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9|回复: 0

守望群星的季节 2

(155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7

帖子

2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85
                                     2
  大学的生活依旧平淡无奇,无非是在喜怒哀乐中不断转换着,既不像一些人挥洒着汗水孜孜不倦地学习着,也不像另一些人一般完全放纵自我,只是单纯地、尚不知迷茫地、没有目的地就日论日地过着,在过度的自由中很快的放松下去。整日流连于图书馆与实验室的人与我没多大关系,熬夜在网吧和游戏厅奋战而不幸猝死的人似乎也离我很远,只不过应付着课程与老师,在应当抱佛脚时努一把力,打点好为数不多的一些关系,剩下的,就只耗费在永远不会完结的琐事中,没有引起一丝波澜,在一种当事人都没有察觉的状态中,青春在颓废中一点点消耗着。
  那一日互邀室友助阵的两人,在排开我们这些电灯泡后走到了一起,于是那日后,我对男方的印象,便几乎全部是占用着电话线、写信、取信,和消失了。脱单兄求我们一同帮他出谋划策,任何我们能想象出的肉麻到极致的情话都被他一一记录在小本子上,以便他在打电话或者写信时如数家珍的翻阅,再添油加醋地修改一番。他每次写完信都要夹一只不知是采的还是买的的花,然后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十分严肃而庄严地送到学校另一侧的女生宿舍收发室,或是在午间及傍晚,取来那女生写给他的信,一个人在上铺神经兮兮地痴笑着看着。
  当然,后来我们也知晓了那花的来历,那花实际上是楼下宿管夫妇载的。这对退休教师极其喜爱花草,便专门在宿舍后的山林里的一片荒地用栅栏围起来一块地载了些花,老夫妇平日里极其细心的打理着,前些时候,儿子一家接他俩一同出去游玩,便托人接管了工作,那人虽然也被请求分神料理一下花田,但大抵是不喜花草或是觉得麻烦,也只不过是口头答应一番,私下里不知道怎样应付着。所以当那对可怜的夫妇归来,准备兴致勃勃地去打点一番时,只看见小半边花田里的花都身首异处,剩个杆子孤零零地杵着。据说几栋楼的学生都好奇的围观着那对平日里温恭和蔼的夫妇在那里花式国骂起来。当日下午,所有宿舍门口都贴上了一张白纸黑字的告示,上面用墨水龙飞凤舞的写着‘严禁偷花,后果自负’,‘自负’二字笔锋凌厉,尤其突出。我们回到宿舍,远远的看见贴着的告示,开玩笑地问他:“看你天天都在给女朋友送花,这花不会是你偷的吧?”脱单兄眉头微皱:“乱说什么!这是我在校外买的好吧”。于是我们便觉得索然无味,很快的忘却这茬。
  当天的那封信依然夹着朵花。
  不过那之后,就再没有看见脱单兄往信里夹过花了,我们问起来,他就支支吾吾的说他对象不喜欢这花,而且花钱也贵之类的。花是没有送了,但是脱单兄却消失的更频繁了,除去有课的日子里,基本是全日里不知所踪,我们取笑他和女票太腻了,他就呵呵一笑了事。
  脱单兄的爱情终结于那个秋天,其中缘由我不大清楚,想来也不足为外人道也。怪的是,那位仁兄仍像之前一般周末不知所踪,我们问起他,他就打哈哈糊弄过去,以他的性子,周末泡在图书馆学习那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们一直猜测他是在密谋什么大事。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学期结束,那之后他又变得正常了。
  我一直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当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多年后一次聚合不经意间提起这码事,已为人父且事业小成的脱单兄腆着脸说出缘由:原来那花真是他偷摘的。某日他在后山闲逛,偶然间发现了那片花田,他蹲点数日,注意到没有人看管,就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物尽其用,从此那些无辜的花朵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惨遭这位仁兄的魔爪蹂躏。就在告示贴出的第二天,脱单兄半侥幸半不死心地准备干最后一票大的,结果被全方位严防死守的那对夫妇抓了个正着。脱单兄求生欲极强,祭出卖惨大法、浪子回头改过自新大法,成功打动了那对心善的老实人从而逃过了被学校通报处分的下场,但代价是,他被要求每个周末都去后山帮忙打点。
  “其实那对老夫妇人挺好的,他们后来还给我发工钱来着。”脱单兄似在回忆 ,我们就各自靠在沙发上,都沉默着,在众多回忆中唏嘘一番,碰了个杯长饮一口。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22 , Processed in 0.152881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