听不进去,我无奈叹气,只能听天由命了。

次日清晨,我起了大早,特意花重金买来首饰,吩咐丫鬟婆子好好捯饬捯饬玫瑰,最后的效果我很满意。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说的便是现在的玫瑰了,我就不信这白泽的心是顽石做的。

“二哥,他不会爽约了吧?”

日上中天,白泽还未出现,玫瑰已经不耐了。

“跛子…总归走路比常人慢些。”我只好这般安慰玫瑰,却不料我话音刚落,他就出现在了转角处。

他五官长开了,愈发精致,眉目如画,肌如玉雪,身体修长挺拔,举手投足之间满是清冷高贵。

他一双狭长的凤眸此刻正透过人群直直看向我,我后背一凉,莫非他听见我刚才所言了?

“白兄终于来了,可让我们好等啊。”我讪讪一笑,赶紧将他拉了过来。

“跛子走路比常人慢,实在是让诸位见笑了。”他重复着我刚刚的话,勾起一抹如沐春风的笑容。

“哪里哪里,白兄乃人中龙凤,慢了定是有要事忙碌。”我愈发心虚,紧接着便将玫瑰介绍给了他。

“这是我的三妹,顾玫瑰。”

“顾小姐,幸会幸会。”

见他二人终于搭上了话,我心中窃喜,赶紧去叫来船夫划船,自己闪到一边,为二人制造独处空间。

却不料当我偷窥二人之时,却发现二人相对无言,气氛尴尬。

“仙子怎么不上道啊?”我暗自嘀咕,正准备上前再助她一臂之力,不料此刻小船竟然撞到了假山,船体摇晃,在船头赏花的玫瑰就这样跌跌撞撞掉进了湖里。

“仙子!”我惊呼出声,当下就跳入水中。

可我一个天上飞了几百年的小仙子哪里会凫水?

冰冷的湖水淹没了我的口鼻,肺也难受的紧,手脚并用,我胡乱在水中扑棱着。

突然,一双宽厚的手揽上我的腰,滚烫的温度仿佛要灼烧殆尽我的肌肤,紧接着我便如鱼得水般从水面仰头而出。

“仙子…”我恢复理智的第一件事,便是寻找玫瑰。

倘若她死了,我也离死不远了。

“仙子?”如古泉叮咚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一激灵,赶紧扭头,便看见了放大若干倍的俊脸,“咳咳…白兄,多谢白兄出手相救。”

余光一瞟,玫瑰已经被小厮给救了上来。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他语气淡漠,眸色暗沉,紧接着将我提上了岸。

白泽上仙依旧和在上界般清冷高傲。

当我检查好玫瑰后再想和他道谢,却连他人影都看不见了。


null2fbb4468472ced09.jpg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34 , Processed in 0.150583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