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8|回复: 0

守望群星的季节 6

(748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7

帖子

2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85
       6
  我折腾了好久,终于在郊区找到了地方。整个医院用围墙围着,前面是一条小公路,后面就是山。
  我向接待员说明了一下情况,他说我不是病人家属,不能随便探视,我求他,说我一定要见见她,他说这是医院的规矩,出了问题他要担责。僵持了半天,旁边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说:“算了算了,你就当他是她男朋友让他去看看嘛,我跟着他,那个女人是我领回来的,没什么危险。”
  那名中年妇女领着我走着,我第一次看清了精神病院是什么样的,并不是我一直想象的那样阴森恐怖,而是平常得像一个普通医院。病人也不全是那些喊打喊杀的疯子,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安静地做自己的事,有人在围观一个人画着极度抽象的肖像,有人顶着枕头围在桌子边打牌,也有人不停的围着一个躺着人的石桌转圈,还有人看见我们来了傻傻笑着。中年妇女告诫我不要随便和病人搭话,她领着我穿过二楼一条长长的走廊,到靠近墙边的一间房停下,说这里就是她的房间。她要陪着我进去,我拒绝了,问他能不能让我和她单独聊聊,我求了半天,她才犹豫着同意了,但是告诉我说她就在外面守着,万一有什么情况就立即按墙边的警报,她会马上赶进来。
  我拉开门进去了,老旧的木门咯吱一响。房间并不大,但是由于缺少家具,反而显得有些宽敞。我看见她蹲坐在靠近窗边的椅子上,偏着头出神的望着窗外的山林。我慢慢的走过去,好一会儿后,她像是察觉到了,转过头,看见我,说:“是你啊”
  “嗯。听说,你出了点事,所以我来看看。”
  “所以就两手空空的来了。”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你……”·
  “对,他们说的没错,我想我疯了。我是一个绝望的疯子。”她吸了吸气,说:“如果能遇见那晚的那个司机,帮我向他道歉,因为我的问题给他造成了危险。”
  “可是为什么?现在我明明觉得你是正常的,之前我虽然觉得你有点怪,可也绝不会说那不正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问她。
  “为什么了?也许是心死了吧,就像一个人求了一生是东西突然变成了泡影,变成了笑话。守了一生的希望和期待,在一瞬间近在咫尺,而后变成永恒的绝望。我被抛弃了,我们被抛弃了”她看着我。“你知道吗我再也回不去家了,我们再也回不去故乡了,他们再也回不来了。我们等待了无数年,他们没有来,最后只剩下了我一个,我也等了无数年,他们也没有来。我原以为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可是他们来了,我以为我们终于能回家了,可是他们又走了,没有带上我们,我们被抛弃了。”
  “他们是谁?”
  “他们,是故乡来的人,是我的故乡,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真的会有一个人们怎么也回不去的故乡吗?”
  “也许你们每个人都会有,而我,已经有了,有了太久太久了。”她像是有些哽咽。
  她转过头去望着窗外,不知在出神的看着什么,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她萧索的侧影,风从窗外吹进来,把她的头发掀起。她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想听我讲个故事吗,很长很长的故事。”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了,久到那时候我还在伊修古里,伊修古里,就是我的故乡,你知道吗,伊修古里,就是我的故乡。她的意思是群星围绕之地,她有一个月亮,有两个太阳,一个是橘红色的,一个是蓝白色的8,一个太阳叫坤川,一个太阳叫琉坻,月亮叫伏渚。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建造了一面大大的镜子挡住了一个太阳,所以只能看见一个太阳和一个日环。伊修古里的自转不是很快,所以她的一天比这里要慢的多。在伊修古里,人们主要住在空中,有一座很高很高的像树一样的建筑,它叫诺坎底斯,传说它是远古时众神降临后修筑的灯塔,它的根一直伸向地幔,人们在它散开的枝干处修建城市,靠它从地底吸收的能量和从大镜子传来的能量维持城市的运转。地表则尽可能的维持自然状态,以此来为城市供给食物和资源,所以那里有许多的森林,农田和矿场。人们构造着地貌,调控着气候,所以地表永远是风调雨顺的样子。
  伊修古里的人口相比地球要少的多,但他的人口几乎是固定的,因为人们拥有着漫长的寿命,而且依靠着伊修古里的科技,即使死亡了也可以复活。伊修古里的人们总是对新事物充满着激情,他们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宇宙中到处流浪,不断探索一颗又一颗星球。每当到达一个新的星球,他们就在那颗星球上修建纪念建筑、殖民地和通信设施,然后将那颗星球归属于伊修古里。他们并不喜欢侵略,修建殖民地的原因只是为了更好的探索,不过他们也从未发现过除了他们之外的任何智慧生物,所以他们也是孤独的。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也是这样的。那时候,伊修古里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符号,是终将归去的地方,一个从未想过会失去的地方。
  有人说他们观测到了一颗星球,它的构造和组成意外的接近伊修古里,极有可能存在高级生命,于是我们欣然规往。但我们都没有想到,那次航行会变成永久的流浪。等待我们的根本不是一颗星球,而是宇宙的陷阱,是像海市蜃楼一般的幻象。等我们发现这一点时已经闯入一片巨大的引力场,引力场不断吸引着我们,我们能看见四周变得越来越明亮,巨大的引力将一切化成粒子流吞噬。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居然活了下来,那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已经链接不上伊修古里的网络了。飞船受到了严重的损坏,我们只能降落到合适的星球上,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们发现了地球。
  我们被眼前的一切震撼到了,植被漫山遍野地生长着,动物成群结队地奔跑着,风、雨、雾、云,日夜更替,一切都与伊修古里如此相像,我们甚至能不做防护措施地在大地上自由的行走。更是那时候,我们看见了穿着兽皮的土著居民持着长矛围猎猛犸,在夜晚坐在草地上好奇的仰望着群星——这就是我们从未发现过得的慧生命。弗伦洛斯说:也许是神在冥冥中指引着我们来到这里。我们欣喜若狂探索着这颗星球,从天空到海洋,从地表到地底,采集着标本,观察生物的习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默默观察着附近那个土著部落。
  我们越是观察,就越被这颗星球震撼和吸引。我说:要不是周围天体、生物形态和地质组成差异显著,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回到了数十万年前的伊修古里。我们也同样为那些土著居民所惊叹,他们已经具有高度发达的大脑,有着极高的智力,有着复杂的社会形态和意识,甚至还有着半成形的语言文字和审美观念。弗伦洛斯向舍塔尔打赌说,也许再过万年,他们就能成为这颗星球的主宰。舍塔尔不同意,说最少十万年。
  我们是如此欣喜,以至于甚至忽略了我们与伊修古里失联且飞船损坏的事实,转而孜孜不倦的研究观察了近十年。我们原本不想接触那些土著居民,因为我们从未接触过其他高级智慧生物,既不知道如何与他们相处,也害怕会干涉他们原本的进化历程。但是后来,那片大地发生了十分严重的旱灾,干旱持续了很久。河流干涸,植被枯死,动物绝迹。死亡在那个部落肆虐着,老人和孩子相继死去,来不及处理的尸体在高温下迅速腐臭,而后引起疾病的蔓延。我们无法坐视不理,于是来到那片裂开的大地上,为他们人工降雨,开辟地井。我们搭载着飞行器缓缓落在他们面前,黑色的云雾在我们头顶上聚集着,混合着消毒剂的雨水倾盆而下。他们所有人突然跪下不停的高呼着。底比斯问他们在说什么,弗伦洛斯呆呆的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才说:他们在叫我们神。
  他看向我们,突然肃穆的说:我突然想到了我们的神,也许数十万年前我们的祖先也和他们一样,我们的神也是这般降临。我们的祖先就像现在他们一样狂热的向那些他们无法理解的生物高呼着,也许,这就是神的真相。傅洛冥说:即使是这样,那又如何。他看着那些在雨中虔诚滚下的的土著居民,说:数十万年前,神降临到了伊修古里,他们成为了我们祖先的神,他们改造了整个世界,于是造就了我们的今天。曾经我们的祖先有过神,现在,他们也可以有了。
  我们因他的话怔住了,傅洛冥沉默了好一会儿,说:别忘了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只是一群星际难民,以我们现在的能力,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能像我们的神一样么?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回到伊修古里。弗伦洛斯说:如果回到了伊修古里,我们还可能来到这里吗?我们不需要做到像我们的神一样,我们只是他们的先知者。我知道你们对这些不感兴趣,不如先进休眠仓休眠把,给我一百年,等我把所有合适的东西都交给他们了,我们再一起想办法回去。
  舍塔尔认同他的想法,于是他们走到那些人面前,用脑电波向他们说: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你们的神了。我们看着那些土著居民欢呼尖叫着,人群中一名男性土著恭敬地走到他们面前,将象征着权力与地位的兽毯和骨杖献给他们。
  于是,我们开始了短暂的的休眠,一百年,对于寿命漫长的的我们来说,并不长。可是等我们醒来,迎接我们的的已经不是他们,而是两具干枯衰老的尸体了。机器人索兰告诉我们有他们留下的录像,然后开始播放。两个依稀可辨认轮廓的老者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们说:当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我们肯定已经死了。我想我们要失约了。这数十年里,我和舍塔尔做了许多事,但大部分时间都在教导那些生物们。毕竟我们是他们的神不是吗。我们教他们如何建造稳固的房子居住,这样他们就能离开山洞生存,教他们如何修筑厚实的围墙,这样他们就能抵御野兽的袭击。教他们如何制造复杂的工具去捕猎或是自保,教他们如何生火,保存火,用水和火去加热食物,教他们如何修建蓄水池和地井水,以便他们能顺利度过旱季,教他们如何种植庄稼和驯养动物,这样他们就能获得充足的食物。他们学的很快,不过十余年,就彻底掌握了这些,完全改变了生活的方式。舍塔尔说他错了,或许真的只要万年,他们就能成为这颗星球的主宰。我们很欣慰,但是也只决定教导这些,再复杂的东西,已经不适合现在的他们了,那是他们自己该去做到的。于是,我和舍塔尔决定离开这儿。我们沿着两个方向出发,约好最后在这里相聚。期间我又到达了数个部落,于是不曾藏私的一一教导着他们。当然,我们也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毫无疑问,我们都是乐在其中的。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又回到了这里,当初的那个小部落已经变成了一座城市,他们学会了一切我们教授的东西,并且,运用的比我们更好。真难以想象万年后他们会变成什么模样。我们站在他们为我们修筑的神殿上眺望而去,有炊烟袅袅升起,人们的欢声笑语远远地传来,离巢的鸟正在飞回它们的窝,夕阳照满大地,也照在一个曾经的孩子身上,彼时他已白发苍苍,正慈爱地向围绕在他身边的子孙们诉说着他遇见神的场景,一如我们曾经的先祖,只是,这里却不是我们的星球。夕阳同样照在衰老的我们身上,我突然感到一种名为思乡的情绪,我看向舍塔尔,说:也许我们该回家了。他缓缓的呼气,说:是啊。可是神与我们开了个大大的玩笑,我们那时已垂垂老矣,这颗星球的大气也许多了什么,也许少了什么,长期居住极大的加剧了我们的衰老。我们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衰弱着,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供我们挥霍了。于是我们决定放弃休眠,尝试将为数不多的生命使用得更有价值。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去修理飞船,但很快发现这于事无补,因为没有合适的能源去供飞船航行不知长短的旅途,最重要的是,没有伊修古里的知识供给和指引,我们就像大海中的孤舟一般弱小而无所依凭,找不到回家的方向。最后,我们只能制作许许多多的漂流瓶,将它们洒向宇宙的大海,寄希望于漫长的漂泊之中会有人发现,届时或许会有人来到这里接我们回家,只是,那已经是我们等不到的一天了。真是狼狈啊,有那么一瞬间,我们都在想,当初去追逐那颗星球到底是对是错,但,如果不曾那样的话,我们还能来到这颗星球吗?我想我们是不后悔的,只是,我们有点想家了。想念伊修古里的天空和大地,想念我们曾经居住过的城市和见过的人了。请带我们回家吧,我们已经太久没坐在伊修古里的草地上吹风了。
  
  我们沉浸在悲伤之中,良久,傅洛冥对我们,说:我们会回去的,会带着他们回去的,伊修古里的子民怎么会死呢?只要我们能回去就可以复活他们。底比斯也说,我们一定会回去的。我相信他们。我们将弗伦洛斯和舍塔尔的躯体好好保存着,以便日后提取他们的遗传信息和记忆数据复活他们。傅洛冥说飞船的能源剩余不多了,必须要有人寻找额外的能源补充,他提议我们轮流休眠,这样既可以减少寿命的损耗,也可以维护飞船的正常运行。没有休眠的人就和索兰研究回去的办法,等到换班时再接着之前的工作继续下去。我们同意了,傅洛冥说他来执第一班。他看着我们进入休眠,说:二十年后再见。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改变了机器的外貌、像极了人类的索兰陪在我的身边。我问它其他的人哪里去了,它说他们已经死了。我不相信,说才二十年而已,忽然又明白了什么,问它到底过去了多久。它说,我已经睡了2300多年,直到飞船最后的能源也耗尽,无法维持休眠舱的运行,我才醒了过来。它对我说有底比斯留给我的录像。录像里的底比斯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人类了,他说:
  当你看到这份录像时,应当只有你一个人了。我从来就不相信傅洛冥所说的,所以叫索兰按时唤醒我,只是,没能成功,等我被唤醒时,已经过去了六十年。傅洛冥已经老得半只脚踏进棺材里了,他见到我,只是说他骗了我们,我说我知道,所以叫索兰按时唤醒我们。他笑着说他料到了这一点。他说他失败了,他没有找到任何回去的办法。他曾经想着拼死一搏,借着引力跳板进入一条未知的航程,但他放弃了,他说那样对我们不公平。我依旧年轻,可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他问我我们能回到伊修古里吗,我告诉他能。他笑了笑,说那他就像舍塔尔他们一样等着我们。傅洛冥最后死在了我怀里。我想,靠我们自己,也许永远回不去了。我开始改变想法。我的想法是等待和希望。我相信伊修古里的同胞们会找到我们,哪怕会经过漫长的岁月,我相信他们会来的。我尝试在在大地上建造巨大符号,以便有朝一日有人经过时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但我担心自己的生命不足以支撑这些,我需要更长的寿命,或者,更多的劳力。于是我决定放弃原来的身体,制造一副使我能更加适应这颗星球的躯壳,这样我就能活的更久,也许曾经他们也可以这样,但是他们放不下这些,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将这具身体表面设计的与那些土著居民一致,然后换上了这具身体,离开了这里。后来,我统治了一片大地,成为了那些土著居民的王,我命令他们按照我的设想举国之力建造那些庞大的建筑,哪怕数千年之久,也依然可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剩下的。便只有等待了。可我没有等到,直到千年转瞬而逝,这具身体也撑不下去了,也没有等到。于是我又回到了这里。索兰还在艰难的维持着运转,我将它也改造成了那些土著居民的模样,接下来的岁月里,我几乎耗尽了飞船所有的资源,为你也制造了这样一具身体。不同于我这具粗制滥造的躯壳,你可以活的更久。这座飞船再不可能飞向宇宙,但是你们可以一直等下去,博一个希望,等待接我们回家的人的到来。我知道你可能会失去活下去的信念,所以,我将我们所有的遗传信息和记忆数据都复制了一份,一份存在索兰的芯片里,一份存在你的身体里,这是一条枷锁,你得活下去,活到回到伊修古里的那一天,活到我们复活的那一天。期待重逢之日,等我们再见面时,坤川将照在我们身上。
  
  索兰帮我换上那具底比斯留下的身体,我看着那具年轻人类的躯体良久,时隔多年,再一次走出了飞船。刺眼的阳光照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我适应着新的身体,跌跌撞撞的来到弗伦洛斯和舍塔尔曾经驻足之地。昔日繁华的城市早已被荒草所吞没,那座他们曾经在高山之巅修筑的恢宏神殿只剩下断壁残垣,坍塌殆尽。依稀可以看见两座被风雨侵蚀的神像矗立着。我告诉索兰,我决定离开这里。
  我开始在这个世界游历着,看着人类不断繁衍扩张,不断建立起一个又一个的国家,发展着一个又一个的文明,就如同弗伦洛斯和舍塔尔曾经想象的那样。我想,底比斯为我设计这样一具身体,就是希望我活在这些人类之中,在回家之前,不用再一个人孤独的活着。我决定去融入他们,在人群中等待着归去之日。但是我发现,那已经不可能了。他们的一生太过短暂,曾与我交谈嬉笑的人,眨眼之间就已衰老死去。临死之前,他们有人敬畏我,称赞我悠长的寿命,也有人觊觎我,想吃掉我的肉追求长生。这些都不是我再想面对的了。我不想再与任何人同行了,只能一个人等待着,守望着这片群星,或许我可以在群星中找到伊修古里,或许会有人自群星而来接我回家。我活了很久,也等了很久,度千年如一日的守着那片星空,可我还是没有等到。
  我原以为,也许我再也等不到他们了,可是他们来了。我看着巨大的飞船发出的光芒照耀着整座城市。我拼命的呼喊着,追逐着,。柱照在我的身上,我知道他们已经发现了我,我想,我们总算能回家了。”
  她突然有些失控,站起来大声说着:“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最后又离开了,没带上我们,我们被抛弃了。我们等了无数年,他们来了,他们也发现了我们,可是他们又走了,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不是伊修古里的人吗?还是因为,他们已经认为我已经不算是他们的同类了?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
  我看着她一遍又一遍的问着为什么,许久,她像是发泄完了一切,颓废地坐在椅子上,不再说什么了。
  我问她:“这些都是真的吗?”
  她用手撑起头,笑着,像哭着一样,说:“这只是一个故事罢了。”
  她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目不转睛望着前方,眼睛像出神一般空洞起来。
  她突然笑起来,说:“看,我带你们回家了。”她开始不停的念着什么,起初微不可闻,后来逐渐清晰响亮,仿佛有光芒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越来越亮,光芒开始将整间屋子照亮。她伸出手,像是血液般的蓝色液体从她的皮肤析出,而后挥发在空中,逐渐勾勒出一颗星球的模样。
        “  伟大的伊修古里
              您的子民于此为您吟唱
                  您是众神降临之地
              您是群星照耀之处
              您是先辈沉眠之所
            您是后世传颂之物
  我称于您的史诗同亲身所历
  我赞于您的美丽且幸而得之
  我尊于您的荣光并与之共荣
  我从于您的引领如将行之路
  愿您的光辉永远照耀星辰之海
  愿您的子民在每一处为您祝福
  于是每一个离家的浪子都踏上归途
  一同围坐在诺坎底斯之下为您歌唱”
  
  她吟诵得越发迅速,越发响亮,最后又变成一种我从未听过的语言。那颗星球变得清晰凝实起来,太阳,月亮,其他的行星一同出现在它的周围,然后以一种奇异的轨道开始运转。仿佛有群星在它周围闪耀,我看见一棵耸入云端的巨树,每一条枝干上都坐落着一座奇异辉煌的城市,太阳和月亮一同闪耀着,日环横亘在它们之间,有群山河流农田和森林铺在地表,巨大的机器永不停息地运作着。像是昙花般刹那惊艳,而后飞速消逝。
  她低沉而疲惫地靠在椅子上,说:“你走吧”
  
回复

相关帖子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0:50 , Processed in 0.171348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