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9|回复: 0

守望群星的季节 5

(280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7

帖子

2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85

                               5
  我们起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文艺兄似乎已经遗忘了之前的事,或者说,正常的过头,又和往常一样了。
  我们揉了揉因宿醉而疼痛的脑袋, 简单的洗漱一下,就去食堂吃饭,然后遇见了一个同班的熟人。那人看见我们,热情的凑上来,问我们昨晚在哪里。
  “我们昨天晚上一直在宿舍”,我说。
  “那你们应该看到过昨天晚上的事吧?”
  我和文艺兄有点蒙,“什么事?”
  “你不是说昨晚你们在宿舍吗?怎么会不知道?”
  我瞥了一眼文艺兄,说:“我们真不知道,昨晚我们睡的有点早。”
  “你们睡这么早睡?”
  “哎,你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还以为你们知道,哎,可惜了。昨天不是下雨吗,下了好一会儿,又起了大雾,我听他们讲,昨晚云雾里有什么在发光,说不定是UFO,发的还是蓝色的光,而且还很大很明显,那个光把整片云都照亮了,几乎全城的人都看得见,就是时间非常短,好像只有十来秒,他们想起拍照的时候已经没得了。我那个时候在网吧,后头又搞了通宵,回到寝室就睡了,是刚刚听室友讲起才晓得的。你们看,就是这个。”他指着挂着的电视,里面正播着新闻:
  
         “据报道,昨晚21时13分左右,我市上空发生不明发光现象,据目击者称,云层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团,整个发光过程持续约十秒。专家表示,这一现象或由一种罕见的巨型球状闪电引起,并强调球状闪电是一种自然现象,市民们无需过分解读,以免滋生谣言或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这些专家也太扯了,我相信哪天真有条龙掉了下来,他们也能说那是一种尚未发现的长角的巨型四脚蛇。”
  “说不定是有人在渡劫。”
  “那我还是感觉外星人侵略地球更靠谱点,说不定这就是来搜集情报的。”
  “要真有外星人侵略地球,我绝对第一个叛变,都能跑来侵略地球了,怎么可能打的赢。”
  我们三个扯了半天有的没的,又各自忙自己的去了。一件无关自己切实利益的事,除了成为闲聊时的话题,唯一的结果就是在时间中被慢慢遗忘,这个同样如此。
  我不觉得文艺兄真的正常了,但至少表面上是正常的,我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去关注他太多,能帮他的只有时间和他自己,毕竟,所有你以为刻骨铭心的事发生后,你若活着,照样得生活下去,直到他不再刻骨铭心。我想,对我来说,亦是如此。
  文艺兄拿了张报纸回来,说他们报社正式和学校谈妥,可以在校内发行营利性报纸了,利润三七分成,学校占三。我祝贺他,说他以后也算是职场人士了,发了工资要请吃饭。他叫我看看,然后发表一下感想。我看了一下,几乎全是校内的内容,像是诗歌、小说作品、散文之类的,右下角还有校内商铺的广告板块。我问他只有校内的会不会太单调了。他说当然不止这些,背面还有市内新闻,他们和校外报社也有合作。我翻过去一看,背面居然是彩色的,最吸睛是一张大大的拍着发着蓝光笼罩在云雾下的光团的照片。
  “这是那天的照片?”
  “对,是校外报社的人拍到的,据说那天他原本在拍闪电,发光的瞬间他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就拍下了这张照片。唉,彩报又贵又麻烦,要不是校外报社要求这些必须和他们同步,我们都不想印彩照,起步阶段什么都要钱啊。”
  他平了平报纸,又说:“发光那天有好几个新闻,据说有个清洁工不知道为什么坐到公路路中间,因为下雨又起雾嘛,有辆车开过去隔了好近才看到,为了躲开她直接翻到绿化带里面卡着了。喏,就在那下面。”
  我顺着他指的看过去,突然一愣,照片中的那人俨然就是那时那个观星的女人,尽管拍的有些模糊,可我确信那就是她。
  “那个清洁工是一个女人对吧?”
  “对啊。”
  “很年轻?”
  “照片上不都能看出来么?据说是精神疾病,哎!你干什么去?”
  “我有些事要做!”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激动,也许,就像是曾经你在月夜下遇见过一朵奇怪的花,你祝福那朵花能适意地生长,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那株花莫名的枯萎了。也许,就是这样一种心态吧。
  我找到那片地区清洁工作的负责人,问他关于那个女人的事。他有些不耐烦地夹着烟,说他不知道有这号人,说她只是一个临时工,是下面一个员工招来帮他做事的,根本没有编制,她做的一切都与他们单位没有任何关系,他也拒绝因她而担负任何责任。我问他知道后来她怎么样了么。 
  “我是吃饱了撑的么?还管她?莫名其妙摊上这码事,我找谁说理去?我还管她?”他有些厌恶的啐了一口。
  我说我只是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那你应该去问警察!问我干什么?我看起来闲得很么?我忙的很!”他几乎是压着快要吼出来的声音瞪着我说着,袖子一掸就走了。
  我找到了当时处理那件事的派出所,它出乎意料的旧,而且很空荡,人也很少,我排着队,不一会儿就轮到我了。接待我的警员很年轻,像是只比我大几岁。我向他说明来由,他想了片刻,说确实有这么一件事。
  “我们接到司机报案赶到现场时,小汽车已经卡在排水沟里头动不了了,那个女人像失了魂一样完全没什么反应,一直跪倒在雨里不停说着啥,围观的群众说她可能精神不正常,我们把小车弄出来,把司机送到医院后就把她带回派出所了。我们觉得她确实有点不正常,就一直一个人蹲到一边不停的说着什么,也不动一下,也不搭理我们,而且讲来讲去也就那几句话,好像是什么不要她了,我们以为她是发生了什么情感纠纷,就从她的工作岗位查起,但是他们什么信息都没有,连名字都讲不上,搞的我们老师傅狠狠地批了他们一顿。最后基本上什么都查不到,她就像是黑户,身份证也没有,户口本也没有,根本不知道她有什么亲属,也联系不上。我们从市医院请了个医生过来看看,医生观察了半天,又尝试和她交流,但是没有成功。医生讲这个女人确实存在精神异常,可能之前受到过什么刺激,有应激性精神障碍之类的。”
  “噢……那,那个司机怎么样了?”
  “应该讲是非常幸运,只有左手轻微骨折,到医院里处理一下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哦……那就好。”
  “那个司机人还不错,了解到那个女人的情况后就说不追她的责了,医药费和修车的钱都是他自己掏的。”
  “那个女人,后来怎样了?”
  “那个医生讲只能初步判断她存在精神问题具体情况还需要住院观察才能得出,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联系不到她的任何亲属或者朋友,她原来工作的地方嘛也不承认有她这个人,我们虽然很想帮她,但是……”他苦笑了一下 ,说:“我们也没有办法一直管着她,我们这个地方也马上就没得了,上头一直想把这里拆了 ,把我们插到另一个警局去。我们联系了好几个福利机构,但他们一了解到她有精神问题,都不收她。最后没有办法了,只能把她送到公立的精神病院去了。”
  我听完,向她说了声谢谢。
  “你是她朋友么?”
  “应该算是吧。”
  “你知道她的病情吗?”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是很了解她。”
  他看了看我,说:“她就在旧城区那边,如果你要去看她的话,注意安全.”
 
回复

相关帖子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30 00:06 , Processed in 0.473320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